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ll Bryson 比尔·布莱森 Bill Bryson 比尔·布莱森 696成员

翻译版严重侮辱老布啊,一定要甚看。

Sara 2010-07-25
今天心血来潮想搜一下有没有bryson的小组(毕竟不长来豆瓣)结果没想到还真有。就是冷清了点。

不过我想说的是这件事,因为最近我把bryson的大陆版差不多都看了。翻译的~~~我对大陆的翻译真的很失望。特别是后来又借了本King的different season,我只能说“译者不懂得,跳过去。译者认为给读者讲着费劲的,跳过去。译者认为自己理解的很对的,随便翻。”

不多说了,当时是比较严重情绪,所以到yeeyan发的帖子。后来发现原来人家网站根本不在乎翻译优劣。只有个别高手懂得严格要求自己知道改怎么做。纯沾过来的,所以格式可能会错乱掉,将就一下把。贴这里,算是另类致意。。。。
0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0条) 只看楼主

  • Sara
    还是想说点关于翻译"信达雅"的毛病,纯吐糟,长,不喜勿进修改 2010-06-17 18:19:32 来自: googoofox 估计这里看我上次那个"正确率"的帖子,对里面的抱怨都烦了. 呵呵.不过最近又碰到点事,感觉还是别扭极了,就是憋屈的慌.(注:本人说话罗嗦,不然也不会来学高手翻译,打个预防针呵呵)

    因为很迷bryson的作品,原作看也看过了audiobook也听过了。所以去国图借了本中译本,想看看人家怎么翻译的,怎么把那些妙句子表达出来。借到的是上海译文的“失落的大陆”,台湾翻译的是“一脚踩进小美国”。封面上有行推荐“陆谷孙教授鼎立推荐。。。”正巧我记得在豆瓣上看到过这个人的页面,下面讨论帖子感觉大家也很尊敬他,他自己的帖子也很认真有讨论翻译问题,我肃然起敬的。(哈,不要乱猜,我不是要说陆教授的不好)所以没去港台文献馆看港译本的,直奔中文外借处。

    回来一看,大体还好,毕竟原文简单。但有好几个地方怪怪的,感觉翻译的还是别扭,或者说比我文采高的有限,没有拍腿叫绝。但是有一个地方让我很生气,感觉译者非常不负责。
    bryson说他爸买了个长长的豪华车,他和弟弟妹妹坐在后面感觉离前排的父母很远。所以就在后座捣蛋往后车窗扔东西。坐在前排的爸爸不知情,每次被后面超上来的人竖手指都很纳闷。--这是原意。
    但是中译版却给翻译成”我爸爸在前面开出好几里了", 让我觉得生气的是中译版都已经把前面的“我们兄弟姐妹坐在后排,离前排的父母有几里远,效果如同在另一个房间”,然后不到两行半的文字,就把bryson的这个比方给忘光了,自己发挥来了个“已经开了好几里地”(My dad, miles away up front, never knew what was going on)。--这个翻的时候读没读啊,就这么就过了就出版了?胡掰什么?!#%¥%……

    我立马去看港译本的。本来我很不喜欢港台翻译的名字:总是华丽唿哨的,本来没什么事的非要翻译的花枝招展的。这个我想大家有目共睹,不光是电影名字,书籍名字也是,比如这本。而且我看港台综艺节目的时候,对他们说话方式也不适应,特别是台湾科技网站的编辑吐糟(首推ENGADGET中文站),大量借鉴日式说法,调皮的说话,(不客气地说有点耍贱的感觉)让我很抓狂。等取来书到座位上看的时候,我晕了,以前从未没看过港台书实在不习惯竖排版的。
    但是我意外的是,翻译得出奇的舒服。除了有个别翻译得不适应,比如英文是生气后径直走了出去。翻成拂袖而去。(感觉有点装13,哈)最主要的是信,达。因为不能带借的那个简体本进港台阅览室,所以我只能凭印象对照,但是简体翻译得不舒服,扭曲的地方,台湾版的都翻出来了,我读起来根当初看英文时理解的一样,而且说话调侃方式也是我习惯的正常方式,不是那种贱贱的,真是很意外。感觉不论台湾本地怎么说话方式,还是很尊重原作者的风格的。译者适应作者。(当然也许就这本翻译得好,反正我就看过这个)

