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茶馆 茶馆 2547茶人

[文摘] 《茶馆》改编:新水“泡”出老茶香

liukehetao 2010-07-25

  由老舍话剧名作改编的电视剧《茶馆》上周五晚在央视八套黄金档“开张”,至今已播出近半。同为经典改编剧,《茶馆》的噱头远远不及新《三国》、新《红楼梦》,播出后的关注度也不如后两者。不过,在认真的观众和业内人士当中,这部剧的口碑却遥遥领先,认为电视剧《茶馆》真正拍出了老舍的“魂”。在这点上,《茶馆》可谓给“经典翻拍”好好上了一课。

  新水缘何能“泡”出老茶香?昨天下午,记者电话采访了制片人李功达,与他探讨名著新拍的成功经验。“现在翻拍名著,要么按照观众喜欢的写,最终观众又不买账;要么就太忠于原著,甚至一字不改――这两种态度都不太对,我们采取的措施是,就像扎一个大红宫灯,扎的时候要放开,即改编的态度要开放;但扎的过程却始终不离中间的轴,就是原著的魂;扎到最后要回到顶点,即忠实原著。” 李功达总结道。

  内容如何不“注水”?

  扩展到“茶馆外”只添肉不加水

  老舍原著《茶馆》不足5万字,要扩展成32个小时左右的电视剧,肯定要增加大量内容,如原著中有90多位角色,改编成电视剧后增加到了140多个。如何使这些新内容也有原著的味道,让整部作品具有浑然一体,就成了最大的难题。稍有处理不当很容易被指责为“注水”,披着名著...

  由老舍话剧名作改编的电视剧《茶馆》上周五晚在央视八套黄金档“开张”,至今已播出近半。同为经典改编剧,《茶馆》的噱头远远不及新《三国》、新《红楼梦》,播出后的关注度也不如后两者。不过,在认真的观众和业内人士当中,这部剧的口碑却遥遥领先,认为电视剧《茶馆》真正拍出了老舍的“魂”。在这点上,《茶馆》可谓给“经典翻拍”好好上了一课。

  新水缘何能“泡”出老茶香?昨天下午,记者电话采访了制片人李功达,与他探讨名著新拍的成功经验。“现在翻拍名著,要么按照观众喜欢的写,最终观众又不买账;要么就太忠于原著,甚至一字不改――这两种态度都不太对,我们采取的措施是,就像扎一个大红宫灯,扎的时候要放开,即改编的态度要开放;但扎的过程却始终不离中间的轴,就是原著的魂;扎到最后要回到顶点,即忠实原著。” 李功达总结道。

  内容如何不“注水”?

  扩展到“茶馆外”只添肉不加水

  老舍原著《茶馆》不足5万字,要扩展成32个小时左右的电视剧,肯定要增加大量内容,如原著中有90多位角色,改编成电视剧后增加到了140多个。如何使这些新内容也有原著的味道,让整部作品具有浑然一体,就成了最大的难题。稍有处理不当很容易被指责为“注水”,披着名著的皮欺骗观众。

  成功经验:李功达称,电视剧《茶馆》采取的方式是将点连成线。“舞台原有时间横断面上的所有东西全部保留,同时补充舞台上没有具体表现出来的人物故事以及相关时代背景。从清王朝崩溃前夕,到清王朝灭亡军阀混战,再到抗战胜利后的内战时期,其实有着很大的创作空间。”在宏大的时代背景下,小茶馆的命运感得到了突出。

  如果说话剧是写意画,电视剧就好比工笔细描,每一个细节都能够影响对人物和全剧精神的理解。“原话剧受到舞台空间的限制,王掌柜、秦仲义、常四爷、松二爷、刘麻子等那几个很有意思的人物都没有具体展开,现在电视剧正好可以利用自己四度空间的优势来加重笔墨,把人物命运扩展到茶馆背后、茶馆以外,人物信息量更大。”

  经典案例:这几天剧集中播出的与庞太监相关的部分,就是电视改编具体如何操作的好例子。庞太监在老舍原作中只出场了一次,他的下场被康顺子一句台词打发了:“死啦。叫他的侄子们给饿死的。”老舍的这份举重若轻,《茶馆》主创人员不敢怠慢。除了裕泰大茶馆,电视剧里还有许多其他场景,其中甚至包括皇宫。庞太监的故事和他所处的环境得到了更深入的刻画,他作威作福、横行霸道的形象也就更加立体地呈现出来。

  演员如何不“雷人”?

  清一色北京演员演出纯正“京味”

  比起《红楼梦》的主演因为与原著差距太大而引发板砖无数,《茶馆》播出之后观众最认可的就是演员还原了老舍笔下的人物。主演陈宝国塑造的茶馆掌柜王利发赢得了大多数观众的认可。“唐铁嘴”钱波在剧中的表演同样获得了一致好评,甚至有观众认为他的演绎是所有演员中最到位的,演活了一个八面玲珑的“京油子”。此外,秦二爷、常四爷等重要人物的形象,观众们也十分满意。

  成功经验:《茶馆》的主要演员全部是北京人。李功达说,这是当初选择演员最重要的条件。北京人说话时语言上的特色,外地人可以学,但很难像北京人说得那么顺溜。更重要的是,语言和思维是紧密相连的,演员不光应该熟悉北京的生活,还必须摸透北京人的思维逻辑。“在老舍的作品中,各种人说话都反映出他们内心的思想。”

  经典案例:李功达立刻举了一个例子:王利发作为茶馆掌柜说话时那种谦卑、客气、礼貌,要是稍微再多一点,就有了讽刺和反抗的味道。在剧中,和宋恩子、吴祥子这两个朝廷鹰犬对话时,陈宝国完全演出了那种微妙的讽刺,观众看起来很过瘾。换一个外地人,或许北京话能够说得很地道,但光顾着发音的形似而无法顾及其中的复杂感情,也就不能演出原作的精神。

  改编如何不“离题”?

  “若即若离”就像扎宫灯

  新《三国》用新的历史观扭转了原著“尊刘贬曹”的倾向,《红楼梦》一字不动完全忠实原著,可两种创作方法却都引发诸多争议和质疑。在这点上《茶馆》“忠实上的创新”无疑是最成功的。名著新编究竟该遵循什么样的原则?

  成功经验:李功达告诉记者,这次《茶馆》改编成电视剧的指导思想是“若即若离”和“收放自如”,像扎宫灯那样。在改编名著时既不能彻底丢掉原作,也不能对原作亦步亦趋,照着念肯定是不行的。要做到这两点,则必须要以认真的态度把原著里里外外都琢磨透。

  “我从小就看老舍先生的戏,《茶馆》一共看了七八场。”李功达说,老舍的作品已经深深烙印在许多北京人的记忆里。除了《茶馆》,编导们从小还看过许多老舍的小说,《老张的哲学》、《二马》、《骆驼祥子》……对老舍笔下的世界有很深的了解,在《茶馆》里将老舍的其他作品融入其中。为了拍戏去“临时抱佛脚”,改编时又放不开,则注定拍不出好作品。

  经典案例:原著中小刘麻子发现王掌柜上吊死了。根据陈宝国的提议,电视剧版的王掌柜点起一把大火,与茶馆同归于尽。这也许是电视剧中最大胆的一个改动,虽然无关情节发展,却改变了整体的基调,更具视觉震撼。

来源: 深圳特区报 杨媚 文家欣  



0
显示全文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浮生
    看完了,感觉不错。
    不过茶方面只记住了一句:来碗高的~~~~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