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ina Tsvetaeva Marina Tsvetaeva 2128成员

陈耀球翻译的三首

西绪福斯 2010-07-24
我的诗,写得那么早


我的诗,写得那么早,
我是诗人,当时我还不知道。
那些诗是迸发出来的,
像喷泉的水珠,像焰火的火花。

它们像一群小小的魔鬼,
闯进了梦意沉沉、神香缭绕的殿堂。
我的歌唱青春和死亡的诗篇,
还没有被人读到!

它们被抛在书店的垃圾堆里,
无人问津,谁也不要。
我的诗像珍贵的美酒,
交好运的兙一定会来到。
(陈耀球 译)


我怀着无限的柔情



我怀着无限的柔情,
因为我很快就要离开世人,
我一直细细地思量:
留给谁,这狼皮衣裳,

留给谁,这舒适的羊毛花毯,
这细小的手杖雕着猎犬,
留给谁,我的银镯,
它通身珠玉交错……

还有,这所有的信札
和难以保存的鲜花……
还有你,我的最后一个长夜——
我的最后一个韵脚!
(陈耀球 译)


凡是别人不要的
★[俄罗斯] 玛丽娜•茨维塔耶娃

凡是别人不要的,都请你们给我!
一切都应当在我的火里烧尽!
我既招来生命,我又招来死亡,
作为一份薄礼献给我的火焰。

火焰喜欢没有重量的东西:
陈年的枯枝,花环,话语。
火焰有了这样的营养越烧越旺!
等你们站起来,净过了灰烬!

我是凤凰,只在火里歌唱!
请你们维护我的崇高的生命!
我高高的燃烧,而且烧...
我的诗,写得那么早


我的诗,写得那么早,
我是诗人,当时我还不知道。
那些诗是迸发出来的,
像喷泉的水珠,像焰火的火花。

它们像一群小小的魔鬼,
闯进了梦意沉沉、神香缭绕的殿堂。
我的歌唱青春和死亡的诗篇,
还没有被人读到!

它们被抛在书店的垃圾堆里,
无人问津,谁也不要。
我的诗像珍贵的美酒,
交好运的兙一定会来到。
(陈耀球 译)


我怀着无限的柔情



我怀着无限的柔情,
因为我很快就要离开世人,
我一直细细地思量:
留给谁,这狼皮衣裳,

留给谁,这舒适的羊毛花毯,
这细小的手杖雕着猎犬,
留给谁,我的银镯,
它通身珠玉交错……

还有,这所有的信札
和难以保存的鲜花……
还有你,我的最后一个长夜——
我的最后一个韵脚!
(陈耀球 译)


凡是别人不要的
★[俄罗斯] 玛丽娜•茨维塔耶娃

凡是别人不要的,都请你们给我!
一切都应当在我的火里烧尽!
我既招来生命,我又招来死亡,
作为一份薄礼献给我的火焰。

火焰喜欢没有重量的东西:
陈年的枯枝,花环,话语。
火焰有了这样的营养越烧越旺!
等你们站起来,净过了灰烬!

我是凤凰,只在火里歌唱!
请你们维护我的崇高的生命!
我高高的燃烧,而且烧个干净,
而你们,会得到一个光明的夜。

冰的篝火,火的喷泉!
我高高地竖起我自己高高的身躯。
我高高地举起我自己高高的
一个交谈者和继承者的神圣职责!
(陈耀球 译)

3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4条) 只看楼主

  • 采薇
    大爱茨维塔耶娃,作为一个诗人而生,作为一个人而死。
    她总是这么敏锐,这么直接,这么轻易地就能点破许多……
  • 西绪福斯
    相对她我们犹豫太多,踌躇太过,面对世界我们的步子和思维都迈不开步子
  • 待注销
    大爱。
  • [已注销]
    最后一首好,象茨维塔耶娃的性格。

    蛮横 霸道 激情,不是每个女人都会有的。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