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海鹏 李海鹏 4717成员

新浪微博上的文字直播

Stove3 2010-07-25
http://t.sina.com.cn/onewaystreet

李:04年《南方周末》提到过常识。在中国政治问题就是常识。我曾经发明过民主和专制的几十个别名。在我的专栏里有些时评。
3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25条) 只看楼主

  • Stove3
    李:这本书我觉得可以去掉三分之一。
  • Stove3
    邓:以前有人在海朋的博客上问起他和王菲的孩子。(笑场)我认为在李朋,李小朋,以及他们两个李*朋中,海朋将对社会的影响最大。
  • Stove3
    邓:新闻本身是易碎品,但南方周末的一些文章是经得起考验的。海朋做新闻在寻找粗糙有力的文章。这里粗糙是褒意的。比如四年前他对黑龙江洪水的报道。

    邓:海朋文章里出现最多的字眼是“自由”。回顾百年历史,海朋有中国文人的传统。

    伊:他们俩是大学同学,我认识海朋更晚。这麽多年过去了,别人的岁月都写脸上和肚子上了,也不知道他的写哪儿去了。我的起点真告,一写序就给中文的顶极作品写。

    伊:作为一个编辑,我觉得海朋超过别人的一点是认真。他能把读者调动起来。序里写了我知道的八卦,你们要是还想知道,可以问我们的朋友。

    伊:09年6,4的时候,我删掉过第一部分最后一篇《知更鸟》。我知道怎样表达自己而不被压制。

    主持人:想看八卦的,可以去豆瓣上看,有他们的小组。

    李:02年我到南方周末。非典期间我做了一个报道-《举重冠军之死》,受到观注。在南方做了六年,我一直不是正式员工。
  • Stove3
    李:美国的特稿节奏很软很缓慢,中国发生的事太多太快,利用特稿写很适合。专栏的影响很小。这本书那三分之一我写得不够认真。有时专栏的字数限制也不容易发挥。

    李:书中有我写到小时候的事。大二看王朔的《动物凶猛》,98年看韩寒,都没什么感觉。现在没人说这两个人不好。我们在90年代曾有过高的标准。

    李:和别人写时评和专栏相比,我的参与感很弱。
  • Stove3
    李:我现在在写小说,目前有24万字,太长,想减掉两万字。想上班,也没合适的。

    邓:南方一直想让他回来,但他觉得在这里写放不开。

    提问时间开始。问:我是涿州的,05,6年,我们对学校调整不满意,百多名家长反应无门。现实和我们追求的民主有多远?李:我也觉得差得很远。(大家笑)


    问:我觉得南方周末变得很多,比如女大学生自杀的报道,更象都市报的情感专栏,值得头版吗?

    邓:那篇反应了大学生的社会压力。当然我们对文章有不满意的地方,但有诸多原因,学校方面,审查方面等等。
  • Stove3
    李:面对社会的压力,你想做一些事,很多时候不是敢不敢,而是能不能的问题。

    李:我不会考虑做网媒。很多门户网站就是小偷,而且上班也很无聊。又没时间等我改稿。

    邓:有人是不会怕网络冲击的,比如孔子。南方不焦虑,因为我们聚集了一定的精神力量。这个时代是巨变的年代,有很多机会,但要把准脉搏。新闻最重要的真实。

    问:我是海朋以前南方的同事,叫张哲(音)。我被要求学习你的文气,什么是文气?

  • Stove3
    李:张哲太谦虚了,他是采访奥巴马的记者。什么是文气啊?(笑) 大概就是段落之间的衔接,文章是靠逻辑的推动和启承转合写出来的。
  • Stove3
    问:年轻人毕业的时候有理想和清楚的头脑,但进入体制以后怎样才能坚持?李:这是一个工具理性和道德理性的问题。我接触到的广电局的年轻人,说起艺术电影很清楚,但还是会枪毙电影。

  • Stove3
    李:这是一种普遍的现象,大家都清楚什么是什么,但还是会那么做。据说这是制度的最后一个阶段。
  • Stove3
    邓:我们也在试着放弃非黑即白的二元论,试图解说事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但有人说南方没立场了。在转型期媒体不仅仅要报道,也要承担社会责任。
查看更多回应(25)/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