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和投资家俱乐部 泰和投资家俱乐部 731成员

虫草收购价因炒家大涨 或影响零售终端价格

北京炸酱面 2010-07-25
2009年08月04日07:37   东方网

东方网8月4日消息:“从6月初到现在,冬虫夏草价格狂飙,一路涨了三成,大炒家动辄用几亿元的资金囤货。”虫草炒家之一、广东金康药房连锁总经理郑浩涛对记者说。今年春节后虫草价格跌入5年来的低谷,6月份上百个炒家前往西藏囤积虫草,由于对资金量需求大,虫草已成为楼市、股市之后,资金新的出路之一。

  年初虫草价创5年新低

  据郑浩涛介绍,虫草每年的产量大概是120吨左右,今年产量稍低大概有100吨。

  虫草从2003年开始价格一路高歌猛进,最高时比黄金都贵,经过特别挑选的2000条一公斤的特等虫草一克零售价要卖到260元以上。但受金融危机影响,今年春节过后,虫草价格跌至创5年来新低,采购均价(各种档次虫草的平均价)才3.5万元一公斤,而这个数字最高时是8万元。

  本报记者在广百百货5楼的东方红药材行看到,特等虫草王的1600~1800条一公斤价格在300元/克以上,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这个价格已比去年每克降了几十元。

  市场现状

  收购均价涨至5万左右

  由于价格跌入低谷,今年虫草开始出货时,大批炒家进入西藏重新入市。据广州市药材公司总经理周路山介绍,虫草从5月底到现在价格上涨三成多。

  “现在一公斤平均收购价...
2009年08月04日07:37   东方网

东方网8月4日消息:“从6月初到现在,冬虫夏草价格狂飙,一路涨了三成,大炒家动辄用几亿元的资金囤货。”虫草炒家之一、广东金康药房连锁总经理郑浩涛对记者说。今年春节后虫草价格跌入5年来的低谷,6月份上百个炒家前往西藏囤积虫草,由于对资金量需求大,虫草已成为楼市、股市之后,资金新的出路之一。

  年初虫草价创5年新低

  据郑浩涛介绍,虫草每年的产量大概是120吨左右,今年产量稍低大概有100吨。

  虫草从2003年开始价格一路高歌猛进,最高时比黄金都贵,经过特别挑选的2000条一公斤的特等虫草一克零售价要卖到260元以上。但受金融危机影响,今年春节过后,虫草价格跌至创5年来新低,采购均价(各种档次虫草的平均价)才3.5万元一公斤,而这个数字最高时是8万元。

  本报记者在广百百货5楼的东方红药材行看到,特等虫草王的1600~1800条一公斤价格在300元/克以上,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这个价格已比去年每克降了几十元。

  市场现状

  收购均价涨至5万左右

  由于价格跌入低谷,今年虫草开始出货时,大批炒家进入西藏重新入市。据广州市药材公司总经理周路山介绍,虫草从5月底到现在价格上涨三成多。

  “现在一公斤平均收购价大概在5万元左右。从上个月开始,在西藏要收购虫草必须现金采购。以前可以有20天左右的支付期限。”郑浩涛称。

  郑浩涛笑称,现在虫草的价格相对合理,这时建仓应该不会亏。据悉,按零售价计算,全国虫草市场高达150亿元。

  资金进场

  股市楼市带旺虫草

  从虫草价格最近几年的走势来看,跟股市、楼市的价格有很大的相关性。去年楼市、股市不好的时候,虫草的价格也跟着下跌。现在股市、楼市都在上涨,资金充裕,流动性强,手中有闲钱的一些社会炒家就会趁机杀入,两年前有一波虫草的价格飞涨就跟炒楼团资金有关。

  郑浩涛表示,真正的“炒家”巨头是一些中药饮片类的上市公司,动辄就是几亿元的资金砸进去,第二集团军是一些几千万元资金的社会炒家。虫草销售没有太多的规范,一样的货不同的人收有不同的价钱,给炒家提供了炒价的空间。今年虫草价格大跌,一下子吸引了不少炒家进来抄底囤货,致使虫草收购价一路上扬。