    而且,我看到简体版虽然编辑灵光加入游记提到的景点照片,这点还好。(我没买原版书不知道原版是不是也有地图照片,邮费太贵,这个有点对不起bryson了,不过人家老美都数字化了,google map直接有Bryson的线路图和街景)台版的扉页就放了地图有q版作者的,而且把每个章节都加上了地点名。原版我在amazon的look inside看到也是光秃秃的数字表明章节。当初看原版的时候就有冲动给章节补上地名,现在看到台版也做到了,就觉得很贴心,真正用心了。

    然后我犯贱,又借了本肖申克打算对照检查当初读原文的时候是不是理解错误了。看了没几页就庆幸,幸亏没花钱买。记得我当初说译言好多文章的毛病么? a:就图一个翻译后中文顺溜不顺溜,至于跟原文差别拧不拧压根不管。b:翻译含糊理解有难度的地方,译者同样跳过去。--看人民文学的这本就这感觉。总之就是不看原文,你不觉得翻译有问题。一旦贴上原文你就有想很抽译者的冲动,装什么装。

    我的意思是:大陆不是没有能力,而是不用心,那么弱的错误,我都能看出来,我就不说还有多少错误了。这边人做事太多太多不用心(最好用超大字体强调),可以说所有的事情做得都不用心。偏巧我是认真的人,每次看都很烦很烦。我只能保证我自己用心画每一幅画,做每一件事。可是当我想向他人学习的时候,周围全是懒散得过且过的。不认真糊弄对自己好不好,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

    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发泄发泄我的火。反正我自己有解决方法,但是很讨厌现在这种翻译的风气--浮躁。看以前的书译本就好多了。

    (ps,关于浮躁,p民也有一部分责任,纵容凑合,盲目追风。比如上次我down的关于月球的挺正经的纪录片。作字幕的抽风非要说“最新装备了很牛x的设备”。所以当字幕出现“哥的一小步,是哥们的一大步”(对,就是那句名言)的时候我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问题是,回帖里也没人提到,仿佛觉得很正常一样,有的字幕吃就不错了。)2010-06-17 18:59:16 来自: daiwq有些的翻译的问题,有些就是个人风格不同了吧。当然,翻译还是要以“信”为根本,但是,中外有些思维方式不同,表达习惯各异,直接翻出来可能会有些问题,(插一句,不仅翻译,连创作也是如此,前人品评苏曼殊的诗,就说他“日本味浓得像日本女人的头油”,创作都如此,更何况翻译。)巴别塔始终矗立,翻译间的错漏也算是给上帝无聊的日常找点乐子,所以有时改变一个说法,换个表达方式也在所难免,否则怎么说翻译相当于第二次创作呢,毕竟,翻译尽管非原创也能获得著作权的。
    对您举的例子“哥的一小步,是哥们的一大步”,尽管用在记录片里未免不合时宜,不过这也不算是什么很大的问题,腹诽即可。有时太过认真,不免落了“雅得这样俗”的窠臼。
    最后,yeeyan都是业余的译者大集合,不少人(特别是我)都是抱着交流学习的想法来的,大家毕竟不是专业的,所以要有眉批,要有评论,更要感谢问答区辛勤导师的帮助。大家发文出来也是希望得到别人的指正,好令自己有进步的机会。我觉得先抱着这种想法来看看可能更好些,尽管我这么说听起来简直是苍白的自我辩驳...2010-06-17 20:26:36 来自: Owen Chen翻译时还是尽量追求准确,不应该为了吸引点击而翻译2010-06-17 20:57:24 来自: googoofox删除 @daiwq,

