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韩寒 韩寒 15959成员

关于《独唱团》首期韩寒采访10..7.24

太龌龊欧蓝德 2010-07-25
王小山
1,《独唱团》在北京上市20分钟,2万2千册就被一抢而空,对于这么迅速的销售成绩,你怎么看?自己对第一期满意吗?

韩寒:销售的好其实是因为大家有期待,也憋了一年多,这点上还真要感谢国家。不过第一期是一个假象,是大家的厚爱加上一场热闹,它不作数的,第二期第三期可能会稳定下来,当然销量一定会比第一期差,我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到时候那些可能是我们真正的读者。感谢所有会留下和选择离开的读者们。

关于第一期的独唱团,我没有办法满意,因为有很多地方不能实现,我也没有办法不满意,否则让我如何面对交给我稿子的作者们,这个问题我不适合回答,但我想说,独唱团刚刚上路,远不止此。

2,最早那期“党中央有枪”的封面让人印象很深刻,相比较第一期的封面非常朴素低调,听说这封面是临时更换的?

韩寒:其实那个从来只是一个海报,只是有人以为是封面在传播,而且赋予了很多的意义。大家都很能想。这是一副漫画中的一张,讲的是一个很喜欢乱搞的人,当时漫画作者还给了他一个纹身,手臂上写了爱日两个字,代表了他的爱好。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吧,因为是小图。后来这个漫画没能够上,我们就把这个图拿出来当作封底的一个点缀,结果在印刷海报的时候发现经过放大以后,“爱日”两个...
王小山
1,《独唱团》在北京上市20分钟,2万2千册就被一抢而空,对于这么迅速的销售成绩,你怎么看?自己对第一期满意吗?

韩寒:销售的好其实是因为大家有期待,也憋了一年多,这点上还真要感谢国家。不过第一期是一个假象,是大家的厚爱加上一场热闹,它不作数的,第二期第三期可能会稳定下来,当然销量一定会比第一期差,我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到时候那些可能是我们真正的读者。感谢所有会留下和选择离开的读者们。

关于第一期的独唱团,我没有办法满意,因为有很多地方不能实现,我也没有办法不满意,否则让我如何面对交给我稿子的作者们,这个问题我不适合回答,但我想说,独唱团刚刚上路,远不止此。

2,最早那期“党中央有枪”的封面让人印象很深刻,相比较第一期的封面非常朴素低调,听说这封面是临时更换的?

韩寒:其实那个从来只是一个海报,只是有人以为是封面在传播,而且赋予了很多的意义。大家都很能想。这是一副漫画中的一张,讲的是一个很喜欢乱搞的人,当时漫画作者还给了他一个纹身,手臂上写了爱日两个字,代表了他的爱好。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吧,因为是小图。后来这个漫画没能够上,我们就把这个图拿出来当作封底的一个点缀,结果在印刷海报的时候发现经过放大以后,“爱日”两个字忘记去掉了,显得非常明显,在失去了上下文的联系以后,这两个字非常容易被假爱国人士抓住把柄进行攻击和抵制,然后恶炒成一片,文艺不就应该安静一点么,就算是争论,也不应该是这种争论,为了不让独唱团的读者和作者受到莫名其妙的骚扰,我决定回收。当时书已经印刷完毕一大半,也开始发货,我们追回和销毁了这些独唱团,重新印刷了四十多万册封面,销毁了两万张海报,损失近百万,上市时间拖延了一周,所以第一期就算卖的好,也可能依然亏本。

3,很多人看了杂志,都反映这是一本很有“文艺范儿”的杂志,与你本人的杂文气质有所不同。你的读者群会偏向文艺青年吗?(或者是文艺男青年或女青年?)