  终端市场

  零售价格暂未上涨

  虽然上游采购价已上涨,但是本报记者走访金康药店、采芝林药店、楼上燕窝庄等地方,发现虫草零售价并没有出现大幅上涨,反而金康、楼上等还在搞虫草买二送一的促销活动。

  对此郑浩涛表示,因为虫草无法人工培育,而且每年收割期短,产量不会出现大幅上升,上游一旦有人囤货,供应出现紧缺,价格肯定会涨起来。而且虫草消费的高峰之一中秋节再有两个月就到了,虽然虫草目前的市场零售价暂未有变化,但是随着进货价的提高,终端市场的涨价可能性会很大。

  (广州日报 黄佩)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2条) 只看楼主

  • 北京炸酱面
    冬虫夏草价格半年暴跌一半 入冬起一跌上万元

    2009年1月13日

    快过年了,想买些冬虫草回家给父母补补身子,最近到药店转了一圈,发现很多药店都在降价促销,后来问了一下朋友,有人说现在冬虫草在暴跌,搞得我都很犹豫,怕今天买了明天就要后悔。

      这个冬天,经过了长达六年的疯狂后,冬虫夏草终于开始降价了。




    2008年春节,冬虫夏草的价格达到历史最高价,顶级的的售价达50万元/公斤,而广州市场主流级别的冬虫夏草售价也达到了20万元/公斤。但是2008年中秋节后,冬虫夏草开始跌价,入冬以来更是以一跌就上万元的速度暴跌。时至今日,同样的冬虫夏草已经跌到了8万元/公斤。
      记者从年初开始走访了药店、批发市场等广州各冬虫夏草的销售市场,发现往年正值旺季的春节前,市场仍然一片淡静。而受访消费者则表示,在金融海啸的影响下,滋补身体不是头等大事,还是能省则省。专家则认为,正因为前几年的暴涨导致价格畸高,以及金融危机的影响,使消费者对冬虫夏草望而却步,但经过一轮调整后,冬虫夏草价格目前已经开始走稳,可望在下半年止跌。

      反常:冬虫夏草旺季少人问津

      冬虫夏草这种曾经比黄金还要贵的药材,被装在披红挂绿的瓶子里,高高“供奉”在药架上,然后小心地加锁。但是这个冬天,冬虫夏草从神坛上掉落下来,“这些锁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打开了”,小陈满脸惆怅地说。

      小陈是五羊新城一家药店的营业员,这个月的销售低谷让她情绪低落。她说,每逢春节前就会有很多人买冬虫夏草准备送礼,所以往年的这个时候,正是冬虫夏草的旺季。那时候,冬虫草的月销售额能占到全店营业额的30%。而今年,尽管药店在最近一周内把价钱从180元/克降到了155元/克,还是没人买。

      连日来,记者一直在与广州市区的三家药店保持联系。最近一周内,除了小陈所在的药店,员村的一家药店里,在没有调价的情况下仅卖出了1克;在宝岗大道的一家药店虽然打出“买10克送5克”的招牌,但还是问的人多,买的人少。

      这个冬天,广州各家药店的冬虫夏草专柜都遭遇了严寒,药架上的冬虫夏草少人问津。“这段时间本来是冬虫夏草消费的高峰期,可是生意这样清淡,确实让人难以理解。”一家药店的营业员告诉记者,经常购买的顾客都知道了价格狂跌,都抱着“持币观望”的态度。

      走访冬虫夏草市场

      跌声一片,寒风嗖嗖

      2008年入冬时,冬虫夏草的价格突然急跌近七成,从批发市场和药店一片冷清,批发市场的销量更是缩水一半以上;而市民在金融海啸的阴影下,更是捂紧钱包,表示还是“能省就省”。

      囤货倒卖商叫苦

      “已经亏了50万元”

      为小陈工作的那家连锁药店供应冬虫夏草的,是一家在茂名的药材批发公司,专门给广州的小型药店供货。这家公司的颜经理提起冬虫夏草近期的狂跌时,还显得惊魂未定。他说,多亏自己前几个月生了一场大病,没有继续购进冬虫夏草,而且他手头上的冬虫夏草也早就转手了,否则现在可就亏大了。

      颜先生没有亏,亏的是那些从他这里买进冬虫夏草,而且还没来得及出手的人。现在,冬虫夏草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再也没有人愿意接手了。在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中,在鼓声停息的那一刻,还没将花扔出的那个人,注定会成为最倒霉的人。吴商就是这样的一个倒霉人。

      吴商告诉记者,这两年来他一直在珠三角做倒卖冬虫夏草的生意——从珠三角收购冬虫夏草,然后囤积到一定价钱,再在本地转手倒卖。他告诉记者,珠三角的人热衷于用炖冬虫夏草褒进补,需求十分旺盛,是冬虫夏草最大的消费市场之一。

