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鍾曉陽 鍾曉陽 895陽春面

胡蘭成談鍾曉陽的文章

余執 2010-07-24
轉自天文小姐小組: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2891418/



慧娥天文天心同閱:

  小娘舅劉先生已通過電話,他住在上智大學,寫論文並教課,定於八月十八日回台灣,他說行前他會來看我,而仙楓則說其時不如她陪我去上智大學看他,就近帶他參詣明治神宮,即請他到吉田的菩提樹去喫飯,仙楓因聽你們說過小娘舅,她也很想見他。你們若有什麼東西要在日本買的,寫信來告知,我可以買了托劉先生帶份給你們的。

  鍾曉陽的三篇小說都看了,〈月亮像一根眼睫毛〉與〈當時明月在〉兩篇筆力匹敵天心的《擊壤歌》。另一篇李生與教鋼琴的較差。果然是個天才少女。但我對她將來的發展性有疑問,因為她有些兒自我本位主義。

  自我本位是必要的,如笛卡兒云「我思故我在」及禪語云「一切經典皆宛轉歸於自己」,好文章與英雄豪傑沒有不是如此的。但說「我思故我在」不如說萬物皆有思,故萬物歷然皆在,「朕即天下」不如說天下即朕,如此纔是自我本位可與虛已無我為一。此所以項羽不及劉邦。張愛玲的自我本位最明顯,還有是天心的,又還有是溫瑞安的。溫瑞安近於項羽。張的西洋式個人主義亦到底是一限制。天心是好在有熱淚。而鍾曉陽的個人本位則似在張與天心之間,而無天心的熱淚,有同於溫瑞安的此去...
轉自天文小姐小組: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2891418/



慧娥天文天心同閱:

  小娘舅劉先生已通過電話,他住在上智大學,寫論文並教課,定於八月十八日回台灣,他說行前他會來看我,而仙楓則說其時不如她陪我去上智大學看他,就近帶他參詣明治神宮,即請他到吉田的菩提樹去喫飯,仙楓因聽你們說過小娘舅,她也很想見他。你們若有什麼東西要在日本買的,寫信來告知,我可以買了托劉先生帶份給你們的。

  鍾曉陽的三篇小說都看了,〈月亮像一根眼睫毛〉與〈當時明月在〉兩篇筆力匹敵天心的《擊壤歌》。另一篇李生與教鋼琴的較差。果然是個天才少女。但我對她將來的發展性有疑問,因為她有些兒自我本位主義。

  自我本位是必要的,如笛卡兒云「我思故我在」及禪語云「一切經典皆宛轉歸於自己」,好文章與英雄豪傑沒有不是如此的。但說「我思故我在」不如說萬物皆有思,故萬物歷然皆在,「朕即天下」不如說天下即朕,如此纔是自我本位可與虛已無我為一。此所以項羽不及劉邦。張愛玲的自我本位最明顯,還有是天心的,又還有是溫瑞安的。溫瑞安近於項羽。張的西洋式個人主義亦到底是一限制。天心是好在有熱淚。而鍾曉陽的個人本位則似在張與天心之間,而無天心的熱淚,有同於溫瑞安的此去前途展不開的危險。天心就是帶點個人主義,所以《擊壤歌》後難為繼。但天心有熱淚,風起時會口齒不清,還是她的才比溫瑞安比小羊的更大,天心今在不連續時期,要飛躍過得一個大節纔又可以開出新局面。這裏必要曉得自我本位不可沾帶西洋式的個人主義。鍾曉陽的家庭環境與學校與香港的社會環境使她有像張愛玲的個人主義。但張愛玲雖然冷淡,卻是有俠情的,又其知性的光無人能及。小羊的這兩篇已是不朽之作,或者還可以再有幾篇,做到像天心寫《擊壤歌》為止的成績,但是此後就怕會沒有了。溫瑞安是早已沒有了。惟天心還會有,天心要自己猛醒呀!

  天心為求打開自己,想要去做個社會人。但我以為主要是打開個人主義的想法,知萬物皆有思,知天下即朕。張愛玲不做社會人,亦寫作可不受侷限,天文今就比天心不受侷限。論天文與慧娥都是個性極強的,而最是慧娥為人不為己,天文比較小氣些,但也是因為女兒家的小氣,有異於個人主義的,所以無妨。天心有點點西洋的個人主義,是從拿破侖的情人與電影明星的風光場面受的影響,但是那樣的風光場面到底小,不及慧娥的與天文的大。

  慧娥的直感最會看人,如對溫瑞安,自始即覺其不自然。對於小羊的人,亦是慧娥的直感不錯。小羊今尚年小,我不能確定她能否解脫我對她的預言。她要如神看她自己。

  天才已是難得,而大道更是難聞。天文今並沒有退步,惟天心今尚未脫出停滯期則是事實。但我對天文的勸告是從今起暫且不寫男女之情,展開像莊子司馬相如司馬遷與李白杜甫蘇軾的文章境界,你以為如何?慧娥的文章就比較少講男女之情,這是慧娥的大。而所以朱先生是大家。〈剪春蘿〉在這意味上是一展拓,所以很可喜賀。

  阿丁要努力上進。一樣的自喜,有一種是沾沾自喜,又有一種是跌蕩自喜。今後不要只愛在女孩兒淘裏混。在女孩兒裏混也可以,但是漢高祖本紀講他也是好酒及色,還有曹操也是的,但是與賈寶玉的有同有不同,你要分出那不同來。叔禮多曉得一點賈寶玉,阿丁多曉得一點劉邦與曹操,那就好了。祝

