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高则神,水深则灵 山高则神,水深则灵 302成员

ZT佛经中有关人类起源之说

曼陀罗之舞 2010-07-25
ZT佛经中有关人类起源之说

提交者:月影空华 2005-3-12

我们还是先从佛教经典---《起世经》中一段话关于人类的起源。经中云:“于梵世中。有一梵王。威力最强。无能降伏。统摄千梵自在王领。云我能作能化能幻。云我如父。于诸事中。自作如是憍大语已。即生我慢。如来不尔。所以者何。一切世间。各随业力。现起成立。”

佛在《起世经》中说:“尔时,复有诸馀众生,福寿尽者,从光音天,舍身命已安於此生,身形端正,喜悦住持,以为饮食,自然光明,有神通力,腾空而行,身色最胜,即於其间,长时久住。”“当然如是叁摩耶时,此大地上出生地肥,周遍凝住,譬如有人熟煎乳汁,其上便有薄膜停住,亦如水膜,停住水上,如是如是。复於後时,此大地上所生地肥,凝然停住,渐如钻酪,成就生酥,有如是等形色相貌,其味甘美,犹如上蜜。”“尔时众生其中忽有性贪嗜者,作如是念:我今亦可以指取此,试复尝之,令我得知,此是何物?时彼众生作是念已,即以其指深齐一节,沾取地味,吮而尝之,尝已意喜。如是一沾一吮,乃至再叁,即生贪着,次以手抄,渐渐手掬,後遂多掏,恣意食之。”“时彼众生,如是抄掬,恣意食时,复有无量其馀诸人,见彼众生如是食瞰;亦即相学,竞取而食。诸比丘,彼诸众生,取此地味...
ZT佛经中有关人类起源之说

提交者:月影空华 2005-3-12

我们还是先从佛教经典---《起世经》中一段话关于人类的起源。经中云:“于梵世中。有一梵王。威力最强。无能降伏。统摄千梵自在王领。云我能作能化能幻。云我如父。于诸事中。自作如是憍大语已。即生我慢。如来不尔。所以者何。一切世间。各随业力。现起成立。”

佛在《起世经》中说:“尔时,复有诸馀众生,福寿尽者,从光音天,舍身命已安於此生,身形端正,喜悦住持,以为饮食,自然光明,有神通力,腾空而行,身色最胜,即於其间,长时久住。”“当然如是叁摩耶时,此大地上出生地肥,周遍凝住,譬如有人熟煎乳汁,其上便有薄膜停住,亦如水膜,停住水上,如是如是。复於後时,此大地上所生地肥,凝然停住,渐如钻酪,成就生酥,有如是等形色相貌,其味甘美,犹如上蜜。”“尔时众生其中忽有性贪嗜者,作如是念:我今亦可以指取此,试复尝之,令我得知,此是何物?时彼众生作是念已,即以其指深齐一节,沾取地味,吮而尝之,尝已意喜。如是一沾一吮,乃至再叁,即生贪着,次以手抄,渐渐手掬,後遂多掏,恣意食之。”“时彼众生,如是抄掬,恣意食时,复有无量其馀诸人,见彼众生如是食瞰;亦即相学,竞取而食。诸比丘,彼诸众生,取此地味,食之不已,其身自然渐渐涩恶,皮肤变厚,颜色暗浊,形貌致异,无复光明,亦更不能飞腾虚空,以地肥故,神通灭没。”

因此,佛经上说人类则是从色界二禅光音天而来,当光音天诸人,因福尽故,下生大梵天(上帝)时,先生之人,见后人纷纷下生,且与己相貌一致,下界各类众生、物种渐次繁兴,以为是己之力,遂生大我慢谓:“我生一切诸人,我是众生之父。”也就是说这位大梵天王最初转生到世界时,的确就他一人,其他众生也纷纷随各自业力随后而生,这位梵王说私下认为他创造人众生!