      然而,冬虫夏草的暴跌没有任何征兆。吴商告诉记者,2009年入冬前,朋友打电话告诉他,“冬虫夏草要降价了”。吴商还不相信,因为冬虫夏草的的价格一路走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尤其是2003年以后,价格更是平步青云。“然而,谁能够想到,在这个严寒的冬季,它突然就没来由地降价了。”

      “按照现在的价格来计算,我已经亏了50万,而且时间越长亏得越多。”吴商的眼泪差点流下来,他伤心地说,“可是现在想转手,谁要啊?太便宜了,我又不能接受。”

      清平批发市场冷清

      2008年销量减少一半

      清平市场是广州、乃至珠江三角最大的冬虫夏草批发市场。在这里,很多门店都在卖冬虫夏草。就在半年前,这些店铺前还是门庭若市,采购冬虫夏草的人熙来攘往、摩肩接踵,采供商有来自内地的,也有来自港台的。

      估计全市存货1吨

      但进入冬天后,就变得无人问津了。现在做这行的人,都知道冬虫夏草每天都在降价,谁还会在这个时候接这个烫手的山芋?批发商常先生一说起近期的生意就一脸迷惘,他告诉记者自己“很痛苦”。

      冬虫夏草市场走势低迷,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记者采访了清平药材批发市场负责采购的钟经理。

      据钟经理介绍,目前,整个广州从事冬虫夏草生意的约有1100户,其中清平药材批发市场有900多家,其他地方有100多家。这些都是老商家,近阶段也没有新入行的炒卖商户。

      由于种种原因,再加上金融危机的冲击,这个冬天的冬虫夏草的生意非常差。钟经理告诉记者,与同期相比,清平市场销量下降了一半以上。2007年销量超过了400~500公斤,而2008年只有200公斤。估计目前全广州有存货1000公斤。

      预计今年8月止跌

      钟经理说,由于不少商家很早就意识到了冬虫夏草会降价,也规避了风险,所以清平市场就没有人炒货,也没有人囤货,基本上都是现货买卖,缺货则直接从外地进货。

      据钟经理说,目前批发市场中,成色好的冬虫夏草均价为每公斤4.5万到8万,预测价格还会下降。由于5月将有新货上市,紧接着六七月会有相应的调价。钟经理估计,到今年8月,这一轮的冬虫夏草降价会结束。

      记者提到,近段时间很多商家都感觉到“走货”慢多了,销售量也比前期减少了很多。对此,钟经理认为,由于冬虫夏草有特定的消费人群,比如一些经济实力雄厚的老板等,尽管价格调整,但是不会影响其作为礼品馈赠的消费。“所以,我个人认为,冬虫夏草依将是春节送礼的主流。”钟经理说。

      市民捂紧钱包

      “经济危机,能省就省吧”

      金融危机来了,很多人都捂紧了腰包,原本打算旅游的人放弃了计划;原本打算购买冬虫夏草的人也抛弃了这个打算,“冬虫夏草再便宜,毕竟还属于奢侈品,你看看现在的奢侈品市场,都走入了销售低谷。”一位从事服装外贸生意的小姐说,“春天什么时候来,还不知道,能省一点是一点。”

      张先生是一名中学老师。2002年开始,他就听说冬虫夏草是滋补身体的佳品,于是那时起他就开始买冬虫夏草,主要是给父母和家人进补食用。

      张先生告诉记者,之前他主要是在朋友相熟的药店购买散装的冬虫夏草,最便宜的时候,他买过1万元/公斤;最贵的3万元/公斤的冬虫夏草。但2006年后,因为冬虫夏草的价格实在涨得太厉害,他觉得“无法接受价格日新月异的冬虫夏草,就没有再买过了”。

      张先生表示,因为因为已经两年没有买冬虫夏草了,他已不太清楚冬虫夏草现在的价格。他告诉记者,“听你们说,我才知道冬虫夏草在降价”,他表示,如果价格降到可以承受的范围,还是会考虑购买,“但是现在经济危机,收入减少了,这类高消费还是能省就省。”

      青海

      价钱急跌七成

      销量缩水一大半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在金融海啸席卷全球、世界经济哀鸿遍野的情势下,冬虫夏草陷入一片冷寂,价格急跌七成。2008年的冬虫草价格已经跌到了两年前的水平,比起2007年价格更跌了一半。

