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铅笔经济研究社www.impencil.org 铅笔经济研究社www.impencil.org 14840成员

[铅笔]如果政府像这个国王该多好

布尔费墨 2010-07-24
如果政府像这个国王该多好
2010年07月24日 16:19 铅笔经济研究社 邓新华
最近,在一次跟张维迎教授的对话中,张教授说,如果政策的方向跟市场一致,那就等于没起什么作用;如果与市场的方向相反,那就起反作用。但是很多政府并不这么想。它们总以为可以和市场的方向相反、但又起到正面的作用。它们应该向《小王子》中的国王学习。
  第一颗星球上住着一个国王。国王穿着用紫红色和白底黑花的毛皮做成的大 礼服,坐在一个很简单却又十分威严的宝座上。
  当他看见小王子时,喊了起来:
  “啊,来了一个臣民。”
  小王子思量着:“他从来也没有见过我,怎么会认识我呢?”
  他哪里知道,在那些国王的眼里,世界是非常简单的:所有的人都是臣民。
  国王十分骄傲,因为他终于成了某个人的国王,他对小王子说道:“靠近些, 好让我好好看看你。”
  小王子看看四周,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可是整个星球被国王华丽的白底黑花 皮袍占满了。他只好站在那里,但是因为疲倦了,他打起哈欠来。
  君王对他说:“在一个国王面前打哈欠是违反礼节的。我禁止你打哈欠。”
  小王子羞愧地说道:“我实在忍不住,我长途跋涉来到这里,还没有睡觉呢。”
  国王说:“那好吧,我命令你打哈欠。好...
如果政府像这个国王该多好
2010年07月24日 16:19 铅笔经济研究社 邓新华
最近,在一次跟张维迎教授的对话中,张教授说,如果政策的方向跟市场一致,那就等于没起什么作用;如果与市场的方向相反,那就起反作用。但是很多政府并不这么想。它们总以为可以和市场的方向相反、但又起到正面的作用。它们应该向《小王子》中的国王学习。
  第一颗星球上住着一个国王。国王穿着用紫红色和白底黑花的毛皮做成的大 礼服,坐在一个很简单却又十分威严的宝座上。
  当他看见小王子时,喊了起来:
  “啊,来了一个臣民。”
  小王子思量着:“他从来也没有见过我,怎么会认识我呢?”
  他哪里知道,在那些国王的眼里,世界是非常简单的:所有的人都是臣民。
  国王十分骄傲,因为他终于成了某个人的国王,他对小王子说道:“靠近些, 好让我好好看看你。”
  小王子看看四周,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可是整个星球被国王华丽的白底黑花 皮袍占满了。他只好站在那里,但是因为疲倦了,他打起哈欠来。
  君王对他说:“在一个国王面前打哈欠是违反礼节的。我禁止你打哈欠。”
  小王子羞愧地说道:“我实在忍不住,我长途跋涉来到这里,还没有睡觉呢。”
  国王说:“那好吧,我命令你打哈欠。好些年来我没有看见过任何人打哈欠。 对我来说,打哈欠倒是新奇的事。来吧,再打个哈欠!这是命令。”
  “这倒叫我有点紧张……我打不出哈欠来了……”小王子红着脸说。
  “嗯!嗯!”国王回答道:“那么我……命令你忽而打哈欠,忽而……”
  他嘟嘟囔囔,显出有点恼怒。
  因为国王所要求的主要是保持他的威严受到尊敬。他不能容忍不听他的命令。 他是一位绝对的君主。可是,他却很善良,他下的命令都是有理智的。
  他常常说:“如果我叫一位将军变成一只海鸟,而这位将军不服从我的命令, 那么这就不是将军的过错,而是我的过错。”
  小王子腼腆地试探道:“我可以坐下吗?”
  “我命令你坐下。”国王一边回答,一边庄重地把他那白底黑花皮袍大襟挪 动了一下。
  可是小王子感到很奇怪。这么小的行星,国王他对什么进行统治呢?
