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丛和他的朋友吧 刀丛和他的朋友吧 2203成员

握红读后·木炎

刀叢中的小詩 2010-07-25
打小,我就相信:红楼梦中情,只是少爷小姐过家家。他们说我俗。年满二十后,我相信:诗歌是清高者意淫,对世界经济没啥贡献,仅仅泡妞顺当些。他们说我市侩。他们是谁呢,他们是一群热心吃吃喝喝的文学信徒。



莫米写诗,还不赖。他踱进大观园,零敲碎打,或许手头紧,我不厚道地想。我疑心他会敷衍,园子里逛逛,看几出悲喜剧,扯起诗情的嗓子,发发感慨。他这么做了。不仅如此,还请出他的业师,如 周作人,鲁迅,金圣叹,李卓吾,古龙,柏杨,胡适,张爱玲,小众电影等。周与胡,主张 “辞达而已”,呼他不肖徒,大打屁股,金,柏诸位,摸他脑壳,给糖吃。这怨不得他,快心快意,恣意驰骋的文字,契合他的心,年轻人嘛。



握红小札,依我看,大约有三部分,一,初入红楼,写诗的余绪,露出头来,逮到一人一事,即凭诗情之火箭,送其登月,害人家缺氧。二,浸淫日久,自在起来,口气渐渐老夫子,做名士状,观点上多因袭。有时也古今中西对照,一逞文字之快。三。此节最好,以自身生命体验,依直觉纵情抒发,摹写出红楼人的神韵。




莫米与现实,不算融洽,小札中常悲天悯人,慨叹世态不古,透出苍凉与凌厉。有时又拿着名士调调,自称:爱醇酒美女,大房好车。意气有似鲁迅,张岱。只是...
打小,我就相信:红楼梦中情,只是少爷小姐过家家。他们说我俗。年满二十后,我相信:诗歌是清高者意淫,对世界经济没啥贡献,仅仅泡妞顺当些。他们说我市侩。他们是谁呢,他们是一群热心吃吃喝喝的文学信徒。



莫米写诗,还不赖。他踱进大观园,零敲碎打,或许手头紧,我不厚道地想。我疑心他会敷衍,园子里逛逛,看几出悲喜剧,扯起诗情的嗓子,发发感慨。他这么做了。不仅如此,还请出他的业师,如 周作人,鲁迅,金圣叹,李卓吾,古龙,柏杨,胡适,张爱玲,小众电影等。周与胡,主张 “辞达而已”,呼他不肖徒,大打屁股,金,柏诸位,摸他脑壳,给糖吃。这怨不得他,快心快意,恣意驰骋的文字,契合他的心,年轻人嘛。



握红小札,依我看,大约有三部分,一,初入红楼,写诗的余绪,露出头来,逮到一人一事,即凭诗情之火箭,送其登月,害人家缺氧。二,浸淫日久,自在起来,口气渐渐老夫子,做名士状,观点上多因袭。有时也古今中西对照,一逞文字之快。三。此节最好,以自身生命体验,依直觉纵情抒发,摹写出红楼人的神韵。




莫米与现实,不算融洽,小札中常悲天悯人,慨叹世态不古,透出苍凉与凌厉。有时又拿着名士调调,自称:爱醇酒美女,大房好车。意气有似鲁迅,张岱。只是他浪迹四方,名士的梦,还远,遂成了意淫(贾宝玉的专长)。



他较真,相信终极价值,无论虚无主义,或是人生目的论。他相信文字的神圣与力量,虽然这些我都觉得不大可靠。这样的人,说他一根筋呢,还是做作呢?庸俗如我,只好这么猜。



比他做曹植,有点道理。同样贪念文字,绝世高蹈,同样腰上系一麻绳,上下随心,以待御旨。只是曹植优游典雅,幽愤不失雍容流丽。莫米,文字有时细腻如丝,也婉转雅致,得民国文人味,有时又凌厉晦涩。名士辞章,遮不住他的冷冽,他的忧郁。



我以为他更象李贺。没有行吟诗人的惬意,只有风霜。李贺学李白不成,诗风特异,,不免单薄阴冷。莫米文字,如一瘦人着汉服,外肥内虚,亢奋得有些怪。再想想,兴许比做卡夫卡了。




依我看,莫米恐怕要成大师,等着瞧吧……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