      据青海省冬虫草协会统计,目前,冬虫草价格基本从每斤1万多元~5、6万元不等,而销售的均价则在每斤3万元。同时,在价格急跌的情况下,市场交易量今年也急剧下降。2007年,青海全省销售出冬虫草80吨,而今年仅30多吨,还不及去年的一半。

      青海省冬虫草协会会长拉加才旦说,目前,西宁市上千家冬虫草店,有1/3已经垮了,冬虫草经营户正在经历一次“洗牌”。“这种情况不能再持续下去了。”拉加才旦忧虑地说,他认为目前的价位已经跌到不能再低的水平了。

      有分析指,导致目前冬虫草市场低迷的原因,除了因全球经济大环境趋冷,导致消费群体萎缩,购买能力下降外,之前的疯狂炒作导致价格疯涨,暴利引发部分的造假行为,以及经营中的不规范等,也是影响冬虫草市场的远因。

      2008年入冬以来跌价一半

      金康药房的总经理郑经理以广州市场主流的4000~5000根级的冬虫夏草为例,跟记者讲了一下近期的价格变化。

      2008年春节:

      20万元/公斤(200元/克)

      2008年中秋后:

      每公斤约下跌1万元,又以万元跌幅继续下跌

      2008年底:

      8万元/公斤(168元/克,买10克送10克,相当于84元/克。)

      

    30年身价翻了25000倍

      以800根级的顶级冬虫夏草为例

      上世纪70年代:21元/公斤

      1983年:300元/公斤

      1993年:3000元/公斤

      2003年:首次突破万元/公斤

      2007年:20万元/公斤(黑市价50万元/公斤)

      2008年12月10日:10万元/公斤

      专家分析

      疯狂高价加金融海啸,

      联手逼退消费者

      最近,金康药房的冬虫夏草开展了“买10克送10克”活动。针对这一销售举措,总经理郑浩涛向记者分析了当前广州市冬虫夏草市场的情况。郑经理说,冬虫夏草降价是从2008年农历八月十五开始的,当时让很多人都感到意外。

      入冬开始暴跌,一跌就是上万元

      郑经理告诉记者,冬虫夏草从2003年开始暴涨,2008年春节达到了高峰,同年的中秋节突然降价,但是幅度还是非常小,进入冬天才开始大幅降价。每次下跌的价格(公斤价)都在1万元左右,到现在,与历史最高价比较起来,价格跌了55%以上。

      郑经理说,市场上,普通消费者买4000~5000根级(每500克有4000~5000条)的冬虫夏草为主,礼品装则以2200根级的为主;整体来说,4000~5000根级是市场的消费主流。

      郑经理以4000~5000根级的冬虫夏草为例跟记者讲了一下近期的价格变化。他说,最高峰价格为200元/克(即20万元/公斤),到2008年春节后价格有微幅下滑,但这属于市场的正常调节;2008年中秋后又开始暴跌,每公斤约下跌1万元,隔几天,又以万元跌幅继续下跌;目前已经跌到168元/克。以金康药房为例,目前还做优惠活动买10克送10克,实际价格跌至84元/克,为高峰期一半价格都不到。

      郑经理告诉记者,每年冬虫夏草的全国消费量约为100吨,其中广东省消费占3~4成。目前,降价后尚无明确数据说明整个广州市场目前的销售量是多少,但销量下降是毫无疑问的。以金康药房为例,降价前销售量最高可达10公斤/月,目前则为5公斤左右/月,销量下跌五成。

      价格开始走稳,消费群体可望增加

      由于2003年非典时期,冬虫夏草的功效受到关注,购买人群多了,需求量大了,但野生产量有限,由于供小于求,价格就一路上涨。加上市场有利可图导致商人囤货,价格更加持续上涨,至2008年春节达到顶峰。2008年冬天,金融危机爆发,人们的消费力下降导致冬虫夏草的销量萎缩。

      郑经理说,毕竟冬虫夏草属于高端消费,只有春节前后才是消费旺季,之前疯涨的高价让消费者无力消费,买的也人自然也少了,或者说没什么人买虫草。由于市场需求突然缩水,之前囤货商所囤积的高价货根本卖不出去,只好被迫往外吐货。于是,从2008年中秋后,冬虫夏草的价格一路下跌。