韩寒:我热爱文艺,虽然文艺有些陌路,但文艺永远不会末路。杂文是没有办法撑起一本杂志的,无论从审查的角度还是从阅读的角度,独唱团有130页,你阅读130篇批评类的杂文还不累死。时评更加不可能,因为这是双月出一本,假设你看到现在独唱团里还在讨论春晚,你会不会喜欢?杂文和时评,网络是最好的载体,直接,迅速,尺度大,网络上可以看够了。文艺杂志应该让更文艺的东西去承载,当然,这些文艺要是进步的,不能是腐朽的,但未必那么直接。他们说的那些,只是文艺的一个小分支,虽然这个小分支里有远大的方向,但文艺还有电影,美术,漫画,摄影,旅行,游记,小说,大说,散文,诗歌,设计,访谈等等等等,不光光是大字报
来,大字报去。

4,有某些80后作家要抵制《独唱团》,不知道你怎么看这事。。。。。

韩寒:恩,我知道,我有一个媒体的朋友前几天告诉过我,说收到了他们中的某人发给媒体的新闻通稿,大意就是独唱团质量很差,和“非诚勿扰”一样,要抵制独唱团,当然,关键是要签上他们自己的名字。可是那天独唱团还没有上市呢,也没有一个人可以买到它,包括我。所以我就不需要多说什么了。当然,这样的事情很头疼,因为他们不光给各个媒体发稿子,往往几天有还要写文章再说其实这件事情是我们杂志社自己的上市炒作,我们就会莫名其妙背负恶名。类似的事情都让我懂得了人类的多样性。当然,所有抵制过我的人,也欢迎他们给独唱团来稿,年轻的作者们更应该相互扶持,当然,我不是说互相吹捧,但绝不是用杜撰来攻击别人而获名获利,君子爱名,出之有道。还有,其实年轻作家们不是他们那个样子的,大家千万不要因此误会了年轻作家们。

5,对于《独唱团》高稿酬和杂志的文艺定位,会担心亏损吗?自己算过帐吗?

韩寒:是的,一本赚两块多,每期稿费付出四十多万,办公成本十万多一个月,也就是一期二十多万,虽然很多广告商联系过,但暂时没有接受任何广告,前期花了两百多万,如果没有销量的支持,将很难维持。所以我们以后会限量的接受5个以下的好品牌的广告。为了让更多的人包括正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年轻人们能尽量减少够买的经济压力,独唱团16元,这仅仅比打一次车的起步费贵一点,我已经把利润算的很极限,销量一旦低于20万册,我们就可能会亏损,这个定价我们甚至连想换更好的纸印刷照片都很困难。有人拿时尚杂志去比较,说人家三百多页,还有各种礼品,全铜版纸,才卖20。我说,如果你愿意看《独唱团》中有两百页广告,然后一大半的文章都是软广告,我也可以让它变成三百页全铜板,而且还能卖你一块六一本。我们的很多读者买书和杂志还停留在花同样的钱能买到越厚的东西就是赚到了的层次上,所以独唱团才会做这么厚,也算是一种妥协。未来独唱团会越来越薄,但内容越来越好,价格也许会高一两块,为了更好的呈现摄影。


6,“所有人问所有人”是杂志中非常有意思的一个版块,我想知道你们都会选取一些什么样的问题来回答,比如想问到监狱狱警或检察官的时候,采访他们有困难吗?是所有受采访对象听到是韩寒的杂志,都比较愿意回答问题吗?有遭到断然拒绝的例子吗?

韩寒:采访没困难,通过有困难,为了这个狱警的问题得以保留,我们努力了三个月。问题当然会遭到拒绝,基本上问老百姓都都能得到答案,问政府的都遭到了拒绝,他们会告诉你,这事不归我们管,去问这个部门,然后一个部门退一个部门,永远没有答案。不过也遇上过几个不错的部门,态度很积极。其实很多时候,答案不重要,态度才重要。这也是中国现在很多社会矛盾的来源。当然,最终,我们需要答案。

7,《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初见端倪,从第一期的内容看,还是你一贯的幽默调侃风格,这部小说中你的创作会有什么变化吗?

