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德经探微 道德经探微 135成员

六十四章

飞来学道 2010-07-24
其 安 易 持 , 其 未 兆 易 谋 , 其 脆 易 破, 其 微 易 散 。 为 之于未 有 , 治 之 于 未 乱 。 合 抱 之 木 , 生 于 毫 末 ; 九 层 之 台 ,起 于 累 土 ; 千 里 之 行 , 始 于 足 下 。 为 者 败 之 , 执 者 失 之 。圣 人 无 为 , 故 无 败 ; 无 执 , 故 无 失 。 民 之 徒事 , 常 于 几 成 而 败 之 。 慎 终如 始 , 则 无 败 事 。 是 以 圣 人 欲 不 欲 , 不 贵 难 得 之 货 。 学 不 学 , 复 众 人 之 所 过 。 以 辅 万 物 之 自 然 , 而 不 敢 为 。

1.《老子新译》任继愈(110-112页)
(1)总说:这一章提出了一些变化、发展的观点。但老子对待变化着的事物的态度是错误的。为了防止事物变到它的对立面,他采取了一些预防的措施,他要在新事物刚刚出现时,把它消灭掉,免得发展起来,壮大了不好办。活生生的辩证法,在老子的保守、倒退的体系中,被扼杀了。
(2)译文:事物还稳定时,它的稳定容易维持;事物还没有显出变化的迹象时,容易打主意;事物还脆弱时,容易消融;事物还微细时,容易打散。要在事物还未发生前先把它办完,要在事物还未混乱之前先把它理好。合抱的大树,又细小的萌芽产生;九层的高台,从一堆泥土筑起;千里的远行,在脚下第一步开始。谁去做,谁就把事...<老子>
其 安 易 持 , 其 未 兆 易 谋 , 其 脆 易 破, 其 微 易 散 。 为 之于未 有 , 治 之 于 未 乱 。 合 抱 之 木 , 生 于 毫 末 ; 九 层 之 台 ,起 于 累 土 ; 千 里 之 行 , 始 于 足 下 。 为 者 败 之 , 执 者 失 之 。圣 人 无 为 , 故 无 败 ; 无 执 , 故 无 失 。 民 之 徒事 , 常 于 几 成 而 败 之 。 慎 终如 始 , 则 无 败 事 。 是 以 圣 人 欲 不 欲 , 不 贵 难 得 之 货 。 学 不 学 , 复 众 人 之 所 过 。 以 辅 万 物 之 自 然 , 而 不 敢 为 。

1.《老子新译》任继愈(110-112页)
(1)总说:这一章提出了一些变化、发展的观点。但老子对待变化着的事物的态度是错误的。为了防止事物变到它的对立面,他采取了一些预防的措施,他要在新事物刚刚出现时,把它消灭掉,免得发展起来,壮大了不好办。活生生的辩证法,在老子的保守、倒退的体系中,被扼杀了。
(2)译文:事物还稳定时,它的稳定容易维持;事物还没有显出变化的迹象时,容易打主意;事物还脆弱时,容易消融;事物还微细时,容易打散。要在事物还未发生前先把它办完,要在事物还未混乱之前先把它理好。合抱的大树,又细小的萌芽产生;九层的高台,从一堆泥土筑起;千里的远行,在脚下第一步开始。谁去做,谁就把事情搞坏;谁把持,谁就遭到损失。因此,“圣人”“无为”,所以不会把事情搞坏;不把持,所以不会遭到损失。人们所做的事,经常是在快成功的时候失败的。若结束时的慎重能象开始,就不会把事情搞坏。因此,“圣人”的欲望就是不欲,不重视希有的商品;[圣人]的学问就是不学,以补救众人所经常犯的过错。[用上述原则去]辅助万物自然发展,不敢勉强去做。
(3)原文差异:①文字方面,“破”作“泮”,“圣人无为”前有“是以”,“徒”为“从”。②符号方面,“持”、“ 谋”、“ 泮”、“货”后分号,“是以”后逗号。
(4)注解:“持”,保持、维持。“兆”,苗头,征兆。“泮”,散,解。“毫”,细小。“台”,古代建筑物,可供人们眺望。“累”,堆积。“几”,差不多,快要。“复”,补救,弥补。“辅”,辅助,协助。

