>
杜甫 杜甫 2025成员

在杜甫的诗行上旅行(系列)

一石 2010-07-25


闻一多的《唐诗人研究》一书,其实只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所谓《唐诗人研究》,是有陪衬有重心的。初唐四杰、孟浩然、贾岛,只占了22页,好象是个序幕,杜甫占了小册子剩余的87页。而且,闻一多好象是有愧似的,在《杜甫》的引言里说:“我给诗人杜甫绘这幅小照,是不自量,是亵渎神圣。……我们如今的生活真是太放纵了,太夸妄了,太藐小了,太龌龊了。因此我不能忘记杜甫……”

虽然闻一多说:“目下我不敢说,这是真正的杜甫,我只说是我个人想象中的‘诗圣’”。但这确实是我目前读到的关于杜甫小传里最精确最美妙最传神的杜甫的画像。他从杜甫的诗海里轻轻掬上一掬清水,那么卑微的,那么虔诚的,却又是那么充满自豪的让抒写杜甫的文字洋溢出一种文明江河流过同身一体的激动心灵的光华。

关于“四千年文化中最庄严、最瑰丽、最永久的一道光彩”的杜甫,我想抽时间把他一生里留存下来的一千多首诗粗略的读上一遍。讲杜诗目前碰到最好的人是叶嘉莹,她讲《秋兴八首》读的我流泪,好象杜诗的文字脱开时空的羁绊,在实际的眼前空境中印出一个人模模糊糊的影像出来。

《杜诗详注》是清朝仇兆鳌花费一生的心血完成的作品,他是杜诗在时间里传承相继的一个接引人。

1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9条) 只看楼主

  • 1989
    闻一多谈诗的确谈得很好,有境界
  • 一石
    是啊,诗人谈诗,总是心有戚戚焉!
  • 一石
    1. 游龙门奉先寺
    已从招提游,更宿招提境。阴壑生虚籁,月林散清影。
    天阙象纬逼,云卧衣裳冷。欲觉闻晨钟,令人发深省。

    此诗于开元二十四年后游东都时作。朱鹤龄注:龙门即伊阙山,在河南伊阙县北四十五里。
    招提:《僧辉记》,招提者,梵言拓斗提奢,唐方言四方僧物,但传笔者讹拓为招,去斗奢留提字,即今十方住持寺院耳。
    《庄子,齐物篇》说,籁,有天籁,地籁,人籁。风声为天籁,水声为地籁,笙竽为人籁。

    杜甫游奉先寺,夜宿而作。其中有夜景,风月佳境,高寒之极情,晨钟境旷神幽,倏然心生警悟。

    诗中藏着青年杜甫面世省醒的一种日常状态,行千里路以张视野,时时不忘己身的困顿和精神世界的幽远。杜诗的这种忧游姿态,是他一生的本色。

  • 西窗夜雨
    晨钟暮鼓,发人深省。中唐常建之《题破山寺后院》与老杜此篇可参照来读: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杜诗夜宿而晨起,常诗单叙清晨。二诗皆有清幽之感,禅意浓浓。常诗是否受杜诗启发?
  • 一石
    中唐时期杜诗的影响力应该已经扩展开来。常诗和杜诗之间的关系,确实是个有意思的话题,其间是否有关联实在难说。《破题山寺后院》更多禅音,因此有些老衲的味道,杜诗却有一种特别的少年激情藏在其中,觉得两诗的心境还是别有不同。
  • 一石
    2. 望岳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

    此诗作于开元二十四年(二十五岁)后。杜甫24岁贡举不第,按一般情形,或许神情郁结,心有幽暗。但从杜甫年谱看,这样的情形即使有,持续时间也不长。时间不到一年,他离开京都长安,开始人生第二次的少年游---齐赵游。江湖之俊秀,山峦之雄伟,志向之高远,交相辉映,相互激荡拓展之间,一种看不见的诗人的人格已经破土而出。

    《望岳》作于登泰山时,时年25岁的杜甫,已经做出了千古不灭的佳句。也就是说,他已经为古往今来的众人代言抒发他们深藏内心自身又无法抒解的胸臆了。

    泰山为五岳之首,故称为岱宗,《史记•货殖传》说:泰山之阳为鲁,其阴则齐。“齐鲁青未了”,让人感觉到处在四时变化当中泰山独特的地理位置的一种感受。在泰山之阳,草木已经开始返青,在泰山之阴,万物还是一片沉寂,而这种时间边界形成的反差在人心镜面上激荡起来的浪花,是一种时间峡谷里久久回荡的回音。
    “造化钟神秀”,钟为聚集之意,灵秀,是万物生发,光彩灿烂生机荡漾的一种姿态,山势的雄奇俊伟,留云绕树之神秘飘渺,人行密境中的那种心思入微的诧异震荡,“阴阳割昏晓”几乎说尽了这种天道人心物质界面之间这种神秘物理进行变化的原委。这里阴阳不仅指白昼夜晚的更替,它更暗含天地不可琢磨的变化的节奏,这个“割”字,我当一礼物接受下来,因为对于空间,或许我曾经用过“割”字来阐述它的变化,但对时间,“割”实在妙若颠毫,用“割”,文字里的时空观终于可以自然的打破和连接,却又是我们的感受系统最容易接受的。

    至于说“胸荡生曾云”,最普通的说法,胸臆荡漾,但杜甫此句诗是人行山道,见物感发,仿佛人心的呼吸,山峦的起伏,和天地隐秘变化的节拍生成了一种共鸣。人心在这样的时候,会有破碎之声,破壳新雏,新生处,在不意间。云滚山峦,心驰万象,神聚心间。

    “此眦入归鸟”,这个时候,视野里有山林飞鸟归来了。是个多么神奇的闲笔。前句如利箭,此句如震弦。一张一弛,这在美学上就是一种完整变化的自恰。

    至于被千古之下的人说的有些俗烂的“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自然,人人一看就懂,几人能做到,几人又不想做到呢?这样的话浅白深微,不是用来解读的,而是用来实践的。
  • 1989
    楼主是想把两千多首杜诗都写完吗?真是大工程,支持~

    有时想古人真是幸福,即使遭遇打击挫折,也可以游山玩水自娱自乐,饱览山光水色之余还能开拓眼界和心胸,若换做是现在的学生高考落榜,若不是上社会大学或者跳楼,恐怕也就只剩下困于斗室中继续读死书死读书的命而已
  • 刀把五
    2010-07-28 21:39:21 一石 中唐时期杜诗的影响力应该已经扩展开来。常诗和杜诗之间的关系,确实是个有意思的话题,其间是否有关联实在难说。《破题山寺后院》更多禅音,因此有些老衲的味道,杜诗却有一种特别的少年激情藏在其中,觉得两诗的心境还是别有不同。
    ======================
    常建比杜甫还大好几岁呢,另一方面,常建在当时诗坛的地位远高于杜甫,现存的唐人选唐诗诸选本中,《河岳英灵集》就把常建置于卷首,位在李白、王维等人之前,而只有晚唐韦庄的《又玄集》才选录了杜诗几首,所以,杜影响常是不可能的。
  • 西窗夜雨
    刀兄所言极是。受常规选本所害太深了。
  • 一石
    感谢,我只知道杜诗只有一千四百多首,看来还是浅陋无知,希望各位多多指点。

    真要把所有这些诗都点评一般真是需要至少六七年的工程。读杜诗,读着读着,就觉得也是在读自己,老杜和我们这片土地的关系,真是达到了一体交融的地步,有时候感觉到这些连自己都非常的感动。
查看更多回应(19)/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