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宁尘翎 陈宁尘翎 310成员

我們缺的不是輕而是重

Paul Mak 2010-07-25
網上轉載宮崎駿「我只要有紙和鉛筆」的訪談:「我對iPad一點興趣也沒有,更談不上感動,在電車裡撫摸iPad的模樣,有如在自慰,令人嫌惡。許多人覺得趕緊買下i系列玩意兒,就自覺很了不起,宛如1960年代,拿著卡帶收錄音機到處炫耀的人一樣。人不該未經努力,只依賴機械式作業,妨礙自我成長。」

我對i系列產品沒有惡感,甚至是某產品的用家,對iPad也甚期待,相信這真是劃時代發明,開啟閱讀新體驗潛力無窮,不介意將來買一台摸摸看。不過,我也是只要有紙和鉛筆就可生存下去的人。假若現在要回到沒有電腦、沒有互聯網、沒有YouTube和i甚麼的時代,我完全沒有任何適應困難,因為我就是從那樣的時代走過來的。

宮崎駿的觀點,最重要是指出「人不該未經努力,只依賴機械式作業,妨礙自我成長」。這卻是e世代的特色,也是危機所在。在高速成長的第三世界國家比如中國,此類高速跳接,從原始感官的紙筆接觸,直接飛越至全盤e化,期間許多細節與人性觸感輕易被省略掉,人的自我成長自然不夠完整,那是一種建立在虛假與異化之上的成長。

宅男宅女、電車男等等,只是標示某種生活習慣的時髦名稱,但真正令人關注的是這龐大隱性族群的精神世界結構。那可是一種未經真實檢驗、缺乏有血有肉有汗有淚、隨自然線性時間...
網上轉載宮崎駿「我只要有紙和鉛筆」的訪談:「我對iPad一點興趣也沒有,更談不上感動,在電車裡撫摸iPad的模樣,有如在自慰,令人嫌惡。許多人覺得趕緊買下i系列玩意兒,就自覺很了不起,宛如1960年代,拿著卡帶收錄音機到處炫耀的人一樣。人不該未經努力,只依賴機械式作業,妨礙自我成長。」

我對i系列產品沒有惡感,甚至是某產品的用家,對iPad也甚期待,相信這真是劃時代發明,開啟閱讀新體驗潛力無窮,不介意將來買一台摸摸看。不過,我也是只要有紙和鉛筆就可生存下去的人。假若現在要回到沒有電腦、沒有互聯網、沒有YouTube和i甚麼的時代,我完全沒有任何適應困難,因為我就是從那樣的時代走過來的。

宮崎駿的觀點,最重要是指出「人不該未經努力,只依賴機械式作業,妨礙自我成長」。這卻是e世代的特色,也是危機所在。在高速成長的第三世界國家比如中國,此類高速跳接,從原始感官的紙筆接觸,直接飛越至全盤e化,期間許多細節與人性觸感輕易被省略掉,人的自我成長自然不夠完整,那是一種建立在虛假與異化之上的成長。

宅男宅女、電車男等等,只是標示某種生活習慣的時髦名稱,但真正令人關注的是這龐大隱性族群的精神世界結構。那可是一種未經真實檢驗、缺乏有血有肉有汗有淚、隨自然線性時間發展的生活。你不曾真實活過,何曾虛擬得起來?

上周和友人到深圳福田書城,因有人幫忙提書過關,忍不住大手入貨,提著沉甸甸的書袋時,心裡有說不出的實在感——來自紙本書的重量。這是生活裡不能捨棄之重。

[塵翎]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