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铅笔经济研究社www.impencil.org 铅笔经济研究社www.impencil.org 14834成员

[鼎立]暴力问题,这是个问题

布尔费墨 2010-07-24
http://lukepost.blog.hexun.com/54099138_d.html

今天看了美剧《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HBO拍的,就想谈谈感想。首先这个美剧有点怪,每一集都很长,70-90分钟,而不像一般的美剧20多分钟,或者40多分钟。那么为什么通常的美剧都是这样的长度呢?因为美国的电视每半个小时一个时间段,很整齐,每15分钟插一些广告,所以20多和40多分钟加广告刚好可以凑整半小时和一小时。

如果你关注过罗伯特议事规则,然后看到这里,你还没有什么反应,那么你就fail掉了刚刚的测试。
因为,我跑题了。

我看了前2集,它就把独立宣言演完了,表现了亚当斯思想转变的一个过程,其中的关键,就是对待“暴力”的态度。

一开篇,亚当斯打输了个官司,而且是个“A家的猪踩烂了B家的菜地”这种级别的官司,这说明他当时是个律师,而且混得并不怎么样。

紧接着露脸的机会来了。一队英国士兵开枪打死了一群激动的平民。我一看,这显然是一次性质恶劣的群体性事件。当然我不会说“谁”恶劣,这是说话的艺术。亚当斯听到枪声也跑过去看,平民倒在血泊中,太令人发指了!英国士兵站成一列,表情麻木。亚当斯的兄弟,Samual Adams(Boston人很纪念他,有啤酒牌子就是他的名字,我在Boston的时候很enjoy这种啤酒)对他们...
http://lukepost.blog.hexun.com/54099138_d.html

今天看了美剧《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HBO拍的,就想谈谈感想。首先这个美剧有点怪,每一集都很长,70-90分钟,而不像一般的美剧20多分钟,或者40多分钟。那么为什么通常的美剧都是这样的长度呢?因为美国的电视每半个小时一个时间段,很整齐,每15分钟插一些广告,所以20多和40多分钟加广告刚好可以凑整半小时和一小时。

如果你关注过罗伯特议事规则,然后看到这里,你还没有什么反应,那么你就fail掉了刚刚的测试。
因为,我跑题了。

我看了前2集,它就把独立宣言演完了,表现了亚当斯思想转变的一个过程,其中的关键,就是对待“暴力”的态度。

一开篇,亚当斯打输了个官司,而且是个“A家的猪踩烂了B家的菜地”这种级别的官司,这说明他当时是个律师,而且混得并不怎么样。

紧接着露脸的机会来了。一队英国士兵开枪打死了一群激动的平民。我一看,这显然是一次性质恶劣的群体性事件。当然我不会说“谁”恶劣,这是说话的艺术。亚当斯听到枪声也跑过去看,平民倒在血泊中,太令人发指了!英国士兵站成一列,表情麻木。亚当斯的兄弟,Samual Adams(Boston人很纪念他,有啤酒牌子就是他的名字,我在Boston的时候很enjoy这种啤酒)对他们怒喝“you'll suffer the full penalty of the law!”/“你将受到法律的充分制裁!”(我为什么不说“严厉”制裁呢?“严厉”这个语言有毛病,法律就是法律,该怎么制裁就怎么制裁,而“严厉”的感觉是如果按法律是这样制裁,那么因为你罪大恶极,所以制裁得更狠点儿。这感觉来自“严打”。)被亚当斯按住了,理性!我们先去照顾受伤的群众。我当时的感觉是,“你将受到法律的制裁!”这话看来在那时那地说起来也挺可笑的。手无寸铁的,闹什么闹,还真当法律管事儿啊!

