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意志軍飾藝術收藏交流中心 德意志軍飾藝術收藏交流中心 1311帝國騎士

第三帝国时期的音乐

[已注销] 2010-07-25
翻译文章,仅供参考
A.V 沙芬伯格

犹太人控制的美国文化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当国家社会主义在德国取得胜利之时,美国的优秀艺术却遭到践踏,这绝非巧合.自1933年开始,从欧洲逃离的犹太颠覆者正是那帮自称是“艺术家”,毒害我们音乐艺术的人. 只需瞧瞧周围糟糕可笑的现代美国音乐作曲和音乐表演就会明白犹太人毁灭性的巨大影响.
而在另一个地方, 欧洲,雅利安文化却一瞬间从犹太人的魔掌中解放出来, 并且迅速繁荣, 成为第二个千年末的文艺复兴.自然地, 西方文化的复苏应归功于阿道夫. 希特勒的德国. 仅仅十二年时间里,极具创造力的第三帝国音乐艺术就获得了不可思议的迅猛发展,这除了用奇迹,还能用什么来形容呢? 德意志天才的艺术思想终于得到了真正的传达, 不会再被犹太人那怪异的,极为低俗的艺术品位所玷污. 犹太人对任何日耳曼的东西都怀有深切的仇恨.

关于一场歌剧的战斗
20世纪公认最伟大交响乐作曲家的理查德.斯特劳斯曾被逃亡的犹太剧院经理力劝加入他们的纽约大都会剧院.他们拿着高额的演出经费来诱惑他,但他发表了支持国家社会主义革命的公开宣言,亲手写下了“希特勒万岁”, 由此间接拒绝了犹太人的引诱.第三帝国科学家发明第一架录音机的同时, 斯特劳斯指挥了他所有主要的交响乐作品, 那些作品至今仍...<<画家马蒂亚斯>><<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尼伯龙指环>><<1984>><<瓦尔基莉>><<四季>><<尤利乌斯.凯撒>>
翻译文章,仅供参考
A.V 沙芬伯格

犹太人控制的美国文化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当国家社会主义在德国取得胜利之时,美国的优秀艺术却遭到践踏,这绝非巧合.自1933年开始,从欧洲逃离的犹太颠覆者正是那帮自称是“艺术家”,毒害我们音乐艺术的人. 只需瞧瞧周围糟糕可笑的现代美国音乐作曲和音乐表演就会明白犹太人毁灭性的巨大影响.
而在另一个地方, 欧洲,雅利安文化却一瞬间从犹太人的魔掌中解放出来, 并且迅速繁荣, 成为第二个千年末的文艺复兴.自然地, 西方文化的复苏应归功于阿道夫. 希特勒的德国. 仅仅十二年时间里,极具创造力的第三帝国音乐艺术就获得了不可思议的迅猛发展,这除了用奇迹,还能用什么来形容呢? 德意志天才的艺术思想终于得到了真正的传达, 不会再被犹太人那怪异的,极为低俗的艺术品位所玷污. 犹太人对任何日耳曼的东西都怀有深切的仇恨.

关于一场歌剧的战斗
20世纪公认最伟大交响乐作曲家的理查德.斯特劳斯曾被逃亡的犹太剧院经理力劝加入他们的纽约大都会剧院.他们拿着高额的演出经费来诱惑他,但他发表了支持国家社会主义革命的公开宣言,亲手写下了“希特勒万岁”, 由此间接拒绝了犹太人的引诱.第三帝国科学家发明第一架录音机的同时, 斯特劳斯指挥了他所有主要的交响乐作品, 那些作品至今仍被认为是最棒的录制品.二战期间,斯特劳斯为日本皇室的500周年庆典暨德日签署1940年轴心国条约纪念日,谱写了一首音乐会序曲.他的变奏,为被同盟国骗子疯狂摧残的德国而哀悼的交响诗也成为了纪念人类历史上最大浩劫的最为震撼人心的作品之一.

斯特劳斯的同代人,汉斯.普菲茨纳,尽管在他的祖国之外并不那么有名,却被列为新浪漫音乐最重要的代表人之一,他分别在1939年和1940年创作的两首交响乐被后世评为他最伟大的作品.在那四年之前,普菲茨纳成为了首位“帝国文化部参议员”.这两位音乐巨人在世界艺术中所获得的名望是如此巨大以至没有一个心怀竭斯底里的仇恨的犹太人能够摧毁他们.多亏了日耳曼人先进的录音技术,他们的作品能够让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多的现代听众欣赏到.

