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提前上床我们一起读书(WoiDuShu) 提前上床我们一起读书(WoiDuShu) 689177书页

关于“学”的三言二拍

独孤树 2010-07-24
阅读指导:本文前“三言”是作引入用,铺垫了一些行文背景,若同为8090后,可以跳过直接看“二拍”的部分。欢迎围观拍砖,共同讨论之。叨扰。

【一言】

从剪短头发的当天被我人说:“你像个刚坐完牢出来的人,毛太短了。不过看起来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开始,“削发明志”的我整个人回到了高中的状态,而外表看起来确实很“中学生”。

郭四娘自称永远的十八岁,我不用自称就是永远的十六岁。

从这一点上,我绝对自信再过几年后去公园照样可以买学生票,当然,进网吧还是有可能被赶出来。

于是哑然失笑,十六岁,没记错的话是高二的时候,那本应该是为梦想播种和浇灌的年岁,我在做什么?
电脑、电脑、电脑……和电脑。

QQ幻想的战士、魔兽的英雄、CS的小狙击枪,还有若干我已经不记得的游戏,陪我度过一个又一个打怪升级的昼夜。

哥浇灌梦想的不是汗水,是点卡和不断升级的网速。

再往前推几年,初中时的我更疯狂。偷改团员证上的出生年月办了一张上网卡,只为在学校周边网吧出入无阻。在查的最严的那段时候,依旧每天中午雷打不动的和一群男同胞坐四十分钟车到一个偏僻的黑网吧玩一个小时又坐车回学校上课。

青春,看见了没,夹杂着小聪明和天不怕地不怕,热气腾腾。

【二言】
...
阅读指导:本文前“三言”是作引入用,铺垫了一些行文背景,若同为8090后,可以跳过直接看“二拍”的部分。欢迎围观拍砖,共同讨论之。叨扰。

【一言】

从剪短头发的当天被我人说:“你像个刚坐完牢出来的人,毛太短了。不过看起来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开始,“削发明志”的我整个人回到了高中的状态,而外表看起来确实很“中学生”。

郭四娘自称永远的十八岁,我不用自称就是永远的十六岁。

从这一点上,我绝对自信再过几年后去公园照样可以买学生票,当然,进网吧还是有可能被赶出来。

于是哑然失笑,十六岁,没记错的话是高二的时候,那本应该是为梦想播种和浇灌的年岁,我在做什么?
电脑、电脑、电脑……和电脑。

QQ幻想的战士、魔兽的英雄、CS的小狙击枪,还有若干我已经不记得的游戏,陪我度过一个又一个打怪升级的昼夜。

哥浇灌梦想的不是汗水,是点卡和不断升级的网速。

再往前推几年,初中时的我更疯狂。偷改团员证上的出生年月办了一张上网卡,只为在学校周边网吧出入无阻。在查的最严的那段时候,依旧每天中午雷打不动的和一群男同胞坐四十分钟车到一个偏僻的黑网吧玩一个小时又坐车回学校上课。

青春,看见了没,夹杂着小聪明和天不怕地不怕,热气腾腾。

【二言】

会想到这些,是因为最近自学英语已经近乎疯魔。学习的间隙,面对语法和词汇的邪恶嘲弄,我也会自我声讨:TMD你早干什么去了。是的,我从不缺乏学英语的机会——我那意识超前的老妈在我小学时候就把我送去给某大学老师学习New Concept English. 然而呢?我的出勤率和逃课率是3:5——作为具有国际视野的祖国花朵,我系着红领巾翘课去网吧体会当时在中国才刚起步的互联网技术,尽管那时候上网要六元一小时,坚决支持,义无反顾!

从这里可以看出两件事——1、别太早让你的孩子去上XX班,如果一定要送他/她去上XX班,请别让他/她自己去,因为他/她很有可能“主动半路失踪”;2、伴随着科技日新月异而成长起来的,每个被送去上XX班的80后90初都是折翼的天使,他们想玩不敢玩,偷偷玩又玩得提心吊胆,谈不上痛快。

可悲的是,这两件事只是越演越烈,毫无改善势头。

于是听到越来越多的声音——有时候甚至包括我自己——在呐喊:“啊!要是我那时候怎么怎么样,如何如何,现在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想想看,这还真是无聊的“有病呻吟”。

【三言】

不记得是谁说过,“每个年龄有每个年龄该做的事”。想来这句话是有道理的。你比如说“早恋”,搁在幼儿园最多算是个“过家家”的游戏。但到了中学就不一样了,这个年岁对男女情感的好奇催生了懵懂的爱,青涩,纯粹,美好,难忘。再往后,管你还是不是初恋第一回,过了这个年纪的恋情就只谈得上“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不早不晚,唯独那个年岁的恋才是早恋,难道这不是在那个不可复制的人生阶段一道独有的风景吗?

