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世界 科幻世界 68363群众

科学没有春天(豆瓣AI提醒我内容要和谐)

河阳侯=林登万 2010-07-24
曾几何时,有个叫做郭老的人,肉麻地说了句“科学的春天到来了”。虽然他只会赞美,但是这肉麻而深情的话语还是给那个单调的年代带来了许多改变……

于是乎有了一本《科学文艺》,于是乎大学实验室里有了振奋的年轻人。

但话音未落,造导弹的下海去卖上了茶叶蛋,科学幻想成为了伪科学。

多年以后,曾经振奋的年轻人,成为了虚伪的商人,成为了霸气的官员,成为了媒体前满嘴跑火车的学霸。然而总有一些人不愿意改变,他们依旧埋头在实验室里。虽然他们嘴里说的尽是职称和经费,但总算还是在做事,至少手下还有些年轻的新面孔弱弱地看着陌生的实验室。

多年以后,曾经的《科学文艺》,改名成为《科学世界》,她历尽磨难,孤身奋战。然而还是保住了科学幻想的种子。虽然他们的销量在达到高峰之后又重重地跌下来,但总算他们坚持着稳定的出版和发行量,至少还有许多年轻的朋友会欣喜地从书摊上捡起这本封面诡丽的杂志。

世界在差强人意地运转着。春天说来不来半死不活。

时间行进到距离“世界末日”只有两年的2010年。这实在是神奇的一年,其实对于世界其他地方的人来说,这片土地上的每一年都是很神奇的。

在这一年,有一支对建筑单位有10000%杀伤加成的作战小队,推倒了一个据说曾经制造出人类...
曾几何时,有个叫做郭老的人,肉麻地说了句“科学的春天到来了”。虽然他只会赞美,但是这肉麻而深情的话语还是给那个单调的年代带来了许多改变……

于是乎有了一本《科学文艺》,于是乎大学实验室里有了振奋的年轻人。

但话音未落,造导弹的下海去卖上了茶叶蛋,科学幻想成为了伪科学。

多年以后,曾经振奋的年轻人,成为了虚伪的商人,成为了霸气的官员,成为了媒体前满嘴跑火车的学霸。然而总有一些人不愿意改变,他们依旧埋头在实验室里。虽然他们嘴里说的尽是职称和经费,但总算还是在做事,至少手下还有些年轻的新面孔弱弱地看着陌生的实验室。

多年以后,曾经的《科学文艺》,改名成为《科学世界》,她历尽磨难,孤身奋战。然而还是保住了科学幻想的种子。虽然他们的销量在达到高峰之后又重重地跌下来,但总算他们坚持着稳定的出版和发行量,至少还有许多年轻的朋友会欣喜地从书摊上捡起这本封面诡丽的杂志。

世界在差强人意地运转着。春天说来不来半死不活。

时间行进到距离“世界末日”只有两年的2010年。这实在是神奇的一年,其实对于世界其他地方的人来说,这片土地上的每一年都是很神奇的。

在这一年,有一支对建筑单位有10000%杀伤加成的作战小队,推倒了一个据说曾经制造出人类最远程武器的实验室。在那里将会有一座座看上去十分精美的高楼,届时将会有许多有钱人大量地买下这些房子,且不管有没有人住。很快这些房子又流入了市场,又会有更多的人用更高的价格买下,虽然他们也不会考虑有没有人住。但是银行账户里数字的变动,将一条叫做“GDP”的曲线高高地扬起,取代了那些由枯燥的力学数据绘制的曲线。

在这一年,有一位充满王霸之气的大帝,驾临了这个叫做《科幻世界》的小小编辑部。他本着时代对从业者的最高指示——经济利益至上,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改革运动。他打破了知名作家对稿源的垄断,他果断地启用了手中的编辑资源——文学编辑发小说,翻译编辑译小说,美工编辑画封面,啊不,用小学生合影取代之。他挪用刊号赚取外快。终于,科学幻想的工作者和支持者无法忍受这位大帝的独断专行。他们向媒体求助,他们向主管部门反应。然而他们换来了恐吓短信,换来了一句“我上面有人”。

在这个特别炎热的夏日,我却没有记得曾经经历过春天。也许在这里,科学根本没有春天。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8条) 只看楼主

  • 河阳侯=林登万
    我想吐槽的地方是,现在显示在我眼前的验证码居然是:harmony

    这到底是巧合还是系统AI这么V5。豆瓣真是太科幻了。
  • MR YES
    科幻世界不清澈,绝不买《科幻世界》
  • 河阳侯=林登万
    很悲观。这年头还是MONEY至上,而保护搞科研和做科幻的规则又根本不存在。
  • LeleK

    这都不是问题,冰山一角而已。

    自然科学真正能推动人类进步、对人类发展有价值的学科无非就是物理生物化学三大板块,而如今的科学研究却都是为了钱。

    相比之下人文社科只不过成了金钱的衍生物。
  • 河阳侯=林登万
    科学研究为了钱没关系,欧美学者也一样爱钱。不过他们的评价客观一些,有足够好的保护机制和审核机制。所以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保证干得好的拿的多些。此外科研人员对决策层能够保持着有效的影响力。
  • 骑月
    实际上李社长该回去补补数学和思想品德,首先,社长以个人名义出售广告给私人,肥了自己人是的确的,可是经过简单数学一比,自己好像还不如从前有钱;第一次撒粗网没捞到钱(钱反正没进自己兜),接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撒它一次细网(反正也没打算当多久的社长),把编辑员工、新旧作者,新老读者等小鱼小虾一网打进,这种思想品德的人也能当官,还得社长?事实证明最后这一网打得太多了,眼看就钵满盆满,结果这些鱼儿虾儿把网给撑破了,作者怕了,不来了,读者气了,不买了,但是编辑们怎么办,各自回家?呸,凭什么?31年的坚持,让他给毁得差不多,他还有脸委屈?对,他自己没有赚到钱,却坏了名声,不知道是哪个龟孙子给他出的馊注意,他能不委屈么?
    科学不可能没有春天,暴风雨会为科学冲走腐枝败叶,来年的春天才会更美好,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让肮脏的腐败滚得更远些吧!
  • 裴子期
    = = 真的假的??! 好久都没关注科学世界了……
  • Arwen
    相比之下人文社科只不过成了金钱的衍生物。
    -------------------------------------------------------------
    绝对了点,不过在某些人装逼的时候可以拿这句话抽丫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