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州豆瓣 德州豆瓣 536成员

做黑社会老大的女人真难

齐天大正 2010-07-25
罗庄的早上真吵啊,收废品的从5点5分就开始吆喝,对过胡同老大爷一早就开始骂上了,原因是不知道谁在他家门口拉了一堆粑粑,我牢骚的发了一句,他TMD也不把罗庄拆了盖个居民区那样多好啊,老公说了我一句操,罗庄拆了我们往哪里找这么便宜房租的房子啊,一个月才55还包括有线电视和水费,虽然骂了我我照样幸福的搂着他起了床,他在卫生间刷牙,脖子上的金项链随着他刷牙的节奏一晃一晃,每次这个时候我都要痴痴的看他半天,这时候的他我感觉是最有男人味的,他对脖子上的粗粗的金项链一直保护有加,很少去摸它,有次我忍不住想摸摸他那条威风的项链,他说最好少摸,因为他从步行街买的这种项链,摸多了,会变白地``今年换了四条了,花了一百多块钱了,唉看来混黑社会真不容易,老公说着一口流利对的东北口音,(我知道他老家是桑园的,就是吴桥),我问他为什么说东北话,他说也是被逼的,说东北话壮胆。

起床后照例是什么事情都不干,老公说今天不去工地送沙子了,陪我买衣服,说要送我几身阿迪耐克啥的,说要好好的对我好,于是开车直奔城隍庙。

一路上老公把车开的飞快,风弛电闪般,路人纷纷侧目,我心里那个骄傲啊,感觉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男人了,老公看我高兴,把最新的迪曲也开起来,轰隆轰隆的,从...
罗庄的早上真吵啊,收废品的从5点5分就开始吆喝,对过胡同老大爷一早就开始骂上了,原因是不知道谁在他家门口拉了一堆粑粑,我牢骚的发了一句,他TMD也不把罗庄拆了盖个居民区那样多好啊,老公说了我一句操,罗庄拆了我们往哪里找这么便宜房租的房子啊,一个月才55还包括有线电视和水费,虽然骂了我我照样幸福的搂着他起了床,他在卫生间刷牙,脖子上的金项链随着他刷牙的节奏一晃一晃,每次这个时候我都要痴痴的看他半天,这时候的他我感觉是最有男人味的,他对脖子上的粗粗的金项链一直保护有加,很少去摸它,有次我忍不住想摸摸他那条威风的项链,他说最好少摸,因为他从步行街买的这种项链,摸多了,会变白地``今年换了四条了,花了一百多块钱了,唉看来混黑社会真不容易,老公说着一口流利对的东北口音,(我知道他老家是桑园的,就是吴桥),我问他为什么说东北话,他说也是被逼的,说东北话壮胆。

起床后照例是什么事情都不干,老公说今天不去工地送沙子了,陪我买衣服,说要送我几身阿迪耐克啥的,说要好好的对我好,于是开车直奔城隍庙。

一路上老公把车开的飞快,风弛电闪般,路人纷纷侧目,我心里那个骄傲啊,感觉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男人了,老公看我高兴,把最新的迪曲也开起来,轰隆轰隆的,从罗庄一直轰到解放路,大家看我们的更多了,纷纷露出羡慕的眼光,那个五分钟我真的感觉好好甜蜜。很快车一拐,往城隍庙去了,老公常在这里混,这里的店主都认识,阿迪和耐克都给他进价,我越发的感觉他混社会混的有出息。

到了一家店前面,老公噶然一声停下了车,我想下来,可是下不来了。德州的冬天真TMD冷,我的膝盖已经被冷风吹的没有知觉了,唉,还是羡慕夏天的好,摩托车再快也不会把膝盖吹成这样了,我在路边揉着膝盖,一边诅咒着德州这该死的冷天。(有时也想让老公换个7手夏利开开,)真后悔今天没穿丝袜,最起码也能抗点风啊。

