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抄 小抄 108079小抄写员

凯旋门 摘二则

smokedoll 2010-07-25
她走下码头,整个天空好像搁在她那美丽的肩膀上、由她扛着似的。她也有她的借口。她原可以坐在白色的小艇上,让头发在海风中飘拂——而我,没有跟着他们同去,真是一个傻瓜,拉维克想。然而我实在也不配演那样的角色。这也是逝去韶华中的一种愚蠢的矜持,堂吉诃德式的——可是此外还剩下些什么呢?月夜的无花果树,塞内加和苏格拉底的哲学,舒曼的提琴曲,以及比别人更早预知的失败。

这大概是不会延续的长久的。这另一个生命已有过太多的新的开端,似乎已经有可能维持现状。天真烂漫的,无忧无虑的,仿佛一棵向着阳光的花木,它会倾向着那种引诱,憧憬着那种斑驳灿烂的生活。她需要未来——目前,他能够奉献给它的是支离破碎的现在。此刻还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可是也不一定需要发生什么事情。一切往往都是早就注定的。只不过人们并不注意这一点,却把壮观的结局,看成是决定的本身,而实际上,在几个月以前,早已经悄然决定了。

以上所摘确实有些小悲观,但是喜欢。哈!
1

回应 (2条) 只看楼主

  • 雪娆
    小悲观
  • ester
    非常喜欢凯旋门。。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