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nscientific Life Unscientific Life 12成员

科学没有春天

河阳侯=林登万 2010-07-24
曾几何时,有个叫做郭老的人,肉麻地说了句“科学的春天到来了”。虽然他只会赞美,但是这肉麻而深情的话语还是给那个单调的年代带来了许多改变……

于是乎有了一本《科学文艺》,于是乎大学实验室里有了振奋的年轻人。

但话音未落,造导弹的下海去卖上了茶叶蛋,科学幻想成为了伪科学。

多年以后,曾经振奋的年轻人,成为了虚伪的商人,成为了霸气的官员,成为了媒体前满嘴跑火车的学霸。然而总有一些人不愿意改变,他们依旧埋头在实验室里。虽然他们嘴里说的尽是职称和经费,但总算还是在做事,至少手下还有些年轻的新面孔弱弱地看着陌生的实验室。

多年以后,曾经的《科学文艺》,改名成为《科学世界》,她历尽磨难,孤身奋战。然而还是保住了科学幻想的种子。虽然他们的销量在达到高峰之后又重重地跌下来,但总算他们坚持着稳定的出版和发行量,至少还有许多年轻的朋友会欣喜地从书摊上捡起这本封面诡丽的杂志。

世界在差强人意地运转着。春天说来不来半死不活。

时间行进到距离“世界末日”只有两年的2010年。这实在是神奇的一年,其实对于世界其他地方的人来说,这片土地上的每一年都是很神奇的。

在这一年,有一支对建筑单位有10000%杀伤加成的作战小队,推倒了一个据说曾经制造出人类...
曾几何时,有个叫做郭老的人,肉麻地说了句“科学的春天到来了”。虽然他只会赞美,但是这肉麻而深情的话语还是给那个单调的年代带来了许多改变……

于是乎有了一本《科学文艺》,于是乎大学实验室里有了振奋的年轻人。

但话音未落,造导弹的下海去卖上了茶叶蛋,科学幻想成为了伪科学。

多年以后,曾经振奋的年轻人,成为了虚伪的商人,成为了霸气的官员,成为了媒体前满嘴跑火车的学霸。然而总有一些人不愿意改变,他们依旧埋头在实验室里。虽然他们嘴里说的尽是职称和经费,但总算还是在做事,至少手下还有些年轻的新面孔弱弱地看着陌生的实验室。

多年以后,曾经的《科学文艺》,改名成为《科学世界》,她历尽磨难,孤身奋战。然而还是保住了科学幻想的种子。虽然他们的销量在达到高峰之后又重重地跌下来,但总算他们坚持着稳定的出版和发行量,至少还有许多年轻的朋友会欣喜地从书摊上捡起这本封面诡丽的杂志。

世界在差强人意地运转着。春天说来不来半死不活。

时间行进到距离“世界末日”只有两年的2010年。这实在是神奇的一年,其实对于世界其他地方的人来说,这片土地上的每一年都是很神奇的。

在这一年,有一支对建筑单位有10000%杀伤加成的作战小队,推倒了一个据说曾经制造出人类最远程武器的实验室。在那里将会有一座座看上去十分精美的高楼,届时将会有许多有钱人大量地买下这些房子,且不管有没有人住。很快这些房子又流入了市场,又会有更多的人用更高的价格买下,虽然他们也不会考虑有没有人住。但是银行账户里数字的变动,将一条叫做“GDP”的曲线高高地扬起,取代了那些由枯燥的力学数据绘制的曲线。

在这一年,有一位充满王霸之气的大帝,驾临了这个叫做《科幻世界》的小小编辑部。他本着时代对从业者的最高指示——经济利益至上,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改革运动。他打破了知名作家对稿源的垄断,他果断地启用了手中的编辑资源——文学编辑发小说,翻译编辑译小说,美工编辑画封面,啊不,用小学生合影取代之。他挪用刊号赚取外快。终于,科学幻想的工作者和支持者无法忍受这位大帝的独断专行。他们向媒体求助,他们像主管部门反应。然而他们换来了恐吓短信,换来了一句“我上面有人”。

在这个特别炎热的夏日,我却没有记得曾经经历过春天。也许在这里,科学根本没有春天。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