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二得八组委会 二二得八组委会 22二子

安平镇轶事β1 唐杰森(一)

蔡二 2010-07-24
今年北京的冬天来的特别早。刚10月底,厚厚的云层便遮挡了阳光,最低气温已经降到了0度左右。因为没到11月15号,所以该死的供热公司一点气都没给。直接结果是,我开着空调还一宿没睡好,早晨竟活活把我冻醒——电卡没电了。插电之后,一看表才7点15,想睡吧觉得没法睡,遂毅然决定去单位蹭柜式空调取暖。我自恃扛冷,下面穿着牛仔裤,上身在夹克外面披了一件冲锋衣便去上班,没成想外面不但下着小雨,还刮着大风。结果等城铁的时候几乎被灌进站台里面夹着雨点的冷风冻死。

列车开过来时,穿着厚厚毛衣和呢子大衣的男男女女一拥而上,裹挟着我进了车厢,又把我挤倒,并往复践踏。已经冻成半个白痴的我,耳朵里面听着他们嚷嚷着:“你硌我脚了!”“胡说,是你硌我脚了!……”之类胡言乱语的时候,脑子里面却闪现出小时候看过的一个关于马可波罗的电视剧。在小小的9寸黑白电视里面,忽必烈严肃地对马可波罗说:不可让立过大功的重臣的血洒在土地上。应该把他裹在毯子里面,用12匹马踩为肉酱。编着五百根可笑小辫的大汗低沉的声音还在我耳边回荡,而我觉得我将要取得一字并肩王的地位:起码三十头畜生用他们的蹄子在乱踩,其中还有一只0.5平方厘米的高跟鞋鞋跟,在往我胯下扎来。枪法有云:一刺双眼二锁喉,三挑心...
今年北京的冬天来的特别早。刚10月底,厚厚的云层便遮挡了阳光,最低气温已经降到了0度左右。因为没到11月15号,所以该死的供热公司一点气都没给。直接结果是,我开着空调还一宿没睡好,早晨竟活活把我冻醒——电卡没电了。插电之后,一看表才7点15,想睡吧觉得没法睡,遂毅然决定去单位蹭柜式空调取暖。我自恃扛冷,下面穿着牛仔裤,上身在夹克外面披了一件冲锋衣便去上班,没成想外面不但下着小雨,还刮着大风。结果等城铁的时候几乎被灌进站台里面夹着雨点的冷风冻死。

列车开过来时,穿着厚厚毛衣和呢子大衣的男男女女一拥而上,裹挟着我进了车厢,又把我挤倒,并往复践踏。已经冻成半个白痴的我,耳朵里面听着他们嚷嚷着:“你硌我脚了!”“胡说,是你硌我脚了!……”之类胡言乱语的时候,脑子里面却闪现出小时候看过的一个关于马可波罗的电视剧。在小小的9寸黑白电视里面,忽必烈严肃地对马可波罗说:不可让立过大功的重臣的血洒在土地上。应该把他裹在毯子里面,用12匹马踩为肉酱。编着五百根可笑小辫的大汗低沉的声音还在我耳边回荡,而我觉得我将要取得一字并肩王的地位:起码三十头畜生用他们的蹄子在乱踩,其中还有一只0.5平方厘米的高跟鞋鞋跟,在往我胯下扎来。枪法有云:一刺双眼二锁喉,三挑心窝四破腹,最狠不过撩阴钻……太tm黑了这也!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脸上一阵清凉,我被人用水喷醒。抬头一看,一大妈搁车厢里面站着,乜斜着眼问我:“嘛呢!到站了到站了赶快下车!再不下车给你带维线(北京话,维修线)去!到儿候(北京话,到时候)我们可不管,自个儿走回来!”我挣扎着往起爬,也就慢了那么两秒吧,又觉得脖领子里面一阵冰冷,一股寒流顺着后脊梁就下去了。我是嗷嗷一嗓子啊,就窜出了车厢。刚窜出去,车厢门咣当一合,车咣当咣当咣当就跑了。一转身,看见大妈拿着茶缸子又给我个白眼。给我气的……一抹脸。抬手一看,手上沾着几根茶叶。

对着乘客须知的铜牌子把脸弄干净,换了二号线到单位。难得9点之前到公司,结果发现只有办公室主任和客户经理在。主任跟我说这两天大伙儿都在调休,就他跟客户经理值班,没事的可以走;我为了不白被大妈浇一脸,决定在单位上会儿网。

刚登上QQ就看见一堆头像乱闪。眼驴跟我说昨天又吃撑了,老马跟我说昨天水哥又把他家托了关系找的清闲活儿辞了,老刘说又弄着瓶好酒。下面就是一堆客户留言,大概有七个客户分别给我找了不知道什么事——我扭着头虚乎着眼把这些消息都点开又关上了。有什么事等过了这个周末再说吧,实在烦。下周一并处理。忽然想起来手机没关,掏出来一看,果然!30多个未接电话,一个都没听见,还有N条短信。绷着劲儿把通话记录跟短信也都清了,把防火墙改成“只接受白名单”,心情总算略好点。

