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汪晖批判 汪晖批判 202成员

耿占春批"新左"

民防卫士 2010-07-25
他们急于弄出一个学术思想史上有特色的中国制造来,因此急于撇开西方世界几百年的启蒙思想及其对民主自由精神的社会诉求——直奔中国特色,不惜忽略中国经验中的令人痛苦耻辱的部分,充耳不闻民众的怨声载道,视而不见模式中的极权性质和当代资本的官僚 家族属性,硬是搞出个漂白了的中国制造的学术思想。“现代性”概念甚至奇妙地过滤掉了社会真实经验与记忆,连毛时代的封建专制、精神与物质的双重贫困都被叙述成“反资本主义现代性的另一种现代性”,成为集权制的一首学术赞歌。
0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9条) 只看楼主

  • 民防卫士
    中国制造的学术把知识装进一个阴谋一般的权力叙事之中。因此,难的是使学术思想成为社会良知的体现,成为权力压力与利益诱惑下的风险承担者。难的是通过学术思想对沉默着的经验、难堪的经验进行更复杂的表述能力。难的是形成学术自身对社会历史的思想叙事,形成自身的叙事逻辑与叙事话语,而不是把繁复印证的知识通过规范性的学术语言装进了一个半官方、半意识形态化的叙事模式。后者才是问题所在,他们把自己拥有的现代性知识、后现代理论与逻辑,塞进了几十年如一日的叙述模式,一个在半市场经济语境中变形了的对抗性的意识形态模式。如同那些中国制造一样,漂白了农民工的血汗,不沾染环境的极度污染,大方地忽略了权力股东所获得的红利。
  • 民防卫士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2917822/
  • Clips2010

    一针见血啊。
  • 老子徒弟
    精彩,深刻!拿住了左倾流氓的七寸!
  • 老子徒弟
    汪晖等左倾文痞在当代中国的兴起,伴随的是毛左极权思想价值观回潮、封建“专制”主义回归、特权腐败在中国的泛滥!汪晖、孔庆东、韩毓海等左倾文化流氓的所谓思想和理论,是为专制政治流氓服务的,是斯大林主义加纳粹主义加现代秦始皇主义在中国混合疯狂生长的温床,对中华民族的文明与进步危害性超过贪官污吏和黑社会的毒害!所以,反击汪晖等无耻左倾流氓,是每个有良心知识分子的天职,是中华民族崛起进步的必然需要!
  • 老子徒弟
    左倾流氓都是无耻缺德 坏蛋!
  • Parsimoniae
    四个大字:沉渣泛起。
  • Parsimoniae
    我觉得吴思老师还是太宽容,公共平台上给这些极端分子留空间是很危险的,即使要留,也必须设定一些底线,比如尊重人权、权力要制衡等等,他们要是突破这些底线,就必须退出公共空间。
  • Parsimoniae
    中国制造”的学术

      耿占春

      在血汗工厂支撑的“中国制造”基础上,学术界也多想弄出些洗净了血汗的“中国制造”,于是就有了“中国模式”、“中国道路”、“中国经验”等等这些“反资本主义现代性的另一种现代性”之类的学术思想,当然,这些都是定语“成功的”所保证所推荐的模式、道路与经验。最有学问的一批人,最具有国际视野的一批人,在波音飞机的跨国飞行中落地生根在两边制造了中国学术和中国思想。这本应大张国人的志气,可是有人渐渐品出或一下子就觉得味道不对。于是近日有人批评他们知识上的“抄袭”、“剽窃”,以及学术不规范,实在用心良苦而策略之至。其实这些人很有知识,学贯中西,从美国大学至少也是香港大学的优势地位俯视中国学界,又从中国经验、中国道路、中国模式的见证人、亲历者、首创者身份,获得在美国大学中国问题发言权,成为学院派的中国经验代言人,可见人家的问题不是知识方面的,不是论证逻辑方面的,不是学术规范性方面的。他们有知识而且智商极高。问题在于他们急于弄出一个学术思想史上有特色的中国制造来,因此急于撇开西方世界几百年的启蒙思想及其对民主自由精神的社会诉求——直奔中国特色,不惜忽略中国经验中的令人痛苦耻辱的部分,充耳不闻民众的怨声载道,视而不见模式中的极权性质和当代资本的官僚家族属性,硬是搞出个漂白了的中国制造的学术思想。“现代性”概念甚至奇妙地过滤掉了社会真实经验与记忆,连毛时代的封建专制、精神与物质的双重贫困都被叙述成“反资本主义现代性的另一种现代性”,成为集权制的一首学术赞歌。的确,这是中国制造的学术,是首创而非抄袭、是原版而非剽窃。

      就目前的学术界而言,问题不在于知识不足,有闲阶层总是比一般人有较充足的时间掌握知识;也不在于逻辑与学术规范性,这些对他们都不难。问题在于中国制造的学术把知识装进一个阴谋一般的权力叙事之中。因此,难的是使学术思想成为社会良知的体现,成为权力压力与利益诱惑下的风险承担者。难的是通过学术思想对沉默着的经验、难堪的经验进行更复杂的表述能力。难的是形成学术自身对社会历史的思想叙事,形成自身的叙事逻辑与叙事话语,而不是把繁复印证的知识通过规范性的学术语言装进了一个半官方、半意识形态化的叙事模式。后者才是问题所在,他们把自己拥有的现代性知识、后现代理论与逻辑,塞进了几十年如一日的叙述模式,一个在半市场经济语境中变形了的对抗性的意识形态模式。如同那些中国制造一样,漂白了农民工的血汗,不沾染环境的极度污染,大方地忽略了权力股东所获得的红利。

      或许这些并不是说他们主观上的意图——你想想,他们是知识人,是思想者,他们总得找出自己独特的思想与学术吧。可是,什么启蒙、理性、人权,什么民主、自由,不说这些理念在西方制度形式中总是存在着不尽人意之处,特权阶级出于自身利益又是多么愿意夸大这种不尽人意明里暗中为集中制辩护;从社会而言,这些没有在社会实践与制度层面被现实化的理念,也毕竟被人喊了一百年了,都心理期待疲劳以致心生厌倦了;对这些学术人来说,这些概念在知识论上显得多么陈旧过时,毫无新意,对学院里年轻的学术人的心智毫无诱惑力。可是,在移动的、复杂的经验语境中形成有效的叙事话语、形成我们自身的学术思想表述并不容易,绝不会像在血汗工厂中加工——出口、有时还转内销——那么快。只有意识形态是现成的,也不乏重新包装的现代性的或后现代知识外壳。

      就思想理论尤其是关系到人文社会学科的问题而言,不是最时新的就是最好的,无论一些学院人多么不屑一顾,民主、自由、人权,成为越来越多的国民愿意选择的社会制度的思想根基。我愿意重复甘地的话作为人文思想纷争中的一种警示:“试回忆你所见过的最贫困、最绝望的人的面孔,问问自己你思考的步骤是否会对他有任何作用,他是否能够通过它获得任何东西?它能够让他复苏从而控制自己的生活与命运么?换言之,它是否会把那些饥肠辘辘、精神上也饥饿万分的千百万乡下同胞引向‘自治’?这样,你就会发现你的疑虑以及你自己解体了。”如果愿意在这样的警示面前陷入沉默,陷入学术话语的暂时解体,也能让思想回忆起自身应有的一丝尊严。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