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現象學 精神現象學 647安若磐石

请教懂法语的同学,关于Espèce

羅北山 2010-07-24 11:43:10

“但是自我的目的和内容则完全属于普遍的实体本身,只能是一种普遍的东西。一个自然的特殊性,如果竟然成为目的和内容的话,那也只能是无力量的和不现实的东西;这种特殊性是一个样子(Art——引者注),它总是突然而且可笑地拼命要自我显现;它竭力要使特殊的东西取得现实性,而现实性直接是普遍的东西,所以它就陷于自相矛盾。因此,如果个体性被错误设定为由自然和性格的特殊性构成的,那么在实在世界就没有一个一个的个体性和性格,而所有的个体就都具有彼此一样的存在了;象这样误以为的个体性,纯然是臆想的东西,它在只有自身外化着的东西因而只有普遍的东西才具有现实性的世界里是没有地位、不能存留的。——因此,臆想的东西只算是象它那样的东西,只算是一个样子。德国字‘样子’(Art)跟法国字‘样子’(Espèce)并不完全是同一个意思,法国话里的‘样子货’是‘一切绰号中最可怕的一个;因为它表示平庸,它意味着最大的蔑视’。但是在德国话里说‘象样子的’和说‘好样的’,都包含有真诚说好的一面,仿佛并不意味着是那么坏的,或者也可以说,事实上在德语里使用这个词时,关于什么是‘样子’,什么是教化和现实,还没有明确的意识。”(中译本上卷,第43页。) “简单意识如果把这种无精神的思想代

...

“但是自我的目的和内容则完全属于普遍的实体本身,只能是一种普遍的东西。一个自然的特殊性,如果竟然成为目的和内容的话,那也只能是无力量的和不现实的东西;这种特殊性是一个样子(Art——引者注),它总是突然而且可笑地拼命要自我显现;它竭力要使特殊的东西取得现实性,而现实性直接是普遍的东西,所以它就陷于自相矛盾。因此,如果个体性被错误设定为由自然和性格的特殊性构成的,那么在实在世界就没有一个一个的个体性和性格,而所有的个体就都具有彼此一样的存在了;象这样误以为的个体性,纯然是臆想的东西,它在只有自身外化着的东西因而只有普遍的东西才具有现实性的世界里是没有地位、不能存留的。——因此,臆想的东西只算是象它那样的东西,只算是一个样子。德国字‘样子’(Art)跟法国字‘样子’(Espèce)并不完全是同一个意思,法国话里的‘样子货’是‘一切绰号中最可怕的一个;因为它表示平庸,它意味着最大的蔑视’。但是在德国话里说‘象样子的’和说‘好样的’,都包含有真诚说好的一面,仿佛并不意味着是那么坏的,或者也可以说,事实上在德语里使用这个词时,关于什么是‘样子’,什么是教化和现实,还没有明确的意识。”(中译本上卷,第43页。) “简单意识如果把这种无精神的思想代替之以优秀的东西的现实,即是说,如果它给优秀的东西提出一个虚构事件作为例证,或者甚至援引一个真实轶事作为例证,从而表明这优秀的东西并不是空的名字,而是当前存在的事实,那么,这颠倒了的行动的普遍现实就与整个实在世界陷于对立了,因为在这整个现实世界中,这个事例只构成某个完全个别的东西、一个样品(Espèce)而已;而把善良与高贵的特定存在表述为一件个别的轶事,不论是虚构的或是真实的,这总归是对与善良与高贵所能说的话中最令人痛苦的事情。”(中译本下卷,第68页。) —————————————— Art(种),与之对举的是Gattung(类)。在黑格尔关于类与种的集合悖论的无限性中,种作为类的环节,是没有固定于自身的自为存在的,毋宁说,它是向类概念的回归。因为抽象的类,作为空洞的概念,自己将自己分裂为诸种之间的关系,或者说,自己就是诸种之一。 在教化章里提到Art(种),黑格尔的意思无非是说,个体性只有上升到普遍性,才是有现实性的真实存在。而这就是所谓教化。 但问题是,贺麟先生翻译的这个“样子”、“样品”(当然他是根据法语中这个词的使用的),其意究竟为何?《拉摩的侄儿》的相应段落,不管是江天骥译本(译作“贱人”)还是陆元昶译本(译作“家伙”),都不译作“样子”或者“样子货”。那法语里表示对人的轻蔑的这个Espèce(除此之外它倒是和德语的Art、英语的species差不多的意思),在日常语言中到底是怎么使用的呢?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2条) 只看楼主

  • erophobia
    espèce源自species,跟specere“看”有关,所以在法语里跟外表有关,可以翻译成“徒有其表的哲学家”,指只是貌似其类。如果单独使用,意思是“废物点心”。

    不能从现在的日常语言来考察,现在很少有人日常这么用了。18世纪的时候是上面那个意思。
  • 羅北山
    谢谢!
    我觉得黑格尔对这个词的使用太诡异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