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ina Tsvetaeva Marina Tsvetaeva 2111成员

我的日子等几首 绿豆译

西绪福斯 2010-07-24
我的日子


我的日子是懒散的,疯狂的。
 我向乞丐乞求面包,
  我对富人施舍硬币。

  用光线我穿过绣花针眼,
  我把大门钥匙留给窃贼,
  以白色我搽饰脸色的苍白。

  乞丐拒绝了我的请求,
  富人鄙弃了我的给予,
  光线将不可能穿越针眼。

  窃贼进门不需要钥匙,
  傻女人泪流三行
  度过了荒唐,不体面的一日。

  绿豆 译

我体内的魔鬼

  我体内的魔鬼没有死去,
  他活着,活得很好。
  在肉体中仿佛进驻货舱,
  在自我中好似身处单人房,

  世界不过是在高墙之内。
  出口由刀斧组成。
  (“整个世界就是个舞台,”
  演员夸夸其谈。)

  那个盘跚的小丑
  不是个爱开玩笑的人:
  在肉体中仿佛享有荣耀,
  在肉体中好似身穿官制袍服。

  你难道能活到永恒!
  珍惜你的寿命。
  唯独诗人在骨头里
  如同在一个谎言中。

  不,我动人的兄弟,
  我们已不会有多少趣事。
  在肉体中就象身披
  父亲的睡服

  我们配得上更好的事物。
  我们枯萎在温情中。
  在肉体内如同圈进牛栏,
  在自我中好似身处锅炉。

  奇迹在消...
我的日子


我的日子是懒散的,疯狂的。
 我向乞丐乞求面包,
  我对富人施舍硬币。

  用光线我穿过绣花针眼,
  我把大门钥匙留给窃贼,
  以白色我搽饰脸色的苍白。

  乞丐拒绝了我的请求,
  富人鄙弃了我的给予,
  光线将不可能穿越针眼。

  窃贼进门不需要钥匙,
  傻女人泪流三行
  度过了荒唐,不体面的一日。

  绿豆 译

我体内的魔鬼

  我体内的魔鬼没有死去,
  他活着,活得很好。
  在肉体中仿佛进驻货舱,
  在自我中好似身处单人房,

  世界不过是在高墙之内。
  出口由刀斧组成。
  (“整个世界就是个舞台,”
  演员夸夸其谈。)

  那个盘跚的小丑
  不是个爱开玩笑的人:
  在肉体中仿佛享有荣耀,
  在肉体中好似身穿官制袍服。

  你难道能活到永恒!
  珍惜你的寿命。
  唯独诗人在骨头里
  如同在一个谎言中。

  不,我动人的兄弟,
  我们已不会有多少趣事。
  在肉体中就象身披
  父亲的睡服

  我们配得上更好的事物。
  我们枯萎在温情中。
  在肉体内如同圈进牛栏,
  在自我中好似身处锅炉。

  奇迹在消逝
  我们不去认领。
  在肉体中仿佛落进沼泽。
  在肉体中好似埋入地窖。

  在肉体内仿佛就是在最遥远的
  流放中。它在枯萎。
  在肉体内如同身陷一个秘密。
  在肉体内就仿佛卡在一张

  铁面具的钳中。

  绿豆 译

诗歌在生长

诗歌以星子和玫瑰的方式生长,
  或好似那不曾为家人所期望的美人。
  对于所有的花环和最高荣耀
  一个答案:它从那儿到达我这里?

  我们在睡,忽然,移动在石板上,
  天国那四瓣的客人出现。
  噢世界,捉住它!通过歌手-在睡梦中-被打开了
  星子的规则,花朵的公式。

  绿豆 译


无题三首
1,

  我乐意生活地毫无瑕疵,又简单。
  象一部日历--一柄钟摆--一个太阳。
  一种精妙比例的世俗隐逸者,
  明智如同每件上帝的创造物。

  明白精神是我的伴侣,精神又是
  我的向导。
  未经通告的进入,如一线光,一瞥注视。
  如我所描写的去生活:简洁,无暇纰--
  上帝指定的方式,但朋友不会。


  2,

  我的血管猛然被砍开:无法遏制,
  不能回复,生命向前喷涌。
  稳稳拿住您的碟和碗!
  每只碗很快将会太浅,
  碟子太平扁。
  漫过边沿,远远地
  渗入黑暗的泥土,去肥沃莠草。
  不可逆转,无法遏制,
  不能回复,诗歌向前喷涌。


  3,

  用这只手,海员以它
  曾在方圆数百里吹响号子,
  用这只手,它曾在夜间伪造颂歌,
  象一个文盲,我划下X。

  如果那还不够,我预先同意!
  将它俩都剁下,因此在夜间,
  喷涌着,愉悦的红色巨浪
  将淹湮墨水的小河!

  绿豆 译


我的窗户

我的窗户非常的高。
  你将不可能以你的手指够着它。
  仿佛是我阁楼墙上的十字架
  太阳已开始在徘徊逗留。

  窗栏正如一个精致的十字形。
  宁静。- 无所谓不朽。
  我想象它仿佛就是我
  被安葬在天国中。

  绿豆 译
刀刃

在我俩之间躺着一把双面刃。
誓言将在我们的思想里生存……
但是热情的姐妹们在这里!
但是兄弟般的激情在这里!

是如此一个混合物
风中的大草原,和嘴唇吹拂
中的深渊……剑,拯救我们
远离我俩不朽的灵魂!

剑,摧折我们又刺透我们,
剑,处死我们,但是懂得,
有如此般真理的极至
存在,如此一片屋顶的边缘……

双面刃在播种不和?
它也将人们聚拢!在海岬开凿一个洞,
将我们聚拢,恐惧中的守护者。
伤口插入伤口,软骨刺入软骨!

(听!如果一颗星,在陨落……
不是为了一个,从船上坠入大海
的孩子的许愿……这里是海岛,
为每一个和每份爱情的海岛……)

一把双面刃,倾入
蓝色,将变成红……我们揿按
双面刃插入自身,
最好是躺下!

这将是个兄弟般的伤口!
以此方式,在群星下,没有任何
罪恶……仿佛我俩是
两兄弟,为一把剑所焊接在一起!
绿豆 译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