一进店里,哇撒,好靓的衣服和鞋子耶,老公说随我挑,想要什么要什么,我满眼放光般的跳进衣服堆,全然不顾边上那些早来的淘处理货的小姑娘们,我一会就淘了两双鞋,两件毛衣,一件外套,老公也挑了一件带阿迪标志的三条杠杠的外套,最后老板一共收了我们一百五十块,哇噻,才一百五十块啊,在德百那里至少要五千五百块啊。难怪我老公他们那帮兄弟人人一身的名牌衣服鞋子的打扮要是按照那里那些价格算,一身最少好几千,现在在城隍庙和温州服装城几十块一百块就搞定了,老公还常对我说,坚决不要给洋鬼子赚咱中国人的钱,他身边几个小弟也都是头光光的,一身名牌,大金链子,嘎查窝里还有个黑皮包,听我老公说他们里面装的都是报纸,就我老公的包里有几百块钱。哇噻,我突然间发现他一下子高大起来。
付了钱,老公掏出一包中华,抽出一根给老板,老板客气的打上火,两人寒暄了几句,我老公很聪明,出门的时候,把白将军塞在中华的盒子里了,难怪他不让我把家里桌子上那个中华空盒子扔掉,原来还有这个用途呀。我老公真的好好聪明耶。

我抱着大堆的衣服,他继续开着大喇叭的车从原路返回,一路继续轰隆轰隆,路上遇见他一伙计,正好也轰隆轰隆迎面而来,我们两车交汇,顿时有让周围路人投来羡慕的眼光,有一个小姑娘还指着我对他身边的男朋友不知道说着什么,我知道女人的心思,她一定是嫉妒我了,我不由的把头一扬,朝她斜了一眼芙蓉姐姐的招牌白眼,头发一甩:哼,你就嫉妒吧。

晚上,饿了,老公说我们今天出去吃野食,结果找了一白天,一个能记账的摊子也没找到,可我的腿已经撑不住了,已经嘎凉嘎凉的了,再这样开车下去,我估计不到吃东西,我就先冻断腿了,于是在共青团路那里,找了卖羊肠子的摊,这个羊肠子摊是我老公罩着的,我们吃羊肠子从来不给钱的,那对摆羊肠子摊的外地老夫妻从来没敢向我老公要过一分钱,因为有一次我老公他们兄弟们吃羊肠子,老夫妻不识抬举,竟然向他们兄弟没碗要三块五,我老公一下子电话喊类十几个人,把他们摊子砸了,从此以后,老夫妻就老实了,唉,何苦呢。为什么人到了吃了苦头才知道好歹呀。

老公要了好几碗羊肠子和茶叶蛋,桌子上都堆满了,我吃东西从来没吃过这么满桌的东西,真想吃一碗倒一碗,,那个自豪感啊,不知道怎么形容,我一高兴,朝他脸上亲了一口,一团茶叶蛋的红印烙在老公黑黑的脸上。我心想,我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啊。

老公要了好几碗羊肠子和茶叶蛋,桌子上都堆满了,我吃东西从来没吃过这么满桌的东西,真想吃一碗倒一碗,,那个自豪感啊,不知道怎么形容,我一高兴,朝他脸上亲了一口,一团茶叶蛋的红印烙在老公黑黑的脸上。我心想,我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啊。

晚上去学院附近相约网吧上网了,结果他玩了一会,就在视频聊天室和人家吵上了,两边骂的好难听啊,连我这个女人都脸红,最后我赶紧把他拉走了,因为对方要找过来打仗,我想我们就两个人,怕他吃亏,还是回家睡觉吧。

回家后,我坐在被窝里,为他补袜子上的两个洞洞,我早和他说了好几次,不要从城隍庙市场上买袜子,十块钱八双的袜子就是穿不长!思想一开小差,就被针扎了,不过,虽然我被针戳了两次,可是我心里很甜地,我想做女人就是要贤惠,大家说呢

我想做女人就是得要贤惠,大家说呢?哈哈,肯定有人会不屑一顾、嗤之以鼻的,走自己的路,随别人怎么说。我经历的多了,习以为常了,我知道现在很多人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心里嫉妒我嫉妒的要死,竟有几次在大街上好像听见有人在背后指点着说什么“小混混”,有本事他当面说,我看他是活腻了,不知道我是谁的女人?!多亏我没对老公说,他的脾气我是知道的,最起码也得骂回来!全是最难听的!但是反过来说,干大事情的人是不计较鸡毛蒜皮的小事的,况且这种小事根本不需要他出面,光我就会骂的他们狗血喷头!