亚当斯回家跟睿智的老婆抱怨,英国政府太欺负我们“殖民地”(colony)的人民了!(别搞错,这个“殖民地”跟“半封建办殖民地”的“殖民地”味道不一样,这个“殖民地”的“殖民”是主动语态,是英国人自己“殖”过来的。)亚当斯的感觉是这块土地就是我的家,也是英国的地盘啊,我们都是一家人啊,怎么待遇就不一样呢?收我们的税可以啊,但是怎么能拒绝我们派代表到议会里面呢?所以,在这个阶段,亚当斯认为殖民地人民与国王的矛盾焦点是“要交税就要被代表”。

发生了这样的群体性事件,怎么收场?封锁消息?不过那年头也没什么可封锁的,通信基本靠口传,除非发明信件审查制度。或者总督要出来说话吧,总督毕竟是国王派的嘛,要替国王的军队说话。安抚一下民众,民众要理解啊,英国的经济需要大家齐心协力发展。还有,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群众,搬弄是非,这必须制止。

结果很讽刺的,英国士兵一大早来敲门,求亚当斯替他们辩护。我立刻觉得有些晕:难道还真有人去告状了?告的还是英军士兵?这个这个,“民”可以告“兵”的吗?不是“秀才遇见兵,有理也说不清”的嘛。就算“兵”真有问题,也得是军事法庭处理吧?或者先指定个地方让他们交待问题,然后根据问题的性质和程度,决定如何处理,以及最关键的,如何披露。国王离太远,总督也不管吗?就算colony是自治的,也不能没有暴力机器吧。总督可能对国王也不太满意?但这个“民告兵”显然已经是个制度,而不是个特例。

亚当斯立刻陷入左右为难的困境:

Cons(坏处):
1、当时几乎所有的Boston人都恨英国政府,恨英国士兵,现在他们又打死了平民,整个麻省的人都恨他们,为他们辩护会激怒家乡人。
2、Boston人对英王的愤怒已经让他们组织起来,其中领头的,就有约翰亚当斯的堂兄Samuel。
Samuel警告他,“这不是你露脸的时候,是你选择立场的时候!”
亚当斯回答:“法律就是我的立场,还有别的选择吗?(I'm for the law, is there another side? )我没有能力像你一样整天煽动敌对情绪,我要证明这块殖民地是法治的。”“波士顿人对英王的愤怒与判断这个案子没有关系!”

Pros(好处):
1、It'll be much talked of. 这事吸引眼球啊。
2、Counsel is the last thing an accused person should lack in a free country. Free country(不知道怎么翻译)里,你被告了,那你最不用担心的就是找个律师给自己辩护。──这当然是理想,一种值得追求的高尚理想。美国今天做到了吗?也不会是100%。亚当斯当年就有这样的信念和理想,并勇于追求。但显然这样的信念和追求不是他首创的,在英国是有积淀的。

结论:
亚当斯接受了。

法庭辩论开始。当时的法庭有些搞笑,律师们坐在条凳上,连个桌子都没有,文件放在地上。所有的人,被告、原告、证人、旁观的,全站在“栏杆”的后面(bar,所以律师考试叫bar test,被抓起来审问也叫behind the bar,但那时候大家其实都在bar后面)。这也很危险,说得不开心了,原告被告会打起来,难道他们不担心这个?尤其是在谁都可以进来旁观的情况下。

证人作证也很惊险。一个黑人小伙子给出有利于英国兵的证词,旁边两个白人彪汉的架势恨不得把他挤碎。但居然这黑人还是说了真话。还有一位平民也说了真话。我在想有什么样的概率证人会说真话?平民都憎恨英兵,平民中已经出现暴民,如果说真话,很可能惹火烧身。这是一种巧合呢?还是道德呢?还是法治精神的潜移默化?

