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 23成员

Innocence引用的部分名词名句【待补完】

陌琳 2010-07-24
 “如果我们的诸神和我们的希望,都已经只是科学性的东西的话,那么我们的爱也只能说是科学性的吧”
  ——利拉丹《未来的夏娃》
  
  出自:比利哀·德·利拉丹:Auguste de Villiers de L' Isle-Adam,1838-1889,法国小说家,诗人。在神秘主义、观念论的基础上建筑了其独特的文学世界。著有短篇集《残酷故事》《新残酷故事》、长篇《未来的夏娃》、诗剧《加速》
  
  
  哈德莉
  
  出自:《未来的夏娃》中登场的女性人造人名称
  
  
  索瓦纳
  
  出自:《未来夏娃》中爱迪生就是以她为原型做了人造人哈德莉
  
  柿子青的时候连乌鸦也不会去啄
  
  出自:小说家徳田秋せい的《光追うて》
  
  洛克斯·索罗斯(Locus Solus:拉丁语,意为荒凉地带)
  
  出自:雷蒙·罗素(又译雷蒙·卢塞勒,Raymond Roussel,法国)的小说标题
  
  
  
  
  
  柿子青涩之时乌鸦尚且不为所动
  
  出自:尾崎红叶在德田秋声的送来的原稿上做的追记
  
  明明是自己的面容扭曲却责怪镜子
  
  出自:果戈里(Nikolai Vasilevich Gogol)《钦差大臣》(Ревизор)
  
  镜非醒悟之器,乃迷惑之器
 ...
 “如果我们的诸神和我们的希望,都已经只是科学性的东西的话,那么我们的爱也只能说是科学性的吧”
  ——利拉丹《未来的夏娃》
  
  出自:比利哀·德·利拉丹:Auguste de Villiers de L' Isle-Adam,1838-1889,法国小说家,诗人。在神秘主义、观念论的基础上建筑了其独特的文学世界。著有短篇集《残酷故事》《新残酷故事》、长篇《未来的夏娃》、诗剧《加速》
  
  
  哈德莉
  
  出自:《未来的夏娃》中登场的女性人造人名称
  
  
  索瓦纳
  
  出自:《未来夏娃》中爱迪生就是以她为原型做了人造人哈德莉
  
  柿子青的时候连乌鸦也不会去啄
  
  出自:小说家徳田秋せい的《光追うて》
  
  洛克斯·索罗斯(Locus Solus:拉丁语,意为荒凉地带)
  
  出自:雷蒙·罗素(又译雷蒙·卢塞勒,Raymond Roussel,法国)的小说标题
  
  
  
  
  
  柿子青涩之时乌鸦尚且不为所动
  
  出自:尾崎红叶在德田秋声的送来的原稿上做的追记
  
  明明是自己的面容扭曲却责怪镜子
  
  出自:果戈里(Nikolai Vasilevich Gogol)《钦差大臣》(Ревизор)
  
  镜非醒悟之器,乃迷惑之器
  
  出自:斋藤绿雨 日报《读卖新闻》明治32年8月9日《霏々刺々》
  
  春日和丽,马车穿梭彼世此世
  
  出自:中村苑子
  
  要理解恺撒并不需要身为恺撒
  
  出自:马克斯·韦伯(Max Weber,1864-1920,德国社会学家),《论理解社会学的基本范畴》(Ueber einige Kategorien der verstehenden Soziologie),“解释论”(interpretation)
  
  
  大抵上既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幸福,也没有那么不幸…重要的是,是否对于有期望而活着感到厌倦
  
  出自:罗曼·罗兰(Romain Rolland,法国作家)《约翰·克利斯朵夫》。
  
  
  孤独地步行…不成其为恶,所追寻的东西至少……仿若林中之像
  
  出自:仏陀『ブッダの感兴のことば』第十四章「憎しみ」
  
  个体创造的东西会具有和该个体相同的遗传因子的表现形态……
  
  出自:R·道金斯(Dawkins Richard,1941-,英国生物学家、科普作家),《延伸的表现型——作为自然淘汰单位的遗传因子》(THE EXTENDED PHENOTYPE : The Gene as the Unit of Selection),1982
  
  其数何等众多。我若数点,比海沙更多。
  英文:how great is the sum of them! If I should count them, they are more in number than the sand.
  出自:旧约圣经《诗篇》139节17-18
  
  他们如秋叶纷纷落下,狂乱的混沌吼叫着
  
  出自:约翰·弥尔顿(英, John Milton)《失乐园》
  
  因为从未忘记所以不需要想起
  
  出自:三浦屋的高尾太夫给仙台依达纲宗公的文书
  
  生死去来,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
  
  出自:日本戏剧作家世阿弥的《花镜》
  
  寝不尸,居不容
  
  出自:孔子《论语·卷五 乡党第十》
  
  未知生,焉知死
  
  出自:孔子《论语·卷六 先进第十一》
  
  
  多数人并未顿悟 只是KAO愚钝和习惯忍耐罢了
  
  出自:法国哲学家弗朗索瓦·德·拉罗什富科的《箴言集》
  
  人体自身就是上了发条的机器,是永恒运动活生生的样本
  
  出自:茹利安·拉·美特利(又作朱利恩·拉曼特利,Julien de la Mettrie1709-1751,法国医学家),《人是机器》(L'homme-machine,1747)
  