然而什么是受犹太人毒害又无法为他们所摧毁的呢?其中一个例子也许就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管弦乐指挥家—威廉姆.富特文格勒.不能说他是一个狂热的国家社会主义者,因为他的一生属于音乐.富特文格勒倾向于支持国家社会主义,然而他过于忙于自己的艺术而无暇顾忌政治.作为一名非常珍惜传统作曲价值和极其鄙视魏玛共和国的腐败文化的音乐家, 不管是在公开场合还是私下里都向希特勒表示了他的敬意,感激他将20世纪20年代摧残音乐艺术的勋伯格和沙培罗斯逐出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取得政权不到一年,富特文格勒发现自己卷入了音乐之外的纷争.他同意上演保罗.兴德米特的<<画家马蒂亚斯>>,但是因为没有意识到作曲家的政治身份,这位无辜的指挥家发现自己的排练引来了愤怒的冲锋队的干涉.

兴德米特虽然是雅利安人,但他似乎更是一个顽固的GC主义分子,他的“画家马蒂亚斯”不过是GC党煽动听众拿起武器反抗政府的厚颜无耻的宣传,“即使这个政权是经过合法选举产生的,我们也要摧毁它”—---很明显地,这是在影射刚刚获得选举胜利的国家社会主义党.因为大量过时的音乐成分,富特文格勒删去了作品中GC主义政治宣传的内容,这些都尤其不附合国家社会主义广泛的艺术欣赏品位,但他仍坚持它是好音乐,排练也将照计划进行.兴德米特作品中,无论是艺术精华的部分还是糟粕的部分,都在短时间里让位于聚集在柏林剧院门口的意识形态暴力之争的两股洪流.

广大公民,尤其是国家社会主义者都以为1933年一月30日之后,所有马克思主义的煽动作品都已被扫地出门,所以当他们听到红色歌剧竟然卷土重来的消息之后都被激怒了.与此同时,这个国家分散而衰弱的GC主义残余想趁此为他们行将就木的颠覆运动做最后一次针扎,于是就像他们在20年代干的那样,夜间露天聚集在剧院门口吵吵嚷嚷.比GC主义分子更加愤怒的冲锋队也希望“画家马蒂亚斯”上映,因为他们珍视这他们破坏演出,彻底消灭红色病毒的最后机会.然而城市警察十分害怕重现几年前严重的意识形态的暴力冲突,而且无论如何,当局应该给投票选举阿道夫.希特勒的人民带来和平与秩序了.即便这样,无论发生什么,国家社会主义官员仍然倾向于上演这出歌剧,因为他们尊重富特文格勒,这位当时整个文化界的泰斗.

戈培尔博士的干预
毫无疑问,如果兴德米特的歌剧上演了,老GC主义分子将得到最后一次欢呼的机会(如果冲锋队能把他们痛揍一顿会更好),争端也将作为第三帝国历史的一个注脚而过去.然而美国和英国由犹太人所控制的报纸却把这次首演变成国际冲突事件.正因如此,戈培尔博士作为帝国文化部部长,决定采取行动.他写了一封措辞礼貌的长信给富特文格勒.他解释道,局势已经超出控制,只把音乐当成政治工具的国家社会主义敌人正在利用这次即将到来的演出达到显而易见的非艺术的目的,即煽动仇恨和暴力以破坏新的政权.而且兴德米特属于民族艺术所不齿的就时期的艺术家.经过十四年的艰苦抗争,德国人民已经战胜了这一耻辱,现在正是颂扬本民族艺术成就的时刻,而不是损害它.他要求为现在的局势和将来的文化发展着想,将这出惹来麻烦的歌剧搁浅.但是,如果指挥家认为这出歌剧的音乐有价值,那么“画家马蹄亚斯”的歌剧组曲是可以演奏的.

为了歌剧正常演出的大局,富特文格勒发表了他的公开信作为回应,信中他真诚地采纳了戈培尔博士的各条建议,还包括了自己的评论“存在着这样的时刻,即使是艺术也要为更加伟大而重要的事情让步”.这话出自一个对音乐如痴如狂的指挥家,是多么慷慨宽宏.随着兴德米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名机会丧失,想要死灰复燃的GC主义分子十分失望,因为他们最后一次进行举行政治游行的企图破灭了,而冲锋队也同样失望,因为他们失去了教训德国最后一GC产主义分子的良机.

