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郑州城市之光书店 郑州城市之光书店 8217光使者

刘恪老师讲左派

云远 2010-07-25
刘恪老师“聊大天”说:中国现代青年的左派情绪值得警惕啊。这是我听刘老师这次讲座能听懂的不多几句中的一句,为什么会有左派呢,盖人生而即不平等,而且处在低层的占大多数,要求社会给我更公平的机会,要求领头的办事的时候多为下层的想想,这多正常啊,这样想也即为左派,你我都可能左,也可以左,然而,为什么要警惕呢?

茅老于轼有一文章,题目叫:我们和拥.毛.派的区别。文章不长,大意是同是认识到社会不公,同是要求解决贫富分化,同是像都是左派,但以解决问题看法的不同导致了左派跟左派的差别大于左派与右派的差别,那左和左差到哪里去了呢?差的是一个要恢复毛.太.阳的做法,即剥/夺,打/倒,做/主,即拥.毛.派,一个要求扎实做事,理性推进,保护穷人也保护富人,主张为大众利/益着想的精/英/治/国。显然,都自称左派的两种人水火不相容。

毛/太/阳也讲过一句极通理的话:凡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然而做的却是极不通理的事:反完右,就反右倾。文明国家几乎都有一个通识,即左/右/派是有共/同/底/线的,主张自/由的却不会反对保护穷人同样保护富人,主张底/层/福/利的却不是打倒现政权了事,从这两点来看,拥/毛/派哪是左和右的事呀?纯粹是昏头的人唯恐天下不乱,唯恐不能坐享其成,唯恐捞不...
刘恪老师“聊大天”说:中国现代青年的左派情绪值得警惕啊。这是我听刘老师这次讲座能听懂的不多几句中的一句,为什么会有左派呢,盖人生而即不平等,而且处在低层的占大多数,要求社会给我更公平的机会,要求领头的办事的时候多为下层的想想,这多正常啊,这样想也即为左派,你我都可能左,也可以左,然而,为什么要警惕呢?

茅老于轼有一文章,题目叫:我们和拥.毛.派的区别。文章不长,大意是同是认识到社会不公,同是要求解决贫富分化,同是像都是左派,但以解决问题看法的不同导致了左派跟左派的差别大于左派与右派的差别,那左和左差到哪里去了呢?差的是一个要恢复毛.太.阳的做法,即剥/夺,打/倒,做/主,即拥.毛.派,一个要求扎实做事,理性推进,保护穷人也保护富人,主张为大众利/益着想的精/英/治/国。显然,都自称左派的两种人水火不相容。

毛/太/阳也讲过一句极通理的话:凡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然而做的却是极不通理的事:反完右,就反右倾。文明国家几乎都有一个通识,即左/右/派是有共/同/底/线的,主张自/由的却不会反对保护穷人同样保护富人,主张底/层/福/利的却不是打倒现政权了事,从这两点来看,拥/毛/派哪是左和右的事呀?纯粹是昏头的人唯恐天下不乱,唯恐不能坐享其成,唯恐捞不到。

然而都借着社会不公贫/富/分/化严重的幌子,共同凝聚着巨大的破/坏的情绪,这绝不是左和右的事,这也是左和右都应该力行阻止的事。如果不去阻止,至少不要加入,乌合之众救不了中国,说真的,拥/毛/派当然是中国现代青年,然而真正的左和右也是中国现代青年。警惕吧,抉择吧。。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5条) 只看楼主

  • 明小姐
    那天真是人山人海啊……
  • 示播列
    毛左基本属于脑残,左和右都不是问题,问题是当今中国普遍的犬儒主义
  • 面面
    无知民众的破坏力不亚于义和团,但是社会不公是存在的,如果大家有饭吃,有房子住,有工作糊口,谁会有搞破坏的情绪?乌合之众的确救不了中国,但是最起码告诉我们这个社会出现问题了。
  • Quill
    事实上, 中国切实需要的是右

    保障财产权,让人民的房子不被强拆,有个安身的场所

    减少特权对市场的过度干预,让人民通过公平的机会、切实的努力求得富裕

    坚持法治,惩恶其实就是扬善,用不着树典型赞模范,多用法律杀杀贪官污吏就够了
  • 面面
    所以要司法独立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