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陆机 陆机 38成员

孙琴安:平复帖与陆机(转载)

后来学的 2010-07-25
  每个区域都有自己的精英人物。如从上海地区来说,陆机无疑当属历史上最杰出的精英人物之一。

  都说西晋潘岳是美男子,其实陆机也是当时有名的帅哥。《晋书》本传说他“身长七尺,其声如钟。少有异才,文章冠世”。他是三国名将陆逊、陆抗之后,与弟陆云皆以文学著名,人称“二陆”。后官至平原内史、河北大都督,可惜为奸臣所谗,与其弟陆云一起被冤杀,年仅43岁。临终前著白而叹:“华亭鹤唳,岂可复闻乎!”军帐将士知其冤死,人人悲痛,莫不流涕。更怪的是当天白昼昏雾弥漫,大风折木,平地尺雪,“议者以为陆氏之冤”。

  陆机的诗

  陆机是当时最著名的文学家,集诗人、散文家、文论家与书法家于一身,在这几个领域内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其诗今存约104首,以五言为主,兼及四言、七言,也有几首杂体诗。其五言多为乐府,如《壮哉行》、《梁甫吟》、《长歌行》、《从军行》等。因他在30岁后远离家乡华亭(今上海松江),北入中原,故在许多诗中都流露出对故乡的深切思念之情,如他在著名的《赴洛道中作》诗中写道:“总辔登长路,呜咽辞密亲……永叹遵北渚,遗思结南津。行行遂已远,野途旷无人。”首二句写他上马离家辞别亲友的情景,而“遗思结南津”,显然是对江南家乡的眷恋,至于...
  每个区域都有自己的精英人物。如从上海地区来说,陆机无疑当属历史上最杰出的精英人物之一。

  都说西晋潘岳是美男子,其实陆机也是当时有名的帅哥。《晋书》本传说他“身长七尺,其声如钟。少有异才,文章冠世”。他是三国名将陆逊、陆抗之后,与弟陆云皆以文学著名,人称“二陆”。后官至平原内史、河北大都督,可惜为奸臣所谗,与其弟陆云一起被冤杀,年仅43岁。临终前著白而叹:“华亭鹤唳,岂可复闻乎!”军帐将士知其冤死,人人悲痛,莫不流涕。更怪的是当天白昼昏雾弥漫,大风折木,平地尺雪,“议者以为陆氏之冤”。

  陆机的诗

  陆机是当时最著名的文学家,集诗人、散文家、文论家与书法家于一身,在这几个领域内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其诗今存约104首,以五言为主,兼及四言、七言,也有几首杂体诗。其五言多为乐府,如《壮哉行》、《梁甫吟》、《长歌行》、《从军行》等。因他在30岁后远离家乡华亭(今上海松江),北入中原,故在许多诗中都流露出对故乡的深切思念之情,如他在著名的《赴洛道中作》诗中写道:“总辔登长路,呜咽辞密亲……永叹遵北渚,遗思结南津。行行遂已远,野途旷无人。”首二句写他上马离家辞别亲友的情景,而“遗思结南津”,显然是对江南家乡的眷恋,至于末尾的“悲情触物感,沉思郁缠绵。伫立望故乡,顾影凄自怜?”诸句,则思乡之情已完全跌出,愈加分明。

  值得注意的是,陆机曾写有《百年歌》,以百年喻人之一生,凡十首,每十年为一首,叙述了人生各个时期的外貌和人生变化,以及能够身体力行和应该追求的人生目标,可以见出他所持的人生态度及其对人生百年遭际变幻的基本看法,内容和形式上都颇有创意,在当时也别具一格。

  陆机不仅以诗鸣于当时,在赋与散文方面也卓有建树。他的赋保存完整的并不多,有标题的约20余篇,内容可分为论文、抒情、咏物、游仙四类,以前二类的成就为高。其散文则大约可分为史论和祭文两类,内容都比较充实。

  赋本盛行于汉代,繁衍于六朝,是介于诗与散文之间的一种特殊的文体。魏晋六朝的赋以抒情为主,所以陆机的赋也以抒情为最多,但篇幅较汉代的大赋为短,多为小赋,如《浮云赋》、《鼓吹赋》、《列仙赋》等并皆如此。其中以《豪士赋》的篇幅稍长,也较有名,成就也较高。这是针对当时统治者生活腐败、大造第馆的恶劣品行而写的,故有讽刺之意。此外,陆机在《思归赋》、《怀土赋》、《思亲赋》、《行思赋》等赋中,仍抒发了他对故乡的深切怀念,如他在《怀土赋序》中就说:“余去家渐久,怀土弥笃。方思之殷,何物不感。曲街委巷,罔不兴咏。水泉草木,咸足悲焉,故述斯赋。”可见此赋完全是为了怀念家乡故土而写的,并在赋中尽情地表达了这种情感。