从犹太人煽动仇恨的烈火开始,无论今天什么时候提到兴德米特,“画家马蒂亚斯”这部音乐剧都被人遗忘了.正如戈培尔博士承诺的那样,这出歌剧最后在1934年上演,甚至还在第三帝国录了音!即便只剩下纯音乐的精华,这部音乐剧就再也没有演奏过了,这只能说明它无法激发音乐欣赏者想象力,没有任何永恒的价值.即使是被作为反纳粹的“杰作”,这出剧目到了今天也很少能被听到,它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败笔.确实曾有人认为这出歌剧是因为自身太过精彩而被纳粹欣赏或容忍,可是当它在纽约大张旗鼓地上演时却被证明那不过是胡说八道.从那以后,它再也没有重见天日了.

兴德米特被证明根本不是个有意思的作曲家,围绕着这个名字的争议更多地和他可憎的政治态度联系在一起,而不是他的音乐.同时被忽视的还有一个事实,那就是第三帝国竟然能够撇开兴德米特的GC主义分子的身份而允许他创作,演出甚至录音,这似乎不是犹太人费尽气力要我们相信的纳粹独裁统治.虽然兴德米特迫不及待地收了美国犹太人的钱,带着一捆捆毫无价值的乐谱逃往美国,可是纽约犹太人控制的音乐环境显然比邪恶的前纳粹德国还要不尽如人意,实际上他的假名声随着人们对他的遗忘而消失净尽.令人愉快的是他活得够长,亲眼看到他的作品是如何被50年代的犹太批评家野蛮攻击的,被犹太人贬斥为“毫无希望的过时家伙”.这正如犹太人的本质,他应景时期的犹太资助者对他们“正直的非犹太人”以怨报德.

一名日耳曼音乐家所遭受的迫害

只有控制着报业的犹太人才会为了图利而继续追踪和操纵着“画家马蒂亚斯”事件,向轻信谣言的非犹太人展示这样一个“证据”—--伟大的音乐正受到纳粹德国的压制,连富特文格勒也被利用了.然而,他们很快就失望了,因为富特文格勒将接踵而来破除兴德米特事件的谣言,于是他们向他提供了(正如向理查德.斯特劳斯所作的)大量在纽约演出的经费.
他拒绝了犹太人,而且在战争来临之后,他私下里积极地为士兵和工人奉献了大量演出.几十年来的音乐评论者都把他在1944年4月20日,希特勒55岁生日庆典上指挥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中的合唱视作他所有音乐唱片中最杰出的作品.即使到了最后,富特文格勒仍然在柏林为公众指挥音乐会,他最后一张帝国唱片(塞萨.法兰克D小调交响乐)是所有同类指挥作品中最好的一部.这张唱片就录制于战乱中的1945年一月.
如前所述,兴德米特作品在德国的上演证明了犹太人指责德国受纳粹独裁统治,实行审查制不过是彻头彻尾的诽谤.可是战争一结束,德国艺术家就立即被占领者禁止工作,只有那些对盟军逢迎拍马之人,通过宣称自己是反纳粹斗士才能获得重新工作的机会.可见犹太化的同盟国一抓到机会就对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实行的正是他们所强烈谴责的审查制度.被剥夺艺术创作自由的人之中就有威廉姆.富特文格勒,虽然他从未给帝国政府做过任何宣传,他不是一个党员,甚至从没有给国家社会主义者候选人投过一张选票.

占领区政府答应只要富特文格勒签署公开声明,称自己为“罪恶的希特勒统治时期”所从事的活动表示忏悔,向占领者乞求宽恕,就能立即重新开始自己的指挥事业.但是他拒绝了,义正严词地声明自己的生命属于音乐,与政治毫不相关,他也绝不接受占领者强加给他的指控,自己从未参与任何“罪行”.于是盟国对他发出了禁止令,他在一段时期内只能靠朋友的接济为生.

犹太人和他们披着制服的走狗们试图向德国人民证明盟军占领下的文化要高于在他们自己选举的国家社会主义政府统治下的德国文化.可是问题来了,随着这个国家真正的艺术家们不是去世,就是被扔进监狱或受到审查,已经没有多少所谓的文化了.为了极力保持自己虚伪的自由民主,盟国又在两年前要富特文格勒签署的声明上给他提供了另一份缩水的文件.这一回没有提及国家社会主义,只是要求他谴责任何形式的“专制主义”,他毫不犹豫地签了,终于重新开始了他的音乐生涯.

