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十七天 七十七天 239居民

九渊·武王传麒(21)独白

七印暂用 2010-07-25

为了增加写作样式,提高写作手法,本篇决定暂时不采用第二人称的视角来写,而采取第一人称的视角来写,
先选定以本书的次要人物——胜霜——的口吻来叙述本篇,

以下是胜霜独白:

没想到作者突然决定让我来讲述在西方所发生的这次事情。好吧,虽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口才很好的人,但是,简单的事情我想我还是能够说清楚的,
今天,我们通过了魔岛彩虹,第一次有机会来到这个西方世界的第一座大陆,奥美嘉大陆旅游,

我感到万分振奋奋,此前,我的师傅——脸面圣人,他一直不愿意带我来到这里,
他好像怕我在这里学坏?我从他的口吻当中,察觉到好像是这样,
我只是来这里旅游罢了,师傅一向谨慎,这是他的特点,但是在锻炼我的武功方面,他一向很大胆的,

他本来应该鼓励我在西方好好见识一番,这才符合他以往的作风,

一段路前面,我们看见的第一座城市,是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
它有点像东方的“无味港”,这里也是一个港口城市,但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使用什么石头铺成的路面,整齐平直,通往雪白充满西方特征的房屋当中,

许多人推着车子,这是一些穿着普通衣服的人,短袖的衣服,脸上被灰尘沾满,我看西方穷人的服装,不会比东方穷人的服装有太大分别。

戊利突然大声说话...

为了增加写作样式,提高写作手法,本篇决定暂时不采用第二人称的视角来写,而采取第一人称的视角来写,
先选定以本书的次要人物——胜霜——的口吻来叙述本篇,

以下是胜霜独白:

没想到作者突然决定让我来讲述在西方所发生的这次事情。好吧,虽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口才很好的人,但是,简单的事情我想我还是能够说清楚的,
今天,我们通过了魔岛彩虹,第一次有机会来到这个西方世界的第一座大陆,奥美嘉大陆旅游,

我感到万分振奋奋,此前,我的师傅——脸面圣人,他一直不愿意带我来到这里,
他好像怕我在这里学坏?我从他的口吻当中,察觉到好像是这样,
我只是来这里旅游罢了,师傅一向谨慎,这是他的特点,但是在锻炼我的武功方面,他一向很大胆的,

他本来应该鼓励我在西方好好见识一番,这才符合他以往的作风,

一段路前面,我们看见的第一座城市,是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
它有点像东方的“无味港”,这里也是一个港口城市,但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使用什么石头铺成的路面,整齐平直,通往雪白充满西方特征的房屋当中,

许多人推着车子,这是一些穿着普通衣服的人,短袖的衣服,脸上被灰尘沾满,我看西方穷人的服装,不会比东方穷人的服装有太大分别。

戊利突然大声说话:“哇,这么大的城市,居然连围墙也没有,就算是海滨城市也不用这样吧。我们那里连最南方的无味港四周,明明没有外敌入侵的,还是象征性有一圈城墙,免得像笨蛋一样,这里竟然不用围墙,难道西方真的是文明的港口,和平的家园?”

后面的那个跟屁虫,我们都很看不起的胖子,果然又开始附和着戊利说话,他时而和戊利打趣,
但我们始终不明白,戊利为什么会喜欢这样一个人,大概他很喜欢做“老大”的感受吧。

“老大,西方就是这个样子的,不要看他们的犯罪率很高,但是他们偏偏就是不肯在房间外面安装防盗网啊,高高的围墙阿什么的,大概是这里公开的杀人多,但是背地里的小偷少吧。”胖子说,

一路走入了这座城市,大家正在这个充满了西方情调的街道,房屋,路灯下四处张望,
走过来两个穿着盔甲的士兵打断我们,他们说:“那几个黑发黑眼的,你们应该是华人吧?”

