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勾搭】豆瓣最靠谱的恋爱小组! 【求勾搭】豆瓣最靠谱的恋爱小组! 840807成员

选。

公谨 2010-07-25
把自己的心灵封闭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拈指算来已有两年余了。独自困在自己的世界里,享受着和另一个自己对话的过程,想一些本应该参透了的问题。有朋友和我说,你这是一种出世的逃避。逃了就逃了吧,至少我还逃的出,还没有被这样或那样羁绊牵住。不是因为惰性使然,也不是因为出世的心尘上,而是一种两难选择般的纠结。

一件往事

刚上大学的时候,参加了一个同学聚会,席间在闲谈之余,一位朋友问我,毕业之后想做些什么。我半经过脑子且不犹豫的告诉他要做公务员。接着就是几位周围的同学惯例型的吹捧互捧。时隔几月,又遇见了那位同学,我想起了聚会那天的一幕,继而又想到了我那个问题。继而又深思,得出结论是,我这个回答居然没有一个人质疑。周围没有一个人问下去,想做什么方面的什么职位?是社保,人事,公安,或者集中华武学大成者的城管执法。看来人们早已经把公务员当成了一个阶级而并非是一种职业,它所代表的只是第一阶层的代名词,而不是公共服务行业。

如果他再问上一句你为什么想做公务员?似乎这个问题我就难以回答了。那些惯例的搪塞的话无非是父母之命,师长之言,再加上道听途说的那些高薪水,高福利,和较高的社会地位这些工作的副产品而已了。可能一些受毒害颇深的或者是已经完全...
把自己的心灵封闭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拈指算来已有两年余了。独自困在自己的世界里,享受着和另一个自己对话的过程,想一些本应该参透了的问题。有朋友和我说,你这是一种出世的逃避。逃了就逃了吧,至少我还逃的出,还没有被这样或那样羁绊牵住。不是因为惰性使然,也不是因为出世的心尘上,而是一种两难选择般的纠结。

一件往事

刚上大学的时候,参加了一个同学聚会,席间在闲谈之余,一位朋友问我,毕业之后想做些什么。我半经过脑子且不犹豫的告诉他要做公务员。接着就是几位周围的同学惯例型的吹捧互捧。时隔几月,又遇见了那位同学,我想起了聚会那天的一幕,继而又想到了我那个问题。继而又深思,得出结论是,我这个回答居然没有一个人质疑。周围没有一个人问下去,想做什么方面的什么职位?是社保,人事,公安,或者集中华武学大成者的城管执法。看来人们早已经把公务员当成了一个阶级而并非是一种职业,它所代表的只是第一阶层的代名词,而不是公共服务行业。

如果他再问上一句你为什么想做公务员?似乎这个问题我就难以回答了。那些惯例的搪塞的话无非是父母之命,师长之言,再加上道听途说的那些高薪水,高福利,和较高的社会地位这些工作的副产品而已了。可能一些受毒害颇深的或者是已经完全丧失人格的人会喊出“同志们辛苦了”的下一句的对应口号。

盲从

然而这些都是我们想要的吗?答:其实不是,但是某种意义上是。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已经放弃了我们本身追求的东西而去盲目的追求一些不想要的东西,却是为何?这是因为所谓的主流社会掌握着这个社会的话语权,他们的话语权的广告效应充斥在这个社会,打磨着我们心中原本的追求。他们要求这我们向他们看齐,即他们今天有的就得是你们今天想要的,你们今天想要的,就是你们明天会有的。不管这些东西适合我们与否,我们都要放弃自己的选择,来和他们做一样的选择,做他们生活方式,思维方式的追从者和追求者,从而使他们有高高在上的感觉。这是什么。流氓!

然而他们会用什么流氓手段去行使他们的话语权那。韩寒在独唱团创刊号上说“我的一个朋友是个文学青年,他说我们大学时候很吃香啊,理想是当一个作家和记者,要是当时再会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点小花,那会迷倒很多女生的。可是现在的女生已经不中意这些人了,她们中意的是。。。所以说,男性改变世界,女性改变男性世界观”。流氓手段由此可见了,毕竟女性受到广告的影响要大一些。

韩寒说的这句话我私下想了想着实有道理,就连明朝末年著名太监魏忠贤公公都为了一个女人干掉了他的另一个太监老朋友。阉人尚且如此,又何况常人了。

既然之前说到所谓主流社会广而告之的东西并非我们想要的,那么女性就是我们的唯一导师?就是我们唯一所求?这显然不尽然。那我们为什么又还要为了一个自己不知道去做什么,获得的东西还不是我们想要的而去努力那。一言以蔽之,盲从。对,就是盲从。看着旁边道路上飞奔过一群疯狂了的人,大多数还蒙着眼睛的一路狂奔,不知道终点是什么,也不知道通向那里,于是也加入了这队伍,反正跟着人走就没错,何必成为那三三两两那。于是便失去了自我。