开开空调,打了热水先沏了杯50块钱一斤的花茶,又泡上碗方便面。咱生活费太少,吃不起康师傅,于是门口小卖部老板很热心地给我推荐了一种。拿手里一看,嚯~~喔!碗跟康师傅一样大,上面写着大字:“康帅博红绕牛内面”!据知情人说,这家的面是从京郊没牌的面粉厂处理来的积压面粉,弄点地沟油胡乱炸炸。随便弄点私盐末子+葵花牌味精+配了火碱的辣椒面,作业纸一裹,塑封机一封,就是料包。加上死猪肉的酱包,山东寿光烂白菜的蔬菜,齐活了!整碗面里面最正宗的是那个PE膜环保纸碗,是回收的真正康师傅的碗,有的打开之后上面还挂着点红油,一点都不带掺假嗒……

不过这些都不耽误我买它,因为它最大的优点是:便宜得要死,才1块5毛钱。我把开水倒进去,弄个直别针把碗盖别上,清了清桌子上面乱七八糟的材料,把面放在空处。往椅背上一靠,贪婪地嗅着低劣的酱香味儿,魂不守舍地开了几个网页看。估摸着面泡好了,我把直别针小心地拔下来收好,飞快把键盘推到写字台面板下面,一脚把主机踹到不碍着我伸腿的地方;拿起叉子,唏哩呼噜开吃。我先把面条扫荡一空,再把泡开的胡萝卜丁、白菜丝、小肉块等捞起来。这叫不给敌人留下一针一线。仔细把边角料咀嚼一番,就着半碗热汤,一口一口喝着。冬天喝热汤就是好,感觉自己从食道到胃的形状,都被这汤水勾勒出来了。

喝下最后一口汤,觉得浑身的热力都散发出来,鼻子上沁出点点汗珠。又看看碗底还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终于不舍地把叉子收好,把碗揉成一团扔进纸篓。然后洗手,喝茶。茶水正好晾到了刚刚能喝一点的温度。小口地呷着茶水,尝着苦涩而清淡的滋味,我放松了一点。

——和平的生活真好。

人就是这么容易满足。而时间能磨灭一切……

屏幕右下角,QQ无声地在闪动。CTRL+ALT+Z。对话窗口弹出。似曾相识的头像。似曾相识的名字。

Jason 10:03:55
哪儿呢
caizm 10:04:02
……
你谁啊?我没印象了
Jason 10:04:57
我杰森
Jason 10:05:05
唐杰森 记得吗


唐杰森。我仔细回忆着……
好像……想起来了。应该是……股票大跌是……08年?是08年吧?
我迅速Google着。没错。08年夏,沪指从9500点一路下跌。①一直跌到2300点。至今未完全恢复元气。
这么说,从08年股票大跳水之后,我应该就没见过这个人了。差不多两年没见了。两年。两年。两年。
我跟他算熟悉呢,还是算陌生呢?该怎么应对呢……
没关系。就算熟悉好了。
反正也没有损失。
反正。


caizm 10:07:10
哦哦,想起来了
好久没见
Jason 10:07:33
晚上有事吗 上你那坐坐
caizm 10:12:01
要钱我可没有!
Jason 10:12:07
你怎么还这个逼样儿呢
caizm 10:12:07
==
wc去
Jason 10:13:22
不找你借钱 最近碰见点事 想问问你 你不是在搞一些比较神道的事吗
Jason 10:13:31
懒驴上磨
caizm 10:15:46
……
…………
………………

神道的事你是听谁说的?
Jason 10:17:00
甭管了
Jason 10:17:29
晚上不在你那吃 你放心吧
Jason 10:18:42
你别特意早回去
我不一定几点到
caizm 10:18:44
哦了
你电话多少来着?
我手机这两年都丢3个了
Jason 10:19:27
158XXXX4444
caizm 10:21:02
号够不吉利的啊!
Jason 10:21:10
晚上再说吧 到了给你电话 88
caizm 10:21:15
88888

他的头像沉默了,变灰了。我则靠着椅背思考起来。

我发现已经记不清他的样子。

-------------------------------------------------

懒得写了。就先这2500字吧,别的明天再说。看看能不能构思好点。
土鳖扛铁牛

①跟现实世界不太一样,乱编的。后面不重复说明。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4条) 只看楼主

  • aliao
    感觉这是反复穿越
  • 眉立儿
    你这也太混蛋了。。。。
  • 蔡二
    这个另一个现实世界的内容必须要交代一下,跟前面不重复

    写完β1你们就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最近两三章都是在搭一个平台,好以后能往里塞各种私货
  • 眉立儿
    你穿吧,总之,看过时空旅行者的妻子以后,我对这种也不惊讶了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