我们每个人耳朵上都带着翻译器,能很轻松地听懂这些西方人说的话,

戊利笑着说:“几位兵大哥好,不知道有什么指教?这里的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其他的华人吗?这真的是太好了,”

那个士兵的语气立刻变得严厉了,说:“拿出你们的证件!”

“证件?我们第一次来到贵城市,目前还不知道这里有什么规矩。如果肯指教一下的话,我们真的是感激不尽,感激不尽,”戊利继续笑着说,

两个士兵互相看了一眼,带着一种近乎嘲弄的眼神说道:“既然没有证件,就跟我们走一趟。”

“去哪里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

“如果我们不去呢?”戊利仍然保持着满脸的笑容,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士兵说:“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这两个士兵中的一个,拔出了剑,

另一个,似乎也要拔剑,但是戊利在那个人的手腕上,看似轻轻打了一下,

咣嗡~~~的声音传来,我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个士兵在几分钟之内,休想让自己的手腕恢复麻痹感了,

要知道,戊利可是一个连冰屠王河敦那种怪胎都能将其击败的人啊。

戊利推了另外一个士兵一下,那个士兵倒退了好几步,才坐倒在地上,

笑脸一收,才说道:“不要以为你们是洋人,我就真的怕你们。”

那两个士兵露出惊慌的神色,一个人捂着手腕,另一个人站起来转身就跑,跑走的那个已经开始在大声吹哨了。

捂着手腕的那个听到哨声,回头望一眼,也慌忙的转身逃走了,

“这下会不会有大麻烦。”我开口问道,

“有麻烦,大家一起承担啊,又不是让我自己一个人顶?”

这就是戊利当时对我的回答,并且,果然如他所说,后来,我们一起对付了卫队,

卫队展开对我们的进攻,但在酥力,鹰王凰,还有我师父的联手下,他们可一点也没有讨到好,……

突然,糟糕的事情出现了,牛人突然也出手了,

牛人拔出了他那个半截芭蕉扇的刀,轻轻地挥了一下,那些西方士兵,就连同盔甲,被隔空隔成了两半,

他一出手,戊利立马喊了起来:“牛人老大,这点虾兵交给我们就好了,出来乍到的,就算给他们一点教训,也不要杀人吧。这里可是西方,不是我们那里啊。”

戊利说完,牛人倒是真的不出手了,一言不发的把半截芭蕉扇别到了身后,

可还是晚了,牛人只挥动了一下扇子,等到戊利再次回过脸,

同时我也看到,并不是只有一个士兵被分成了两半,其他的整整一排的人,其实都被割成两半了,

那些人暂时是站立的,所以过了一会儿,他们才惊恐的张大嘴巴,看着自己的身体横着被分开,

咣咣当当,他们随着盔甲一起掉在地上,

这下子乱局大了,士兵们都开始吹着哨声快速逃跑了,戊利看到不妙,和酥力互相对了一下眼神,

不能坐等西方人中的高手来找我们的麻烦!

我们顺着一条小路逃走,中途,也想要看看有没有人肯收留我们,每次我门对着那些西方的大妈和老伯交涉的时候,

他们总是狐疑的看一会儿我们,才说道:“你们是华人,你们并不应该到这里。”

然后摇摇头走了,戊利缠住一个人,非要问一个是非,

那个人说:“你们应该去华人社区,这里不是你们该呆的地方,我们不会收留你这种人的,看来你们惹了麻烦,不是吗?我听到有哨声,你们快走吧,别给我们惹麻烦了。”