“民主扼杀艺术!”
虽然富特文格勒带着全世界的掌声重返指挥台,但他的指挥水平已远不如战争时期甚至战前的了,他战后指挥的许多音乐会对让人大失所望.过去他心中的熊熊烈火似乎已经熄灭,只是偶然闪耀了几点光明.虽然有极少数的演出,例如拜罗伊特节的重启仪式上的交响乐合唱能够展现他全部的艺术天才,但更突出的却是艺术活力的丧失,尤其在指挥他一直以来极为钟爱的贝多芬和布鲁克纳的作品时表现得更加明显.他也是瓦格纳最好的诠释者,但他战后的<<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以及<<尼伯龙指环>>却连自己的正常水平都达不到.显然战后的民主自由并没有给他多少灵感,像所有1933至1945年的其他艺术家一样,他在1933—1945年间达到了艺术生涯的顶峰,然而在这之后,德国和欧洲迅速跌入了文化的深渊并逐渐消亡,至今仍深陷泥潭.

艺术家必须依靠强大的灵感才能达到成就完美的艺术.第三帝国时期是历史上最富有灵感的时代,因此艺术家们才会感到自己被伟大的时代激发.然而在盟军可耻“胜利”的笼罩之下,世界变得阴暗而虚伪,真正的艺术家们感到的只有绝望而非灵感.这绝不是胡言乱语,我们可以在富特文格勒所留下的音乐遗产中找到证据.他在第三帝国时期录制的唱片至今仍被誉为世界级的杰作,收藏家们都知道任何一件1946年之前富特文格勒的作品几乎都是珍品,即使当时的录制条件远逊于后来的技术标准,而他战后的唱片却更多的是名不符实的劣品.唱片公司必须确保已经标明自己的唱片是富特文格勒在第三帝国时期录制的版本,而战后的演出版本却从未标明,因为有经验的收藏家都会知道在民主时期演出的音乐没有多少艺术价值.

富特文格勒死于1954年,他身后几十年里充斥的都是头顶前辈光环却天赋寻常的指挥者,他们所诠释的作品毫无特点.
在忍受了几十年水平一般的指挥者之后,音乐发烧友又会在无意间找到富特文格勒的旧唱片.对于对富特文格勒一无所知的一代人来说,欣赏到他所保存下来的唱片不蒂于重生.与60年代至今一些指挥者,如列奥纳多.伯恩斯坦,小泽征尔,迪恩.迪克森以及其他无名之辈的泛泛之作完全相反,富特文格勒的唱片至今都被认为是对伟大音乐的最好诠释.

20多年前国际富特文格勒复兴运动开始了,不仅至今仍在继续,而且还在逐渐壮大,无论何时他的又一张遗失的唱片被人们发现,他的作品都会立即让最畅销的音乐相形见绌.

对富特文格勒的扭曲

犹太人很快就对这个据不服从的“纳粹音乐家”的艺术复苏有所警惕,但是禁止富特文格勒的唱片发行或给C.D.公司施压以让他的唱片逐渐消失都会降低他们的收益.犹太人自然不能让自己的利益受损,于是就干脆自己来接手富特文格勒复兴运动.

在20世纪30年代叱责富特文格勒和40年代压制他的同一帮人现在却在到处兜售他的唱片, 这真是对“粗心健忘”的犹太人的一个典型的讽刺.然而作为地球上与政治关系最为密切的生物,他们一点也不满足于富特文格勒的C.D.带给他们的丰厚利益,他们还得歪曲他的生平以符合犹太人的政治正确性.为了使销售富特文格勒的作品合理化,同时用政治宣传欺骗非犹太顾客,谎言制造者们又在把富特文格勒塑造成一个反纳粹战士,他私底下憎恨希特勒,留在德国只是为了把更多的犹太人从毒气室里拯救出来!尽管这种厚颜无耻的肆意歪曲不禁要让当年那些迫害他的盟军占领者目瞪口呆,但这只不过是又一个犹太人几千年来臭名昭著的骗子伎俩.

大家不用惊讶为富特文格勒的反纳粹行动而奔走呼号的竟是犹太人亨利.弗格尔.他痛惜这个“正直的非犹太人,哦,德国人”长期以来都被错当成一个法西斯了.实际上这个指挥家深爱这犹太人,而且还不惜以身犯险在为希特勒的生日作出最棒的演出之前从他那儿救走犹太人!这种疯狂的“逻辑”除了来自犹太人只为利益所驱动的愚蠢脑袋,还能从哪儿来?既然富特文格勒的名声经过犹太人的漂白了,我们买他的唱片时就不用再背负道德的谴责了.为了犹太人当下的利益,过去的历史又被重新安排了一遍.这种背地里的两面派不禁让人想起乔治.奥威尔在他的预言式作品<<1984>>里老大哥的洗脑口号“谁掌握着现在谁就掌控着过去,谁掌控着过去,谁就控制未来”.

