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爱讲冷笑话 我们爱讲冷笑话 675736企鹅

中央研究院力气所领导:我们一起到庙里哭太爷去

efrt 2010-07-25
来自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347006
【此为五幕话剧,俺很久不写话剧,明显手生了】

【如果有中科院的学生要演它,我愿意继续完善,最后希望能改写成一个演出达2小时的两幕话剧,五幕有点太多啦】

【如有相似,纯属巧合,不欢迎对号入座】



  话说东海傲来国有一中央研究院,中央研究院下属多个研究机构,其中的研究部和力气所就是两个比较大的机构。

  力气所首任所长铜院士为“犀牛贺州”就读于假粥理工学院后回国之大牛龟,傲来国的原子武器电子武器均有铜院士主持,端得十分了得。



  研究部由于人员众多而地面狭小,准备在“背硬”基地建设一个新的园区,恰恰力气所在那里有片地皮,虽已废弃,可是力气所却不想搬家。好在研究部部长也是力气所的上司,那日,就展开了一次谈话:



第一幕 某会议室



  研究部领导:饭所长您好!您看“背硬”基地准备动工,贵所的实验室能否考虑搬迁?当然,关于搬迁我们有一整套完整的计划,肯定尽量不使贵所财产受损,科研项目中断。

  【心里话:因为你们做钉子户,建设计划已经拖了3年了,求求您,快松口吧】

  力气所领导:粥部长,我支持咱们研究部的扩大计划,也愿意尽力配合。可是,...
来自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347006
【此为五幕话剧,俺很久不写话剧,明显手生了】

【如果有中科院的学生要演它,我愿意继续完善,最后希望能改写成一个演出达2小时的两幕话剧,五幕有点太多啦】

【如有相似,纯属巧合,不欢迎对号入座】



  话说东海傲来国有一中央研究院,中央研究院下属多个研究机构,其中的研究部和力气所就是两个比较大的机构。

  力气所首任所长铜院士为“犀牛贺州”就读于假粥理工学院后回国之大牛龟,傲来国的原子武器电子武器均有铜院士主持,端得十分了得。



  研究部由于人员众多而地面狭小,准备在“背硬”基地建设一个新的园区,恰恰力气所在那里有片地皮,虽已废弃,可是力气所却不想搬家。好在研究部部长也是力气所的上司,那日,就展开了一次谈话:



第一幕 某会议室



  研究部领导:饭所长您好!您看“背硬”基地准备动工,贵所的实验室能否考虑搬迁?当然,关于搬迁我们有一整套完整的计划,肯定尽量不使贵所财产受损,科研项目中断。

  【心里话:因为你们做钉子户,建设计划已经拖了3年了,求求您,快松口吧】

  力气所领导:粥部长,我支持咱们研究部的扩大计划,也愿意尽力配合。可是,有一个问题,“背硬”基地的实验室虽已废弃,可是那毕竟是铜老回傲来国的时候建立的第一个实验室,有着不可替代的历史价值,所以,这个还请考虑。

  【心里话:实验室老老实实搬了也不多给我买套房子,上次还断然拒绝了我外甥的小舅子的把兄弟的求职申请,这次来求我了,有铜老在,我们就是不搬,看你如何!】

  研究部领导:由于这个园区有一个整体规划,所以,很难做到完整地保全旧建筑,所以,能否考虑先行移动,园区内肯定会为实验室留一块很好的土地和实验室,以使其成为一个集历史和现代感的实验室。

  【心里话:有铜老,人家就是牛气。谁让咱们没有金老银老啊,否则早把他的嚣张气焰给压下去了】

  力气所领导:历史必须得有它依托的介质,而恰恰这些建筑虽然老旧,也是纪念当年铜老回国的一个媒介,不能缺了。

  【心里话:还不上道,那好,就用铜老压死他,让他知道金属的厉害】

  研究部领导:铜老回国,在很多地方都有贡献,留下他痕迹的地方在我们原来研究部的老地盘上也有很多,更不要说他居住的军队大院了。我们纪念一个人,不可能他待过的所有地方都要保护起来,每个字都要装裱起来保存2000年。何况,铜老也是我们尊重的大专家,大学者。其实延续和未来纪念铜老最好的方式是做出更好的研究成果来,而不是限于把应该拆迁的房子留着。