戊利是一个正人君子,他听到这句话之后,当然没有采取什么报复行动,

只是在那个老伯走了之后,狠狠对着那个老伯的方向,吐了一口大口水罢了。

一下吐到了那位西方老伯的后脑勺上,不得不承认,我对戊利的这种睚眦必报的性格,一直都是很畏惧的。

我们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当我们走过了这个很小的街道,

在几栋房屋中间,有那么一个比较小的开阔地,

说明一下,在西方的建筑里,两排的房屋当中总有一些非常窄的小路,

只容两个人勉强并排走路,跑步的话,还是单独一个人跑,这样不会互相妨碍,

但不会总是窄路,窄路那边,有一个稍微开阔点的地方,那里有三个分岔路口,

小广场能容下十几个人而已,有一些买菜的人在这里,

我们刚跑到这里,就看到那边一个四层楼高的建筑上,站着一个白胡子老头,

酥力先发现的,他们不跑了,抬头看着房顶,我也站住,一抬头,才看到那个老头,

老头的胡子真长,而且是白色的,西方人才会有这么长的胡子,而且老了仍然有这么长的胡子,

他长得倒是很有风度,尽管我是东方人,审美感和他们完全不同,但还是能勉强感受到这一点,

老头说:“来自东方的客人,既然你们逞凶杀害我们的士兵,我就只能出面带你们去牢里面反省一下了。”

说完,老头丢下手中的木杖,拐杖变成了一个猴子,牛人拔出芭蕉扇刀,把猴子割成了两半,

同时,酥力,鹰王凰,我老师,还有狮王巴巴里,跳起来,或者飞起来,

冲向了房顶上的那个老头,没看明白怎么了,白光一闪,我老师和其他两个绝顶高手,

都倾斜的摔下来,并且摔下来的路线竟然是笔直的,房屋和路面都被砸坏了,轰隆隆的声音和石块蹦飞,

牛人这个时候,才刚刚把那个猴子砍成两半,猴子落在地上,重新变成了一个两截的木杖,

房顶上的白胡子老头,说:“看来你是这些人当中最厉害的人了,东方人的武功很有特点。但在魔法师看来,只不过是一些雕虫小技而已。”

老头拿出来了一个瓶子,我真希望牛人现在就把老头一刀砍为两段。

但牛人突然不动手了,抬头看着那个白胡子魔法师,似乎是胸有成竹,想要看看魔法师能用出什么能力,

魔法师拿出来的是一个装满水的瓶子,他把瓶子打开,里面的水倒出来,

那些水珠子,从空中降落,逐渐的蜕变成了上百个水蜜蜂,

蜜蜂疯狂的向牛人冲过来,靠近的时候,牛人也飞快挥舞手中的半截芭蕉扇,

一切都停止了,

我看到他前方的好几个楼房,

全都被切割成了废墟,

轰隆隆的楼房倒塌下来,

好像是被巨人用大刀砍过去一样,

牛人呢?他自己竟然已经满头是包了,好像被那些水蜜蜂蛰的,……

牛人仍然永远是那双月牙弯弯眼,仿佛在笑,他永远是这么一种眼睛,

戊利曾经说,明明很傻比,但是看起来仿佛在笑看天下众生一般。

就这么着,我们当中最厉害的高手,牛人,满头是包的摔倒在地上,手中的芭蕉扇也撒手了,

那些水蜜蜂,继续向着我们的方向飞过来,我真不明白,凭着牛人那么厉害的功夫,

为什么会无法对付这些清水所变的蜜蜂?

这些不是清水,而是有毒的水?一想到这里,我的精神突然高涨,

老师说过,世界上最可怕的武器,不是明抢名剑,而是毒药,这种东西是难以防范的,多么厉害的绝顶高手,

如果中了这种东西,他也无法抵抗,肯定是难逃一死,

看着我们当中最牛X的牛人也都满头是包,我在绝望之下,头皮都炸起来了,

旁边,戊利突然释放出来巨大的气功,气功一下子就把所有的水蜜蜂挡在了外面,

我身旁另一边的冰屠王也动手了,他只是淡淡的一挥拳,水蜜蜂全都变成了冰蜜蜂,

再也飞不起来了,然后,戊利松开气功防御,冰块蜜蜂,劈劈啪啪的掉在地上,

都摔碎了,

戊利仰天大笑,我明明觉得他笑得很心虚,

他说:“西方魔法果然厉害,领教领教,佩服佩服,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能否告知一二?”