2.《老子注译》高亨(137-139页)
(1)原文差异:①文字方面,“破”作“泮”,“圣人无为”前有“是以”,“徒”为“从”。②符号方面,“持”、“ 谋”、“ 泮”、“未有”、“毫末”、“累土”、“败之”后句号,“无为”、“无执”后无标点,“无败”、“货”、“过”后逗号。
(2)注解:持,维持,掌握。兆,事物的见端。泮,借为判,《说文》:“判,分也。”累,帛书甲本作“羸”。几,《尔雅•释诂》“几,近也”,帛书甲乙本均作“其”。难得之货,指珠玉宝器等,非生活必需品。辅,助。
(3)译文:老子说:事物稳定,则容易掌握。事物没有萌芽,则容易想法消灭。事物脆弱,则容易分割。事物细小,则容易散开。处理事情要在它未发生之前。治理国家要在它未乱之前。合抱的大树,产生于象毛尖小的幼芽。九层的高台,开始于一筐土。千里远的行程,开始于脚下。有为之者必败,有持之者必失。所以圣人无所为故不败,无所持故无失。人民办起事来,常常在接近成功的时候而失败;能够谨慎于最后阶段,和最初阶段一样,就没有失败的事了。所以圣人所欲望的,常常是别人不欲望的,圣人不重视难得宝货(以免引出人民为盗的大问题。三章:“不贵•••不为盗。”五十七章:“我无欲而民自朴”)。他的学习是不读书,挽回众人的错误(以免引出人民多智做奸的大问题。六十五章:“民之难治,以其智多”)。他只是辅助万物(主要是万民)的自然发展,而不敢有所做作(以免引出社会动乱的大问题。五十七章:“我无为而民自化”)。
(4)总说:这一章与六十三章应并为一章,也是老子运用朴素的辩证观点,根据事物总是由小而大地向前发展的客观规律,提出了谨小慎微和慎重如始的主张:(一)先指出事物在“安”、“未兆”、“脆”、“微”的阶段容易处理的四种情况。(二)指出“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两个原则。(三)举出事物由小而大的三个例证,这都在说明人要谨小慎微。(四)简要地谈到“民•••无败事”,说明仅谨始还是不可,必须一贯谨慎,才能执行“不欲”、“不学”、“无为”三大方针,说明政治上自始自终这样做才能“天下太平”。

3.《老子校读》张松如(351-357页)
(1)原文差异:①文字方面,“破”作“判”,“未有”、“未乱”前增“其”,“九层”作“九成”,“圣人无为”前有“是以”,“徒”为“从”,“常于几”为“恒于幾”,“慎终”前增“故曰:”,“不敢为”作“弗敢为也”。②符号方面,“ 谋”、“ 货”后分号,,“无为”、“无执”后无标点,“无败”后逗号。
(2)译文:事物尚稳定容易保持,事物尚未显相容易调理;事物还脆弱容易分判,事物还微小容易发散。做事情要在尚未发生,治国政要当它尚未混乱。合抱的大树,生长于细小的萌芽;九层的高台,筑起于小块圪垯;千里的远行,开始于脚板底下。有所作为的将会招致失败,有所执着的将会遭受损害。因此圣人无所作为所以也不招致失败,无所执着所以也不遭受损害。人们做事情,常是在快成功的时候失败的。所以说:到终了仍谨慎一如开始,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因此圣人追求人所不追求,不稀罕难以得到的货物;学习人所不学习,返回自众人走过头的道路。这样来遵循万物的自然本性,而不敢勉强作为呀。
(3)校释:王及《释文》“判”作“泮”,景龙、开元、景福、敦煌、龙兴碑及唐宋诸本多同河上作“破”。傅、范“毫”作“豪”,河、王“成”作“层”。
(4)说解:本章申言上章章旨,要点与上章同,以易为经验证明的道理形象说明了打的东西无不从细小的东西发展而来,在认识论上与荀子“隆积”重行具有“为之、贯之”的思想特色大异其趣,但也有相通而一脉相承的东西。不欲、不学,可参照焦竑《老子翼》引王元泽注。