但是整个30年代和40年代前期著名雅利安音乐家数量如此庞大,已超出了第三帝国的国界.赫尔格.罗斯万格,阿斯克尔.舒尔茨和托斯腾.莱都是丹麦特别自二战以来产生过的最杰出的男高音歌唱家,他们的事业都是在希特勒统治时期蒸蒸日上的.在战争爆发的前几年,比利时最伟大的男高音马歇尔.威特里希录制了咏叹调“上帝保佑我们的元首”,这首歌风靡了三十年代大部分时间. 20世纪最著名的瓦格纳女高音歌唱家之一, 克里斯丁.弗拉格斯塔德尽管在大都会剧院的<<瓦尔基莉>>获得了巨大成功,但她还是离开了那儿,去挪威加入到她丈夫的工作之中.她的丈夫不仅是挪威一流的指挥家,还是挪威国家社会主义运动的高层官员.战后,弗拉格斯塔德回到了大都会,但被激怒了的竭斯底里的纽约犹太人却禁止她演出.他们竟然因为弗拉格斯塔德的意识形态而公开阻止世界顶级的女艺术家举行演出,他们似乎忘了,这种做法正是他们一直以来谴责纳粹的.

威廉.门格尔贝格幽灵的报复

唯一能够与富特文格勒齐名甚至可能在某些方面超过他的同代人只有荷兰指挥家威廉.门格尔贝格.虽然犹太人对他深感不安得多,但他的唱片仍被人们视为精彩的回归.亨利.弗格尔没法借门格尔贝格的名义歪曲事实.富特文格勒只是在情感和艺术上接近国家社会主义,然而门格尔贝格却是全身心地支持希特勒.他将1940年德国对荷兰的入侵看成是伟大的解放,因为希特勒终于把他的祖国从犹太暴君的手里解救出来.和富特文格勒一样,他在世界上声望极高,他也本可以深受美国欢迎,在那儿安度余生.与此相反,他无论在哪个场合都会公开表达自己对伟大的国家社会主义的热爱,并在整个帝国举行了演出.即使这样,他还是成为了荷兰最有活力的音乐家,所有荷兰最伟大的现代作曲家都把他们早期的成就归功于门格尔贝格.

同样不可忽视的是,门格尔贝格将阿姆斯特丹管弦乐队塑造成公认的一直以来最好的交响乐团.这位音乐家对音乐的贡献之大令人惊讶,也远远超过了这篇报纸文章所能叙述的范围.即便如此,他从未参加任何国家社会主义组织(无论是德国还是荷兰的),也从未鼓吹战争,除了为R&R军队,德国军队,荷兰军队或者在反向万字旗下团结在一起顽强抵抗苏联共产主义的欧洲民族主义者演出.他满足于用自己厚重的传奇般的名声来支持国家社会主义,并且只做自己认为正确的力所能及之事----比世界上任何一人都更好地指挥伟大的音乐!

只因为牵连进政治,从未伤害他人的威廉.门格尔贝格却没有经过听证就被盟军所控制的荷兰最高法院判处死刑.四处逃生的他最终在西班牙受到庇护.佛朗哥最大的功绩就是拒绝将这名判刑的音乐家引渡回国遭受荷兰当政者的迫害.由于精神和健康都遭受了严重创伤,这位音乐大师再也没能拿起指挥棒去指挥一场无与伦比的听觉盛宴.在逃亡了六年之后,他去世了.他被自己的同胞指责和蔑视,却受到热爱他的外国人的珍视和保护.他曾经创立的辉煌的阿姆斯特丹乐团一由那些政治上毫无问题却才能平庸的指挥家(如伯纳德.海丁克)接手之后就立即没落了,后来这个乐团才被偶尔评为世界级乐团.他的魂魄直到今天仍在向战后的那些庸俗的艺术家复仇,那些平庸之辈很快就被人遗忘,然而门格尔贝格的作品却恢复了前所未有的生机.