魔法师似乎没有看戊利,而是摸着胡子,对冰屠王河敦说道:“你所使用的那个冰拳,好像暗合魔法的道理,最起码,你也一定拥有很高的精神力,”

戊利往前了几步,脚下嘎吱嘎吱踩碎了好几个本来已经碎掉的蜜蜂,

他举手,继续对白胡子魔法师说:“老伯,我们来到这里并没有恶意,只不过是第一次来,就被你们士兵盘问,而且露出了很看不起我们华人的样子,你也看到了,我们当中有好几个帅哥的,受到这样的鄙视,就算泥人也有三分火性啊,最后大家就动手打起来了,……”

戊利似乎是想要耽搁一下时间,酥力,鹰王凰,狮王巴巴里,全都缓缓从废墟和乱石当中站起来了,

在这一刻,我看到,戊利脚下的那些被他踩得更碎的冰蜜蜂,因为被踩成碎屑,

所以,融化的更快了,变成了湿漉漉的水,水竟然飞快的聚合,

变成了很多的水滴,飞起来,飞到了戊利的脑袋后面,水滴再一次变成了水蜜蜂,

一共有二十多只,我看到这一刻,知道戊利没有防范,

疯狂的大喊了一声:“啊!!!!”

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喊出那样的一声,或者说,是那种声音的一声,

那些水蜜蜂,在我的喊声之下,发生了明显的颤动,

蜜蜂的样子,开始不断地变形,发出哗啦哗啦的样子,

这一耽搁,蜜蜂并没有冲向戊利,戊利就马上察觉了,他一听到我喊,

就布置了强大的气场,再一次把所有的水蜜蜂,都给“吹”的四围比较远的地方,

那股气,还把我和冰屠王再次包裹了起来,

我的喊声结束不久,我老师第一个跳起来,跳到我们的身边,他的衣服都划破了,

很狼狈,但是我知道,老师的表情,绝对不会有任何变化的,

以前,戊利甚至曾经偷偷对我说,“你的老师不应该叫做脸面,而应该叫做木雕脸,”

此时老师抬头看着对面的白胡子老头,前方的所有房屋都倒塌了,这是被牛人搞的,

对面的老头如今站在地上,摸着胡子看着我们,

老头说:“你们很不一般,如果不是凭借魔法,仅仅凭借武技的话,在西方恐怕没有人能战胜你们。不过我对武技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精神,尤其是,在你们当中,我注意到竟然有两个拥有精神力的人,其中一个是使用冰拳的那家伙,另一个就是刚刚大喊的那个,这样吧,我决定就不找你们的麻烦了,我可以放过你们,不过,你们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戊利立刻就开始笑了,道:“没问题,我们已经答应了,这个冷冰冰的夏天还穿棉袄的家伙是吧,他叫做河敦,还有这个小帅哥,他叫胜霜,这两个人就交给你了,”

我惊讶的看着戊利,真不知道他怎么了,

老师大怒道:“你胡说什么!不能把胜霜交给他!”

立刻,鹰王凰也飞了过来,她飞在半空中,冷冷地说道:“我徒弟河敦也不会交给你。”


魔法师说:“你们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甚至可以告诉你们,在这座城市,我的魔法等级是最高的,我叫米洛奇亚,所以我有权力向你们保证,我是一位非常珍稀人才的魔法师,既然你们来到我这里,只要不是想要和魔法师开战,而是想要受到庇护的的话,那么我甚至可以帮助你们,让你们当中能出现一些魔法学徒呢,我相信这对于你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您的意思是说,在这个城市,还有许多魔法师,对不对?”戊利问,

