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艾吕雅 艾吕雅 211成员

保罗·艾吕雅诗选 (李玉民译)之一

[已注销] 2010-07-24
长途旅行

尽管那么多险恶用心
我还是在绿茵上旅行
大自然始终走向它的牛
而迎接我的是类似的黎明
芳甸之卜百鸟鸣啭抖动制翅
纷纷向我敞开它们响亮的,、
凌晨的波浪一道道上升
鲜花则纷呈中午的色彩
我漫游并感到满面春风
精神焕发而又怡然
骋怀在冉冉朝露和太阳
果我做得对啊
活得多欢畅
从香肩的晨曦到明眸的耍冲
从芳唇的纹路到纤手的收成
从玉额的国度酥乳的环境
我义激发我敏感肉体的造,
到多亏你洗涤我这血液的笑容
我在白日的镜中才重新看清
多亏你把我置二世的亲吻
我才重又变得脆弱像个孩童
同时壮如成人
能把我的梦想引向那未来的温柔火光。

一切获救

全已摧毁我对灾难早有预见
老鼠蹿上屋顶鸟儿落入牢笼
埋在书本里的嘴唇不再低吟
所有画幅在厚度上颠倒胡弄
记忆和见证越来越模糊不清

一位老者似玩偶靠摇篮横卧
一个孩童正大嚼机械的残骸
一个死人抗拒那墓地的坟穴

恐人的缠绵情话乖催眠曲
乃至各行各全都静得出奇
视觉中的燕子纷纷匿影藏形
紫色艾火烧化玛利亚的骨骼
一股臭气刮没了彼得马克斯
逝去的地狱在钟楼尖顶干枯
所有额头紧勒着阴影的晕圈
一位英雄沐浴在罪犯的血中

时辰凝固在水滴之上和浪尖
碧空的麻风吃掉残余树木
雨时下时停而晴...
长途旅行

尽管那么多险恶用心
我还是在绿茵上旅行
大自然始终走向它的牛
而迎接我的是类似的黎明
芳甸之卜百鸟鸣啭抖动制翅
纷纷向我敞开它们响亮的,、
凌晨的波浪一道道上升
鲜花则纷呈中午的色彩
我漫游并感到满面春风
精神焕发而又怡然
骋怀在冉冉朝露和太阳
果我做得对啊
活得多欢畅
从香肩的晨曦到明眸的耍冲
从芳唇的纹路到纤手的收成
从玉额的国度酥乳的环境
我义激发我敏感肉体的造,
到多亏你洗涤我这血液的笑容
我在白日的镜中才重新看清
多亏你把我置二世的亲吻
我才重又变得脆弱像个孩童
同时壮如成人
能把我的梦想引向那未来的温柔火光。

一切获救

全已摧毁我对灾难早有预见
老鼠蹿上屋顶鸟儿落入牢笼
埋在书本里的嘴唇不再低吟
所有画幅在厚度上颠倒胡弄
记忆和见证越来越模糊不清

一位老者似玩偶靠摇篮横卧
一个孩童正大嚼机械的残骸
一个死人抗拒那墓地的坟穴

恐人的缠绵情话乖催眠曲
乃至各行各全都静得出奇
视觉中的燕子纷纷匿影藏形
紫色艾火烧化玛利亚的骨骼
一股臭气刮没了彼得马克斯
逝去的地狱在钟楼尖顶干枯
所有额头紧勒着阴影的晕圈
一位英雄沐浴在罪犯的血中