      但按照广州人的习俗,逢年过节冬虫夏草的需求就会加大,所以钟经理预计春节前后的价格会出现平稳。钟经理还表示,因为冬虫夏草的价格已经跌了好几个月了,所以即使2009年价格还会跌,但是幅度也不是太大,而目前的市场价格也开始走稳,反映了真正的供需。

      钟经理分析说,冬虫夏草在广州有一个庞大的消费群体,首先是礼品市场,这是面向高消费人群的高端市场,他们购买量大;其次是普通消费者,他们虽然每次购买量少,但价格回调后他们的数量也会增加,这也是不容忽视的群体。

      “冬虫夏草神话”

      药物一路颠簸

      价格一路上扬

      采药人、收药人、青海第一道商贩、青海批发商贩、广州贩运商贩、广州批发商贩、广州零售商贩、药店……一根冬虫夏草经过了这么多人的手,来到消费末端,就变成了天价。

      青藏高原是冬虫夏草的原产地,西宁长途汽车站旁边的建国路勤奋巷是全球最大的冬虫夏草集散地之一。在这些地方,冬虫夏草的价格并不像外界传说的那么“神奇”。

      一路转手涨了25倍

      一位青海西宁的朋友告诉记者说,在青海玉树——冬虫夏草的最重要产地,1根冬虫夏草价格也就7元左右,特别大特别好的可以卖到10元钱。也就是说,1000根这样的冬虫夏草大概要在1万元。而这种冬虫夏草,根据青海冬虫夏草网上的报价是52000元。可见,从玉树到西宁,从采药人到批发商,冬虫夏草的价格翻了5倍。

      青海某生态资源有限责任公司号称冬虫夏草要多少有多少,货源直接从产地采购,这样的特优一等品批发价格为6万元,大宗批发价为5.5万元。而这种特级一等品的冬虫夏草来到广州,价格高达25万元,翻了25倍。即使2000根的二等品,价格也高达10万元左右——这些都是在半年前销售旺季时的价格。

      一位杭州的生意人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我曾经于85年夏天去过青藏高原,也在当地购买了些冬虫夏草,当时产地的医药公司收购后出售给我价格是每公斤4万元,回到杭州后看到的价格是每公斤12万元。冬虫夏草被一路追捧到今天的每公斤50万元!真是难以置信。”

      30年间身价万倍

      这些只是地域之间的差别,即使是在青海,短短几年间,冬虫夏草就身价倍增。一份资料显示,上世纪70年代,也就是30年前,顶级冬虫夏草的价格只有每斤21元,相当于当时西宁市一个普通工人半个月的工资。1983年,每斤也涨到了300元,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半年的工资。又过了20年,2003年非典肆虐,促使冬虫夏草价格突破万元,并在当年的年终,黑市价格高达10万元。也是在这一年,很多人第一次听说了这种生长在高寒地带的小小的药草。

      然后,冬虫夏草的价格像被注入了鸡血一样亢奋,2007年,市面价格涨到了20万元,黑市价格高达50万元,而且货源极度短缺。这种亢奋一直持续到了2008年秋季。

      这位青海的生意人朋友告诉记者,大户垄断货源也是导致冬虫夏草涨价的不良因素。青海市场每年冬虫夏草的交易量在120吨左右,无论是在冬虫夏草的生产区,还是在炒家手中,都存有大量的货源,以期继续涨价,大赚一笔。“目前,存活最多的估计在上百公斤。”

      链接

      冬虫夏草的七级标准

      在青藏出产冬虫夏草地区,冬虫夏草以500克为计量单位,以根数为质量标准。每500克的重量中,根数越少,表明冬虫夏草越肥大,质量越好。不同质量的冬虫夏草,每500克价格相差很大。

      经过了无数人之手,从青藏来到广东的药店后,因为都是以克为单位出售,所以看上去价格相差无几。正因如此,一些批发商从青藏贩运回冬虫夏草,以次充好。所以,在广东的很多药店中,很难见到真正顶级的冬虫夏草,多是2000根以下的普通级,但这些冬虫夏草都按顶级和优级的价格出售。

      特优一等品:小于等于1000根

      特优二等品:1000≧1300根

      特等品:1300≧1600根

      一等品:1600≧1900根

      二等品:1900≧2200根

      三等品:2200≧2500根

      四等品:2500≧4000根

      (以500克为计量单位)