“那当然,我可以让他们来见见你们,他们就在不远处。”魔法师突然从袖子里面,

拿出来了一个金色的鸽子,那个鸽子的个头,比寻常的鸽子要小,

大家都紧张的看着他,防范他突然出手,他只是轻轻把那个鸽子扬起来,

似乎一点也不害怕周围的人是否进攻他,他抬头看,我也忍不住抬头了,

我师傅他们可没有抬头,他们要一直防范这个魔法师,空中,那个金色的鸽子,

飞到了一定高度后,突然变成了很多的黄色光,仿佛好多流星,向四面八方飞走了,

当我把头落回来,我们对面的那个魔法师,正从容的微笑着,

一闪,我突然就看到,我对面,不再只有一个魔法师,而是凭空又出了六个魔法师,

都是老头,穿着一些有古怪花纹的袍子,有一个老头还是黄色的胡子,

有高有矮,有的带帽子,有的不戴帽子,从他们身上,我们都感觉到了一种从容和自信,

酥力说:“你们很强,”

然后对我们说:“我们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我可以能感受到他们身上有强大的精神力。”

白胡子老头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酥力!”酥力对那个魔法师拱手,

魔法师说:“我知道你也拥有精神力,可惜你把精神变成了一种拳法,而且我知道你已经没有太大的空间了,你的精神和我们的精神有很大的差异,但那两个年轻人不同。”

魔法师看了看我和河敦,继续说道:“他们还年轻,还拥有学习魔法的才能,成为一个魔法师有多难得,我想你们现在还不清楚,如果你们的能力,在普通人面前,可以轻松的毁掉一个军队,毁掉一所城市,但是如果永远无法掌握精神的奥秘,那么,就永远无法战胜我,所以那两个年轻人,他们应该明智的随我学习,我保证让他们将来,也变成一名魔法师。”

听到这句话,我的眼睛立刻瞪圆了。河敦仍然是冷冰冰的不说话,

我的老师怒声道:“不行!他是我的学生!我早知道他有精神力!但是他绝对不能学习什么魔法!这是在打我的脸!”

听到师傅这样剧烈的声音,我一下子就震撼了,我突然猜测,为什么师傅一直反对我来到东方,难道是因为,害怕我学习这里的魔法?

师傅为什么讨厌魔法?什么会让他如此震怒?

面子!对!面子!只有面子,才会让我的老师如此震怒,

从小跟着他,长到这么大以来,我知道,只有他感到很丢脸的时候,才会用这种语气怒吼,

“这是为什么?”魔法师不解的看着我师父,

我师父吼道:“我宁可让他学习东方的仙术!也绝对不让他学习什么魔法!”

“请你告诉我理由。”魔法师说,“你不知道成为一个魔法师,这意味着什么!!”

我老师怒声说:“哈哈,我不知道?我如何不知道?西方的那些鬼玩意,我不是不知道,而是看不起!我,脸面王,最看不起你们这些使用邪术的家伙!”

“邪术?你说我们所使用的魔法,是邪术?!”一个声音尖利的魔法师尖声高声的说,

他是站在白胡子老头身后的那一排魔法师当中的一员,

白胡子老头一摆手,没有让身后的人继续抗议下去,

他只是说:“我从不勉强人,在我们西方,只问本人,不问父母和他的师尊。年轻人,你愿意跟我学习魔法吗?”

他这是在问我。

我老师吼道:“不要答应他!西方的蛮夷根本就不懂得尊师重道!也不懂得父母之命!谈恋爱连媒人都不用,都是自己抛头露面的在街上乱找,他们是一些过分开放的没有文化和教养的野蛮人!现在他在教唆你绕过我的命令!”

我的脸色苍白了,对面,那个白胡子老头,脸上更不好,

白白的浓眉,明显皱了一团,他身后的那些魔法师,准备动手了,有一个魔法师身上,出现了大团大团的火焰,腾飞在空中,在他的背后旋转着,

随时都可以把这种力量释放在我们面前,

我叹口气,拱手说道:“对不起,在我们东方,学生必须听自己老师的,我老师不让我跟你学习,所以我不能学习魔法。”

“这是你自己的意愿吗?”那个魔法师又问了一下,

我微微一迟钝,就看到我老师脸面王快要发飙了,

我立刻说:“对!这是我自己的意愿!”