4.《老子还真注译》第二十七篇 德章 沈善增(166-171页)
(1)原文差异:①文字方面,“破”作“泮”,“为者”作“为之者”,“圣人无为”前有“是以”,“徒事”为“从事也”,“常于几成”为“恒于其成”,“慎终”前增“故曰”,“败事”后增“矣”,“学”作“學”。②符号方面,“散”、“ 足下”、“货” 、“过”后分号,“败之”后逗号,“曰”后冒号加双引号。
(2)译文:安定的局面好依凭;事物尚未开始,能够充裕的筹划;脆硬的东西容易判分,微细的颗粒容易吹散;要在条件还不具备时努力工作,要在尚未动乱时加以治理。展臂才能合抱的大树,是从毫末那么小的种子生长而成的;宏伟的九层高台,是由一星星泥土堆积起来的;千里远的行程,是从脚下这一点开始的。强要作大的会失败,而执著现有的会错过发展的机会。正因为这样,有道之君不强作大,故而没有失败的危险;也执著现有的,故不会错过机会。人们做事情,总是在成功的时候遭遇失败。故而有格言说:“能在完成的时候,像开始时那样谦虚谨慎,就不会有失败了。”正因为这样,有道之君以没有自己的特殊欲望作为意愿,不把难得的财物看得很贵重;以身作则地向民众显示,不要把自己的价值标准去规范他人的行动,让被众人亏待的德高望重者,回复到他应有的位置上;用这些来帮助大家去完成他们自己所认同的事业,而不是一马当先的跑在最前列。
(3)注释:“安”,安定的局面。“未兆”,计划实施前。“治”,治理。“执”,执著,囿于经验与现有成果。“无为”,不强为大。“失”,错过机会。“欲”,动词,以之为欲望、意愿。“过”,特指用人政策,《管子•立政》:“故德厚而位卑者谓之过。”“自然”,依天性而为而成。“敢”,进取,领先。

5.《我读<老子>》赵又春(305-308页)
(1)原文差异:除“执者”作“执之者”、“散”后符号不变、“失之”与“所过”后逗号,其他处同4(1)。
(2)概说:这一章与上章主旨相同,论据与论证方法也大体一致。
(3)句解:A“其•••未乱”,前四句在于它自己的性质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作为对君主的教诲必有特定的内容和指向,“为之”针对一、二句情况,“治之”针对三、四句情况。
B“合抱•••无失”,前三句是三个例证,说明量的增加会导致质的改变,这说明老子早有黑格尔的“量转化为质”的观点,不过是常识性的认识。
C“民•••不敢为”,据前段总结出一般性的规律认识和经验教训以教导君主,说明“无欲”是圣人总无失败的根本原因,并全面说明了如何“居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和这样做的出发点、目的。
0
显示全文

回应 (3条) 只看楼主

  • 飞来学道
    6.《老子正诂》重订,高亨

    其安易持 。 其未兆易謀 。 其脆易泮。
    (1)参考2(2)“泮”的注解。一三二

    其微易散 。 為之於未有 。 治之於未亂 。 合抱之木 , 生於毫末 。 九層之台 ,起於累土。
    (2)累当读为蔂,土笼也 ,“累”句犹言起于蒉土。淮南子说山篇:“针成幕。蔂成城。事之成败,必由小生。”高注:“蔂,土笼也。”

    千里之行 , 始於足下 。 為者敗之 。 執者失之 。是以聖人無為故無敗,無執故無失 。 民之從事 , 常于幾成而敗之。慎終如始,則無敗事 。 是以聖人欲不欲 , 不貴難得之貨, 學不學 , 復眾人之所過。
    (3)“复”上傅本有“以”字,王本捝一“以”字衍一“所”字。“以复”句与“不贵”句的句法略同,义亦明莹,增“所”字则赘矣。欲不欲者,以不欲为欲也。学不学者,以不学为学也。一三三

    以輔萬物之自然而不敢為 。
    (4)老子极言圣人无为。二章曰:“圣人处无为之事。”三十八章曰:“上德无为而无不为。”四十三章曰:“无为之益,天下希及之。”四十七章曰:“圣人不为而成。”四十八章曰:“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五十七章曰:“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本章亦云:“圣人无为故无败。”其无为之义颇令人眩惑,而本章乃明揭而出之曰:“以复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始知老子所谓圣人无为者,只是辅万物之自然而已。辅万物之自然则万物自生自成皆生皆成,故能无不为也。一三四
  • 飞来学道
    7.《老子道德经注校释》/(魏)王弼注,楼宇烈校释

    六十四章

    其 安 易 持 , 其 未 兆 易 謀 ,
    注:以其安不忘危,持之不忘亡,谋之无功之势,故曰“易”也。

    其 脆 易 泮, 其 微 易 散 。
    注:虽失无人有,以其微脆之故,未足以兴大功,故易也。此四者,皆说慎终也。不可以无之故而不持,不可以微之故而弗散也。无而弗持则生有焉,微而不散则生大焉。故虑终之患如始之祸,则无败事。