时辰凝固在水滴之上和浪尖
碧空的麻风吃掉残余树木
雨时下时停而晴天大做鬼脸
大地上也许从来就空无一物
既然死好像生一般历历如见

全已摧毁我事先就看见纷乱
场上一切完结而犁铧与长镰
以其尖端勾住了神经的线团

滑稽卖弄又无赖的天才明镜
在其熔浆里映现可笑的武器
可曾比较过黎明和初次欲心
町曾存满腹的侧翼释读辨认
难道男人是顽石女人是灰烬
••••••

一切获救并木摧毁我们如愿
我们属于未来我们就是希望
今天统治大地的恰恰是明天

宽阔的广场上处处敞声大笑
镀成金黄的广场上五彩笑声
亲吻的航船扬帆去探索宇宙
勃勃雄心由儿童和收获论证
男子让母亲的良心高枕无忧

激情的光彩使人人面孔和善
明眸里新清转动羽毛的轮盘
欢畅的梦想每条路都无阻拦

需要免费供应利益容易调解
襟怀恢廓比得上天宇的星云
人心宛如波浪永远没有终结
人心宛如清泉能使肉体永存
人生的尊严否认死神的威胁

我们力量来自底层无穷无尽
美与信任从前简直不值分文
而今啊它们的雨露多么丰润
这便是今天统治大地的明天

在时间的照耀下人不可缺少
现在人世成了一个有用物件
这物件令人惬意又毁灭不掉
像国君和人同获生活的丰赡。

凤 凰 篇

凤凰,就是配对成双 ——亚当
和夏娃——既是又不是头一一对。

我是你路上的最后一个过客
最后的春天最后一场雪
最后一场战斗以免永决

我们从未如此低下又高浩

***

在我们火刑堆里有一切
有新发的嫩枝颗颗松果
还有比水要坚强的花卉

还有朝露以及污泥浊水。
***

我们足踏火焰头顶火圈
在我们脚下鸟虫以及人
都要飞腾

奋飞着要栖上暂停。
***

天空清亮大地昏暗
但浓烟要腾空上天
天空丧其全部火种
烈火仅仅留在尘寰。
***

烈焰即是心中云烟
是血液的条条枝蔓
它高唱我们的歌曲
它廓清我们寒冬的水汽。

***
可憎的愁苦黑夜里燃烧
灰烬花开暑现美与欢笑
我们总背对落日的夕照
万物的颜色预示着拂晓。


书画题

七倍现实
七倍又七倍真理。

1
我们两个我们刚刚度过
充满阳光的相爱的一天
我们俩拥抱我们的太阳
整个生活我们清晰可见

夜晚来临我们并无阴影
仍抛光共同血液的黄金
惟一珠宝之光彻夜不眠
我们俩在这珠宝的中心。

在阿拉伯语和古希伯来语中数字七往往意味持久、无限

****

雾霭将它的光亮
融入黑暗的墨绿
而你将温馨的肉体
挽进我强烈的情欲。

****

你覆盖你放光彩
你入睡你又醒来
忠诚季节的安排

你建造一座房屋
你的心育它成熟
如婚床又如果实

你的躯体在此藏匿
你的梦想在此持续
这是温存岁月之庐
又是良宵亲吻之屋。


***

河流的波浪
天空的扩张
风叶和翅膀
眼神和言语
我爱你的事实
无动呈现动势。

***

今日清晨得知
一条大好消息
我潜入你梦里。


***

但愿我们孤立的情爱
进入世上最拥挤的住宅
但愿我们的爱腾位置
给像我们一样的情侣

他们众多却义寥寥无几

***

我责怪我的躯体我的心
但决不损害我钟爱之人。

2

一目了然莫过于
安卧在它的幻想中
立在真实里的爱情。

***

岩石上的泪珠
沉重脚步我们的欢乐
幽林深处的绿叶。

***
我是一只奇异的动物
我的耳朵能对你倾诉
声音能听懂并理解你。

***

头一天我拥抱你亲吻
次日我直接以你相称
接着便对你永世信任。


3

我梦想春天而春已染黑
夏季果实里也染黑铁质

我险些丧失强加于我的色彩
舍此我难为自身和我的钟爱
我险些丧失能确定
黑与白分量的本领

春色之中一朵鲜花辉光闪闪
它侵蚀消耗雨我便进入夏天

收获已烧毁而更新属于我们
记忆的花果可望美好的远景

我能度过三年乃至数千年。
生活得就像每天日落一般
