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明的逻辑 文明的逻辑 713社员

赵汀阳:人类未来世界观备忘录

兩石弓書生 2010-07-25
赵汀阳:人类未来世界观备忘录


  人类必须想象一个最值得想象的世界,如果不能改变世界,那就改变世界观。

  “西方现代性的价值观”体系通行了几百年,有其成功的一面,但是,隐患也很多。它从一开始就有问题,但是人们当时为现代发展所激动而没有去反思和解决那些潜在困难,问题就被往后推延。为什么人类能够成功地推延那些隐患?或者说,为什么那些隐患没有充分发作?根本原因是科技和经济的高度发展所带来的“进步”和繁荣掩盖了隐患。
  现代西方特别喜欢“进步”这个词汇,与之密切相关的词汇还有“发展”、“解放”、“革命”之类。300多年物质生活高速改进,掩盖了太多的矛盾。物质进步带来的快乐和享受使人类忘乎所以,忘记了各种问题和危险,忘记了那些问题和困难像火山一样随时可能爆发。对于现代性隐含的各种致命隐患,人类并没有特别当真过。
  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正是人类追求好世界中遭遇的典型困境。经济学和博弈论所喜欢讨论的各种困境,诸如“囚徒困境”、“搭便车”、“公地悲剧”之类,在这里都得到不同程度的体现,结果并不乐观,更可能是共损,而不太可能共荣。——各方给的都是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如果一家单方面让利的话,就只有一家受损,而共同情况未必有所改...
赵汀阳:人类未来世界观备忘录


  人类必须想象一个最值得想象的世界,如果不能改变世界,那就改变世界观。

  “西方现代性的价值观”体系通行了几百年,有其成功的一面,但是,隐患也很多。它从一开始就有问题,但是人们当时为现代发展所激动而没有去反思和解决那些潜在困难,问题就被往后推延。为什么人类能够成功地推延那些隐患?或者说,为什么那些隐患没有充分发作?根本原因是科技和经济的高度发展所带来的“进步”和繁荣掩盖了隐患。
  现代西方特别喜欢“进步”这个词汇,与之密切相关的词汇还有“发展”、“解放”、“革命”之类。300多年物质生活高速改进,掩盖了太多的矛盾。物质进步带来的快乐和享受使人类忘乎所以,忘记了各种问题和危险,忘记了那些问题和困难像火山一样随时可能爆发。对于现代性隐含的各种致命隐患,人类并没有特别当真过。
  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正是人类追求好世界中遭遇的典型困境。经济学和博弈论所喜欢讨论的各种困境,诸如“囚徒困境”、“搭便车”、“公地悲剧”之类,在这里都得到不同程度的体现,结果并不乐观,更可能是共损,而不太可能共荣。——各方给的都是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如果一家单方面让利的话,就只有一家受损,而共同情况未必有所改善,而且更糟。问题无解,原因就在那些作为现代产品的各种困境,而这些困境的背后就是现代的价值观和运作制度。
  究其根源,今天人类的行为依然被那个叫做“霍布斯丛林”的观念所遥控:每个人是每个人的敌人,每个国家也是每个国家的敌人。世界因此僵化成一个由“个人主义体系”和“民族国家体系”构成的双层结构。在此结构里,人类的命运显而易见——永远在争论各种困难,却找不到解决方案,因为造成困难的原因正是现代人拥护和坚持的价值观。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2条) 只看楼主