感谢法西斯的音乐

相似的悲剧也同样发生在皮特罗.马斯康尼身上.他的Cavalleria Rusticana是音乐会全套乐曲中最经常演奏的主要曲目, I Pagliacci 也是最有名的歌剧之一.马斯康尼同时还是本尼托.墨索里尼的忠实追随者,领袖在进行早期奋斗时他就开始追随左右了.从20世纪20年代到30年代再到战争时期,他在法西斯文化局担任了各种职务,还为提升意大利音乐而做出了大量贡献.他的忠诚在患难之中得到了证明.墨索里尼于1943年被叛徒囚禁,而后勇敢的党卫军指挥官又在意大利北部将领袖救出.在这期间,马斯里尼一直伴随着没缩慄您.
随着灾难性战争结果的到来,马斯里尼的名字上了共产主义分子的名单,这群共党疯子正是那些谋杀了领袖的同一群混蛋.为了躲避追杀者,马斯里尼躲藏在一个没有暖气的阁楼里,最后在1945年零度以下的冬天中死于饥饿和暴露于寒冷之中.马斯里尼是西方文明最后的伟大创作者中的其中之一,他的死是同盟国对文化的无耻和野蛮胜利的又一大贡献.年复一年为Cavalleria Rusticana拍手叫好的大批歌剧爱好者们甚至对作曲家的法西斯身份一无所知,更加不知道他的悲惨命运.

他们也同样经常称赞安东尼奥.维瓦尔第的音乐,尤其是他的<<四季>>,早已成为耳熟能详的音乐曲目.无数人竞相购买18世纪维瓦尔第的音乐唱片,而且他的作品早已被公认为西方艺术中的瑰宝.然而如果不是一位著名的美国法西斯主义者在墨索里尼时期的意大利进行了辛勤的研究,维瓦尔第的名字以及他的伟大成就至今也还是不为人所知,就像在埃兹拉.庞德发现了那些被遗忘的作曲家之前那样默默无闻.作为美国最著名的诗人之一,庞德拯救了这一音乐中的无价之宝,可是他的美国同胞们却把他关在所谓的“老虎笼”,任其忍受饥饿和他们的虐待.他的监牢是个没有安装暖气的小号牢房,站起来时身体无法站直,躺下去时双腿也无法伸直.即使是对比这个61岁的老人年轻的人来说,那也是一个痛苦的折磨.世界上像以萨克.伯尔曼这样的人是否向埃兹拉.庞德表示过深深的敬意?因为如果没有庞德,他们就根本没机会演奏维瓦尔第的音乐了.

法西斯意大利也激发了一些最好的指挥家的灵感,他们在各个时代都享有盛誉,其中最著名的恐怕要数维克多.德桑巴塔.正如富特文格勒和门格尔贝格一样,他的动感十足的智慧诠释之作深受收藏家的好评,特别是雷斯皮,贝多芬和普契尼的音乐萨巴塔是他所活跃的法西斯意大利时期的伟大音乐家之一,1945年马克思主义解放者接手过意大利之后就再也没有产生过能达到他所取得的成就的音乐家.法西斯主义激发了许多非同寻常的作曲家,其中最伟大的要数格兰—弗兰西斯科.马利皮耶罗,他是20世纪最重要的音乐学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完整又富有创造力地录制了克劳迪欧.蒙特瓦蒂,16世纪意大利歌剧奠基人的作品.这项精细而浩大的工程用了将近20年的时间,直到1942年才完成.至今这个版本还被当作同类唱片中的无价之宝而被音乐家竞相收藏.马利皮耶罗在1936年上演了自己的歌剧, 根据莎士比亚戏剧改编的<<尤利乌斯.凯撒>>.这是法西斯主义对至今仍有广泛影响的古罗马遗产的继承,是文化上的胜利.当阿道夫.希特勒东征苏维埃俄罗斯时,芬兰民族主义者的蓝色万字旗在和德国一同飘扬.这个时期的芬兰产生了本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也是世界范围内最伟大的作曲家,耶恩.西贝柳斯.另一名法西斯主义的战友,拉脱维亚,从1918年获得独立到1940年被苏联占领再到1941至1944年被德国解放,获得了一段作曲的黄金时期.在拉脱维亚重获自由的这段时间,雅尼斯.梅蒂希在30年代到40年代初创作的经典作品终于能够经常被外界的听众欣赏到.

