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丛和他的朋友吧 刀丛和他的朋友吧 2205成员

你没必要读懂所有的诗

刀叢中的小詩 2010-07-25
文/刘文升[/ALIGN]
  忘记了是什么时候,不经意间打开了网络上的诗歌论坛,忽然发现,好像每一个稍大一些的论坛都像是一个盛唐。真的会有这种感觉,写诗的人太多了,多过了任何一个时期,然而诗歌却太尴尬了,似乎比任何一个时期都要尴尬。在这样一种繁华背后,是许多许多自我的诗者,或是自我的群体,相信这样说多数人是赞同的。是的,其实是一个很封闭的诗坛.我想这该是写诗的人,在写之前要好好想一下的问题,毕竟,为读者着想是一种美德。因为这种现象,我在一首口语诗中说到 "无所谓的诗歌,是的,无所谓的一群人,既然已经看不清他们的内心,就让诗人们自己去玩吧!",其实是很无奈的说法,因为对于大多的诗者来说,真的很无所谓,人们已经不会再去理会诗歌写成了什么样,什么人在写诗歌,这是很悲衰的。然而更为悲哀的,是诗人们并不认为是诗本身的问题却把错误归究于外因,很少去倾听"咱们老百姓"的想法,我想这种繁荣也许是没有意义的,不禁要发出这样的感叹:诗人们啊,放下你的笔吧!
   虽然新诗目前的状况不尽人意,但是关心新诗发展的人依然很多,所以做这样一个调查也就变的很有意义也会很有意思。亲爱的读者:你会去读(不是说写)什么样的诗呢?也许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兴趣,自己的观点。基于两句话,...
文/刘文升[/ALIGN]
  忘记了是什么时候,不经意间打开了网络上的诗歌论坛,忽然发现,好像每一个稍大一些的论坛都像是一个盛唐。真的会有这种感觉,写诗的人太多了,多过了任何一个时期,然而诗歌却太尴尬了,似乎比任何一个时期都要尴尬。在这样一种繁华背后,是许多许多自我的诗者,或是自我的群体,相信这样说多数人是赞同的。是的,其实是一个很封闭的诗坛.我想这该是写诗的人,在写之前要好好想一下的问题,毕竟,为读者着想是一种美德。因为这种现象,我在一首口语诗中说到 "无所谓的诗歌,是的,无所谓的一群人,既然已经看不清他们的内心,就让诗人们自己去玩吧!",其实是很无奈的说法,因为对于大多的诗者来说,真的很无所谓,人们已经不会再去理会诗歌写成了什么样,什么人在写诗歌,这是很悲衰的。然而更为悲哀的,是诗人们并不认为是诗本身的问题却把错误归究于外因,很少去倾听"咱们老百姓"的想法,我想这种繁荣也许是没有意义的,不禁要发出这样的感叹:诗人们啊,放下你的笔吧!
   虽然新诗目前的状况不尽人意,但是关心新诗发展的人依然很多,所以做这样一个调查也就变的很有意义也会很有意思。亲爱的读者:你会去读(不是说写)什么样的诗呢?也许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兴趣,自己的观点。基于两句话,一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二是,套用葛优的一句话:“我还是相信群众”。我做了一个小小的调查,对于结果想从两方面简要说一说。
   一、就诗歌形式而言。
   就诗的外在形式,大部分人选择的是小诗(或者说微型诗、短诗)。毕竟,这是一个节奏很快的时代,现实生活中已经有太多的压力和繁琐,人们常常不会在有时间去读那种鸿篇巨制的诗作,又何况常常要皱着眉才能读下去呢。所以,就如一位网友所说“长篇的除非特别经典的,压根就没有兴趣读下去” 。
   对于诗的语言形式上,很多人会宁愿去读一些口语诗,当然不是纯口水的那种。正如一位读者所说:“为了朦胧华丽,而放弃质朴情感的现象也很普遍,象贫血者.”,这几乎成了一种时尚,然而很少有人会去喜欢晦涩难懂的,而都会去爱朗朗上口如“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般的口语化的诗歌,我习惯将那些称为旧体口语诗,因为这样的句子在古代也是比比皆是。比如诗经、比如唐诗、比如宋词里面,都可以找到。这样一说又好像是为口语诗找根源了,呵呵。我们来看田间的一首诗:
  《假使我们不去打仗》
  
    假使我们不去打仗
    敌人用刺刀
    杀死了我们
    还要用手指着我们骨头说:
     “看,
     这是奴隶!”
         ——1938年作
  这样一首小诗可以说正好切合了以上两点,短小而又能震聋发聘,用语平白却又能似战鼓,抨击我们的心灵,时至今日仍非常值的我们学习。
  我们在这里谈诗歌形式,会有人认为自由诗吗,很随意了,所以“诗歌的门槛降低了,这都怪你们这些群众”。意思是我们这些不够高深的人把诗给弄俗了,“这都怪你们这些群众。”看到这句话就很想笑,其实诗歌本来门槛就不高,只是写好了不易。在古代,一开始学认字,就开始学诗,也就相当于现在的小学就开始写诗了。所以我想,自由与否也许并不是最重要的,都是要或多或少的“带着铁链(枷锁)跳舞”,跳的好不好,关键还是要看这个舞蹈本身的内容怎么样,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诗歌内容。
   二、就诗歌内容而言。
  在内在节奏上,有一位网友说的极是:喜欢“有爆发力的,绝妙传球和临门一脚.花拳绣腿的,看多了,很烦!”。我们现在看到很多的诗歌,通篇在场上带球,看不到他射球的地方。这种写法感觉在节奏上就会很平淡,没有波澜,我们讲诗歌的节奏不仅仅是在他的音乐性上,内在的情节之中的节奏更为动人,比如下面这首网络上的小诗:
  《我这样关心兰兰是为了什么呢》
  
  河西三十八路四十七号
  兰兰的发廊整夜透彻着
  简单而又放荡
  请记住门前有几棵树
  每到冬天,就掉尽落叶
  我开始迷信于夜晚的
  某一些梦
  早上的兰兰
  吃着三元钱的牛肉面
  中午的兰兰
  吞着削了皮的苹果
  晚上的兰兰
  开叉的旗袍开了线
  我这样关心兰兰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又不是梅毒
  我又不是政府
  在看似简单的描写中,未尾就有一个很漂亮的“进球”即所谓“卒章言志”,在最后突出了中心思想,让人回味,引人深思。在情节上有波澜、有跌宕,而不是一潭死水。
  在所描述的具体问题上,人们喜欢务实一些的诗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诗歌,那么多的诗人淹没在网络中,甚至淹没在行行色色的报纸刊物中呢?其实可以借用一位诗人的一句话“那是因为诗中没有你的渴望”。是啊,形形色色的诗歌中,没有我们老百姓所渴望读到的东西,我们为什么要去读呢,更不要说让我们花钱买诗集了。承担一部分社会责任,为人民去呐喊,找到时代的脉搏,才会贴近我们的群众,也才会有更多的人迷上新诗。让不伦不类、不知所云的诗歌越来越少,让喜闻乐见的好诗浮出水面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正如读者所说:“写诗的人如过江之鲫,是诗人的如凤毛鳞角”。所以,最后向爱诗的人们说一句话:你没必要读懂所有的诗人,以证明高雅,因为并非所有晦涩难懂的,都可以称为诗。以上共勉。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