地球形成之初,土壤松软肥沃,从光音天而来的色界众生福报很大,大地自然就有一种香美类似“酥”的物质,天人们就经常飞来采食,由于贪食过甚,身体沉重得无法飞翔,无奈之下只好居留在地球之上。在这之后,经过一代又一代的繁殖,人口越来越多,世界渐渐进入一种稳定的发展状态,佛经中把这个时期叫做“住劫”。

我们生活在这世界上并不是孤独的,地球即是佛经中所说的“南赡部洲”,关于南赡部洲的人,不能见到其他三大部洲的人,四大部州是无法相通的,这是因各洲人的业感不同,在佛经也说,此洲不见彼洲人。南赡部洲的地形,北面宽南面狭,因此我们这一洲人的面孔也是三角形,下狭上宽。其他如北俱卢洲的地形是四方形,西牛贺洲的地形是满月形,东胜神洲是半月形,因此各洲人的面目,亦各如其本洲地形。

其他三洲,都比我们这洲大寿长福报大;东、西两洲人的寿命约为我们地球人寿命的二倍半;北洲人是我们地球人寿命的十倍可是我们这个洲有三件事是超过其他三洲的;第一是勇猛强记,能造业行;第二能修梵行;第三有佛出世。

关于其他三洲的位置只有通过修禅定,致初禅时才能通过定力看到须弥山及四大部洲。因凡夫眼根所限,用常规的方式永远也看不到宇宙的真实面目。众生因各自业力以生灭心见于世间万物,故世间一切皆生生灭灭,皆为无常。如鬼道众生见一钵水即是浓血,劫灰。人道众生见水即可用之解渴,天道众生见水即同琉璃,并可随意变化愉悦。不用说上了月球我们看不到月光菩萨,即便我们的宇宙飞船飞出了太阳系,我们所看到了乃将是一片荒漠!


科学总是在发展中不断地被重新认知,这也是客观物质世界“外求知”的结果。从人们发现牛顿的三定律的局限性及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局限性,以及人类对宏观世界的宇宙及微观世界基本粒子的认知。人类对世界的认知总是不断在否定中螺旋式发展。进化论是目前的生物及物种起源学说的精典,人起猿进化而来的这也是科学界的共识。生命的演化过程目前还有争议,虽然科学家们通过模拟大气合成了组成生命的蛋白质等,但要真正形成生命,还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一些科学家就指出:你能想象出,一大堆的机器零件,在旋风的作用下,能组成波音飞机吗?从生物进化上也存疑,比人类出现早的多的物种为何没进化成智慧生命?为什么有灵长类动物就无法进化成人类?

佛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妄语者。佛所说的即是圣言量(不同于现量与比量),是通过“内求知”的结果,也即是通过明心见性的方式,把握客观实在。

在佛经阿含部中的《大楼碳经》(六卷)、《起世经》(十卷)都有说世界的起源及天堂地狱的特征等等。经中多处反复说人是从色界二禅中光音天而来,也就是说我们人类的祖先都是色罪天人!

《妙法莲华经》是佛典中的大乘经典,世所共知的《观世音普门品》即是其中的节选。该经在《法师功德品》第十九中有这样一段经文:“复次常精进(菩萨),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经(指〈〈妙法莲华经〉〉),若读若诵,若解说,若书写,得千二百舌功德。若好若丑,若美不美,及诸苦涩物,在其舌根,皆变成上味,如天甘露,无不美者。若以舌根,于大众中有所演说,出深妙声,能入其心,皆令欢喜快乐。又诸天子天女,释梵诸天,闻是深妙音声,有所演说,言论次第,皆悉来听。及诸龙、龙女,夜叉、夜叉女。乾闼婆、乾闼婆女,阿修罗、阿修罗女,迦楼罗、迦楼罗女,紧那罗、紧那罗女,摩喉罗伽、摩喉罗伽女,为听法故,皆来亲近恭敬供养。及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国王王子、群臣眷属;小转轮王、大转轮王、七宝千子、内外眷属,乘其宫殿,俱来听法。

经中所云的转轮王(包括金轮王,银轮王,铜轮王,铁轮王。金轮王统治四天下:东胜神洲、南瞻部洲、西牛贺洲、北俱卢洲。银轮王管三天下:东胜神洲、南瞻部洲、西牛贺洲。铜轮王管东胜神洲、南瞻部洲。铁轮王只管南瞻部洲。
我们地球是在南瞻部洲,若地球上所有国家统一了,选出一位共同的王,可说是铁轮王。