跟团旅行的人生

其实我们都是这个大千世界的一个游客,每个游客都在这大好河山中探索着自己的路线,从而看遍自己想要看到的景观,享受着人生旅行的过程。然而旅游公司的出现开始改变着这一切,它们用着看似很美很经济的旅行路线,看似很时尚的旅行方式,看似很丰富的各地旅行经验,在加之其强大的鼓舌弄噪般的广告效应,使我们中大多数人都趋之若鹜,放弃了本来自己的旅行路线和想看到的景观。他们在旅游团导游的带领下在旅途中忙碌着,游离着穿过每一个景观,却丝毫不能在自己喜欢的景观下驻足,否则就会赶不上旅游团的班车成为旅游团的弃儿,还有的是他们不想看到的景点,想跳过这个景点,旅游团会告诉你,不行,要是不看的话请等待大家一起集合。经过一段的旅行的挣扎,他们已经麻木,忘记了原来自己的路线和想去的景点,机械的跟着旅游团走,丧失了选择的能力。他们在本不属于自己的景点上茫然,手上提满了大包小包的他们本不需要的羡煞旁人的商品,这些是他们在旅游中获得的副产品,有的在自助游和跟团游中纠结的人看着他们手上的东西,钦羡不已,于是也听从了旅游团的安排,变成了下一个跟团人生的人。他们后来才知那时看到的只是那些前辈手上的东西,却没有看他们的眼睛。那双眼睛,早已失去了追求理想的光辉。这样寻找自我景色的人越来越少,自助游或成为一种被认为奇怪的方式而受到口诛笔伐,自助游的游客们要面对着旅游公司广告的诱惑,以及他们资深导游对你路线的质疑,还要面对着那些丧失自我跟团客的讥讽。

其实我们也不必悲观,至少还有人没有盲从,这些人知道他们追求的是什么,想要的是什么,他们没有选择扼杀个性去千篇一律,去盲从这个社会的所谓主流和看似很美的东西,‘他们仍然傻逼呵呵的矗立在那里。无论多少的现实,多少的打击,多少的嘲讽,多少的鸽子都改变不了的’(韩寒语)。他们中的有些人成为了我们的精神领袖和旗手。他们有着一颗强大的心,这颗心坚守在阵地上一刻也没有动过。正是有了他们的存在,这个世界才有色彩,才不会单调乏味。

一点思考

似乎我永远也赶不上这个社会变化鬼魅的舞步。不知是它太快了,在我身边擦肩而过我连感觉都没有。还是我后知后觉的太慢了,等我准备迎头赶上的时候它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还是它的脚步太过于灵动花哨,使我难以掌握。

很小的时候,最崇敬的职业是人民警察,那时候每天路过一个交通岗,见到穿白色衣服或者草绿色衣服的警察叔叔就会热情的问好。那是我对于人和事还只分得好坏的年龄,我认为警察叔叔不但是好人,而且还能惩治坏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人。稍大一些,在外边疯玩被比我大的小流氓追打,我们几个人不是往交通岗就是派出所跑。每每当警察叔叔出来的时候,都会拉住小流氓们狠狠的教育一顿。于是我们便幸灾乐祸的化险为夷。那时候感觉警察叔叔真是我们的保护伞。其实直到现在这把保护伞还一直在,只是伞下站的已经不是我们了。如今那个当年被我认为是最受崇敬的职业却也和老鼠过街一般,那个曾经最为亲切的称谓已经被另一种动物的名字所代替,虽然不亲切了却也很贴切。其实到现在我一直认为这个贴切称谓的动物挺冤的,毕竟狗是人类的好朋友吗。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这个行业的恶感与日俱增,可能是高中之后接触办事的多了,另一个原因或是之前的固有印象太好了。这直到另一批穿绿色制服的群体出现,他们扫街窜巷,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霆,侵吞之势如海潮。初以为是某特种警察,后来才知这就是能解放台湾的三千虎贲,城管执法。之前真是失敬了,望请海涵。

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和爸爸很认真的谈了一次话。

爸爸:你长大以后想做什么。

我很认真的说:想当警察,刑警。抓坏人。

爸爸也很认真的说:不当那个,警察太累,太危险。

我:我不怕

在去年报考公务员的时候我又问了爸爸,说是做社保还是做人事比较适合我。谈到半截的时候爸爸说:你要不去公安局吧。上海公安招人把。

我:为什么去那里。

爸爸很认真的说:公安局有权力,比较好结下社会关系。

我很认真的说:我不干。



当公务员笔试成绩才下来的时候,我在下课之余把我通过的消息告诉了我尊敬的系主任老师,老师没有太多寒暄,只是对我说了句,要做个好官啊。说罢,我们都无奈的笑笑,她的无奈无非是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她没指望我能做个好官而无奈,第二种就是我们想到了一起。无奈的是我无力去改变什么。于是,我再次无奈的笑着并摇起了头。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7条) 只看楼主

  • Moon '
    满分
  • [已注销]
    好长
  • [已注销]
    = =!!!..好好做人
  • 公谨
    额。看完再留言倍。。
  • 公谨
    你们说海子为什么选择不走进90年代
  • 公谨
    恩我同意。。哎要不不知道他要是经过了90年代的喧嚣。还会变成什么样那
  • 公谨
    感谢叔叔、、
添加回应

【求勾搭】豆瓣最靠谱的恋爱小组!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