结果发现事情是这样:平民聚集后对士兵发起了骚扰,扔冰块,用棒子打,然后挑衅,骂人,士兵们火药上了膛,但领头的站在队伍的前面,所以他不可能下令开火,是一个士兵被棒子打倒后枪走了火,正值激动的群众乱叫“开枪啊!有种向我开枪啊!”于是几个士兵胡乱开了枪。

最后陪审团讨论投票的结果,是士兵们的“谋杀罪名”不成立。

亚当斯的总结陈词在老婆的修改之下显得平实而精彩。只引用了一句伟人的话,Marquis of Beccaria(贝卡利亚侯爵,意大利刑法学家):If by supporting the rights of mankind, I shall save from the agonies of death one unfortunate victim of tyranny, or of ignorance equally fatal.
简言之:专制暴政与愚昧暴民,在危害个人权利方面,同样致命。

一个人,一项罪名,是否成立?只能看法庭上的证据!(由此我引申一点儿。要不要看看他“平时的表现”?要不要看看他的“出发点是好的”?要不要看他“没功劳也有苦劳”?不要。)情绪、怨恨、痛苦、屈辱...都与此无关。这就是:法律既对罪犯的哀求无动于衷,也对民众的愤怒充耳不闻。(由此我再引申一点儿,有没有“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这种道理啊?没有。)

接下来大家很担心暴民会不会找亚当斯泄愤。结果呢,令我大大地感动了一把。“暴民”没有报复亚当斯,他们的领袖,Samuel邀请亚当斯帮助自己的事业。因为,(除了有那么点儿亲戚关系)他们认为亚当斯足够“公正”(imapartiality),这样的一个人站出来反对国王,会让他们的事业更加可信。有人要非把这理解成营销思路其实也可以。但如果一个文化里面,“公正”是一个可以用来营销的概念,一个可以炒作的卖点,这个文化还是积极的。我们的文化里,村里选村长的时候,小区选业委会主任的时候,“公正”占多大分量吗?很多时候都没被考虑过吧,即便考虑,也不是上述意义上的公正,更多的时候,我们满脑子想的是“找一个强人出来”,“带我们走向致富之路”。所以我们的幸福始终拴在强人手上。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亚当斯的业务在这个案件之后锐减,显然大家对他还是有怨气的。所以首先,法治是必须的。其次,大家还要明白,法治之下,法院的的裁判也不是每一次都能得到群众的拥护,这一点是“不民主”的。但我说“不民主”说的是反话。今天再有人说“民主就是少数服从多数”,那么我们只能......不能打不能骂,请他或她坐下来听我慢慢讲。今天我们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民主,除了“多数”决定结果,“少数”尊重结果,还包括对“少数”权利的保护,例如倾听他们的声音、例如个人财产不可表决等;然后我们还要再加上一条,民主,还包括一套独立的裁判系统(或叫司法系统),这套系统是一帮专业精英根据不那么直白的法治精神来进行守护的。这些加在一起才共同构成民主。这些细节需要我们逐一去掌握,概括不得。

接下来发生“波士顿倾茶事件”,反对国王不合理税赋的冲突演变成暴力。愤怒的民众把一个代表国王的人当众进行肉体摧残。亚当斯扼腕痛惜,眼中含着泪水,对着Samuel大声质问:“野蛮!你纵容这样的事情吗?”
Samuel的回答也很耐人寻味:“为了争取自己的权利,我们的人民也受伤啊!”(People are hurt when they fight for what is rightfully theirs!)
亚当斯更是怒不可遏:“为了实现政治目标,你就纵容这样残暴和违法的行径吗?”(Do you approve of brutal and illegal acts to enforce a political principle?)

亚当斯这时认为:国王糊涂,受了误导,但并不暴虐。反倒是Samuel看起来对麻州的权力垂涎,煽动暴民,破坏法律。

第一个阶段的特点:亚当斯,坚信法治,反对暴力。(但他似乎不具备很强的妥协精神。似乎法律把绝大多数事情界定得足够清晰,对或错,依据法律即可。因而他表现出来坚定、固执。)

第二阶段开始。

国王听说了倾茶事件,对Boston人民进行了严厉的制裁,切断贸易,治安案件送回英格兰本土审理,被控死刑的英兵也送回英格兰本土审理,解散麻州议会,英军可以随处驻扎,为执法采取所有必要手段之类。(好玩的是,英军走在马路上,趾高气昂,但是平民也可以在旁边吹鼻子瞪眼睛。)