白胡子老头没有什么表情,不再看我,转过脸看着冰屠王河敦的方向,

问道:“你呢?”

冰屠王河敦冷声说:“跟你学习魔法,对于提高我的冰雪拳法,有什么好处。”

魔法师笑了,说道:“当然有好处,我可以提高你的精神力和智力,这将让你的魔法类拳法变得更加强大。”

冰屠王河敦点头说:“我同意。”

魔法师说:“好,你暂时跟我走吧,至于你的朋友,我会给他们安排住处的。”

鹰王凰说道:“河敦,你忘记我才是你的老师吗?”

河敦说:“对不起,我曾经说过,我只对报仇感兴趣,我跟你学习是为了快速提高,现在我跟他学习,也是同样的目的,只要你不把我逐出师门,我就永远是你的弟子!”

说完,河敦对着鹰王凰拱了一下手,没有人能看到鹰王凰的眼睛是什么样子,

她带着一个飞鹰头盔,把眼睛都遮蔽了,

但是我感觉她似乎很不高兴,但她没有像我老师一样勉强别人,

大家看着河敦被白胡子老头带走了,剩下的魔法师,也凭空消失了几个,

只留下一个,那个魔法师对我们说:“跟我走吧,我会在靠近华人社区的地方,给你们一所宅子,”

天已经渐渐黑了,其实从我们来到这里,再到逃跑,再到打斗,恐怕连两个小时都没有。

我们跟着前面的魔法师,,走到了没有废墟的街道上,那个魔法师拿出油漆,

在路面上,涂满了画了一个车轮,

那个车轮就跳起来,完全是油漆车轮,很薄很薄,

他又画了一个木板,木板也跳起来,很薄很薄的木板,

他又画了好几个木板,

和两匹马,

那些木板从地上跳起来,马也跳起来,

都是很薄很薄,只有一层油漆的样子,

这个魔法师开始唱歌,

我的翻译器,勉强翻译他的歌声,只能翻译一个大概意思,

他的歌词大意是:

我的油漆很快乐,
它们能跳舞,能唱歌,
承载着画家的热情和想象,
终于有一天,
画家学会了魔法,
画出的色彩,变成了生命,
无论小鹿还是小马,都从画布上跳出来,

绿色的小草铺满街道,
红色的砖墙围绕伊甸,

这些快乐的形象,全都获得了灵魂。
不再只有样子,
真正有了获得无数的情绪和生命,

就如同他们的造物主一样。~~~

唱歌的过程当中,

我们都看到,所有这些木板,都组合起来,

变成了一个加长的马车车厢,那两个马也都长出了长长的头发,

连在了马车上,

“这个不能坐吧。”戊利说,

魔法使已经走上去了,

大家也都上去,戊利摇摇头,也上去了,我当然也没得说了,

踩在这个油漆刚刚变成的马车上,一点也不粘,

要说感受,其实仿佛还是挺结实的,

马车被马拉动了,那个马明明只有薄薄的一层,但是也好像挺有力气的,

看着这些,我心里面有些不好受,原来魔法这么有趣,如果我也能学到一点就好了,我只是想要学一点就够。

看一眼坐在旁边、脸色仍然很难看的师傅,

我只能低下头,把心中的愿望埋起来了,

晚上,我们被带到了华人区旁边,

魔法师并没有让我们进入华人区,而是在那旁边、白人区的这边,给我们安排了一所房子,

魔法师真有威信,只是出示了一下魔法师的徽章,房主就屈服了,

但他说:“你知道我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我不是世界第一富翁。我可以让他们住,但是房子的所有权必须是我的。”

“你们怎么看呢?”那个魔法师问我们,

“我们无所谓,能住就行了,”戊利说,

魔法师让房主签了一个无限期的居住合同,然后给了我们,

之后,魔法师坐上马车,唱着歌走了,看他开心的样子,我觉得当魔法师还真是一件不坏的事情呢。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大家都睡觉了,

只有我一个人睡不着,

是的,睡不着……








下集: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3003565/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