韩寒:会,这部小说我很喜欢,等成书的时候你就知道了。我学会了更好的写小说。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8,办杂志,捧新人,感觉你现在很有“正事”了,还有之前你在博客上对于现代诗人和诗歌的道歉,你自己觉得这算的上成长吗?

韩寒:是的,文艺从来不应该互相排斥,文艺青年不应该独孤。今天我有能力,可以造一艘大一点船,载更多的人在大江大海里,哪天我落水,我也许会有一叶扁舟。

9,前一阵你去参加百事那个活动,“和谐”熊猫的“和谐”这两个字和你感觉根本拉不上关系,是因为商业考虑才去的吗。。。。

韩寒:是的,台上的都是老朋友们,合同在去年就签了,只是当时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内容。当时这个活动我是以和谐观察员的身份出场,我当时就笑喷了,我说我是不和谐观察员,这个太那个了。然后换了活动的流程,作为一个嘉宾去参加的。和谐其实本该是件好事情。

10,你曾说过,希望以后在杂志中把自己的名字越来越淡化掉,但从第一期来看,绝大部分人都是冲着你来买杂志的。你觉得要想实在把你隐藏在杂志的幕后,这现实吗?

韩寒:现实。未来会慢慢这样,这才是成熟的刊物。

11。杂志中约稿和投稿的比重各占多少?比如像周云蓬、老罗,包括彭浩翔、蔡康永在内,貌似都是比较类似的一类人(有才有趣又在各自的领域中都不是最主流的那一部分),会不会让作者群显得像一个圈子的?

韩寒:他们互不认识,不会是个圈子。只是我欣赏他们的文笔。约稿和投稿的比例大概是3比7,有人可能觉得约稿太多了,但其实这个比例已经几乎是文学文艺杂志里最低的了,很多文学杂志几乎是全约稿。如果我把投稿邮箱给那些人看看,他们就知道为什么要约稿了,虽然投稿里不乏不错的稿子,但其实也有很多人当成被退稿子的彩票投注点了。因为互联网年代,写的好的人都差不多混出来了,所以发现好的作者,然后去约稿才是最有效率的。

12。文学期刊一直被认为是在走下坡路,你认为《独唱团》会对这一现象起到一些改善作用吗?(比如利用你的杂志,让更多的青少年能接触到更具文学性的文章?)

韩寒:希望。有一个读者批评的很好,不能因为什么审查的原因而降低对文学的要求。但是真的很难,一方面,文学性这个东西没有定义。在这个年代里,你不知道要找到一篇好的短篇小说有多难,好的作家都不写短篇了,因为利益上不合算,既无名也无利,但几十万字的长篇很难刊登。很多人也等不了出版的周期,宁愿在网络上发表了。你想想,你有多久没有看到过好的小说了?我希望挖到一些。

14,你会比较在意那种情况,杂志销量不好,还是受到的批评多?

韩寒:都在意,但只要不是恶意的杜撰,都没有关系。我会到墙角默默的纠结去的。

15,徐星讲过一个段子,自己当过一阵的杂志主编,觉得特别不习惯,别人管他叫徐总,徐主编,还有人会跑到他这说,谁谁谁的不好,这些问题现在可能根本不会出现在你的团队中,但以后杂志做大了,人员更多了,你会分心在这些事务的管理上吗?作为主编,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管理者?

韩寒:的确会很头大,我痛恨这些人事的东西。

16,你被看做是许多青年的偶像。而中国青年文化杂志和青年文化的衰落已经有十多年了,你怎么看“韩寒或许能振兴青年文化十年之弊”的说法?

韩寒:我不能,但我们能。


18,最后问一个比较那啥的问题。。。。如果郭敬明来投稿,会接受吗。。

韩寒:当然会,但是他一定会提出,不光光是他主动来稿,我也要去稿,大家要稿来稿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405d860100ky6w.html?tj=1
2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澈黑
    当然会,但是他一定会提出,不光光是他主动来稿,我也要去稿,大家要稿来稿去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