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碎 零碎 774成员

反自然?

Hans 2010-07-25
BY KAI, ON 十二月 31ST, 2008
http://www.kaieconblog.net/2008/12/31/9815/


快过新年了,扯淡一下。

中午难得的和谷主一起吃了顿午饭,谷主发现身后的三个老头一人拿着一盘生菜叶在那里当午饭,估计是三个比较重视体重和健康的老头。这引发了我的一点联想,我跟谷主说了一个进化的故事,想了想不用这个词了,换个角度重新写下,好歹像个学经济的。

如果广义的想一下地球上的动物(更确切地说是动物加上人,这里统称为动物),大概除了近一两百年以来的人类,地球上的动物基本上都是生活在马尔萨斯陷阱里的。我的意思是:在自然的状态下,食物(或者热量)过剩至多只是暂时的,如果一个种群持续的处于食物过剩中,这个种群的自然反应不是变胖,而是种群数量的持续变大(这是我的印象)。如果我的印象是对的,我假设这是对的,那肥胖应该从来不是一个群体性的问题。

但最近200年的人类改变了这件事情,主要因为两点:1.人类可以用比过去远为强大的技术进行各种生产,包括农业生产。2.人类控制了自己的生育数量。这两件事情的结果,就是被称作现代经济增长的东西,换句话说,在人均的意义上,收入和消费都可以持续的增长,这中间包括食物的消费。所以,肥胖大概是只有人类才能享受的“奢侈品”。

...
BY KAI, ON 十二月 31ST, 2008
http://www.kaieconblog.net/2008/12/31/9815/


快过新年了,扯淡一下。

中午难得的和谷主一起吃了顿午饭,谷主发现身后的三个老头一人拿着一盘生菜叶在那里当午饭,估计是三个比较重视体重和健康的老头。这引发了我的一点联想,我跟谷主说了一个进化的故事,想了想不用这个词了,换个角度重新写下,好歹像个学经济的。

如果广义的想一下地球上的动物(更确切地说是动物加上人,这里统称为动物),大概除了近一两百年以来的人类,地球上的动物基本上都是生活在马尔萨斯陷阱里的。我的意思是:在自然的状态下,食物(或者热量)过剩至多只是暂时的,如果一个种群持续的处于食物过剩中,这个种群的自然反应不是变胖,而是种群数量的持续变大(这是我的印象)。如果我的印象是对的,我假设这是对的,那肥胖应该从来不是一个群体性的问题。

但最近200年的人类改变了这件事情,主要因为两点:1.人类可以用比过去远为强大的技术进行各种生产,包括农业生产。2.人类控制了自己的生育数量。这两件事情的结果,就是被称作现代经济增长的东西,换句话说,在人均的意义上,收入和消费都可以持续的增长,这中间包括食物的消费。所以,肥胖大概是只有人类才能享受的“奢侈品”。

但我觉得这是“不自然”的,或者“反自然”的,造物设计我们的时候不是让我们多吃然后堆积脂肪的,造物设计我们是让我们多吃,然后多生孩子,然后变成没得吃的。或者说,造物根本没有给我们设计午饭明明有肉,但偏要忍痛吃生菜叶的基因,我们的基因就是吃香的喝辣的,造物帮我们设计好的控制食量的方法不是节食而是没有足够的吃的。如果这么反思一下,现代经济增长虽然让大家都生活好了,但这是一种骨子里不自然的生活好,因为我们在违反造物设计好的规律。

我和谷主在家里养了几条小鱼,养鱼的都知道,鱼是喂多少吃多少能把自己撑死的那种。这是一个自杀性的习性(比人能把自己胖死更猛),可是生活在自然界的鱼恐怕永远不用担心被撑死,因为在自然的状况下他们很难有足够的食物以致于被撑死。

家里的鱼就不一样了。我和谷主严格遵守了卖鱼告诉我们的“节食”准则:每天绝对不喂超过鱼五分钟食量的食物,所以家里的鱼至今还没有撑死的。可惜的是,虽然这些鱼一天到晚游泳,勤奋锻炼,它们还是义无反顾的胖了。

在这,我为家里的鱼立下了明年的新年决心:减肥。没办法,谁让它们也得了“富贵病”呢?如果有谁知道哪里有卖纯素鱼食的,也麻烦告诉一声,再这样吃荤的,心脏未必受得了。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