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生活观察家 夜生活观察家 26成员

少年凶徒——杀手一

赵猪 2010-07-25
据说,前几年的时候,歪脑壳终于杀了一个人,而且杀得蛮干净,彻底。他抱起那个有钱的老板,不管老板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也不管老板那几个保镖作死霸蛮地动手打他。然后就扯脱了身上捆住的几十根雷管的引线,终于,又露出了十五、六年前那么干净的笑容。

砰……

然后就是一声响。歪脑壳,那个有钱的老板,两个人的血、肉还有骨头,就散了一地,扯也扯不脱,拣也拣不净了。
其实我冒看到现场,我只是想起,当年歪脑壳霸蛮发狠的时候,喝醉发癫的时候,甚至是开心玩笑的时候,都这么信誓旦旦地讲过,对着阿燕,一字一顿的讲。
“告诉你,反正,总有一天,我会抱到你一起死的,到时候,骨头拆不开骨头,肉拆不开肉,哪个也不要想扯脱我们两个!”
然后现在,歪脑壳跟另外一个他根本不认得的男人死成一堆了,而阿燕,早就不晓得嫁到哪里去了。

我认识的歪脑壳,其实是个长得蛮清秀,甚至有点女气,稍微化点淡妆就象女孩子的死家伙。脸白白净净的,不胖。当然那个时候我们都不胖,精瘦精瘦的,胖子都会被我们欺负,讲他屋里伙食太好了,肯定有钱,需要减肥,然后就找借口欺负他们,逼他们拿几块钱买东西给我们吃。其实我们最多也就会这样了,钱是不敢过手的,那就喊抢劫了,这个我们还懂。
啊,扯远了,讲...
据说,前几年的时候,歪脑壳终于杀了一个人,而且杀得蛮干净,彻底。他抱起那个有钱的老板,不管老板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也不管老板那几个保镖作死霸蛮地动手打他。然后就扯脱了身上捆住的几十根雷管的引线,终于,又露出了十五、六年前那么干净的笑容。

砰……

然后就是一声响。歪脑壳,那个有钱的老板,两个人的血、肉还有骨头,就散了一地,扯也扯不脱,拣也拣不净了。
其实我冒看到现场,我只是想起,当年歪脑壳霸蛮发狠的时候,喝醉发癫的时候,甚至是开心玩笑的时候,都这么信誓旦旦地讲过,对着阿燕,一字一顿的讲。
“告诉你,反正,总有一天,我会抱到你一起死的,到时候,骨头拆不开骨头,肉拆不开肉,哪个也不要想扯脱我们两个!”
然后现在,歪脑壳跟另外一个他根本不认得的男人死成一堆了,而阿燕,早就不晓得嫁到哪里去了。

我认识的歪脑壳,其实是个长得蛮清秀,甚至有点女气,稍微化点淡妆就象女孩子的死家伙。脸白白净净的,不胖。当然那个时候我们都不胖,精瘦精瘦的,胖子都会被我们欺负,讲他屋里伙食太好了,肯定有钱,需要减肥,然后就找借口欺负他们,逼他们拿几块钱买东西给我们吃。其实我们最多也就会这样了,钱是不敢过手的,那就喊抢劫了,这个我们还懂。
啊,扯远了,讲歪脑壳。
第一次看到歪脑壳是高一的某一个下午,大鹏手发痒了,硬要讲有个小孩子惹了他,反正大家也都无聊,就聚到一起,撑下场面咯。
差不多放学的时候,我们就早早地爬墙出去了,守在学校外面的店子里,三三两两地聚集,抽烟。然后阿连就把歪脑壳带过来了。
第一眼的时候,我们都以为阿连这么快就找到女朋友了,一个白白净净的人,头发是那种半长不短的男式女发还是叫女式男发。都不正经看人,总是把眼神躲在头发后面,偷偷摸摸地看人。但是眼睛又大,让人很难不注意到他的眼神在你身上闪来闪去。
我是不蛮喜欢这种感觉的,所以我对这个不晓得是男是女的家伙也冒什么好感。
十六七岁的人,虽然肌肉啊毛什么的都还冒长好,但是火气旺,都喜欢露出来,在这个十月天,我们也都把衬衣扣子全部解开的。只有他一个人搞特殊化,死板的衬衣扣子,从最下面一个扣得扎扎实实到脖子。好像女的一样。
看到他的死样子,随便逗了一下,开了几句玩笑,也就冒人想理他了,一心等着接下来的节目!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punkkkkkkkkkk
    等着接下来的节目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