    爲之 於未 有 ,
    注:谓其安未兆也。

    治 之 於 未 亂 。
    注:谓(闭)微脆也。

    合 抱 之 木 , 生 於 毫 末 ;九 層 之 臺,起 於 累 土 ;千 里 之 行 , 始 於 足 下 。爲 者 敗之 , 執 者 失 之 。
    注:当以慎终除微,慎微除乱。而以施为治之,形名执之,反生原事,巧辟滋作,故败失也。一六五

    是以聖 人 無為,故 無敗;無執,故 無 失 。 民 之 從 事 , 常 於幾 成 而 敗 之。
    注:不慎终也。

    慎 終如始 , 則 無敗 事 。 是 以 聖人 欲 不 欲 , 不 貴難 得 之 貨。
    注:好欲虽微,争尚为之兴;难得之货虽细,贪盗为之起也。

    學 不 學 , 復衆 人 之 所 過 。
    注:不学而能者,自然也。喻于(不)学者过也。故学不学,以复众人之(所)过。

    以辅萬 物 之 自 然,而 不 敢 爲 。
    无注。

    校释:波多野太郎说“持之”二字似宜作“其存”,按“持”疑当作“存”,“之”涉下文“谋之”而衍。“无功之势”,解释经文“未兆”,亦即尚无作为之时。“不可以•••不持”,意为不能因为尚未形成,而不注意它。(一六六)“闭”字,据《道藏集注》本校补。此“而”字,作“若”、“如”解。辟,《说文》“法也”。“不”字,据《古逸丛书》本校删。“所”字,据《道藏集注》本校补。一六七

  • 飞来学道
    8.《林语堂讲国学》,林语堂著,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8年。

    第六十四章 终始

    其 安 易 持 , 其 未 兆 易 谋 , 其 脆 易泮, 其 微 易 散 , 为 之 于 未 有 , 治 之 于 未 乱 。 合 抱 之 木 , 生 于 毫 末 ; 九 层 之 台 ,起 于 累 土 ; 千 里 之 行 , 始 于 足 下 。 为 者 败 之 , 执 者 失 之 。是 以 圣 人 无 为 故 无 败,无 执 故 无 失 。 民 之 从 事 , 常 于 几 成 而 败 之。慎 终如 始 , 则 无 败 事 。 是 以 圣 人 欲 不 欲 , 不 贵 难 得 之 货 ; 学 不 学 , 复 众 人 之 所 过 。 以 辅 万 物 之 自 然 , 而 不 敢 为 。

    【语译】在世道安稳太平的时候,持守起来还是容易的;在事情还没有看到端倪的时候,图谋起来也还是容易的。脆弱的东西,很容易就会分化;微小的东西,很容易就会散失。因此,在事情还没有发生时就开始处理,就更容易获得成功;在天下还没有乱之前就开始治理,就更容易得到成效。
    合抱般粗的大木,是从细微的萌芽开始生长起来的;九层高的楼台,是由一筐筐的泥土堆建起来的;长达千里的远行,是从脚底下的举步开始的。上面的这些道理,全都是化有事为无事,消有形于无形之中,他们的所作所为,其实就是无所作、无所为;要不然就会所为者失败、所执者丧失。圣人是无所为而为,所以就不会有失败;不拘泥于执著,所以不会有所丧失。
    一般人做事,常常会在将要成功的时候失败,这就是由于没能做到始终(233页)如一。如果对于任何事,都是打一开始就循道而行,一直到最后都是一样的谨慎,是绝对不可能遭遇失败的。
    圣人深知此理,故而他们和众人的行事、居心大不一样,众人所喜爱的是不易得的财货,而圣人偏好的却不是众人所喜欢的;众人喜欢以追逐知识、卖弄机巧为乐,到最后弄得全身都是过错;圣人却摒除后天的妄见,不去学习众人所学的妄知。
    那么圣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呢?他持守无为之道,辅助万物自然去发展,而不敢有什么妄为之举。

    【解说】(1)慎终如始(参看《庄子》内篇第四章《人间世》)。(2)学众人之所过:想要在世俗中修养本性的人,经常依靠世俗的学识,使自己的本性得以恢复;被世俗物欲所扰乱的人,经常想依靠世俗的大道来加以平复。这些人都是世界上最为愚昧不堪的人。(《庄子》外篇第十六章《缮性》)。234页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