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新生活运动 新新生活运动 1867运动员

对美声唱法各声部的非典型性介绍(ZT)

布魅 2010-07-24

jialin1976


古典音乐论坛

女高音:
花腔女高音所能够达到的音高是常人在极端疼痛时也无法达到的。她们在歌剧中通常扮演美丽而善良的年轻女性,然而很少有演员能够达到角色在形象上的最低要求,因此经常有外行观众指责剧中的男主角缺少起码的审美品位。不过内行观众通常不会介意这种视觉上的错位,因为他们知道这是绝大多数女高音的宿命:在她们处于声乐初学阶段的时候,通常都有着娇好的面容和凹凸有秩的身材。而随着学习的深入,由于面部经常处于狰狞状态。她们的五官摆位会产生挪移;体重也会以几何方式增长——在声乐界有一句名言:学习声乐其实就是将自己的身体塑造成一件完美乐器的过程。其实这句话需要修正一下:并非是乐器,而是音箱。众所周知,在相同价位的情况下,越大的音箱声音越好。当然也有人向这种宿命发起过挑战,比如卡拉斯。她很伟大,终于战胜了命运,在中年之后获得了难民般的身材,也许这个成就足以使她瞑目,所以不久她就瞑目了。牛顿在他的万由引力学说中说过:质量越大,吸引力就越大。因此女高音的吸引力是非常可观的,她们也非常乐于人们以她为中心旋转,如果可能,她们会希望世间万物都听由她的摆布。女高音在择偶方面也很有规律:放眼望去除了同性恋几乎所有在歌剧院说了...

jialin1976


古典音乐论坛

女高音:
花腔女高音所能够达到的音高是常人在极端疼痛时也无法达到的。她们在歌剧中通常扮演美丽而善良的年轻女性,然而很少有演员能够达到角色在形象上的最低要求,因此经常有外行观众指责剧中的男主角缺少起码的审美品位。不过内行观众通常不会介意这种视觉上的错位,因为他们知道这是绝大多数女高音的宿命:在她们处于声乐初学阶段的时候,通常都有着娇好的面容和凹凸有秩的身材。而随着学习的深入,由于面部经常处于狰狞状态。她们的五官摆位会产生挪移;体重也会以几何方式增长——在声乐界有一句名言:学习声乐其实就是将自己的身体塑造成一件完美乐器的过程。其实这句话需要修正一下:并非是乐器,而是音箱。众所周知,在相同价位的情况下,越大的音箱声音越好。当然也有人向这种宿命发起过挑战,比如卡拉斯。她很伟大,终于战胜了命运,在中年之后获得了难民般的身材,也许这个成就足以使她瞑目,所以不久她就瞑目了。牛顿在他的万由引力学说中说过:质量越大,吸引力就越大。因此女高音的吸引力是非常可观的,她们也非常乐于人们以她为中心旋转,如果可能,她们会希望世间万物都听由她的摆布。女高音在择偶方面也很有规律:放眼望去除了同性恋几乎所有在歌剧院说了算的指挥妻子都是女高音,当然在这些女高音改嫁给指挥之前钢琴伴奏也有机会成为她们的丈夫。也有例外的:施瓦茨科普夫在踹掉了她的钢琴伴奏丈夫之后竟然没有嫁给指挥,而是嫁给了EMI的头号制作人——这说明她的野心不仅在歌剧方面。也有更智慧的例子,比如维什涅夫斯卡娅,她的丈夫始终是罗斯特罗波维奇,这个丈夫后来成为了集大提琴家、钢琴家、指挥家于一身的奇才,尽管我们没有证据证明老罗是由于有个女高音老婆才去弹钢琴、搞指挥的。近年来由于女高音越来越多,未婚的异性恋指挥越来越少,所以女高音的丈夫越来越多的出自商界,在一点上的前辈仍然是卡拉斯:她的丈夫是工业巨子,后来最主要的情人也是跑运输的。由此可见暴发户的艺术品位也在逐步提高。除了丈夫之外,男高音是女高音婚外情人的首选,也只有从事这两种职业的人,会愚蠢到把歌剧中荒诞无比的剧情延伸到现实生活中。

