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人物周刊 南方人物周刊 31827小南瓜

个人觉得,《李一非常道》已经算比较中立的报道了

朝天门 2010-07-25
看了小组里关于《李一非常道》的评论,有些不同观点。
个人觉得,这篇报道并不是要捧什么人,也不是所谓的造神,而是在呈现一个社会现象。
我看过几期凤凰的节目,也大概了解点李一的事情,《中国企业家》年初做过一个更大规模的封面报道。
宗教、山林、道长,都算是社会,算是“人物”,而这么多企业家、名人上山清修,也当然算是“人物”。南人记者揭示这个社会现象,有何不可?
我仔细看了原文,并未发现记者有为李一唱赞歌的倾向,更不觉得是什么软文。大家看原文中的摘录:
比如:
1、“道长与名流富贾走得近,并非现代才有。道教自古就将“法”、“财”、“侣”、“地”列为修行所必须的四大要素,“财”显居第二。道教研究专家、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博导宫哲兵教授告诉本刊记者,自古便有“道商”一说,专指信仰道教并能给予其物质支持的商人群体。在南中国的赣、川、苏、闽、粤,“道商”曾盛极一时。”
2、“樊用大量笔墨描写的,是自己上缙云山“服气辟谷”(利用气息供给能量,连续多日不食,从而达到身体重启)的经历,而这是赵读大学时才从梁羽生的武侠小说中看到的词语。她并不相信这项古老的养生道法能产生书中种种意想不到的奇异效果。”
3、“尽管李一说自己没有刻意走近某一个群体,但同为商人...
看了小组里关于《李一非常道》的评论,有些不同观点。
个人觉得,这篇报道并不是要捧什么人,也不是所谓的造神,而是在呈现一个社会现象。
我看过几期凤凰的节目,也大概了解点李一的事情,《中国企业家》年初做过一个更大规模的封面报道。
宗教、山林、道长,都算是社会,算是“人物”,而这么多企业家、名人上山清修,也当然算是“人物”。南人记者揭示这个社会现象,有何不可?
我仔细看了原文,并未发现记者有为李一唱赞歌的倾向,更不觉得是什么软文。大家看原文中的摘录:
比如:
1、“道长与名流富贾走得近,并非现代才有。道教自古就将“法”、“财”、“侣”、“地”列为修行所必须的四大要素,“财”显居第二。道教研究专家、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博导宫哲兵教授告诉本刊记者,自古便有“道商”一说,专指信仰道教并能给予其物质支持的商人群体。在南中国的赣、川、苏、闽、粤,“道商”曾盛极一时。”
2、“樊用大量笔墨描写的,是自己上缙云山“服气辟谷”(利用气息供给能量,连续多日不食,从而达到身体重启)的经历,而这是赵读大学时才从梁羽生的武侠小说中看到的词语。她并不相信这项古老的养生道法能产生书中种种意想不到的奇异效果。”
3、“尽管李一说自己没有刻意走近某一个群体,但同为商人,赵佳觉得,马云等名人大腕儿,实际上更具有亲近李一的天然优势。“上山修炼是一回事,花钱也不在乎。但作为道商即意味着信仰,这不是闹着玩的。” 另一位修行者王春竹(化名),是来自美国的华裔、生物医药学教授,也认为,商业气息当属正常,“美国也有类似的情况”,但前提应当是“产业的归产业,宗教的归宗教”。”
4、“道家向来崇尚“无为而治”。以凡夫的标准度量,李一却属“有为”之辈。”
5、“解读李一也许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很多时候,李一并不配合或者并不愿意你抵达他的内心深处。

  王春竹特意请了学术年假,希望与李一能有一次充分的对话,甚至“辩论”。但是,李一太忙了,这一期班他上了两节课,回答了王一个问题,便匆匆飞往北京。课程结束后,王对几天清修的安静日子感到“神清气爽”,但对李一的评价留有余地。“我觉得道长是位智者,但不够坦然。可能我的态度是武断的,因为他没有时间让我真正走近。”

6、“众“仙友”结课后,对李一至少存在四种态度。

  有人是崇拜心。他们奉李一为神仙。他们仰视,并且敬畏。马云就觉得,“几百年才会出一位李一道长。若假以时日,他完全可以比肩南怀瑾和星云大师。”

  有人是痴狂心。他们觉得道长更像是个明星。首先,他的身边本来就不乏明星;其次,他出镜、出书,走到哪里,总要围上一群索要合影或者签名的粉丝。

  有人是质疑心。道教,自古修的是“无为”,念的是“常清静”。现在的缙云山风生水起、如火如荼,李一意欲何为?