  
  神永远从事几何学
  
  出自:柏拉图
  
  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
  
  出自:孔子《论语·卷六 先进第十一》
  
  鸟隐于天高
  
  出自斎藤绿雨的《霏々刺々》
  
  
  鸟高藏于天,鱼深潜于水
  
  出自:斋藤绿雨 日看斎藤绿雨 日报《读卖新闻》明治32年6月26日《霏々刺々》
  
  数人持镜,即有成魔者。非照魔者,造也。即镜可窥见,不可久视。
  
  出自:斎藤绿雨 日刊新闻《读卖新闻》明治32年8月9日《霏々刺々》
  
  
  悲于鸟血,而不悲鱼血。有声者幸也。
  
  出自:斎藤绿雨
  
  该谈谈工作了吧?
  
  出自:机动警察 The Movie2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3条) 只看楼主

  • 陌琳
    “傀儡謡-怨根みて散る”歌词:
      
      一日一夜に 日以继夜
      月は照らずとも 无月之夜
      悲しみに鵺鳥 鳴く 鸫鸟悲鸣
      我がかへり見すれど 吾等回首
      花は散りぬべし 花已尽散
      慰むる心は 消ぬるがごとく 心无居所
      
      新世に 神集ひて 神降新世
      夜は明け 夜明
      鵺鳥 鳴く 鸫鸟啼
      
      咲く花は 绽放之花
      神に祈ひ祷む 祈求神明
      生ける世に 在吾生世
      我が身悲しも 悲运缠身
      夢は消ぬ 梦尽
      恨みて 散る 恨即散
  • 陌琳
    独步天下,吾心自洁,无欲无求,如林中之象。
  • 陌琳
    如果生命的本质是通过DNA传播的信息的话,社会和文化也只不过是个庞大的记忆系统,城市只是一个巨大的外部记忆装置。”飞在国家主权不明的发达城市上空,巴特如是说。
  • 陌琳
    悲傷しみに鵺鳥 鳴く 鸫鸟悲鸣
      
      吾がかへり見すれど 吾等回首
      花は散りぬべし 花已尽散
      慰むる心は 消ぬるがごとく 心无居所
      
      新世に 神集ひて 神降新世
      夜は明け 夜明
      鵺鳥 鳴く 鸫鸟啼
      
      咲く花は 绽放之花
      神に祈ひ祷む 祈求神明
      生ける世に 在吾生世
      我が身悲しも 悲运缠身
      夢は消ぬ 梦尽
  • 陌琳
    生死去来
    棚頭傀儡
    一線斷時
    落落磊磊

    生ける世に 在吾生世
    我が身悲しも 悲运缠身
    夢は消ぬ 梦尽
    恨みて 散る 恨即散
  • 陌琳
    “大多数人无法参透生死,只是愚钝而习惯于忍耐罢了。也就是说,人是因为无法违背自然规律才死亡。肉身人偶超越死亡并继续活下去。”金的声音继续。
  • 陌琳
    “人类只不过是编织名为生命的梦的素材而已,梦和知觉,不,甚至连GHOST也都是。均一的矩阵中产生的裂缝或扭曲的话……”
      “不相信ghost存在的人,根本配不上疯狂或者精神分裂这些的像样的名词。你剩下的仅有的一点肉体不会毁灭,在迎来和你相配的那个死之前,就继续在物理上履行它的机能吧。”巴特说着,干掉了金。
  • 陌琳
    已经走了……均一的矩阵的裂缝的对面,广大的网络的某处和整个领域融合。想寻求自己生存的证明的话,那只有Ghost。
  • 陌琳
    傀儡謡-陽炎は黄泉に待まむと

    陽炎は 朝日之炎
      黄泉に待たむと 待问黄泉
      
      陽炎は 朝日之炎
      黄泉に待たむと 待问黄泉
      
      咲く花は 绽放之花
      神に祈ひ祷む 祈求神明
      生ける世に 在吾生世
      我が身悲しも 悲运缠身
      夢は消ぬ 梦尽
      怨恨みて 散る 恨即散
      
      怨恨みて 散る 恨即散
      
      百夜の悲しさ 百转悲辛
      常闇に 隐于暗夜
      卵の来生を 借卵托生
      統神に祈む 拜求皇神
  • 陌琳
      When the machine can feel, who decides what is human?
      当机器学会思考,谁来决定,什么是人类呢?
查看更多回应(13)/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