  • 北京炸酱面
    揭秘虫草价格暴涨背后:顶级价超20万/斤

    2007年10月26日 三联生活周刊

    虫草价格一路飙升,去年四五万元一斤,如今已经达到10万元一斤,顶级价已经超过了20万元一斤。因为干旱,因为生态控制,也有人“像炒股票一样”在炒作。

      挖虫草的牧民

      每年5月、6月是挖虫草的季节,中国科学院生态所的李泉在西藏的科研站调研时,虫草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5月底到达孜,第二天就有人来打听有没有人要虫草。两个人穿着藏袍,骑着摩托车,抱着一个大罐子。其实这是从当地牧民手中收购上来,就近找买家。他们开出的价是17.5元一根,科研站的人纷纷围拢过来,足足一上午,两人一共卖出3万多元。几天后,卖虫草的人蜂拥而至,价格却涨到了20元一根,再过几天到了25元。”

      6月份,科研站赴那曲,在那里,他们看到了挖虫草的牧民。“所谓树线,是指到一定海拔高度树就无法生长,只有高山灌丛和草甸,西藏的树线就在海拔4000米左右。”李泉说,那曲海拔在树线之上,这个地区和青海三江源的玉树、果洛出产的虫草质量是最好的。当地进出草场层层设卡,那曲号称“中国最美的草原”。李泉形容挖虫草的牧民,“趴在草甸上,就像磕长头一样,躯干和四肢都紧贴着地面,双手仔细拨弄着每一寸草丛”。一旦找到草间黑色的虫草芽,就用随身的小铲子挖下去,整块托起来,生怕弄断。虫草总长才一寸左右,露在上面的不过2厘米,“很多人挖一天都一无所获”。

      挖虫草不是这些年才兴起的,青海的鲍成章夫妇在北京开了一家虫草直销店,他们与虫草的接触要追溯到20多年前。“小时候家里房前屋后都有,就是小一点,父母还拿出来告诉我,这是虫草,具体有什么用,当时也不知道,我的哥哥们就扎成小捆,当玩具。”鲍成章的妻子说,“那是70年代,虫草25块钱一斤,我们这些牧民也不知道这能卖钱。”“后来我们还开玩笑,早知道当初存一点,现在就发财了。”

      到了80年代初,虫草价值有了第一次突破。“1982年的价格是每斤1300元,这在当时可是不小的数字啊。”鲍成章回忆,“那时候,青海发现了金矿,一批人涌进来,有些人为了淘金,有些人就是为了挖虫草。”“淘金死了好多人啊,那时挖虫草跟现在可不一样,有很多,有时候一人一年就能挖两斤。”他遗憾自己当年太年轻,没赶上虫草生意的第一个春天。

      韩达吾德赶上了这个春天,80年代初,他本来和自己的两个表兄弟在青海循化县开了一个辣酱厂,最初销售主要在省内,后来他想扩大生意,在西宁见到了第一批进青海挖虫草的商人,“我们马上转行开始挖虫草了”。

      韩达吾德兄弟三人利用自己原来经营辣酱厂的关系,很快和玉树、果洛的当地人建立了联系,那已经是80年代中期,虫草价格已经达到2000元一斤,更麻烦的是“当地政府的限制”。

      “当时的关卡比现在多得多,到一个县、一个乡,甚至一个村都有,而且私人是不允许经营虫草生意的,所以我们这些外县来的人都要被盘问,一旦查出有虫草,轻则被拿走一半作罚款,重则全部没收。花上万块钱收购的虫草一下子被收走了,你说讨厌不?”60岁的老人这样描述当年让他刻骨铭心的损失。

      韩达吾德兄弟就想出很多办法对付检查,“最直接的就是绕路”,为绕过一个关卡,要多走两天,更多时候用“藏”的方法:虫草用塑料袋包好,放进汽车油箱里;拆开汽车轮胎,把虫草放进去,再打气;有时候搭拉木料的卡车,把虫草塞在一层层原木的缝隙中……用这种方法,韩达吾德成为最早获益的一批虫草商人“一年能挣一万多块”。

      家族经营

      与韩达吾德相比,鲍成章进虫草市场要晚,却有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1990年,我在外边打工挣不到钱,我二叔在青海外贸公司,只有他们能合法收购、销售虫草。”据鲍成章的妻子说,他的二叔鲍顺春是当时他们鲍家唯一走出大山的人,“我们俩老家都在青海半农半牧地区,特别穷,他爷爷以前经营过毛皮和盐,结果到了1958年一家人就被定成资本家”。鲍成章的父亲在地里“拼死拼活”干了一辈子,靠种地把自己的二弟鲍顺春送进城读书、工作,80年代中期,鲍顺春已经成为青海外贸公司的一个主管人员,正当虫草第一次采挖大潮,他的工作给鲍家的中兴提供了契机。