  有人是唾弃心。李一是不是一个高级的张悟本?天价学费的背后,是不是又一出借宗教敛钱财的闹剧?”
7、“事实上,在与李一对话时,总有一层隔膜笼罩在中间,不可捅破。问及一些世俗化的敏感问题,他常以“不能讲”、“不能说”、“不自然”,跳跃过我的问题。站在道家的角度,这或许是玄意,是“道可道,非常道”。而以现实的感观理解,这基本等同于“无可奉告”。”
8、“重庆一位官员觉得,李一怎么没变?多年以前,上山见他是件很容易的事儿;现在,要么听他讲课,要么一次次上山又一次次无功而返。“太有名了,就难以到达。”

细察该文记者对话李一的问题,不少问题也算尖锐,可见南人还是抱着质疑之心去采访的。最终,这组报道的第三篇以整版篇幅刊发了道教研究专家宫教授的见解,指出李一是个“术士”,“如果货真价实了,山上的教学办班机构又能依法纳税,那这个事情就无可非议。传统上认为宗教应同财富对立,要清贫,要远离钱物,我觉得这一点没必要苛求。合法赚钱没什么不好。香港很早就有注册风水师,收费就是高水准的,不是什么坏事,只要不去欺骗。

  国外很多有名的、大的宗教机构,也是伴随着大量的财富。公司化运作也代表着某一种方向。如果有一天,你要胆敢利用这种方式去诈骗,去非法牟利,那你就沦落为邪教了。

  我现在总体(对李一)保持一种审慎存疑的态度。但是我不是说不相信能够出现一位奇人,能给一些疾病的治疗、生命的养护、心灵的慰藉、精神的救赎带来神奇的效果,我绝不排斥。我觉得,不要去轻易否定一个人,也不要去轻易相信一个人。我想,这个产品最终如果不具有让人满意的效果,很多人感觉是无功而返的时候,那么他也就会如历史上那么多神医一样,回归人间。”

如此,作为一家媒体,我觉得南人大体做到了平衡各方观点。

不知者不能评。世间未知的事情和人太多,南人发掘一种小众的社会现象,而且并未大加煽动,个人认为,大可读后各取所需,不信的就当了解另一种社会;怀疑或相信的,可以上山体验一番。

我在国外三年,这种类似的心灵工作坊的确在欧美较为盛行。这些年来,国内不少大城市也办有类似的清修项目。个人觉得,提供一种场所和一种方法,能让一部分有需要的人清静下来,没什么不好。在说,这就是个市场,需要的人又愿意负担的人,就去消费;不需要的或者不愿意负担的,大可一笑了之。

对方舟子的怀疑我持有异议。方早在2005年就将南人化作所谓的黑媒体,发表过诸如《南方人物周刊的诚信底线在哪里》的文章,http://xys4.dxiong.com/xys/netters/Fang-Zhouzi/interview/nfrwzk4.txt
批评过吴虹飞、曾繁旭等好几位记者,对南人一直有成见。况且其本人是坚定的中医批评者,多次撰文批判中医,甚至提出中医应该废除。还是那句话,不知者当不评。

总之,我觉得,从纯粹新闻报道操作来看,此文并未有什么不妥,而且尽量保持了克制与中立,从这个角度来批判我所喜欢的南人,我不太能够接受。

PS 《中国企业家》那期李一的封面,我觉得做得也不错,同样保证了中立。中立就好,这是我的评判标准。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1条) 只看楼主

  • EmmaGAO
    写得很好~赞一个!

    但是我不同意lz的看法,中立不是通过问对方一些尖刻、质疑的问题来实现的,而是必须摆出相反方提供的事实和看法。

    也就是说,中立是种报道的方法,而不是一种报道的语气。多少广告隐藏在貌似客观的语言下。

    就像彭晓芸说的:
    人物周刊的记者把李一单方面的广告词当新闻写了,把未经求证的当作事实呈现了,这就是报道本身的质量问题,不是不能触碰宗教题材,问题在于,这种写法,太软文了。宗教在中国的真问题是什么,根本没触及。
  • 朝天门
    哈,猴兄,我不同意彭晓云的说法。我觉得这篇文章本身没有涉及宗教问题,也不是想谈宗教在中国的真问题是什么,而是在讲一个社会现象。南人没把李一单方面的广告词当新闻写啊,你看,多方面的看法都说了的:、“众“仙友”结课后,对李一至少存在四种态度。

      有人是崇拜心。他们奉李一为神仙。他们仰视,并且敬畏。马云就觉得,“几百年才会出一位李一道长。若假以时日,他完全可以比肩南怀瑾和星云大师。”

      有人是痴狂心。他们觉得道长更像是个明星。首先,他的身边本来就不乏明星;其次,他出镜、出书,走到哪里,总要围上一群索要合影或者签名的粉丝。

      有人是质疑心。道教,自古修的是“无为”,念的是“常清静”。现在的缙云山风生水起、如火如荼,李一意欲何为?