  • 兩石弓書生
    现代化的困境
      面对人类从没当真过的困境,人类是否冒着自我毁灭的危险,等待现代性的完成?或用古典价值观替换现代价值观?
      现代社会是一个不断解放、不断自由化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不断失去稳定性、权威性和可信性的过程。从根本上说,现代社会是一个不可测的社会。古代人希望未来是现在的重复延续,现代人希望未来是现在的否定,所以未来是无概念的。与其说现代是个未完成的工程,还不如说现代是个烂尾楼,不是由于资金断链,而是因为设计方案是不完整的,而且还有许多自相矛盾的设计。现代社会的心灵是失序的。现代试图创造一种现代的心灵和现代世界的存在方式,但是却没有准备好可靠的新的价值观和存在论。“权利为本”的现代制度以权利压倒美德,以平等压倒智慧,以民主压倒权威,以自由压倒传统,生活就失去了标准,失去了方向和控制。传统社会确实有许多问题,但传统社会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它有着一种自然形成的协调性。现代试图建立一个更好的社会,想法是好的,但是以一些很人为的观念去强行革命,难免用力过猛,反而难以达到协调性。
      现在人们好像突然意识到现代的各种隐患。要纠正这些错误,人们很容易就想回到和现实正好相反的古代价值观。那些前现代性的价值观,正是被现代性所否定的价值观,而所以被否定,就是因为它们是有弊病的。那么,回到传统价值观是否是正确的?这也同样是必须反思的。
      一百多年来,中国上演了一出典型的描述现代化进程的悲喜剧。中国在短时间内复制了西方现代化的进程,表演了从传统社会走向现代社会,在步入现代社会后,精神开始没有着落、寻找出路的过程。当年中国因为物质和技术的落后而被西方打败了,要拯救国家,人们就很容易想到必须反对自身的传统,走向西化。从民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是走现代化道路,而现代化的实际所指就是西化。现代化的经济成功确实拯救了中国,目前中国正在高歌猛进。但问题是,中国的现代化同样面临各种现代困境:今天中国人的精神落在哪儿?把传统价值观替换成现代价值观是否就能够解决问题?或者,回到传统价值观是否就能够解决问题?当精神成为乱局,社会是否能够保持持续的成功就是非常可疑的了。经济危机什么的都是暂时的,精神危机才是深刻的。
      关于现代性的反思,人们有不同的立场和看法。很多人认为不是现代性本身错了,而是现代性还未完成。按照哈贝马斯为现代性辩护的说法,现代性和启蒙至今尚未完成。这种说法很好听,给人无限憧憬,就好像将来把现代完成了,问题就解决了,可是这是一种没有抵押就预支未来的承诺,如果不改变价值观和制度,不去改变生活的逻辑,谁能保证现代的各种问题在未来就能够被解决呢?人类是否可以冒着自我毁灭的危险,是否等得起现代性不知什么时候的完成?还有一部分人反思现代性,试图回归传统,试图全盘复归古典价值,像中国的现代激进儒家,西方的保守主义者如麦金太尔、列奥•施特劳斯等等。李泽厚先生就曾经为现代化辩护说:又有谁真的愿意回到物质匮乏和自由匮乏的传统社会去呢?确实我们也不能忘记过去的传统社会是因为什么被否定和抛弃的,不能忘记早期启蒙者们对传统社会忍无可忍甚至声泪俱下的批判。
      我们必须另寻出路。这条出路必须是一条审慎的道路,是兼备了传统和现代的优点的道路。这不可能是简单的结合,而必须是一种创新,是在新的思想框架下对传统和现代的理解和继承。

  • 兩石弓書生
     重估现代价值
      在找寻人类未来价值观之前,我们必须在现代性和古典价值中辨别,我们必须清楚,哪些东西是不能丢弃的,哪些东西必须被重新塑造。
      自由是个好东西
      自由是源自西方现代性的最重要价值,它是个人权利的实质。今天几乎没有人为了回到传统社会而愿意付出牺牲自由的代价。民主未必是个好东西,但我们大体可以说,自由确实是个好东西。
      然而,自由也常常被误导。自由是从个人角度定义的自由,对于一个人来说,如果他是自由的,那么他就免于被强制而可以做想做的事。在仅仅考虑个人时,自由当然多多益善,以个人为准的自由没有边界。可当“他人”在场,自由的形势就发生了根本变化,他人的存在成了自由的约束,他人的自由成了“我”自由的边界,自由不可能最大化了,于是必须通过制度把自由转换为权利。可以看出,尽管自由属于个人,但每个人的自由与他人的自由是冲突的,因此,人们追求的只能是在关系中被限定的自由。事实上,不仅是自由,其它任何一种普遍价值都一样只能在关系中去界定和证明。
      公正:人所不欲,勿施于人
      公正是众望所归的基本价值,从古就有,应该算是古典价值。中国称为“天理”,西方称为“自然正确原则”,其中的道理相通,它意味着,既然事物各有不同,那么,一切事物都必须被“不同地正确对待”,就是使一切事物各得其所、各得所值、各得所应得。
      公正原则在生活的不同问题上有各种具体表现,比如惩恶的报应原则,一视同仁原则,这都是法律的根据;付出与收益对称原则,这是利益分配原则;公平竞争原则和程序公正原则,这是一切社会游戏的操作规则。总的来说,还特别表现为所谓的“金规则”,即一切人际交往、互相对待和合作的一般原则,金规则最为深刻地表现了公正价值。
      不过传统金规则的各种版本都存在一个严重的局限性,必须修正。基督教说“你若不愿意别人对你这样做,你就不应当对别人这样做”,孔子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虽然充满善意,但其“由己及人”的方法论隐藏着主体观点的霸权,其思维出发点仍然是“自己”,只考虑到我不想要的东西不要强加于人,却没有考虑他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这意味着,“我”可以单方面决定普遍的价值选择,这就是主体性霸权。当把他人观点计算在内,金规则就必须修改为“人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一直相信我的这个新版金规则是更为正确的。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