这触怒了亚当斯,国王竟然践踏我们的权利和自由,剥夺我们的自治权和司法权。之前,国王只是糊涂“misguided”,没有给殖民地的同胞人民以应有的议会代表席位。现在,竟然粗暴地践踏自己人民的权利和自由!这似乎触动了亚当斯的底线。以其法治的信仰,他认为这已然是违反法治。

紧接着亚当斯目睹了英兵洗劫自己的乡亲,杀戮自己的亲人。当然boston民兵也奋力反击(看起来当时的殖民地人民是可以拥有枪支武器的)。但无论怎样,这震怒了亚当斯。他由此开始转变,变成积极地要求独立,进一步变成坚定地要求独立。

这个阶段,亚当斯已经表现出对“大陆议会”(Continental Congress不仅仅是会议,而是一个议会,是各殖民地的代表参加的议会)的不满。抱怨那些政治家习气,能言善辩,善于表现,却不办实事儿。这当然颇有偏见,说明亚当斯突出的性格,坚定而固执,直率而急躁。这次不重点分析这个问题,虽然他跟议事规则也有着重大的关系。

这一阶段的亚当斯:坚信独立,坚定地要赢得战争。

这里的主要问题是,在暴力问题上,亚当斯前后发生了转变。之前是坚决反对暴力,甚至质疑“大陆议会”的合法性。但是在看到国王践踏麻州人民的权利和自由并且血腥镇压之后,他转变了,他不仅坚信要独立出来恢复人民的权利和自由,而且坚信必须通过毫不手软的战争来赢得独立。我试图找到亚当斯这么做背后的一以贯之的原则,我相信这不是自相矛盾的转变,而是前后一致的判断。这个一以贯之的原则,应该是:法律是用来保护人民的权利和自由的,这些权利和自由是自然的和上帝的法则,不是国王或国会的恩赐,国王和政府必须要保障这些法律。

暴力是法治(包括规则)最大的敌人。因而这二者的关系也就极为复杂。我相信没有人可以给出一条“何时可以使用暴力”的规则,因为总会出现很多悖论。假设我们可以说:为贯彻那些“保障人民权利和自由”的法律,可以使用暴力。比如,经过司法程序,判定一个人触犯了刑法,那么就要判刑,判刑就是剥夺人家自由和权利吧,极端罪行还要判死性,这就是极端的暴力吧。那么从国王的角度,麻州暴民杀我官吏,不也是在侵犯人权和自由嘛,那么暴力惩治麻州暴民,不也就是可以的了吗?

暴力永远带来更多的暴力,冤冤相报何时了。可美洲人民打赢了英军,英国就撤了,就体面地承认了美国的地位,没有再去报复。“收复北美”?没有。当时英国实力还不弱吧。为什么会这样?北美太远?肯定不是,英国的势力已经遍布全球。北美太荒芜、太贫瘠,谁在乎?不是吧,如果不是国王缺钱收税收急了,美洲人民也不至于这么闹。

外敌入侵,我们必须使用暴力。因为这是正义的。所以有一种东西叫做“正义的暴力”?那么由谁来判断一种暴力是不是正义?公道自在人心?那么正义的暴力恐怕就到处都是了,没几个使用暴力的不会说自己是正义的,甚至所有的复仇都是正当的了。

问题似乎无法深入了。就先写到这里吧。下次重点看看第二次大陆议会的会议规则。

[附录]

[麻州参加第一次大陆会议的代表]
John Hancock, Robet treat Paine, Elbridge Gerry, John Adams

[参加第一次大陆会议前的演讲]
Let it ben known, that british liberties are not grants of crown or parliament, that many of our rights are inherent and essential, agreed on as maxims and established as preliminaries, even before parliament existed.
We have a right to them, derived from our maker. Our forefathers have earned and bought liberty for us at the expense of their ease, their estates, their pleasures and their blood.
Liberty is not build on the doctrim that only a few nobles have a right to inherit the earth. It stands on this principle: that the meanest and lowest of the people are, by the unalterable, indefeasible laws of god and nature, as well entitled to the benefit of the air to breathe,...