  他对国王说:“陛下……请原谅,我想问您……”
  国王急忙抢着说道:“我命令你问我。”
  “陛下……你统治什么呢?”
  国王非常简单明了地说:“我统治一切。”
  “一切?”
  国王轻轻地用手指着他的行星和其他的行星,以及所有的星星。
  小王子说:“统治这一切?”
  “统治这一切。”
  原来他不仅是一个绝对的君主,而且是整个宇宙的君主。
  “那么,星星都服从您吗?”
  “那当然!”国王对他说,“它们立即就得服从。我是不允许无纪律的。”
  这样的权力使小王子惊叹不已。如果掌握了这样的权力,那么,他一天就不 只是看到四十三次日落,而可以看到七十二次,甚至一百次,或是二百次日落, 也不必要去挪动椅子了!由于他想起了他那被遗弃的小星球,心里有点难过,他 大胆地向国王提出了一个请求:
  “我想看日落,请求您……命令太阳落山吧……”
  国王说道:“如果我命令一个将军象一只蝴蝶那样从这朵花飞到那朵花,或 者命令他写作一个悲剧剧本或者变一只海鸟,而如果这位将军接到命令不执行的 话,那么,是他不对还是我不对呢?”
  “那当然是您的不对。”小王子肯定地回答。
  “一点也不错,”国王接着说,“向每个人提出的要求应该是他们所能做到的。权威首先应该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如果命令你的老百姓去投海,他们非起来革命不可。我的命令是合理的,所以我有权要别人服从。”
  “那么我提出的日落呢?”小王子一旦提出一个问题,他是不会忘记这个问 题的。
  “日落么,你会看到的。我一定要太阳落山,不过按照我的统治科学,我得 等到条件成熟的时候。”
  小王子问道:“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国王在回答之前,首先翻阅了一本厚厚的日历,嘴里慢慢说道:“嗯!嗯! 日落大约……大约……在今晚七时四十分的时候!你将看到我的命令一定会被服从的。”
  小王子又打起哈欠来了。他遗憾没有看到日落。他有点厌烦了,他对国王说: “我没有必要再呆在这儿了。我要走了。”
  这位因为刚刚有了一个臣民而十分骄傲自得的国王说道:
  “别走,别走。我任命你当大臣。”
  “什么大臣”
  “嗯……司法大臣!”
  “可是,这儿没有一个要审判的人。”
  “很难说呀,”国王说道。“我很老了,我这地方又小,没有放銮驾的地方, 另外,一走路我就累。因此我还没有巡视过我的王国呢!”
  “噢!可是我已经看过了。”小王子说道,并探身朝星球的那一侧看了看。 那边也没有一个人……
  “那么你就审判你自己呀!”国王回答他说。“这可是最难的了。审判自己比审判别人要难得多啊!你要是能审判好自己,你就是一个真正有才智的人。”
  “我吗,随便在什么地方我都可以审度自己。我没有必要留在这里。”
  国王又说:“嗯……嗯……我想,在我的星球上有一只老耗子。夜里,我听见它 的声音。你可以审判它,不时地判处它死刑。因此它的生命取决于你的判决。可 是,你要有节制地使用这只耗子,每次判刑后都要赦免它,因为只有这一只耗子。”
  “可是我不愿判死刑,我想我还是应该走。”小王子回答道。
  “不行。”国王说。
  但是小王子,准备完毕之后,不想使老君主难过,说道:
  “如果国王陛下想要不折不扣地得到服从,你可以给我下一个合理的命令。 比如说,你可以命令我,一分钟之内必须离开。我认为这个条件是成熟的……”
  国王什么也没有回答。起初,小王子有些犹疑不决,随后叹了口气,就离开 了……
  “我派你当我的大使。”国王匆忙地喊道。
  国王显出非常有权威的样子。
  小王子在旅途中自言自语地说:“这些大人真奇怪。”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