同盟国音乐

与此同时,同盟国内部既受到资本家的剥削又遭到共产主义颠覆者的蹂躏,各种艺术从此走了下坡路.虽然英国的情况没有美国那么糟,但是随着犹太化民主逐渐控制本国文化,英国的艺术已经没有希望了.拉尔夫.瓦恩.威廉姆斯,亚瑟.比利斯,阿诺德.巴科斯,古斯塔夫,豪斯特以及他们上世纪初的同事们都已经迅速衰老却后继无人,没有人能够达到甚至超过他们的惊人天才.也许只有本杰明.布里特恩是个例外,这个于1976年去世的音乐家无疑是英国最后一位重要的作曲家.法国的音乐创造力却只在30年代被一个狂热的法西斯主义者,佛罗伦特.施密特延续下来.他的天才之作使所有的印象派音乐家自愧不如.仅仅靠着法国在世最伟大音乐家的头衔以及他的高龄他才从战后的刽子手手中逃过一劫(他差一点就被绞死了!)他的继任者弗兰西斯.保伦克继续了高卢音乐的辉煌,但这位音乐家在1963年去世之后,法国的作曲史就只剩一片空白.

在犹太怪物控制的前苏联,他们大量创作“无产者艺术”的荒唐企图以一败涂地收场.他们在20年代扫除了俄罗斯音乐之后,一些非犹太人,如塞尔格.普罗科菲夫,赖因荷尔德.戈里勒,伊普拉托夫.伊万诺夫和阿拉姆.卡查托里安德作品中所呈现出的粗犷的民族风格立刻让赤匪紧张不已.他们允许这些杰出的作曲家继续创作,只是因为苏联领导人深知这些音乐有助于激发人民的爱国热情从而抵抗欧洲的法西斯,为保护邪恶的GC主义而作无谓的牺牲.

然而1945年之后,共产党再也不需要音乐中这样的民族成分了(确实,民族主义是对犹太人的重大威胁).这些音乐很快就遭到了贬斥.同样是这批音乐家,当犹太共产主义者要利用他们的作品激发俄国人抵抗希特勒的疯狂情绪时,他们的音乐被誉为“爱国作品”,可是当他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却又很快被公开叱责为“苏联人民的敌人”并且遭到了追捕.一些人试图创作不那么激进的音乐去取悦他们的主子,而那些没能取悦共产党的作曲家就被扔进了古拉格监狱.就像在自称民主社会的英国,法国和美国一样,前苏联严肃的音乐创作随着1953年普罗科菲夫的去世而销声匿迹.

国家社会主义的阳光使音乐世界放发了唯一的光芒.这是我们以它的名义能够特别骄傲地继承下来的合法遗产.我们聆听着阿道夫.希特勒曾经欣赏和享受过的第三帝国音乐,灵魂被深深感动,由此对他产生出别人所无法理解的精神上鲜明的亲近之感.尽管巨大的灾难在外部摧毁了第三帝国和它的英雄们,但它崇高的音乐经典却保存了下来,供我们欣赏.
而且它们的意义不仅仅只是幸存了下来!它们抑制不住的伟大情感感动着比任何时期都要多的听众.帝国在音乐上取得的永恒胜利是一个神圣的印记,是来自神的荣耀,富特文格勒和门格尔贝格所指挥的音乐回响在我们不可战胜的民族主义运动周围!

今天的音乐

读过以上文字之后我们就会明白我们生活在今天是多么幸福啊,敏感而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为我们演奏了说唱,合成器与最近流行的各种现代音乐.优秀的唱片公司们为我们送来了奇妙的礼物,通过聆听他们所演奏的被法西斯政权打压的可怕音乐,我们的灵魂提升的如此之高,已超出了那些乐曲所能产生的作用.感谢上帝,现代民主为我们所听,所读,甚至所能说的话都进行了精心挑选.



33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5条) 只看楼主

  • Heydrich
    望LZ注明出处 供小组查阅共享。谢谢提供!
  • Heydrich
    艺术家必须依靠强大的灵感才能达到成就完美的艺术.第三帝国时期是历史上最富有灵感的时代,因此艺术家们才会感到自己被伟大的时代激发.然而在盟军可耻“胜利”的笼罩之下,世界变得阴暗而虚伪,真正的艺术家们感到的只有绝望而非灵感.这绝不是胡言乱语,我们可以在富特文格勒所留下的音乐遗产中找到证据.他在第三帝国时期录制的唱片至今仍被誉为世界级的杰作,收藏家们都知道任何一件1946年之前富特文格勒的作品几乎都是珍品,即使当时的录制条件远逊于后来的技术标准,而他战后的唱片却更多的是名不符实的劣品.唱片公司必须确保已经标明自己的唱片是富特文格勒在第三帝国时期录制的版本,而战后的演出版本却从未标明,因为有经验的收藏家都会知道在民主时期演出的音乐没有多少艺术价值.