金轮王有七种宝:轮宝、象宝、马宝、珠宝、女宝、藏宝、兵宝。这七种宝能遂心如意、变化无穷。)他们乘坐着轮宝(UFO?)时常来世间听闻佛法。


在佛经中,对宇宙的成住坏空的规律及情况,多有陈述。

目前我们所居的时间为“贤劫”,此劫有千尊佛出世(总称“贤劫千佛”)。
佛经讲最小的时间单位是“小劫”;
二十“小劫”为一“中劫”(成、住、坏、空);
四“中劫”为一“大劫”(“成、住、坏、空”四中劫为一大劫)
一“大劫”共计八十小劫,约十三亿余年。

在成、住、坏、空四中劫中,我们现处“住劫”。
住劫有二十番增减之久,现在是住劫(中劫)第九小劫的减劫。

住劫前八小劫没有佛出世,只有第八劫有四轮王出世。
第九劫减劫之初,人寿八万四千岁,过一百年减一岁;
减至六万岁时,有拘留孙佛出世;
减至四万岁时拘那含牟尼佛出世;
减至二万岁时迦叶佛出世(其时即入劫浊);
释迦本师出世时,人寿百岁。
现在的七千年后,人寿十岁,佛法灭尽;
入第十小劫增劫,过百年增一岁;
增至八万岁时,弥勒佛出世,住世六万岁,正法像法各六万岁。
人寿增至八万四千岁后入减劫;
第十小劫减劫后,从第十一至第十四劫无佛出世;
至第十五劫有九百九十四佛出世;
从第十六至第十九劫无佛出世;
第二十劫增到八万四千岁时,楼至佛出世,住劫圆满。


人寿、身量及福报呈正比例相关。
劫初时,人寿八万四千岁,身高八百四十丈,福报也大,七宝为地,衣食应念而至,色相端庄,风调雨顺。
弥勒下生成佛时,人寿皆八万岁,身长一十六丈,相貌端严,无复丑陋,女人配人五百岁方嫁,彼时无有灾患,亦无寒暑,门户不关,亦无盗贼,衣服化生,不须劳苦,金银七宝满藏,无人视之。其地平正,无有丘坑,地上有树形似金龙,龙上开华,故曰龙华胜会。人民受用境界犹如自在天宫忉利天上,只有三病,不得纯受快乐,一者饮食,二者便利,三者衰老。若大小便时,其地自然裂开,过已还合,生赤莲华,蔽其秽气,人命将终,自诣冢间而死,神识生天上。


即以我国上古史实为证。
(1)人寿有古延今促之异。
释尊人寿百岁时出,故成康之世,盈百者甚多,如周武王活到九十三岁,周文王活到九十七岁,唐虞之世,在周文王前千余年,又当增十余岁,故大禹寿一百有六,舜寿一百有十,尧寿一百十七,帝喾在位七十年,寿数亦在百岁之上。颛顼在位七十八年,少昊在位八十四年,黄帝在位百年,炎帝在位一百四十年,伏羲前有因提纪、循蜚记、叙命等记,至人皇氏,不知几十万年,故人皇兄弟九人,合四万五千六百年,至地皇天皇,又不知若干万年,故兄弟各一万八千岁,垂于史册者,彰灼可考,足证佛语减劫寿减有验。

(2)人身有古大今小之殊。
释尊出世时,人身皆长八尺(佛的化身一丈六尺),今已过三千余年,故今世之人大抵以五尺为上下。有人挖掘隋唐以前古墓,有骨粗大,比今时人骨长三尺左右。《天人感通记》载:蜀都旧址本在青城山上,今时成都在那时还是大海。昔迦叶佛时,有人从西耳河边回,舟过于此,见岸上有兔,引弓射之。不知此兔乃海神,海神大怒,遂蹋翻其船,而壅沙成地。后至晋朝,有僧见地上有多处裂痕,掘之,得人骨船底,骨皆长三丈,以迦叶佛时,人寿皆二万岁故。《周礼》记载:柯长三尺,博三寸。证知昔人之手大于今人之手,甚至服物器皿,凡在千年前,必较大于今人。以证人的身形渐小,所用的物品亦随之而小。

