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s Sky Les Sky 214004成员

《无关性别的爱情》--建议从后面看起。

[已注销] 2010-07-24
张爱玲----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的问一声:哦,你也在这里吗?



原以为可以用一句“我们分啦”概括完,却发现关乎于你的记忆,翻出来就写了一大串。
我和阿鼓以几天之内高频率的遇见在震惊中都把对方记在了眼里。第一次,放学后,我和班长一起走,阿鼓走在我的后面,和她的朋友在背后讨论我的屁股。被我听到了,那年正是夏天的高三补课期间,我穿着裙子,在重点中学里并不多见。我在拐角的时候,有意瞥了一眼阿鼓,发现居然是班长刚开学就发疯般尖叫跑过来向我形容的那个“白到惊艳”的人。第二次,买早餐。和阿鼓正面撞上,我才体会到一向冷静的班长为何会失态:这人真白!第三次,还是阿鼓走在我的后面,我居然又听到阿古和他那位讨论我的屁股!我想阿鼓真笨,都被我听了去。如果说前几次都属正常的碰见,那么第四次无论如何都有些诡异了,我居然在厕所碰见了阿鼓。我经过一楼的时候,顺便上了厕所。从隔间出来发现阿鼓居然蹲在我面前,靠着墙,等着我出来她好进去。我有些想笑,估计是憋坏了。便让开到一边,阿鼓也不客气,一头扎进去,看都没看我,但我却知道,她就是阿鼓。我们遇见了...
张爱玲----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的问一声:哦,你也在这里吗?



原以为可以用一句“我们分啦”概括完,却发现关乎于你的记忆,翻出来就写了一大串。
我和阿鼓以几天之内高频率的遇见在震惊中都把对方记在了眼里。第一次,放学后,我和班长一起走,阿鼓走在我的后面,和她的朋友在背后讨论我的屁股。被我听到了,那年正是夏天的高三补课期间,我穿着裙子,在重点中学里并不多见。我在拐角的时候,有意瞥了一眼阿鼓,发现居然是班长刚开学就发疯般尖叫跑过来向我形容的那个“白到惊艳”的人。第二次,买早餐。和阿鼓正面撞上,我才体会到一向冷静的班长为何会失态:这人真白!第三次,还是阿鼓走在我的后面,我居然又听到阿古和他那位讨论我的屁股!我想阿鼓真笨,都被我听了去。如果说前几次都属正常的碰见,那么第四次无论如何都有些诡异了,我居然在厕所碰见了阿鼓。我经过一楼的时候,顺便上了厕所。从隔间出来发现阿鼓居然蹲在我面前,靠着墙,等着我出来她好进去。我有些想笑,估计是憋坏了。便让开到一边,阿鼓也不客气,一头扎进去,看都没看我,但我却知道,她就是阿鼓。我们遇见了那么多次。我不由自主的就在厕所门口停下脚步,还装作打电话,有意无意注意这厕所出来的人,直到看见阿鼓出来,再拐进一楼的7班,我才心满意足的回自己的教室。干完这一切,我才发现我的心跳一直好快!
1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36条) 只看楼主