      “我是我们家最后一个出来做虫草的。”鲍成章这样说。早在80年代,他的小叔、大哥和两个弟弟都率先开始挖虫草了,有外贸公司的手续,他们一家挖虫草受到的阻力会小很多,而且可以保证以相对较高的价格、稳定的渠道出售。

      最初他跟几个兄弟、同乡结伴赴龙藏的阿里玛沁山,先从家坐一整天的车到龙藏,进山又是一天,“进山的盘山道一年只有在夏天的两个月可通行”,“山路又陡,拐弯又急,我们时不时下来推车,弯度太大时候,车自己都没法拐弯,我们用千斤顶把车顶起来,几个人推着车头一甩,接着上路”。“经常听到挖虫草的人在这里掉下山崖。”

      走到没公路,只有牧民的一些定居点,他们租用牧民的马和牦牛,背着食品和水继续往上爬。“一连几天的山路,要把馒头吹干了装在袋子里,走一天路才有一个水塔,每次在水塔那里都要备足一天的水。”他们要穿过一片原始森林,到达树线以上的高山草甸,那里出高品质的虫草。

      一行人在山里待了一个多月,每天趴在斜坡上,寻找虫草,结果每人背了两斤回到故乡,按照当时价格,每人赚到了6000块,鲍成章的家里买了手扶拖拉机,他也终于买了一辆盼望很久的摩托车,一家人命运由此改变。

      连续挖了6年的虫草,鲍成章说他吃了不少苦头,跑遍了青海的玉树、果洛,还开车去西藏那曲。到1995年,国家对私人经营虫草的限制放开,他叔叔鲍顺春利用外贸公司的关系开了一家专营公司。在叔叔鼓励下,第二年,他和大哥合伙开办永兴虫草公司,从挖虫草的牧民一跃成为公司经理。

      有了自己的公司,哥俩儿生意开始做大,他们效仿叔叔的玉川虫草公司,开始从藏民手里收虫草,包装后销到各地代销店,“现在我们的小叔也开了虫草公司,我们鲍家在青海就有4家公司了”。鲍顺春算是这几个公司的“董事长”,遇到大事由他来决策,“提起我们鲍家,在青海的虫草市场上还是有些名气的”。现在鲍成章的大哥还是亲自到产区收购,所有采购员都是亲戚,“一般随身带两个人,一个负责管钱,一个负责验货”,“必须是自己的亲戚,虫草公司基本上都是这样,这个行业比较特殊,信不过外人”。鲍成章夫妇表示。

      鲍成章的妻子说,虫草销售中存在巨大风险,有时外人的确不能做,“很容易短秤的”,这是因为在运输、储藏过程中,分量可能会有变化,1克就是20块钱,些微差池都会“让人说不清楚”,而且很多客人都是10克20克买,零点几克的零头经常忽略不计,积累下来都是上万元成本,“不是自己人也不敢做这个”。

      让夫妇俩头疼的是,“现在制假贩假的太多了”,虫草的高价也使一些人想尽办法“掺水”。早在公司成立之初,鲍成章收了一批虫草,包装时候就发现有些“亮亮的小珠子”,当时也不知是什么,偶然跟叔叔鲍顺春提起,鲍顺春大惊,“那是水银,赶紧都撤回来”,所幸当时还没发货,他全部拆封,“一根一根检查”,销毁了20多盒虫草,“如果卖出去,都不敢想象后果”。在收购时候,他们也不时遇到一些人将折断的虫草用竹签穿起来,从外表上看像是完整的,拿回来之后只能按照断草的价格卖,只有普通虫草的一半。“甚至穿铁丝”,一些采购者就拿着一块磁铁验货,不料很快“就用铜制保险丝了”,不得已他们公司去年买了一台金属探测器。很快又出现了新花样,西宁一家虫草公司的采购员就说,“现在很多虫草涂上了重金粉,是一种黑色粉末,很难发现,而且很沉,回来一包装重量就会少很多”。经过多年磨练,如今鲍成章夫妇已经成为辨别虫草真伪的行家,经常有客户拿着虫草请他们鉴定。