-----做女人不易,做一个黑社会老大的女人更难,老大的女人应当有“GUO母”的胸怀,至少应该有“大姐大”的派头!要知道当年我是怎样从好几个小姐妹怀中把他抢过来的,虽然和姐妹们打破了头、撕破了脸,她们竟然说和我老死不相往来了,哼!你认为你们是谁?我坚信拥有了他就拥有了整个世界,别的一切显得不再重要!

-----现在想想太悲壮了,太值得回味了,他也正是看中了我慧眼识金、一往无前的劲头,他的气质、风度、派头、胸怀。。。 。。。太令我着迷了,我认准了他就是我今生唯一的归宿和寄托,他没有辜负我,一句“相信我!没错的!”,让我心醉,同样是一句话,在刘德华口中说出怎么就那么的苍白和刺耳?!我对他着迷甚至到了崇拜的地步!我愿意为他付出一切,这也正是在大冷天为他穿短裙和低胸薄毛衣的原因所在!我非常注重打扮,没法子,谁让我是老大的女人呢!我要让他在弟兄们面前挣足面子,雪花膏和嘎啦油我总要抹上一层又一层,他说雪花膏和嘎啦油增白效果最好,特别适合我的皮肤,比雅芳之类的强多了,我相信他的话!短裙是我四季的唯一服装,银座购物和德百大厦的上千元的皮草我看都不看一眼,我要成为满街甚至是满城的娇点、保证回头率百分之百!冷算什么?再冷我也不会趴下,也得咬牙挺直腰杆!做女人“挺”好嘛!尽管我们现在才刚刚起步,地盘和场子不算大,小弟们不算多,但是我信心百倍,相信的他的能力和未来,他一定会打拼出一片天地来!他社交能力极广,黑白两道都熟,特别是工安上的哥们最多,经常有jingcha来找他拉呱,我想肯定是又有破不了的案子来求他指点吧,因为每次谈话的时候,jingcha都是在认真的听着,在纸上认真的写着、记着,他说一句,就记一句,生怕疏漏,要说最笨的是jingcha,我算是领教了,完了之后老公还主动的上前签字,现在各单位都实行“一支笔”,凡是大的决定和文件都得一把手签字啊!每次jingcha都说以后保持联系之类的话!每次我都好感动,觉得他特别高大!我想上海滩里的周润发混的也不过如此吧!

-----记得有一次路过鲁北大厦前面,碰见一卖菜的老头刚好卖完了菜,正在数钱呢!老公看准了机会,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把钱抢了过来,拉起我的手就跑,我们跑的真快啊!只听得风在耳边呼呼作响,两边的行人都在用手指着、点着,冲我们呐喊,彷佛为我们加油助威!我想刘翔得冠军的场面也不过如此吧!一口气跑进村里小胡同,估计那老头拼了老命也追不上,我们才停住,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可他却面不改色心不跳!啊!他的体力真好!好令人佩服!我们蹲在地上数钱,净是些毛票子!这老头!一整天才卖了二十三块五毛钱!就一张十元的整票,仔细一看还是一张假的!你说现在有些人缺不缺德?!老头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好意思的坑他?!良心何在?缺德!呸!呸呸!!老公说早知道就不费这个事了!其实假钱也没事,照样也能花的出去,村头小卖铺经常有一小女孩看店。我回想刚才的一幕!哇!他的动作真帅呆了!真飒!

-----夜已深了,八双袜子终于补完了六双,没线了!我想等明天到“两元一件”的摊子上趁人不注意再拿他一个线轱辘,顺便捎上两根缝衣针,再补完剩下的那两双吧!虽然我手指被扎了好几下,都出血了,但我看了看身边熟睡已经发出轻微鼾声的他,我把手指放在嘴里吮吸着,心中顿时涌上一股幸福的暖流和一丝感慨。。。 。。,哎。。。。做女人难。。。做黑社会老大的女人更难。。。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徐朗
    什么时候的经历?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