    哥的那个--说实话, 我觉得他应该在vc的资源页面上标一下最好.就像我发这个长文头两行就先打上预防针. 我见过不少有这么译的,说白了这是风格么?其实就是他在哗众取宠而已,拿网络名词显幽默.那种自己玩玩可以,如果发出来给大家看,如同同人作品一样表明最好. (ps,那个家伙是把这个嵌到mkv里面的,要是不懂电脑的都不知道怎么删掉这个字幕呢)

    但是对于上海译文的那个我就无语了,我绝对不相信他前面刚翻完,转脸就忘了,只能说不认真,而且两个人翻译呢,难道都不互相问问? 每次我说这事,总是后面被人说是风格,风格问题.可我说的不是风格(armstrong的那个是另谈到的),而是根本对不对的问题.不看原文你不觉得不对.

    其实我看文章根没有期待看一个完美品,但我不能宽容的就是那种二胡.跳过去不译,因为翻得不好会中文别扭,所以干脆跳过去(我都是划线画出来,以方便以后请教别人),还有这种自己想当然胡编的. 上次那个帖子看到有人说:你先自己翻才有资格评价别人.问题就是我自己翻,虽然翻的很不通顺,就如同我现在写的中文,但是绝对不会二胡,我宁可我翻得不通,也不可以作假. 我讨厌看到的是不负责任,或者说我看着口头说要进步,手底下这么敷衍的做事极为遗憾.

    要是没看台版翻译的那个,我可能还没这么大失望. 我一直以为上海译文,人民文学是很认真的了.也经常听人家说台湾那边翻译的好,我还不信来着,反正就这本书来说,验证了.2010-06-17 21:13:24 来自: daiwq呵呵,我也不认为说“要自己先翻了才有资格说别人”,用yeeyan一位牛人的话说就是“自己不会制冷还不能评价冰箱不成”,不过那么说的人可能想表达的是“自己也经历了感触就会更深,或许还会改变”的意思吧。
    以书籍方式公开出版发行的,本着对读者负责的态度,应该仔细检查,力求准确,一方面因为其发表方式受众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进行演绎的是“翻译家”,该对得起自己的职业素养。但是yeeyan还是有些不同,还是业余的多啊,可以在看文章时画画眉批嘛,我觉得大多数译者都会接受的。有时候(像我),非不为也,是不能也啊...T.T
    当然主观上还是要认真的!2010-06-17 22:21:11 来自: googoofox删除 我觉得你真是很认真的人啊. 认真的人就会认真地对待事情. 能看出来. (特别是那个"主"的帖.我不多说免得被锁. 我只说那个人本来想挑错虽然脑子很固执,但是不会说话的技巧,导致说了等于没说,怪不得别人)

    哈哈,其实当初猛一下看到那两本书翻译后,第一感觉出版社商业化都这样了,上次我说译言还真是要求高了. (因为本人非常痛恨的一句话就是:在中国就这样了,你还想怎么着. 所以我总认为自己应该对自己好,就是让自己认真). 译言不是也要合作出书么, 希望能先把信达放到首位,然后再考虑雅. 我已经好久没买过中译本了,就是因为觉得不值.我血汗钱可是我极其认真地赚的,他们要是不认真,对不起我的钱.哼哼.2010-06-18 01:31:23 来自: daiwq那次我冲动了...主要是一开始觉得那人有点莫名其妙,传教什么的...2010-06-18 09:34:11 来自: nc无比赞同——与其说这是“信达雅”的问题,毋宁说是态度问题。文学翻译稿费低,译者需要吃饭,不妨对他们抱同情态度,但对于粗劣的翻译本身则不能放过。