(3)人福有古重今轻之验,德与福有内在的因果关联。
寿减之后,一切皆减,人心道德渐浇漓,其福报受用亦渐减损。略言之,如七宝渐隐没。我国上古三代之时,皆用黄金白璧,动以百双万镒为计,而夜光之璧,照乘之珠,小国皆有。到汉代,汉文帝云,百金(百锭金)乃十家中人之产。挖掘出土的古希腊城堡古埃及法老陵墓中,金银珍珠之多(公元前15000年到公元前l1000),令人叹为观止。又五谷杂粮的质地、水果之甘美、花卉之香艳等,渐渐今不如昔。
佛经记载:释迦本师住世时,水的美味营养超胜一百年后的牛奶。一阿罗汉因神通知晓此事,曾潸然泪下。
又衣食渐艰难。古时,国无十年之蓄曰不足,无六年之蓄曰急,不足五年之蓄叫“国非其国”。秦始皇时,“仓廪充积赋入盈羡”,《史记》记载:秦始皇曾派遣方士徐福,率3000人的庞大船队,渡海求蓬莱,费以巨万计。可见当时国力强盛之程度。今时国家求五年之蓄,尚不可得也。至于容貌渐丑陋,资察渐昏愚,精神渐衰弱,风俗渐骄慢,六亲渐不和,赋役渐繁重,水火盗贼渐炽昌,佛法渐凋废,善人渐衰残,真儒渐稀少,谤佛之人渐被人推崇,富人渐鄙吝等,皆是减劫福报日薄之相(参见《安士全书》,周安士撰)。


减劫中,又有小三灾次第发现。
(1)饥馑灾。
人寿减至三十岁时,人身量不满三尺,于时,人类的道德伦理因果观念,丧失殆尽,福报相继享尽,连粗劣的五谷杂粮也渐没,稊稗充饥,为食中第一;以发褐遮体,为衣中第一;以铁为至宝,为庄饰第一。相煎人皮朽骨为宴会。偶得一粒麦谷,如获摩尼宝珠,密藏守护。饥馑灾至,凡七年七月七日,天不降雨,大地寸草不生,白骨遍野。尽阎浮提,所存不过万人,留之以作当来人种。饥灾过后,众生共起下品厌离心。

(2)疾疫灾。
人寿减至二十岁时,身形由三尺减至二尺高,原来那一念下品厌离心也丧失,疾疫灾起,种种诸病齐发,死亡积野,过七月零七日,其灾方熄,此时尚无甘蔗糖盐之类,而况参苓桂附等药物。那时,没有国家组织,没有文化,国土空废,城镇毁败。只有一些小村落,遥寥散布。疾疫灾过,人们相共生起一念中品厌离心。

(3)刀兵灾。
过六千年后,人寿十岁时,彼时女子五个月即嫁,身高才一尺,有的人身高只有一拃手(张开大拇指和中指的距离),那时,原来那一念中品厌离心又失掉,惟有行十恶法者为人推敬。刀兵灾至,一切众生自相杀害。地所生草,利如锋刃,触之即死,过七日七夜,其患方除。有少量软心众生,避隐于山野,刀兵灾末,所剩人口仅一万,隐于山野的人,出山后,遇人相抱痛哭,共起上品厌离心,发誓断恶修善,由是寿命渐增,福报渐大。增劫开始,如是循环。

三小灾亦是众生恶业所感,贪欲感饥馑灾,瞋恚感刀兵灾,愚痴感疾疫灾。佛言:从饥馑刀兵死者,皆入恶道;从疾疫死者,多生天上。何以故?以有疾病时,但相慰问,无有毒害屠杀,及相争相夺之心故。《婆沙论》云:人若能以一搏之食,发大悲心布施饿者,于当来世决不遇饥馑之灾。若以一阿梨勒果(印度一种果品)奉施病僧,于当来世中,决不遇疾疫灾。若一日一夜持不杀戒,当于来世决不遇刀兵灾。