现在我起来因为你已起床
火焰的玫瑰在火的灰烬上
我的爱远远大于我的既往。

4

你沿着童年之路来到我面前
举止端庄像一一株草一飞燕
侵晨的夜半染上曙光的斑痕
黄昏的暮色悄悄地展开暗影
要驱散不祥的阴云。
***


我丝毫不顾时间
进入你的生命圈

我赋于你要生活和
生活过的时问
你赋予我要同你
一道返回的童年。

***
我知道我应爱你
寒冬和盛夏相织
枯叶落入蓝天池。

***

我呼吸我乘风去
前往探问春消息
荒漠废墟和风雨
净化收获之晨曦。

5

从泪水的痛苦深潭
出现一只无翼之鸟
继而荡出一只空船

***

从携着信赖之手的手中
撒下了一颗颗良种
惟一花朵舒展姿容。

***
碧血绘出一颗心
心儿绘出你的身
你身嫁给我的心。
***


哪怕是一滴水
也会五光十色
在一只婚戒里。

6

在独一一太阳你肉体的水瓮
染黄独一一蜂蜜我醒来的天空。
***

才通过爱抚我们走出童年
而一句情话我们又到人间。
***

夜晚一吻抚人心魂
浓重阴影仓皇逃遁。

***
同时入睡又同时睡醒
我们共享太阳与春梦。
***

多样的彩色殊异的温存
你对我从不陌生我的心。

***

说吧我就是你每句话的回声
我的墙头总有巢穴对你相迎。



豆蔻年华

风雨和希望分割的时期
气候恶劣又到春季
我吟成这首诗以便调解
爱的方式和生活的方式。

1

已有照她的鲜花
已有曙光的经线
枝条之上已萌胚芽
婚礼笑声已过冬天

已有二十岁的姑娘
明眸富于幻想
明天有个男孩同样顽强

结合是充分理由
弱者的理由就是要战斗
当主宰不为鱼肉

要生存只需向前
向着钟爱的一切奋进
而无所顾盼

眼前大道通天
展现条条海岸
身后只有锁链

爱抚宛如一朵玫瑰
为炎热中午的珠色增辉
终生相伴永不分开
不能长久也就难以相爱

黝暗而缓慢的枝蔓征服白天
除了夏季的峰巅它别无顶端
不断喂养夏季的无数的种芽
使生命瑰宝的桎梏升华纯化。
一颗珍珠一团相结合的元气
昏暗角落卧着平凡爱情之子
未来的棕榈没有罪愆的冠冕
一个孩童哟年岁迷宫的城关
星辰叶丛中碧空的温柔路线

风吹散蓬草春天则放浪不羁
死亡将战栗放到夏的手掌里
然而初生婴儿否认四季节序
他光芒四射停在生命的门
液体的火渴望生的滚滚洪流

总是同一孩童永生亿万斯年
总是同一朝阳在成人的天边
苔藓锈斑和冬季干涧的心扉
都像希望一般感动而又吐艳
青年并非诞生而始终在人问
太阳的初次销魂
烤融露水的坚冰
照亮的初次干渴
孩童不动却多么灵活
自然要同他一起飞升
他的脚下是大地河山

欢 曲

举目向前我凝视
看见你在人群里
看见你在树阴下
看见你在小麦地

在我旅程的终点
在我磨难的深渊
在水与火迸发的
所有笑声的拐弯

夏天冬季看见你
看见你在我屋宇
看见你在我怀中
看见你在我梦眼

我同你永不分离

春 天

高山积雪渐消融
海滩坑洼水粼粼
林中百鸟争相鸣
苹果枝头花朵升
白日退避失光彩

乱世冬夜好姑娘
与你相伴见春天
我们面前无夜晚
你不希望有寒意
衰朽对你无计施

我们之春合天理

我爱你

我爱你为所有我未谋面的女子
我爱你为所有我未经历的时期
为大海的气息为热面包的气味
为融化的积雪也为初绽的花蕾
为不再受人恐吓的纯粹的动物
我为爱而爱你
我爱你为所有我不爱的女子

我难得自鉴舍你谁能映出我
除开你我一无所见惟有荒漠
在往昔和今日之间
我曾跨过草垫上的所有死者
我未能穿透我这镜子的厚擘
我必须一步一步地学会生活
仿佛别人已忘却
我爱你为你胜过我的睿智
为健康的身体
我爱你为抵制一切十足的幻想
为我尚未掌握的这颗不朽的心
你自认为是疑虑却是完全的理性
每当我有了自信
你就是大太阳在我脑海里跃升。