  陆机的文

  不过,在陆机所有的赋中,最著名的还得推《文赋》。

  此赋约为陆机40岁光景所作,是总结了前人的写作经验并结合自己的创作体会而写成的,也是他最长的一篇赋。其中主要论述了文学创作的甘苦利弊,所涉及的面却相当广,如文体、构思、感兴、独创、风格、辞与意之关系,乃至灵感、想象等,均有深刻的分析和独到的见解。对于文学创作这一种错综复杂、瞬息万变、千人千面、可以意会而难以措辞的精神活动,陆机却以其绚烂的才华,通过骈偶俪句排比铺陈的手法,淋漓尽致而又有条不紊地描绘了出来,这在当时不能不算是一个奇迹。其中的“精鹜八极,心游万仞”、“牧百世之阙文,采千载之遗韵”、“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诸语,至今仍被理论界广泛引用,奉若精神。

  《文赋》无疑是中国古代文学理论的经典著作之一,同时也奠定了陆机作为古代杰出文论家的重要地位,刘勰后来著《文心雕龙》,有不少地方都曾受到《文赋》的启发,该赋是我国文学理论史上第一篇全面、细致探讨文学创作活动的专论文章。曹丕《典论·论文》说“诗赋欲丽”,把诗、赋作为同一要求而并提,但《文赋》却说:“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对诗与赋分别提出了不同的要求,强调了诗的抒情性与抒情特征。在曹丕、陆机之前,诗以风骨质朴为重,自曹丕,特别是陆机的“诗缘情而绮靡”的观点提出以后,诗才开始有了重绮丽和文采的趋向。后来南朝梁钟嵘撰《诗品》,品评诗人的优劣得失时,也有着重辞采和追求声律的倾向,这实际上就是受到了陆机《文赋》的影响。中国的诗歌作品,从陆机开始才注意语句的华美和讲究文辞的修饰,进入到一个“自觉”的时代,使中国的诗歌面貌焕然一新,呈现出一派新的气象,以至影响了整个六朝,历时达三百年之久。从这一点上来说,陆机又是一位开一代文学风气的作家。而这种作家在中国历史上属凤毛麟角的。

  除诗、赋以外,陆机也写散文,大大小小也约有二十篇左右。其中《丞相箴》、《吴丞相陆逊铭》、《吴大司马陆抗诔》、《吴贞献处士陆君诔》等文较短,而以《辨亡论》、《五等论》、《吊魏武帝文》等文较为有名。《辨亡论》约作于其在家乡华亭读书期间,有点模仿贾谊的《过秦论》,分上、下篇,主要在论述和总结东吴孙权之所以得江东,而孙皓又之所以失江东的历史经验教训,其中也追述了其祖父陆逊所建的功业。通篇文字多铺陈排比,极俪偶之能事,对历史经验的总结也显得准确有力。更重要的是,陆机在这篇史论的字里行间,蕴含着自己对东吴的一片深情,浸透着沉痛的故国之思。

  陆机的帖

  陆机在文学上的成就固然辉煌一时,但他又是中国历史上重要的书法家之一。由于改朝换代,王室兴废,战火不断,中国隋唐以前的书法墨迹多遭焚毁,所剩甚少,而陆机所写的《平复帖》(左上图),可以说是中国目前现存最早的书家墨迹。该帖尽管仅九行,八十余字,尚有数字难以辨认,却极具艺术价值与文献价值。对于帖中所书字体,至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或谓章草,或谓草书,也有人说是行书。细细读下,却是字字独立的小草,字与字之间很少联属,运笔则尖入尖出,中截笔重圆厚,通篇内敛中不失潇洒,流畅中不失从容。难怪明人张丑曾赞叹道:“《平复帖》最奇古,与索幼安《出师表》齐名。惜剥蚀太甚,不入俗人眼,然笔法圆浑,正如太羹玄酒,断非中古人所不能下手。”

  正因为陆机在诗赋、文论、书法等各个方面都极显才华,取得了极为辉煌的成就,横绝一世,故在当时就得到了极高的评价,德高望重的张华曾赞叹道:别人为文,常恨才少,独陆机反患才多。葛洪、孙绰等对陆机也是钦佩有加。后唐太宗亲撰的《陆机传论》中,对其作出了更高的评价:“文藻宏丽,独步当时;言论慷慨,冠乎终古。高词迥映,如朗月之悬光;迭意迥舒,若重岩之积秀……其词深而雅,其义博而显,故足远超枚、马,高蹑王、刘,百代文宗,一人而已。”

  在陆机去世三百多年后,宋代的宰相王安石路过华亭,曾特意来寻访陆机的故居,写下了《陆机宅》一诗:“古物一已尽,嗟此岁月深。野桃自着花,荒棘独生箴。芊芊谷水阳,郁郁昆山阴。俯仰但如昨,游者不可寻。”陆机旧宅里的故物已荡然无存,徒有野桃荒棘而已,但王安石在对荒凉景色的描写与渲染中,却深深地表达了他对这位杰出才子的无尽思念和感叹。

转自,http://news.163.com/09/0628/11/5CT19V9G000120GR.html
1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