    P.S. 陆谷孙教授的水平是很高的,只是书籍封面这东西如今商业化太甚,谁沾上都要惹一身腥……2010-06-18 11:28:00 来自: parsley附议。译言上许多文章为了流畅都会牺牲其准确,这种文章最为可恶的,因为如果不看原文就不会知道,所以是在实质上欺骗读者。我宁可看错误百出的译文,也不想读这种文章。2010-06-18 16:54:14 来自: terrell同意楼上的,吸引眼球不能以牺牲“信达雅”为代价。
    也不能用自己的想法凭空给译文加“料”。
    评论译文的好坏,不能只看译文的“流畅度”。2010-06-20 01:47:56 来自: jflycn"(特别是那个"主"的帖.我不多说免得被锁. 我只说那个人本来想挑错虽然脑子很固执,但是不会说话的技巧,导致说了等于没说,怪不得别人)"
    ——也是个拎不清的。不要搞错了,以为是我个人有什么得失。是译言犯了错。还“怪不得别人”,你以为我是在求谁吗?

    具体错误在眼前都无动于衷,楼上几位都是空谈家。

    补充,别以为我在求你们,太把自己当回事了。2010-06-20 09:11:09 来自: daiwqls,你一开始就直截了当的告诉译者,load才翻译成主,god一般翻译成上帝,什么都搞掂了。非要扯出什么莫名其妙的传教,还爆粗,结果被译者无视,和其他id冲突,甚至被封贴,有个词,叫自作孽啊。(话说,你真的是要纠正单纯的翻译错误吗?不然一开始就说什么传教那是啥无用功了...)
    也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了。谁也没觉得你在求谁。2010-06-20 17:49:32 来自: 轲之心人无信不立,我认为译也是无信不立,这是最根本的,信做不到,也谈不上达雅了!始终要记住自己是在翻译而不是写作.翻译就是螺蛳壳里做道场,戴着镣铐跳舞,如来掌心翻跟斗......2010-06-21 00:26:08 来自: jflycn“load才翻译成主”哈哈。又傻又烦……2010-06-21 08:50:52 来自: daiwq打错字也比你好。又傻又烦2010-06-21 13:29:36 来自: Owen Chen呃。。。宗教政治的一般不碰。。。
    另外个人觉得信达雅,其实第一位的绝对还是信了,不过其实这也是个人翻译看法的问题,历史上其实个人都有个人的标准,不过我自己看来还是首先要绝对尊重原文作者要表达的意思,我们很可能无法用汉语很好地表达作者的原意,但是也绝不能背离作者的意思,否则真的是误导读者,很花哨的词藻结果回原文对照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不能在原作的本意上胡乱加上自己的主观想法,不然这就是在自己创造了。
    说了很多,总之我个人看来“信”是绝对要注意的,哪怕文章有点不“达”。至少没有改变作者的意思。

    ps:若有异议,欢迎分享---Owen2010-06-21 19:51:48 来自: googoofox删除 @jflycn 这个贴不欢迎你.自己另开帖子吵去(如果有人理你的话)。我本人烦不会好好说话的人. 别以为全世界就你清醒, 说我拎不清?我都要笑死了,以后少断言别人把,无知+无畏很可怕的。我懒得再搭理你.

    nc说的那个现象确实,我幸好是应为当初先看到豆瓣上的陆教授的帖子(他自己特别认真地检查自己的翻译),就几个日志就能看出来为人不错。所以看完大陆版觉得他真是倒霉,如果我是他的学生同事知道封面要打他推荐的招牌,肯定翻起来更要细心。毁自己不带捎带别人的。不知道陆教授本人为人的话说不定就被误导了,以后留下很坏的印象。