当然,每个人的成长经历是不尽相同的。看到周围人恋情似火,你也千万别喊着“噢,中学了,到早恋的时候了”的口号去挥霍自己的荷尔蒙,那样只不过是在“自逼逼人”。

所以说,什么时候该干什么,顺其自然才是妙法。

【一拍】

而“学”这个东西,本应该贯穿人生命的始终,每个阶段都应该有它的身影。然而,就目前中国的教育体制而言,“学”其实只占了大多数人生命的前25年甚至更短。而且,这20多年的“学”还是扭曲的,不合本真的“四不像”。乍看上去,我们从小的学习似乎是符合生长阶段的召唤的——幼儿园、小学、中学、高中、大学、研究生、博士、博士后……然而只要你是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你就会发现我们的“求学之路”有多荒谬绝伦,惨无人道。

我们还在娘胎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学无止尽”——胎教音乐、胎教动画,管你能不能感觉到,没日没夜地放,美其名曰“超前教育”。好不容易从娘胎里掉出来了,身为小宝宝的我们在学会作为人的基本技术——吃饭、走路、说话——之后,得,我们的“被学”之路正式开始,悠闲时光一去不复返。幼儿园里的老师不断推荐各种兴趣班,四五岁的小小身影穿梭在乐器、画板、舞蹈室的地板上,思维跳跃在中文、英文甚至更多鸟语间。拉谁出来都会说几句“ABC”,都会玩钢琴小提琴手风琴。这种状况会一直持续到小学毕业甚至更远,面对孩子的不乐意,大人只会说“你怎么那么爱玩啊!”“你太不上进了!”“那个谁谁谁会那么多种乐器,英语好极了,你呢?还好意思说你想玩?!”

哦,亲爱的爸爸妈妈,这样的“爱”让孩子们情何以堪?

这个阶段的孩子,出于真心实意地喜欢某个爱好的,实不多见。更多的其实是在老师的怂恿和父母的攀比之下“被爱好”了一把。本来,爱玩是孩子的天性,可偏偏到了父母眼中就成了十恶不赦的劣行。我们用童年的黄金岁月换来日后只能放在柜子里蒙尘的奖杯,或者根本毫无斩获,那样的童年只能算作“痛年”,难堪回首。

我们想玩,但从没学过怎么玩,还不断被教育不可以玩,于是我们只能躲着玩,于是“二言”里提及的情况还会不断地巡演。

初中高中,本是早恋的黄金年龄,可是个个都被考试弄的内分泌失调,别说分泌荷尔蒙了,估计消化系统都会间歇性停顿。这时候的状况更糟糕——在中高考面前,一切“学习以外”的东西都是纸老虎,都是糖衣炮弹,要坚决予以取缔。于是,好不容学会的“爱好”们开始两极分化——“变本加厉”或者“退居二线”。没错,拼命考级和比赛就是为了政策性加分,如果这“爱好”不能带来加分,那么不如舍弃!这边是为什么中国从来不缺可能成为大师的种子,但中国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大师的原因——抱着功利的目的,用开水浇花,种子怎么可能发芽呢?

再看看课堂上的东西,中国人的“适用主义”在书本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所谓的知识就是各种框架、公式、模板,记得它们,会做试卷,你就是“有知识的人”。这就好比发给你一个模子和几块橡胶泥,你只需要用模子按压橡胶泥做出一模一样的东西就好。模子万能“适用”,不用也不许你自己发散思维。渐渐地,我们越来越呆板,机械,像是流水线生产出来的机器人,千篇一律,思维僵化。没办法,谁让我们“不得不”面对越来越窄的升学独木桥。

大学呢?被压着长了十几年后,到了大学本该要学会“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可高喊着“挂科无罪,及格万岁”的我们在越来越浮躁功利的校园里睡到日上三竿,汲着拖鞋去食堂打个包,回来电脑前蜗居到凌晨,睡。严进宽出的大学给了我们充分的理由“不务正业”,四六级报名费的低廉也给了我们不断重考的借口。小时候被管多了,到了大学没人管也便开始茫然甚至堕落,难怪有言曰:“中国人是被管惯了的民族。”

“学”至今日,已是衰微。

往后……就更不用提了,多少人要一纸文凭是为职称,又有多少人能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正心诚意”地研习?随着年纪增长,更多的只是“我老了,记忆不好了,学不了了”的托词,于是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下一代,于是为了“避免”“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餐具”再次上演,从幼儿园,就把孩子送去接受“高等教育”了……

看,中国“求学”之路的怪圈!

【二拍】

说到这里,现行教育体制似乎被批驳的一无是处。或许会有人说,“非也,这符合中国国情”。的确,也只有现在这个“最坏也是最好的时代”才会孕育出“速成哲学”“懒人哲学”“适用主义”,但倘若把这些用在民族根基的“学”之上,未免太过儿戏。学不扎实,什么有市场就学什么,甚至照搬照抄干脆不学,这样的学和没有学有什么区别?这样教育出来的孩子,从“逆反”到“逆来顺受”再到“迎合”,一条龙流水线培育出来的会是怎样的产品,或许只有交付时间去检验了。

谁的成功都不能复制,要不世界上会有多少个比尔盖茨。想做什么,要做什么,能做什么,分清楚看明白再去一步一个脚印地踏实走下去,找适合自己走的路子。“学”本来就可大可小:宇宙有学问,玩也有学问,凡事专攻,必有收获。人人都会乐器的现在,学着玩玩快失传的皮影戏,捏捏不多见的泥塑面人,也别有所成。

做什么事,抱着功利的心,注定走不远。张弛有度,把“学”当做毕生的追求而不是跳板,才能真正得到其中心法奥义。

别太把“学”当回事,不经意间,也便真成那么回事了。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提前上床我们一起读书(WoiDuShu)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