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理慢生活 大理慢生活 23296成员

小小的小水塘

刘大 2010-07-25
文:铭赋

怎样的一只厚实大脚,在这村庄屋舍之前,踩了一个深深的脚印?这偌大的脚印窝里蓄了水,成了一方小小的池塘,静静地卧在蓝天白云之下。只是南边被临近的单位围墙切割了一小部分,从办公室的后窗望过去,目光不偏不倚的话,前脚掌这部分恰好在视野当中,小水塘俨然一弯美丽的月牙,镶嵌在青绿的田畴之间。
水塘的北面挨着零星的三四块农田,规则不一,却也生机盎然。荒着的一块地,长满了野草,葳蕤生辉。紧临着的田块,巴掌大小,油菜花已经吐金结荚。一块地栽着数十棵瘦瘦的意杨树,细弱的枝上满是嫩绿的叶子。另外两块地,农民已经耕了窄窄的墒子,撒了农肥,正用锄头将土圪塔打成细细的碎块,可是准备育秧了?
或许是当初单位建楼时占用了一小部分水塘,将淤泥压挤到了一边,水塘变浅了,失去了“半亩方塘一鉴开”的机会。院内栽种的数十丛翠竹、十几棵香樟亭亭玉立,枝叶抖擞,隔着一垛矮矮的围墙,向水塘里的植物打招呼呢。
“池塘生春草”,一簇又一簇青青的蒲草,似乎连成了一片,却有陈年的枯草彼此勾连,掩映其间,泛出星星的苍白之色。绿草之间,夹杂着两三丛枯萎的芦苇,细白的茎上挑着一簇柔和的毛絮。一阵风吹过,绿草弯腰,芦苇点头,一切都摇曳生姿,而身下的水又隐约可见,真有点“...
文:铭赋

怎样的一只厚实大脚,在这村庄屋舍之前,踩了一个深深的脚印?这偌大的脚印窝里蓄了水,成了一方小小的池塘,静静地卧在蓝天白云之下。只是南边被临近的单位围墙切割了一小部分,从办公室的后窗望过去,目光不偏不倚的话,前脚掌这部分恰好在视野当中,小水塘俨然一弯美丽的月牙,镶嵌在青绿的田畴之间。
水塘的北面挨着零星的三四块农田,规则不一,却也生机盎然。荒着的一块地,长满了野草,葳蕤生辉。紧临着的田块,巴掌大小,油菜花已经吐金结荚。一块地栽着数十棵瘦瘦的意杨树,细弱的枝上满是嫩绿的叶子。另外两块地,农民已经耕了窄窄的墒子,撒了农肥,正用锄头将土圪塔打成细细的碎块,可是准备育秧了?
或许是当初单位建楼时占用了一小部分水塘,将淤泥压挤到了一边,水塘变浅了,失去了“半亩方塘一鉴开”的机会。院内栽种的数十丛翠竹、十几棵香樟亭亭玉立,枝叶抖擞,隔着一垛矮矮的围墙,向水塘里的植物打招呼呢。
“池塘生春草”,一簇又一簇青青的蒲草,似乎连成了一片,却有陈年的枯草彼此勾连,掩映其间,泛出星星的苍白之色。绿草之间,夹杂着两三丛枯萎的芦苇,细白的茎上挑着一簇柔和的毛絮。一阵风吹过,绿草弯腰,芦苇点头,一切都摇曳生姿,而身下的水又隐约可见,真有点“蒹葭苍苍”的韵味。
塘浅水少,倒像一块沼泽地。高一点的地方,露出了一块块的沼泽草甸,浅褐色的表面积满浮萍,生长着稀疏的青草,色泽斑驳,质地一定很柔软吧。
几只不知名的水鸟,终年栖息在水塘里。水鸟不比刚孵出的小鸡大多少,乖巧玲珑,全身灰黑,翅边、尾尖镶着一道白边。去年只有两只,今年倒是一阵了,那四五只小的,必定是它们自由恋爱的结晶。小鸟或浮游于水面,或穿梭于草丛,悠哉游哉,自在潇洒。它们基本是结对出行,有时围在一起啄食,有时突然一阵疾跑,动作敏捷,一眨眼就不见了。偶尔,几只小鸟还相互追逐、嬉戏,扑愣愣拍打着短短的翅膀。只是没见它们真正飞起来,似乎,整日蹲在清净的水塘里,无须飞翔,想必是沉醉于这里清幽的环境,不想振翅高飞了。
一只麻鸭每天也来到水塘里,走走停停,忙忙碌碌,时而埋首在清水,时而驻足在沼泽,寻觅小螺蛳等可口食物。鸭子可能沾了躯体庞大的光,被水鸟尊敬着、崇拜着,大将军一样,享受着水鸟的簇拥。家禽、野鸟生活在一起,互不侵扰,构成了一幅生动而和谐的画面。
也有一些小鸟歇在穿塘而过的电线上,灰羽白腹,如五线谱上的音符,啁啾不已,时常飞落水塘中喝水、觅食。偶尔还有白鹭如骄傲的公主,临近水边,梳理羽毛。
塘边,野花缤纷,芬芳四溢。塘里,一泓水明净,灵动;一群生灵悠闲,自在。
看书累了,心情浮燥了,无须极目远方,只需转个身,凝视那水塘片刻,眼睛会清明,内心会豁然开朗。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刘大
    图:星星
    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26791506/
添加回应

大理慢生活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