    我看中译版的不多,以前老书翻译的都很好,比如Orwell的。后来的书我非常强烈感觉译者“添油加醋”的现象特别多,显得译者想象力相当丰富似的,呵呵。2010-06-24 04:06:41 来自: googoofox删除 唉,不多说了,又郁闷了。不太高兴发泄一下。2010-06-24 11:41:15 来自: aboutblankEngadget中文站的文风我倒是很喜欢, 很亲切的感觉. 可能是国内科技站到处都是枪文, 还搞得一本正经, 看得想吐了吧...3C产品尤其是消费电子产品本来就是很轻松的话题, 生活化的语言反倒容易让产品得以普及. 感觉我们这边高端消费电子普及程度低, 满地山寨, 恐怕和宣传方式也有很大关系.2010-06-27 20:53:16 来自: liyihui271个人觉得最主要还是译文风格要符合原文的风格。2010-06-28 15:24:56 来自: Izual_Yang嵌到MKV里您就满足吧,碰上嵌到rmvb里的您都没地方改去
  • [已注销]
    还没读过中文版的老比, 不过这种现象我认同, 读过两本传记的中译本, 驴唇不对马嘴. 缺少英语言国家背景文化知识修养, IELTS考满分也不可能成为合格的译者
  • vivida
    没有读过中译本,老比的幽默语气会是很难传达的,对译者来说是最考验的地方。老比见多识广,典故多多,也是一个麻烦。你举的那个例子:my dad, miles away up front, 估计是理解错误,没有体会出这句的幽默。

    台版翻译质量是好多了。

    有时间的话,把错译漏译的地方统统整理一下,给译者写封信,也是种切磋吧。
  • [已注销]
    看到我是组长 吓了一跳..
  • Sara
    @比尔

    说理解错误是真是轻饶了他. 我就是彻底讨厌这种不认真. 如果这么说译者就可以拿那个当借口(当时疏忽拉之类的). 如果只是一时疏忽完全可以理解,问题就在于第一遍正确翻出来了之后, 不到50个字就往光光了,导致第二遍错了. 感觉好像只为了翻译文字+为了往bill的幽默上靠,反而不顾及作品内容了--翻译的很割裂. 看作品不就是为了看观点么?

    台版翻译的好倒真的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但是不能借出来 〉: (. 唯一欣慰的是因为翻译的最差的不是BB的,而是那本顺道借的SK的四季. 里面shawshank翻译的---我只能这么讲--根本把读者当成文化白痴. 里面有多少懒得译的(根源文对照的话,读者一定一肚子气,感觉译者一脸的“反正解释了,你们也不懂那个文化背景,切~~~”)我都没法说。后来看其他书的读者评论才发现原来国内的翻译风气很差。

    如果说找错写信给那个译者(我正好在yeeyan里提到有次为一篇文章挑错挑了4个小时最后主动del了),我就算有时间也没半点兴趣跟不懂得认真的人交流了。如果有人觉得小题大作了,我只能说幸亏我没看中译版的short history,一想到Bill一个彻底的技术盲能有勇气和那么大的好奇心去跑科学界里问问题,一调研就是4年,如果我看到 又是这么草率的翻译,我肯定会去掐死译者。
  • vivida
    @Sara.J

    译言里的风气原来是这样的?我一向还以为虽业余译者为多,但还态度认真,愿意切磋。

    文学作品出错,影响读者感受,侮辱原作大师;科学著作出错,误人子弟,贻笑大方。都很罪过。

    有朋友翻译很多书,感觉现在出版社译介作品给译者的时间似乎是很少,有责任心的译者真会把自己累死,不是替不认真的译者开脱,只是觉得还不能掐死译者了事,也要掐几个出版社编辑校对的:)
  • ミサ
    我太同意了 译文翻译得太差,变得很无趣了!还分好几个人来翻译。还是台湾版的好点
  • lakerhy
    是的,这是个态度问题不是能力问题,水平可以提高,态度很难重新建立。

    看译作我现在有译者“白名单”,不熟悉的译者不敢轻易相信,文面上的不通罢了,处理不来的干脆给你整段抹了,都不知道失去的是什么,这太可怕了。

    所以,同志们啊,咬咬牙学好英文吧,大环境如此,惟有自救。
  • moviejunkie
    国内的翻译很多都是机器翻的然后稍微润色一下。。。跟食品药品一样,文化产品也一样的粗制滥造。
  • 俊君
    我是看台湾版笑喷,然后迷上比尔布莱森的。后来看了大陆出版的。感觉如果将后者以“极端好笑,极端幽默”为理由推荐给朋友的话,我担心朋友以为我有病。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