  【心里话:难道铜老放个屁也得拿塑料袋装着不成?!荒唐】

  力气所领导:这样吧,我们去请示一下铜老,看看他的意见,回来再告诉你们。

  【心里话:小样,看我不拖死你!】



第二幕 铜老家中



  力气所领导:铜老,您97岁高龄了,还这么健康,肯定能活到120岁。

  铜老:你们客气,谢谢!能活到98就不错了。关于创新问题,我发现你们力气所近些年没有什么值得提起的成果嘛!怎么还有脸来看我。

  力气所领导:我们写了一个小册子,里面是最近的科研项目,您老原来回来后创立的那个实验室现在还有人在做653的项目呢,还有322工程,都做得很活跃。

  铜老(接过小册子):这样不行啊,这样的成果怎么好意思往外拿啊,拿给我看我训训你们也倒罢了,千万别拿到外面去丢人。你说的那项目这工程,都是骗钱的,别以为我天天在床上就不知道。

  力气所领导:您教训得对,我们回去还是得把精力放在科研上,放在创新人才培养上。不强调项目和工程。

  铜老:唉,不说这些了。你说我创立的实验室?哪个?我创立过的实验室太多了,人老了,都记不得了。

  力气所领导:就是“背硬”基地那个。

  铜老:不是你说,我还真想不起来了。等等,现在也还是想不起来,这脑子,唉。对了,你们几个都叫什么名字来着?

  力气所领导(面面相觑):这……



第三幕 电话里【在舞台上其实就是某块地方聚光灯一照就有了】



  研究部领导:饭所长您好!您看“背硬”基地铜老实验室的事情,铜老有什么意见? 

  【心里话:别假造铜老意见就好】

  力气所领导:粥部长,我们向铜老汇报了情况。铜老指示:力气所近年的科研风生水起,人才济济,做得相当不错,尤其是,在我原来创立的那个实验室里,还能不断承接傲来国国家级的重大项目,对于傲来国的力气增长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应予保留。

  【心里话:我玩死你们!】



第四幕:工地



  研究部负责人:拆吧!啥话都说了,没用。根据政府文件,我们可以强制拆迁。

  力气所保安:我们领导说了,这是铜老的实验室,不能拆。

  【心里话:铜老是谁?这么牛?我们村如果有铜老这样的人,也许能吓住乡长!】

  研究部负责人:动工,保安同志,请不要妨碍执行公务。

  力气所保安:可是,铜老——

  研究部负责人:保安同志,铜老已经去世了。

  力气所保安:这——

  【心里话:啊?这下坏了,吓不住他们,看来我这保安也干不长了!铜老为什么去世了呢?!】




  保安给力气所领导打电话【略】。



第五幕 力气所所长办公室


  力气所领导立刻召集会议。

  领导A:他们终于还是动手了!力气所的员工不得说我们无能吗!唉!

  领导B:还不如咱们和他们当时好好谈谈条件呢,说不能拆迁补偿费可以多要点!

  领导A:说什么呢!现在说这个已经没用了。抓紧时间研究应该怎么办?对策!

  领导C:抗议!发个正式的抗议书。

  领导D:可以,尤其是,在抗议书里要告诉全国人民,我们委屈死了,我们要去庙里哭太爷去!还有,损失多写点,100万太少,写一亿7千万吧。

  领导E:你刚才说的”太爷“,太爷是谁啊?莫非大家要真哭啊?我可有段时间没练这个功能了。

  领导A:你们女的做领导就是没悟性!太爷当然就是铜老啦!不真哭,你扯着嗓子嚎两声就行了。

  领导A:小C,你去拟抗议书,我去打打电话,看看铜老生前支持他的那些中央领导,能不能给说句话。

  领导A:喂,喂,是某领导的秘书吗?我们是铜老回国后创立的研究所,对,力气所。领导他老人家应该还记得。3988年的时候您陪领导还来过我们所视察呢?领导还题字了,题的就是“力气所有力气”。那副字我们一直挂在力气所最显眼的地方…….




  幕落——

2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4条) 只看楼主

  • [已注销]
  • [已注销]
  • 忧郁兔
  • 我就是要翻历史帖。
添加回应

我们爱讲冷笑话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