三小灾的次第发现,虽然远在四千年后,然任何事物皆有一个由始微到渐盛的过程,所谓“履霜坚冰至”。

冷静地观察,三小灾的萌芽乃至局部灾变在现代亦有程度不同的表现。
一者饥馑灾,本世纪饥荒频仍,比较大的饥灾有:前苏联大饥荒、孟加拉邦大饥荒、中国大饥荒、印度大饥荒、撒哈拉沙漠饥荒、非州大饥荒等。死亡人数少则数百万,多则数亿。随着工业现代化的发展,耕地面积渐少,人口急增,预料粮食短缺是人类目前与今后的一大难题。
二者疾疫灾,本世纪工业文明的负面效应表现为生态外环境的破坏与人的机体内环境的失调,引起许多前所未闻的奇异疾病,给人类的生存带来巨大的挑战。据世界卫生组织(1996年世界卫生报告)称:在过去20年里,已出现了至少30种新的传染性疾病,其中包括艾滋病和爱博拉病毒,艾滋病的出现是对现代纵欲文化的沉重打击,它远远超出了单纯的疾病范畴,仿佛一个从天而降的报应之神,激起人们持久的恐慌与反思,而五千年后的疾疫灾或是一个总清算。
三者刀兵灾,世界历史几乎是一部战争史。众生恶业所感,瞋毒肆虐,怨怨相报,兵连祸结,了无尽期。仅本世纪短短的100年间,世界各地就发生了大大小小300多次战争。两次世界大战都发生在20世纪,死伤人数巨大。当今的核弹头与杀人于无形的生化武器(又称非核核武器)直接威胁着人类的基本安全。而六千年后的刀兵灾,或是对人类杀业的总报应。


《俱舍论》云:三灾起时,由二种因:一耽著美味,二者懒惰。

随着三小灾的次第发现,佛教法运也相应地渐趋衰微,直至灭尽。

世尊悬记:“五十二岁《首楞严经》,《般舟三昧》先化灭法,十二部经寻后复灭,尽不复现,不见文字,沙门袈裟自然变白。(《佛说法灭尽经》)尔时,16罗汉尽收世间一切经法,贮于铜塔,此塔沉至金刚际。佛法灭尽,犹如漫漫长夜失去灯炬,众生受苦痛煎熬。释尊怜愍众生,特留《无量寿经》住世一百年,为末法众生作最后的救度。


或有人怀疑:刀兵劫中的众生,智慧福德极为暗钝,怎能受持这部义理境界甚深的《无量寿经》呢?

释尊的一段法语圆满地回答了这一问题:“吾法灭时,譬如油灯临欲灭时,光明更盛,于是便灭;吾法灭时,亦如灯灭。”(《佛说法灭尽经》)

在回光返照之际,众生的根机尤显猛利,加之苦痛的逼迫,于时便能信解受持念佛法门。

据《大集经》记载:《无量寿经》灭后,释尊仍然悲心不舍众生,惟余“阿弥陀佛”四字,广度群生。

劫尽之时,“阿弥陀佛”四字,世间众生没有能念全者,或能念一字,或能念二字。若有能念全四字者,即为天上师。

证知法灭之时,念佛一门乃末法罪浊众生最后的津梁,众生出世之本源。

吾人对净土法门应生殷重恭敬心,依教奉行。若不修净土,即在四生六道之中,大小三灾之内,头出头没,苦不堪言。


了知现代人生境况与末世劫运,我们应从内心生起深切的出离心,生起如救头燃的紧迫感。火宅炎炎,众苦充满,不求生西方净土,将何以堪?
元朝白云法师词云:“娑婆苦,光影急如流,宠辱悲欢何日了,是非人我几时休,生死路悠悠。三界里水面一浮沤,纵使英雄功盖世,只留白骨掩荒丘,何似早回头。”(《莲花世界诗》)

我等当以佛祖古德的教示,增上出离心,并力跃上阿弥陀佛大愿之船。横截生死苦海,圆成佛道,还入生死,普济众生。

南无十方一切佛,南无十方一切法,南无十方一切僧.





3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