      有人是唾弃心。李一是不是一个高级的张悟本?天价学费的背后,是不是又一出借宗教敛钱财的闹剧?”
    综上,猴兄,我个人觉得,这应当不是广告。挺新鲜,挺好玩的~
  • 朝天门
    而且,彭晓云所说的未经求证的事实,我觉得南人还是亲自上山写出来的,那些仙友应该确有其事呢~
    愿意继续探讨:)
  • EmmaGAO
    朝兄,我对李一是不是广告并没有下判断(上面我加注一下只是举例,就不会误会了)。如果不是广告,它则是一篇文采上佳、选题独特但缺陷明显的报道。

    缺陷在哪,我认为有二。

    一是技术层面的。

    仅拿lz引用的这段话为例:

    “众“仙友”结课后,对李一至少存在四种态度。

      有人是崇拜心。他们奉李一为神仙。他们仰视,并且敬畏。马云就觉得,“几百年才会出一位李一道长。若假以时日,他完全可以比肩南怀瑾和星云大师。”

      有人是痴狂心。他们觉得道长更像是个明星。首先,他的身边本来就不乏明星;其次,他出镜、出书,走到哪里,总要围上一群索要合影或者签名的粉丝。

      有人是质疑心。道教,自古修的是“无为”,念的是“常清静”。现在的缙云山风生水起、如火如荼,李一意欲何为?

      有人是唾弃心。李一是不是一个高级的张悟本?天价学费的背后,是不是又一出借宗教敛钱财的闹剧?”


    各位,这种不署名的表达,完全是记者的总结,在新闻中是最不具有说服力的素材。有人,有人,有人……这跟CCTV的报道中总是出现的一小撮、有关部门,以及娱乐杂志常用的他们说、据说、听说……是一样的性质。这些言论淹没在集体代词下,因而丧失了被求证的可能性,甚至连真实性都无法保证。

    至于这些“有人,有人,有人”,是否就代表了中立和客观,见仁见智。我只是从一个从事新闻的人的角度说,不代表。

    这个选题所能做到的更好的中立、客观的操作方法,便是去采访一向反对中医和术数的人,比如说方舟子,把他的观点陈列出来,让读者自己来做判断,这是专业做法。

    道教研究专家的意见价值几何?屁股决定大脑,他所能提供的只是对李一的解读而非质疑和否定,因此并不能为报道增加中立、客观的砝码。


    二,是视角层面的。

    这样的选题是不是要跟宗教扯上关系,是不是要反映宗教在中国的主要问题等等,这是由记者的视野、媒体的定位决定的。

    操作同样一个选题,方法很多,既可以单纯展示一个社会现象,也可以反映一个社会问题。显然,后者比前者难得多,也更深刻得多。因此,如果能达到后者的高度,就不要只做到前者的档次,我想所有追求新闻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微博上许多人对这期报道的批评,我觉得更多在于他们希望南人能做到揭示问题,而不是仅停留在现象(当然我也是,每期都这么期待)。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南人没做到,作为读者可以谅解,但不能睁眼说瞎话,给7分的报道10分的成绩。

    李一的话题究竟能反映什么出什么现实问题,我不了解,也无法举例说明。只是看完报道,会觉得ok,just so so,让我了解有这么个人,这么个事而已。如果能更深一层次,当然更好,如果不能,这样也不错。

    此外,我觉得第一个缺陷是硬伤,第二个则是软肋。

    最后,批评南人,不代表不相信自己,不相信南人。这种不知所云的大帽子,还是不要随便扣的好,否则批评就代表不支持,组里没人敢发言了。

    至于是否看错,选错,这是读者自己判断的事,南人作为一本杂志,不可能也不应该承担这个责任。
  • illaby
    我觉得这篇报道最大的问题,是它发在了释德建那篇之后………………
  • 迷失的海子
    illaby (我为谁哀悼,又为谁哭号) 我觉得这篇报道最大的问题,是它发在了释德建那篇之后………………

    ls很感性

    喜欢朝兄和猴兄的讨论,有理有节
  • 我是我的倒影
    很多人批评这篇报道,我觉得是因为大家都是看了很多年的南方周末和南方人物周刊,对这份报纸和杂志的气质和倾向有一个或明或暗的认定。这篇报道很明显是偏离了很多人对这份杂志气质的认定的。这种文章可以有,但是大家觉得不应该以这种面貌出现在南人上。
  • 雨露
    南方都市报也出报道了:

    《道士李一水下憋气2小时被质疑》

    http://gcontent.oeeee.com/f/8a/f8a7e9f5efd72a91/Blog/077/a44165.html
  • 我是我的倒影
    庄鉴韬:这是说的《南方人物周刊》吧?也不知从那期起,后面多了佛教大师的专栏。最近两月又分别上了少林隐僧和道士李一的封面。

    @连岳:公众媒体不应设定某宗教的传教专栏,这是在制造不同信仰的读者群的不和,本宗教教徒看到传播自己的宗教,当然开心,无神论者和别的宗教徒就不开心了。这么做的媒体,既违背自己该有的公正立场,也是在赶走自己的读者。 原文转发(40)|原文评论(36)

    60分钟前 来自新浪微博转发 | 收藏 | 评论
  • 我是我的倒影
    @傅国涌:暴富阶层中有不少人热衷于道教,把重庆一个叫李一的道长吹捧的玄玄乎乎的,我多次在流行杂志的封面人物中看到此道,先是《中国企业家》,现在又是《南方人物周刊》。道教与老庄的道家并不是一回事,这种神神道道的东西被富人所嗜好,有值得追问的深层文化原因, 这个时代的精神虚无只是其中之一。
查看更多回应(11)/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