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道笔记 文道笔记 90成员

关于媒介与人类的退化

utyoyo 2010-07-25

我发现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由于互联网上的资讯太多太多,我们所有的网站,所有的投入网站工作的人,所有在网上发表帖子,写东西的人,都想吸引别人的眼球,然后我们就想尽办法,把自己的帖子,这个文章,这个博客的题目写得越耸动越好,人人都成了标题党。而现在流行的微博是什么呢?微博在中国这个地方有一个很奇怪的演变,本来微博这种事情是朋友之间交流的,但是在我们这儿,它变成了一个名人要来让自己更出名,而不有名的人,想成名人的工具,也都想吸引越来越的人关注自己,所以我们就终于把微博变成了终极标题,每一句话本身写的就像一个标题一样。

久而久之我发现很多人,它已经不会写长一段的东西了,只是取一个很吓人,很害人,或者很让人发惧的这么一个标题出来。然后在这个人人都成为标题党的年代,这些有名的微博作家们,你跟他聊天,你就发现,他所谓的观点其实就是一句话,这句话在微博里面可能刚刚好,但是你要他发展成一个文章,或者一个可以持续的对话,一个论坛,他根本就说不下去。这就让我想起来我今天介绍这本书的作者,我今天介绍这本书叫做《The Shallows》,“浅薄”,这个“浅薄”书名已经说明一切了,它副标题就指得更清楚,“互联网对我们大脑到底做了什么事”,答案就是浅薄。互联...

我发现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由于互联网上的资讯太多太多,我们所有的网站,所有的投入网站工作的人,所有在网上发表帖子,写东西的人,都想吸引别人的眼球,然后我们就想尽办法,把自己的帖子,这个文章,这个博客的题目写得越耸动越好,人人都成了标题党。而现在流行的微博是什么呢?微博在中国这个地方有一个很奇怪的演变,本来微博这种事情是朋友之间交流的,但是在我们这儿,它变成了一个名人要来让自己更出名,而不有名的人,想成名人的工具,也都想吸引越来越的人关注自己,所以我们就终于把微博变成了终极标题,每一句话本身写的就像一个标题一样。

久而久之我发现很多人,它已经不会写长一段的东西了,只是取一个很吓人,很害人,或者很让人发惧的这么一个标题出来。然后在这个人人都成为标题党的年代,这些有名的微博作家们,你跟他聊天,你就发现,他所谓的观点其实就是一句话,这句话在微博里面可能刚刚好,但是你要他发展成一个文章,或者一个可以持续的对话,一个论坛,他根本就说不下去。这就让我想起来我今天介绍这本书的作者,我今天介绍这本书叫做《The Shallows》,“浅薄”,这个“浅薄”书名已经说明一切了,它副标题就指得更清楚,“互联网对我们大脑到底做了什么事”,答案就是浅薄。互联网使我们的脑子变得浅了,使我们人变得肤浅了,使我们不懂得深刻思考,到底是不是这样呢?

我们再来介绍一下他的作者Nicholas Carr,Nicholas Carr是一个最近几年很受关注的作家,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知道自从互联网出现以来,文化界、学术界、传媒界就有不同的辩论,不同的讨论,关于它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对人类文明是有贡献,还是也许会有副作用,很多不同的意见,而Nicholas Carr这个讨论大反派,他认为互联网跟电脑对人类绝对有益,但是也绝对有害。那么前年的时候,他写了一篇非常有名的文章,在网上引起轰动,好像也译成中文,很多网友们也关注过,这篇文章叫做“谷歌是不是使得我们变笨了”,有这么一个问题出来,然后他写了一篇文章,在美国有名的杂志上面发表,后来很多人觉得他的论据站不住脚,于是他现在卷土出来,写了一本书,来回应这个问题。

这本书虽然也有两百多页,但是要讲的事情其实很简单,怎么简单呢?我这么分析,首先它要提出人类史上所有的媒体都不只是一些传播内容的外壳,或者载具,这个媒体的形式,它的物料本身其实就已经在影响着我们人类了。他这个观点,其实他也说了,是来著名的媒体学家迈克鲁恒,迈克鲁恒就提出最有名的说法媒介就是讯息,什么叫媒介就是讯息?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媒介这个介质本身,比如说电视。我们电视里面给你说什么,给你看什么,这是讯息。但同时,电视本身我们播放的方法,你看我们的方法,也就是一个讯息,它也会影响你。影响你什么呢,影响你看世界的方法,影响你的思考方式,那么这个影响,到底怎么样来影响,过去社会学家、人类学家都做过很多研究调查了。

比如说我们大家都很熟悉,最后回到互联网来讲,看惯了互联网的人,也许就像Nicholas Carr里面自我描述一样,他会慢慢的失去注意力,他发现自己再没办法硬下心肠,耐住性子去读一本厚厚的书,他习惯了看网页。而网页上面,我们这边长一点的文章都看不完,为什么?我们习惯做超链接,只要看到一片文章有几个字,可以点出去,我们点出去,点出去到另外一些网页,出现一些画面,又出现一些跳动的视频,一些音频等等。所以我们已经失去了耐性,失去了注意力,这就是这个媒介本身在影响我们思考方式。但是我们人类现在变得,我们的大脑,Nicholas Carr认为反而像以前我们的祖先了,我们人类原来的大脑该是怎么样运作,对外在世界的刺激,很敏感。

比如说想像我们的祖先在旷野之上,在森林之中,任何风吹草动,树上掉了什么东西,它都要非常敏感的注意它,因为这是它的求生之道。但是人类文明已经离开那个阶段,很远很远,现在又有点返祖了,为什么?因为互联网就是个不断给你刺激,不断让你分心,不断让你的意志、精神跟着外界走的东西,他这么看。然后这本书最特别的地方,它试图引入现代神经科学,或者是认知科学来解释互联网对我们的变化。这里面我就觉得它可能有点问题了,首先我们都同意人类的大脑并不是成年之后就不会变的,我们知道大脑里面神经元的各种连接会不断变化,你有一种技能你很久没有用,学到没有用,这个神经连接这个区域就会减弱,甚至是中断。

他想暗示给我们,原来互联网也在影响我们的大脑构造,使得人类不能够再像以前那样子作为一种很深度的,很内在的,专注的一种思考,而通通变得非常的浅薄。这个浅薄到什么程度呢,Nicholas Carr就引用了一些别的学者做的研究就告诉我们,现在很多的学者本身都出问题了。这些学者他们在做学问的时候,往往引述的工具越来越少,明明上网材料那么多,但是他们的学术论文做论文的时候,引述的越来越少,为什么?他们越来越没有时间跟兴趣去看去找一些冷门的东西。大家看的就是谷歌出来的头十项搜索项那就够了,于是大家想的东西都一样,看的东西就一样,再也没有深度了,你同意这种说法吗?如果你不同意的话,看来我们要想办法让互联网给我们大脑带来更好的改变。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让我想起了麦克卢汉,预见了cyberspace,却拒绝使用现代工具。现在与其说是信息时代,不如说是信息爆炸时代,大多数人采集到的大多是废品而非资源。不过情感上称"非理性"娱乐而被不同程度的需要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