  • [已注销]
    继续继续
  • [已注销]
    第五次,我难得去学校的食堂吃午饭,也许是上天冥冥中安排,在埋头吞饭的众生里我的视线却一眼落到阿鼓身上。那时由于是补课,学校管得不严,餐桌可以随意坐,阿鼓,就坐在我的前排。我心里的阴暗面爆发,走过去说;你是不是常讨论我的屁股?阿鼓旁边那位就是一直参与全程的某某(对不起,现在都不知道她名字。。。),大概是听出了我来者不善,很有意识的躲开了。阿鼓当时正拿筷子往嘴里送,我突然蹿出来,她的筷子停在空气里,半张的嘴,样子很滑稽。我知道她也想躲,因为她巴巴的望着开溜了的那位,无限惆怅。可惜,眼下我正盯着。她也知道这样走掉不可能。“没有,我们是夸你。。。。”我感到好笑,屁股还能给你夸出一朵花来?“夸什么了,说来我听听”我有意为难她。我想那是我认识阿鼓的唯一机会。“我就说你身材好啊,她说你。。。屁股很翘”说到屁股的时候,阿古的声音弱下去,还吐了吐舌头。也知道不好意思?虽然我跟本就没有怪阿鼓的意思,但阿鼓当面说我还是有些被轻薄了的薄怒,“很喜欢在背后这样指点别人?”老天,阿鼓居然还不忘扒一口饭。。。抬头含糊不清的说;我叫阿鼓。顿时有些无力,这都哪和哪。
  • [已注销]
    上帝做证,全程我都是以开玩笑的口吻来着,一直和颜悦色的笑着。但也许阿鼓不这么认为吧,看得出来阿鼓很尴尬。“干嘛要我知道你名字,想和我做朋友?”阿鼓。居然又是扒饭中!“没有”阿鼓很干脆的回答,不冷也不热的,说实话我有些伤心。她把下巴往之前那位一扬:“她倒很想认识你"原谅我,在拉的世界里久了,思想比较浑浊,在我的眼里,人已经不能用男女区分了,我的世界里就两种人:直人和弯人。所以当啊鼓说某女想和我做朋友,我就一个鉴定出来;1.她是弯弯的。2.她喜欢我。“女的和女的做朋友?”我想也没想就惊呼出来,直到看到呵鼓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打量我,我才意思到,我正在直人的世界里做人,面对浩浩荡荡的直人大军,问这个问题的我,无异于是个异类!
  • [已注销]
    在我的感觉里,只有男的去亲近女的,当一个女的想去亲近另一女,八成就是身体那与生俱来的百分之20同性恋基因蠢蠢欲动了。离弯期不远了。阿鼓突然笑眯眯的看着我的不安,眼里闪烁着洞察一切的睿智和狡黠。完全不是刚开始我以为的被我玩转于掌心。是了是了,这种强烈的直觉让我知道阿鼓,她和我是一个世界的吧。我却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藏匿着自己的身份带着点恶作剧心理,伪装混迹于直人世界无人发现,她分明就听得懂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知道这一点让我莫名兴奋,阿鼓,你真是狡猾狡猾的!阿鼓淡淡的笑着:“女生不和女生不做朋友那做什么?”阿鼓故意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反问。笑意盈盈的。她那尤其白的皮肤,此时何止是惊艳,简直是妖异了!“那我们试试,你是女的,我也是女的”我以为这样会激怒阿鼓,
  • [已注销]
    明天继续!
  • Meeeeeee
    恩恩。继续。
  • [已注销]
    毕竟我一p都无法有底气的说我是女的!阿鼓,应该会很介意吧。“你是不是也想知道我的名字”我反问。“我知道啊,任茗薇嘛。。”阿鼓甜甜的笑着:“他叫你扁扁。。。”刚说完阿鼓的表情就有些难堪,大概是意识到这话有些不对劲,既然不想和我做朋友,怎么又这么了解?“是她说的”阿鼓有些急的补充道,拿筷子再次往那一指。我这才想起是该好好看看对我评头论足的那位。揣摩着她究竟出于什么心理。“做朋友没那么简单那”阿鼓的眼神一暗,拿着筷子搅动着饭:“不是一句‘我们做朋友吧’相互确认一下 就可以的”。我心里有点悲凉,阿鼓看来对我是真没什么想法,我的过于热情让自己很丢脸。“不过,我们可以试一下”阿鼓又露出调皮的神色:“据说2点的时候,是人最困的时候,大部分的人都在睡梦中,我会给你发短信,如果你收到了,在也许我们可以”阿鼓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垂着眸,有些羞涩,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心领神会的笑,我说我怎么就入不了阿鼓的法眼,说到底,阿鼓只是小心罢了,也许,那时我就强烈的知道阿鼓和我是同一种人,对这个世界有着深深的不确定。她和我一样吝啬于付出自己的情感,因为我们的爱少得可怜,所以星星点点都弥足珍贵,不允许也不屑去交换别人的滥情。我想起班长和我说起阿鼓那惊艳的白色皮肤,我随口答道:“小白脸都很阴”现在想来,阿鼓一派天真无辜里,也是个心重的小孩。“那我不是很被动,你若睡着了或是根本不想发,我又怎么可能收到”我反驳,(总是这么理智让自己也很汗颜。)说完就有些后悔,这会不会反倒要阿鼓嘲笑我的期待。“不会呀”阿鼓笑得不好意思:“因为我现在好像很想和你做朋友,就请你给我机会了!”
  • [已注销]
    汗。。。是不是我写的太大段了。。大家都没什么期待?
  • [已注销]
    我从来没有像那一天一样像个傻子般兴奋,那种飘飘然的感觉让我至今想起来都有些羞愧得捂面。阿鼓,我好久都没有那种觉得生活很美好的感觉了,好久都没有那般期待某些事情的到来了。直人世界的阳光照的我很灿烂,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黑暗,我的阴霾。我是异类,每天都在编织伪装。

    我躲在被子里蒸出一身的汗,为了不泄露手机的荧光。阿鼓,别说我本就不嗜睡,更何况我是如此有心和刻意,那种饱满的自信让我有些不满的埋怨阿鼓,凭什么怀疑我想要和你做朋友的决心?我早看穿阿鼓,说什么为了缘分,只是为了确定我有多想和你做朋友罢了,只有这样你才也放心的交付你的情感吧。

  • [已注销]
    我在看。
查看更多回应(136)/  添加回应

Les Sky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