    富特文格勒死于1954年,他身后几十年里充斥的都是头顶前辈光环却天赋寻常的指挥者,他们所诠释的作品毫无特点.
    在忍受了几十年水平一般的指挥者之后,音乐发烧友又会在无意间找到富特文格勒的旧唱片.对于对富特文格勒一无所知的一代人来说,欣赏到他所保存下来的唱片不蒂于重生.与60年代至今一些指挥者,如列奥纳多.伯恩斯坦,小泽征尔,迪恩.迪克森以及其他无名之辈的泛泛之作完全相反,富特文格勒的唱片至今都被认为是对伟大音乐的最好诠释.

    20多年前国际富特文格勒复兴运动开始了,不仅至今仍在继续,而且还在逐渐壮大,无论何时他的又一张遗失的唱片被人们发现,他的作品都会立即让最畅销的音乐相形见绌.
    ................................................................................................................................
    ,唯一能够与富特文格勒齐名甚至可能在某些方面超过他的同代人只有荷兰指挥家威廉.门格尔贝格.虽然犹太人对他深感不安得多,但他的唱片仍被人们视为精彩的回归.亨利.弗格尔没法借门格尔贝格的名义歪曲事实.富特文格勒只是在情感和艺术上接近国家社会主义,然而门格尔贝格却是全身心地支持希特勒.他将1940年德国对荷兰的入侵看成是伟大的解放,因为希特勒终于把他的祖国从犹太暴君的手里解救出来.和富特文格勒一样,他在世界上声望极高,他也本可以深受美国欢迎,在那儿安度余生.与此相反,他无论在哪个场合都会公开表达自己对伟大的国家社会主义的热爱,并在整个帝国举行了演出.即使这样,他还是成为了荷兰最有活力的音乐家,所有荷兰最伟大的现代作曲家都把他们早期的成就归功于门格尔贝格.
    ................................................................................................................................

    现代民主为我们所听,所读,甚至所能说的话都进行了精心挑选.
  • Heydrich
    虽然富特文格勒带着全世界的掌声重返指挥台,但他的指挥水平已远不如战争时期甚至战前的了,他战后指挥的许多音乐会对让人大失所望.过去他心中的熊熊烈火似乎已经熄灭,只是偶然闪耀了几点光明.虽然有极少数的演出,例如拜罗伊特节的重启仪式上的交响乐合唱能够展现他全部的艺术天才,但更突出的却是艺术活力的丧失,尤其在指挥他一直以来极为钟爱的贝多芬和布鲁克纳的作品时表现得更加明显.他也是瓦格纳最好的诠释者,但他战后的<<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以及<<尼伯龙指环>>却连自己的正常水平都达不到.显然战后的民主自由并没有给他多少灵感,像所有1933至1945年的其他艺术家一样,他在1933—1945年间达到了艺术生涯的顶峰,然而在这之后,德国和欧洲迅速跌入了文化的深渊并逐渐消亡,至今仍深陷泥潭.
  • 玛特
    唯一能够与富特文格勒齐名甚至可能在某些方面超过他的同代人只有荷兰指挥家威廉.门格尔贝格.
    ---------------------------
    门盖尔贝格的确非常杰出,我喜欢他远甚于富特文格勒。
  • Der Ritter
    门格尔贝格的 “马太受难”把我这名卑微的人征服!
  • 幻無蝶音
    门盖尔贝格与普菲茨纳类似,他们都是精神纯粹的人,可是却因为他们支持的东西被联想与邪恶的东西有关而臭了名声(其实他们严格控制自己的思想和言行没有发展到邪恶的东西那一步,他们有道德准则)
  • Otto Skorzeny
    你所谓这个“邪恶”只是胜利者的弥天大谎罢了!

    现今的世界有 哪样道德准则?!
  • 幻無蝶音
    “邪恶”这个东西当然存在,但关键在于如何定义的问题,我不会偏听偏信任何一方出于自己利益而针对敌方所划定的“邪恶”定义

    “道德准则”这个东西也是存在的,与上文的“邪恶”同理。
  • Der Ritter
    “道德准则”正是这个时代需要去建立的
    核心是公义 ,非现今世界利益动机

  • [已注销]
    那个时期还有Pepping,Georg Schumann,Heinz Schubert,Trapp,Orff,Arnold Mendelssohn,Siegfried Wagner uzw.
查看更多回应(15)/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