确 信

我若对你讲是为更好地倾听
我若倾听你是确信灵犀相通

你若微笑是为有效地侵袭我
你若微笑我就能一览全世界

我若拥抱你是为我得以继续
我们若生活一切将随心所欲

我若离开你我们将相互思念
我们若分别也肯定还会相见


我们二人

手拉手我们二人游逛
所到之处无不像到家
在房里坐在火炉旁
温柔树下漆黑天空下
在空荡街头沐浴阳光
在大众茫然的目光里
在智者或疯子的身边
在儿童或成年人中间
爱情哟丝毫也不神秘
我们相爱就一目了然
情侣就像在我们家里





生死爱情

你来到这里星火便重又燃起
阴影退隐寒冷的底层跃起星晕
你清亮的肉体重又覆盖大地
我感到飘飘欲仙身体轻盈
你在这里孤独便消失
我自知鲁钝但不会迷失
我稳步向前赢得时间和空间

我走向你不停歇地走向光明
生活如船体希望扬帆启航
在睡眠的黑甜乡梦影幢幢

夜晚向黎明许诺信任的期盼

你玉臂的光芒拨开迷雾
重复而初降的甘露滋润你的芳唇
焕发的精神则取代疲劳奔命
我还像初恋那样崇拜这爱情。

爱之歌

在爱情中生活还有
水汪汪的童贞双眼
她的朱唇还是花朵
不知如何便已吐艳

在爱情中生活还有
揪住人的童稚双手
她脚步从光明出发
但还是朝光明行走

在爱情中生活总有
复活而又轻快的心
明天因昨日而轻柔
情意绵绵永无穷尽。


我们的魔力

我们这些好奇的孩子一起游戏
简单的游戏他的眼神却万分惊奇
玩得多欢快忽而靠近忽而又离开
我多么想让位给别人的这个人世

蓝天和云彩的游戏
斗嘴和奔跑的游戏正适于
一颗永无瑕疵的未来的心
孩子的眼睛正是我们昔日的眼睛

我曾拥有的魔力远远胜过仙女



一抹微笑


绝没有完全的黑夜
既然我这么说
既然说得这么明确
在忧伤的尽头总有
一扇敞开的窗户
一个照亮的窗户
总有守护你的梦
总有要满足的渴求
总有要解除的饥饿
一只伸出的手张开的手
一颗慷慨的心
几对专注的眼睛
一种生活相依为命的生活。

恬 静

我的峰巅我能够登攀
我的丘壑我已经游遍
我的生活无疑很正常
我的爱在公园里生长
我的真知和我的谬误
我都能够准确地称量如称小麦
粒粒像太阳
我把深渊的阴影给我的饥渴
我把一个精美的水瓮的形状
给我心领神会的快乐。

晨 经

我梦见一条大路
独有你踽踽而行
由晨露染白的鸟
被你的脚步唤醒

密林里清翠欲滴
拂晓张口睁开眼
每片叶光彩熠熠
你开始新的一天

无事不差强人意
多少天都像今天
我生于昨日而安睡
你却早早起床舒展

以便赋予我一个
清晨永恒的童年。

海岸

我凝视你而太阳扩大
即将笼罩我们这一天
心啊醒来吧头顶光彩
便要驱除黑夜的苦难

我凝视你万物全裸露
户外扁舟泊在浅水中
少许话语就应当尽意
没有爱情海多么凄冷

这仿佛就是创世之初
波涛汹涌将摇荡天空
你要把睡眠拉到床铺
在锦衾里翻转而摇动

醒来吧让我跟踪我这躯体
等待追随你
从拂晓之门到冥冥之门
我为爱情而生活的躯体

在你睡意之外做梦的心。
17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4条) 只看楼主

  • 干戈
    不晓得李译艾吕雅如何,译阿波利奈尔反正被打败了
  • [已注销]
    李的翻译很笨拙,我也不喜欢,但是他翻译地最多最全,无奈
  • 澪の月
    2011-10-21 22:51:07 正阳 李的翻译很笨拙,我也不喜欢,但是他翻译地最多最全,无奈
    ---------------------------------------------------------------------------------
    深表赞同~感同身受··
  • 郑东
    李译小说都有问题何况论诗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