女中音:
有一半的女中音是高音没解决的女高音,所以也称为次女高音,“次”字会有很多种解释,因人而异。女中音作为一个独立声部的确立时间较晚,所以歌剧中的好角色都被女高音先占了。在意大利歌剧中女中音通常扮演巫婆、老妈妈、女仆等中老年角色。而在法国歌剧中则好得多,有不少属于女中音的角色都是年轻美貌的荡妇,最著名的就是卡门和达丽拉。女中音还经常女扮男装,出演男孩,因此舞台上《费加罗的婚礼》中的凯卢比诺尽管还没变声,胸肌却异常发达。

女低音:
勃拉姆斯对女低音的音色情有独衷,为这个声部写了很多动人的歌曲。但是在20世纪中期两位伟大的女低音费丽尔和安德森去世后,这个声部似乎灭绝了。现在被称为Alto的通常是指偏低的假声男高音——这和京剧中旦角的演变正好相反。

男高音:
男高音是指挥家和钢琴伴奏的死敌。这并不仅仅是因为男高音总给从事这两个职业的人带绿帽子,更重要的是男高音具有和其他音乐工作者都不一样的读谱方式和节奏感觉(假设他们有节奏感觉的话)。男高音大都身体粗壮,头大颈短,并程度不同的谢顶。他们最喜欢在楼道、浴室等处吼叫,尤其是同类聚会的时候,会有互相比试音量和音高直至一方力竭的习性。男高音一般很鄙视文化学习,特别是外语和数学,除了C3会让他们异常亢奋以外,他们见到其它的字母和数字都会产生烦躁情绪。有不少人试图从生物进化学角度来解释男高音的种种怪异行为,其实在了解男高音的技巧特性之后就可知,这不是什么神秘的现象:在男高音技巧中,特别强调头腔共鸣。学过声学的人都知道,充分的共振是需要足够的空间的;而学过生理卫生的人也都知道,正常人的头腔里装满东西的。这样一来大家都可以推论出男高音为什么会有良好的头腔共鸣了。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男高音脑容积都小,比如多明戈和温德里希:前者的钢琴、指挥都不错,足以证明脑子没问题,但正因如此他终生高音困难;温德里希是极少数可以称为艺术家的男高音,但他在盛年便从家中的楼梯上摔下来莫名其妙的死去了,似乎也证明了某种宿命。因此在歌剧中男高音经常扮演头脑简单孔武有力的英雄人物,最典型的就是被大胖子图兰朵迷住的卡拉夫和二明一般的帕西法尔。也有演大情圣的时候,比如《弄臣》里的公爵、《波西米娅人》中的鲁道夫、《蝴蝶夫人》中的平克尔顿以及《茶花女》中的阿尔弗莱德等等,但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剧作家总要把他们的女高音情人在剧终时置于死地,这时指挥可以长出一口气了。

男中(低)音:
这是一个平均智商最高的声部:他们没有男高音的刺激与辉煌,也没有女高音的妩媚和灵巧,更少有出卖色相的机会,于是只能潜心打造他们的音色,修炼他们的乐感。在歌剧中他们的角色也最广泛:英雄、阴谋家、艺术家、政治家、国王、流氓、小丑、侏儒、妖怪、喷火巨龙、神明……各种性格各种形象。同时男中音也是最适合演唱艺术歌曲的声部,深沉的音色和相对的理性比起其它声部更能展现诗歌的意境。尽管如此很少会有男中音能够达到男高音和女高音的知名度,因此高音比较方便的男中音基本都会尽可能的改唱男高音。有趣的是这种声部的转换往往伴随着性格与习性的改变,这也证明,优秀的男高音不一定是天生的,而是可以靠后天训练出来的。为此我们也该庆幸,像普莱这样高音也很方便的男中音没有改唱男高音,虽然少了一个男高音,却保住了一个艺术家。

[以上皆为玩笑之言,请勿对号入座]
1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