文運清健

                    明兒 庚申年七月廿四日晨四時十三分


  我請你們遊日本,就是為可使你們在人生面與世界面有一新拓展,而你們寫的遊日本記還是不得力,筆力很不及寫你們平時所熟習的,可見你們三人的筆力還是有著題材的侷限。雖然如此,但如好天氣中寫得成功的幾篇,如賦閑記等,都已是絕對好的,沒有個現在寫的更進步了的話。朱先生說你進步,大概是能變化展開的意思。天文與天心以前寫的有許多篇也皆如此是絕對好的,只是要能不斷的變化展開。但這是要出於自然,不可求新奇變化。天心說要做社會人,可以多些經驗,這也是好的,但同時還有更重要的是多讀古書,如周禮王制、易經要全讀。資治通鑑亦要讀。孟子、莊子、孫子、詩經與楚辭要全讀,秦始皇本紀、賈誼列傳等都要讀,這纔能你的情調與想法可抽出新芽呢?仙枝天文阿丁等亦皆要如此。

                    又及

  日本是從昨日起纔出了梅雨期了,氣候更大熱。

  三三第25輯仙楓要八本,三本請寄航空,五本寄船郵,以省郵資。十八日慧娥的信與朱先生的信收到了。




天文:

  七月二十日信收到。遂把小羊的「當時明月在」仔細的又看一遍,的確是了不起。紅樓夢裏來了江南甄寶玉,鳳姐推推賈[寶]玉笑道:「這可給比下去了。」但你、天心、慧娥並沒有給比下去。我這偏護之心很可笑,連朱先生這回的信裏說天文天心退步,我也意在偏護。天心是尚在蛻變不出來,但是天心很誠實知道要好,她的聰明是天生的,不致變劣,她只是讀書沒有好積蓄,以後只須在這層上補正。你們都要學學班昭,文選裏有她的西征賦,寫她從洛陽到長安路上的旅思,感慨於夏殷周三代以來,西漢至東漢興亡之跡,她一個女子卻能與其仲兄班固一般的寫得大文章,體兼國風與大雅。班昭亦是有她長兄班超的氣概的。所以我要你們寫國風必要兼雅頌,否則單是少女時的天趣與懷春年齡時的情思,後來要難以為繼的。李義山的情詩非比韓偓王次回等的艷詩,即在其兼有雅頌之意,然猶不及李白杜甫柳宗元韓愈。但事實上是天文已在蛻變出來。

  (今日我去教寫字。)

  天文天心以前寫的文章(天心的是至擊壤歌為止)是絕對好的,只是還要蛻變。紅樓夢寫黛玉,她是處處想到自己的身世與周圍的人情世故的,所以她的深情是有人世的光影的,而如小羊的「當時明月在」則只是單純的思慕,當然這也可以是絕對的好文章,只怕將來難以為繼。張愛玲寫傾城之戀就有著人生的艱辛著實,秧歌與赤地之戀都有男女的情思,然而是寫在一個大時代中。天文讀了「當時明月在」,給我的信裏寫道:「她也不要寃屈許許,錯怪許許,因為人生是這樣的短暫,相悅還來不及呢。我看了大哭一場......」,有了這一段,「當時明月在」遂份量百倍了。果然天文是更在小羊之上。

  「當時明月在」的好處,是有女孩兒家的清新與強橫,有強烈的南國的水氣陽光,有十分執著的現實,而時間空間每若縹緲在於仙山。結末更是好極,是青春纔有,是中國人的姑娘纔有的。

  只是我感到她有點個人主義,天文與慧娥有愛玲說的「見了他,她的人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裏......」的那種喜悅之心,小羊只怕沒有這個。天心的《擊壤歌》裏也有的,這種謙喜是詩經頌的素質,可見天心是有國風與頌的素質的,惟是缺少小雅大雅的學問修養。

  祝25輯即可出版

                    明兒 七月廿六日




慧娥天文天心同鑒:

  我把「月亮像一根眼睫毛」再讀一遍,覺前兩信評小羊,很不公平,自己想想原因,纔知是因為小羊的那兩篇文章太好了,我莫名的對她起了反逆之心。如我初見玉鳳不喜,初見自己的兒子亦心裏不喜。原來上帝見了亞當夏娃不喜,亦是這個心理吧。創世紀真應當為此改寫。不是妒忌,是看見了自己的一種不安。

  前兩信我惟有一點是說得不錯的,即你們並沒有被壓倒,因為你們的作品中好的幾篇也是絕對的。還有是說小羊此去要經過試鍊,也是真的。

  小羊於舊詩詞的根底比你們好,你們在她的年齡尚沒有看過三國志演義呢。她寫台灣之行,寫朱家與三三諸人,比你們寫的日本之行如何?你們自己去想想。

  小羊不討人喜歡處,我想起我像她的年齡時亦是對人不能適應,不知與她有像有不像。願小羊因三三而她的文運可以長久。文運還是要聞大道。

  小羊的香港通訊處請告知我,我可以寄一部今生今世給她。

  仙楓又斷食三天(說是可以調整胃腸),輕了三公斤,大概就可恢復,她的意志力極強,要做就做。盲人用的器械她尚在向各處盲學校去問。

  仙楓與我天天在盼三三第25輯寄來。

  慧娥天心的三絃、天文的箏學得如何了?尤其天心的人是與三絃的音色一般亮烈的呢。

               明兒 七月廿八日
2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斜晖脉脉
    显然胡老师似乎爱天文天心多些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