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读书 4016成员

徐铸成:面首考

豆瓣用户 2010-07-25
面首这一个词,近几年似乎又颇引起一些人的注意,特别是那些爱打听小道新闻的人。
解放前出版的辞书如《辞源》、《辞海》,在“面首”这一条,都只列一个义项,引用刘宋前废帝刘子业与山阴公主的故事。《魏书·刘子业传》:“时其姊山阴公主大见爱狎,淫恣过度,谓子业曰:‘妾与陛下男女虽殊,俱托体先帝。陛下六宫数百,而妾唯一驸马,事不均平,乃可如此!’子业为主置面首左右三十人。”还引用了胡三省的注释:“貌美者曰‘面’,发美者曰‘首’。”于是,“面首”几乎成了男妾的同义语。如《聊斋·颜氏》:“生曰‘面首三十人,请卿自置耳。’”日本出版的《大汉和辞典》,“面首”这一条,也只列这一义项,例句也和《辞海》等同一来源。
我在五七干校四五年中,于被批、斗、劳动和学习经典著作之余,每以披读古书,消磨长日。73年“上调”,受工宣队控制使用,从古书中摘录资料,是唯一的工作。几年中,摘制了近万张资料卡,现在,已成为编辑《汉语大辞典》资料的一小部分。
在先秦、两汉、魏晋的古籍中,我没有发现过“面首”这个词。《宋书·臧质传》中,才看到了这么一段:“(臧质)坐前伐蛮,枉杀队主严祖,又纳面首、生口,不以送台,免官。”按臧质服官于刘宋初年,早于前废帝即位有十七八
面首这一个词,近几年似乎又颇引起一些人的注意,特别是那些爱打听小道新闻的人。
解放前出版的辞书如《辞源》、《辞海》,在“面首”这一条,都只列一个义项,引用刘宋前废帝刘子业与山阴公主的故事。《魏书·刘子业传》:“时其姊山阴公主大见爱狎,淫恣过度,谓子业曰:‘妾与陛下男女虽殊,俱托体先帝。陛下六宫数百,而妾唯一驸马,事不均平,乃可如此!’子业为主置面首左右三十人。”还引用了胡三省的注释:“貌美者曰‘面’,发美者曰‘首’。”于是,“面首”几乎成了男妾的同义语。如《聊斋·颜氏》:“生曰‘面首三十人,请卿自置耳。’”日本出版的《大汉和辞典》,“面首”这一条,也只列这一义项,例句也和《辞海》等同一来源。
我在五七干校四五年中,于被批、斗、劳动和学习经典著作之余,每以披读古书,消磨长日。73年“上调”,受工宣队控制使用,从古书中摘录资料,是唯一的工作。几年中,摘制了近万张资料卡,现在,已成为编辑《汉语大辞典》资料的一小部分。
在先秦、两汉、魏晋的古籍中,我没有发现过“面首”这个词。《宋书·臧质传》中,才看到了这么一段:“(臧质)坐前伐蛮,枉杀队主严祖,又纳面首、生口,不以送台,免官。”按臧质服官于刘宋初年,早于前废帝即位有十七八年。可见南北朝初出现“面首”这个词,原义似乎与“壮丁”、“壮汉”相近。子业接受了他姊姊的抗议,给她选送了三十人,未必先立下“貌美”、“发美”的标准,只是挑选如《水浒》所说的精壮汉子而已。当然,总要是面目周整的。
直到梁朝末年,“面首”也还是按原义解释的。如《南齐书·茹法亮传》,有这样一段:“孝武末年,作酒法,鞭罚过度。选白衣左右百八十人,皆面首、富室,从至南州,得鞭者过半。”大概因为山阴公主的故事太吸引人了,后世就把“面首”别立新解,弃其原义了。
但是,隋唐以来,对这个词的理解,似乎也没有象近代那样狭窄。比如,《新唐书·来俊臣传》有这样一段:“以官户(即官妓)无面首,闻吐蕃酋阿史那·斛瑟买的婢善歌舞,令其党告以谋反,而求其婢。”又《资治通鉴》也有这样一段记载:“小门使谢彦颙本(马)希萼家奴,以面首有宠于希萼,至与妻妾杂坐,恃恩专横。”从前一个例子看来,少女姣美的,也可称为面首。那末,武则天本身也可说是唐太宗的面首,西太后也以面首而被咸丰帝选拔为皇后了。从后一例说,则分桃、断袖之流,也可称之为面首。
不仅适用于娈童、姣女,媚妇、淫娃。有时对自然景物,乃至出色的字画,古人也有用“面首”作为形容词的。如《陈忠裕全集·仙都山记》中有一段写道:“缙云东,循溪行,多平田空庐,可二十里。望东山之上,有峰卓立,一颀而直,一短而伛,皆有面首。曰妇姑峰。”又《法书要录·述书赋下》有:“及乎验德力之工拙,知古今之优劣,余稽古玩能,因假能而有说,匪徒姓名记录,面首超越,相质披文,虚空岁月者矣。”这里,显然谈不到有什么“面美”、“发美”的意思,更与男妾毫不相干,而是引申作为姿态秀丽、工架妩媚的概括语了。
除此以外,还有按“面”和“首”两个字各自的原义组合起来的,如鲁迅《古小说钩沉》第八卷中,有:“宋中山刘玄居越城。日暮,忽见一人著乌裤褶来,取火照之,面首无七孔,面莽傥然,乃请师筮之。”此处面首与头面同义。
《续世说》有一段:“敬宗荒淫,屡出畋游,……韦处厚从容奏曰:‘臣有大罪,伏乞面首。’帝曰:‘何也?’处厚曰:‘臣前为谏官,不能先朝死谏,纵先帝好田及色,以至不寿,臣合当诛。’”这里的“面首”,一看就明白是当面自首,即“主动的坦白交代”之意了。
浅见所及,“面首”一词,就有上述五六个义项,大大冲破了旧辞书和日本的《大汉和辞典》的只列山阴公主的“面首”一义。
这就使我想到,正在编辑中的大型辞书《汉语大辞典》,以超迈前人、赶过日本同类辞书为目标,是艰巨的工作,但应该说是完全能够做到的。
我曾把《大汉和辞典》浏览过一遍,对于它的编辑、体例,特别是印刷、装帧,十分欣赏。但看它的内容,却有大拼盆、大杂烩之感,而且看到其中还有不少“砂粒”未经清除。比如,他们看到一本书上有“苏辙,字子由”,竟把“辙子由”列为词目。还有一个词目叫“寻病”,一看例证,原来是《桃花源记》的收尾两句:“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如此等等的大小“砂粒”,几乎每页都可找检出来。大概他们最初也是走所谓群众路线搞的,动员一批懂得些汉文的社会力量作初步的资料和收词工作,其中不免夹杂些连句读都点不断的狄克之流,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我们编大型辞书,虽然因受极左路线的干扰,耽误了二十年。但我国毕竟是汉语的故乡,编辑《汉语大辞典》这样的工具书,应该是“里手”。而且,我们确实有不少这方面的专家。《汉语大辞典》编写组现在华东五省一市拥有四百多个编写人员,其中半数以上是大中学校的专业研究人员。从最近试写的第一批六千多条释文看来,是有相当高的质量的。今后加强领导,团结和发挥更多的专业人员的作用,并充分吸收前人的研究成果,既快又好地完成这项重点工程,我看是很有希望的。
扯得离题太远了,就此打住吧。
0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