      涨价的原因

      风险不仅来自于经营本身,鲍成章夫妇都记得,他们在经营虫草前,1989年,虫草价格大跌,“从2000元一斤跌到300元,高价收购的虫草只能以1/3的价格卖出,很多人破产了”。

      韩达吾德在北京也有自己的直销店,这几天他正好来京谈业务,很快就要回西宁。他透露,他的第一家直销店开办于1999年,“那时北京市场上还没人认这个东西”。起初,他就在雍和宫附近租了一间房子,让一个亲戚在这边卖藏饰,顺便卖一些虫草,可是刚开张不久,两个台湾来的女孩就看上了店里的虫草,一张口就要5斤,当时店里没那么多货,两人交了3万元定金,他第二天乘飞机送了5斤虫草,从此在北京的虫草生意开始了。

      不过,他真正的大买卖在西宁,这个全国最大的虫草集散市场之一。据韩达吾德说,在西宁的共和路市场,虫草和毛皮是主要货品,市场里有七八十家虫草店,店面并不起眼,只在进门处摆一些散装虫草,“同仁堂都从这个市场进货”,一次要几十斤到100斤,不过跟广东、福建那边商人比起来,又是小巫见大巫了,广东商人有时“一次就是几百斤”,这样大宗交易,使广州清平药市成为另一个重要的虫草市场,辐射香港、台湾以及东南亚地区。

      在西宁的市场背后,是青海果洛、玉树各县城、乡镇里的收购网络,在县城,一到挖虫草的季节,这里就住满了各个虫草公司的采购人员。一般说,从县城收购一斤大约4万元,“到了西宁的批发价每斤就有5万元”,一到北京,“就达到10万元了,不过要是买一斤可以便宜到8万多元”。据韩达吾德说,今年的收购价格和销售价格都比往年增加了一倍。

      价格逐年上涨跟东南沿海乃至出口的需求增长有一定关系,据说由于青藏铁路开通,更多游客进西藏,使西藏的虫草价格一度和北京、上海等城市持平,同时拉动了西宁的虫草市场。大批客户进入后,虫草价格暴涨除了给牧民、商户更多利润,更大的风险也在市场中蔓延。

      韩达吾德清楚记得,云河公司曾是西宁市场中一家很大的虫草公司,前年跟一家客商达成一笔1.3亿元的生意。在青海很难有一家公司能一下子拿出上千斤虫草,这样的大生意往往需要许多公司联合,小货主把货交给签合同的公司,一般都是赊账,“在生意场上这种事情很多,一般都是等生意做成才打现款,我们最后直接找云河公司”。不料这次云河公司的货都被对方骗了,1亿多元货款没到,“云河一下子就完了”,“我们公司只亏了十几万元,转包的其他公司有很多破产的”。

      按照往年惯例,挖虫草的季节里,由于大量虫草上市,价格一般会降低,可是今年进旺季之后,价格却一路走高,一位西宁的虫草采购者透露:“今年5月份的收购价一般在每斤3万到4万元,可是到了收购结束的7月,价格甚至涨到了7万元以上。”据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主管县长才让当周说,今年虫草生长异常,在虫草生长的4月,青藏高原干旱,到了5月,虫草出产严重不足,无法满足市场需求,造成价格继续上涨。到了6月出现连续的降水,虫草的采挖期延长,“总体产量和去年相比下降了30%”。

      虫草产量降低从另外一方面显示着政策执行得彻底,这让当地政府非常自豪,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副县长达杰表示,现在只有三江源生态移民可以跨区挖掘,而且是在乡政府的严格管理下,村干部带队,每人还要缴纳1200元的管理费,15到20人一组进入山区采挖,“不能不顾后边的利益乱挖”。玛沁县更在年初《果洛州2007年虫草资源保护管理工作实施意见》颁布之后,将“限采”提升为“禁采”,以前发采集证,一直很难有效管理,现在“除了承包草山的牧民,禁止任何人进草山采挖”。

      可是据一位青海的虫草经营者分析,除了产量下降的因素外,很有可能一批人在“炒”虫草,“就像炒股票一样”。近几天,每斤虫草收购价格回落了4000到5000元,“10天了,西宁和广州的市场都没有大宗交易出现”。韩达吾德估计,“有一些收购虫草的人存着十斤八斤,等着价格上涨”。去年虫草的需求达到了顶峰,“我们公司的包装盒都不够用了”,但是今年价格暴涨之后回落,未来怎样波动,“谁也说不准”。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