[几句精彩的话,先收录下来]
I have no talent in politics. I am by nature far too independent-minded.
I am for the law, and yet, in whom is the power of that law vested? The king.
The Crown is midguided, but it is not despotic. I firmly believe that. It seems that my cousin and his friends intend to take the government of this colony into their own hands. People are in need of strong governmance. Restraint. Most men are week and evil and vicious.
http://hi.baidu.com/rrnr/blog/item/f22dc2c8f9bf251d7e3e6f4f.html
2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2条) 只看楼主

  • 五盏灯
    很精彩.
  • 小龙人orwell
    暴力永远带来更多的暴力,冤冤相报何时了。可美洲人民打赢了英军,英国就撤了,就体面地承认了美国的地位,没有再去报复。“收复北美”?没有。当时英国实力还不弱吧。为什么会这样?北美太远?肯定不是,英国的势力已经遍布全球。北美太荒芜、太贫瘠,谁在乎?不是吧,如果不是国王缺钱收税收急了,美洲人民也不至于这么闹。
    ++++++++++++++++++++++++++++++++
    见过胡说的,但没见过这么胡说的。

    首先,事实不是美洲人打赢了英军,真相是以法美同盟为核心的反对英国的势力打赢了主张强硬政策的托利党政府。

    第二,英国人承认美国一点也不体面,要不是8000多人被法国海军切断了供应,净身出了美洲。国库里的钱打光光了,无赖的辉格党非吵着承认美国转而对付法国,英国人才不会罢手。

    第三,英国人实力不弱,但比起法国,西班牙,荷兰,美国,一起群殴丫的,就力有不逮罗,何况他作为严格限制常备陆军规模的国家,大多数战斗力好点的都是从德国来的雇佣军,这种家伙远离故土战争越往后要价越高的。所以实力麻麻的。

    第四,如果英国人从非洲和远东到本土再到跨大西洋的补给线通畅,那北美绝对不远,可麻烦就在他被人掐了7寸罗,西非航线,从地中海到埃及,再到王冠上的明珠印度的交通线全暴露在敌人的海军面前罗,真的是供给不下去了。

    第五,北美不荒芜,可是自治权太多鸟,所以对英国政府而言这在他们的财报上是个负资产。如果不加高额税收和关税,北美对英国本土绝对处于出超地位。稍一比较北美的这个资产相比印度,埃及,南非,那就差太远了。英国人整个18世纪的战略重点一直在上面几个地方。北美么,基本属于解决和不属国教的异教徒隔离区,就像澳大利亚也就是用来流放犯人的地一样。

    第六,英国至少战后30年内可从来没放过要收复北美的念头。大家83年合约后,都没干啥好事,首先美国答应帮助恢复效忠派的权利并发还其财产,这个从来没落实过,被抢走的地产房屋嘛也没见一间折了一张纸钞给加拿大人。双方虽划了界但东北方边界没有落实,特别是佛蒙特州的归属问题,因为英国人从来没有承认过该州独立地位,美国却在91年允许其进入联邦。

    英国人也没干啥好事。
    第一,拒绝交出阿巴拉契亚山到密西西比河间所有军事要塞。(已经承认了密西西比河以东是邦联势力范围)。第二,扣押从89年法国革命开始就扣押美国的贸易船只,第三,强征英裔美国人为水手发配到远东和南非。(这种水手在船上基本就和当奴工差不多)

    所以等到英国人摆平了拿破仑,马上就回头“收复行动”鸟,一直打到把美国国务卿俘虏,总统逃跑,把白宫点了天灯鸟。咔咔咔咔。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