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s Sky Les Sky 213848成员

一个故事,她和她身边的女人。

[已注销] 2010-07-24
昨晚又喝多了 大红请客去了SS(挺有名的 就不说了) 想想这个地方 快要成了我第二个家 进了包间 一眼望去 个个鬼哭狼嗷
张牙舞爪 有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 还有比较尴尬的 ABCDE等等... 开始我坐在角落抽烟 因为前天晚上通宵的劲还没缓过来 黑
方加绿茶 我快把肝吐了出来。 “hi 老虎,还记得我么?”一个穿豹纹很正的妞移动到我旁边。我匆匆打量了一番说 “抱歉,
不记得”。 于是那个豹纹妞 挽着我的胳膊 摇啊摇 还好之前吐得差不多了 否则 她这么摇下去 我非吐到她那华丽的豹纹衣上。 “你忘啦 小A生日那天 我们玩过的 那天走得急 我没化妆就过去了。”豹纹妞娇滴滴的说着。 我皱了皱眉 愣是想不起来 再说“姐,你没化妆 我怎么认得你?” 豹纹妞竟然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哎呀~~ 我是花花啦。上次我们玩大冒险 你还脱过我衣服呢,你忘拉。” 我迅速的想了想 哦是有此 小A生日 一群人玩游戏 我隐约记得 喝的迷迷糊糊 扒过一女的衣服 那女的jiao的相当销魂。原来就是你啊~~
跟豹纹妞就脱她衣服这个问题 讨论了很久。。 最后竟然讨论到责任问题,按她这么说,那老子岂不是要盖个后宫 养着你们。
中间被大红叫到中间去喝酒 跟几个哥们干了几杯啤酒 就去点歌了 说实话 今天真的没状态 喝下去的酒就像在喉咙眼。 坐...
昨晚又喝多了 大红请客去了SS(挺有名的 就不说了) 想想这个地方 快要成了我第二个家 进了包间 一眼望去 个个鬼哭狼嗷
张牙舞爪 有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 还有比较尴尬的 ABCDE等等... 开始我坐在角落抽烟 因为前天晚上通宵的劲还没缓过来 黑
方加绿茶 我快把肝吐了出来。 “hi 老虎,还记得我么?”一个穿豹纹很正的妞移动到我旁边。我匆匆打量了一番说 “抱歉,
不记得”。 于是那个豹纹妞 挽着我的胳膊 摇啊摇 还好之前吐得差不多了 否则 她这么摇下去 我非吐到她那华丽的豹纹衣上。 “你忘啦 小A生日那天 我们玩过的 那天走得急 我没化妆就过去了。”豹纹妞娇滴滴的说着。 我皱了皱眉 愣是想不起来 再说“姐,你没化妆 我怎么认得你?” 豹纹妞竟然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哎呀~~ 我是花花啦。上次我们玩大冒险 你还脱过我衣服呢,你忘拉。” 我迅速的想了想 哦是有此 小A生日 一群人玩游戏 我隐约记得 喝的迷迷糊糊 扒过一女的衣服 那女的jiao的相当销魂。原来就是你啊~~
跟豹纹妞就脱她衣服这个问题 讨论了很久。。 最后竟然讨论到责任问题,按她这么说,那老子岂不是要盖个后宫 养着你们。
中间被大红叫到中间去喝酒 跟几个哥们干了几杯啤酒 就去点歌了 说实话 今天真的没状态 喝下去的酒就像在喉咙眼。 坐在
点歌台前 点了首 把爱还给我。 这个时候已经没人 注意谁在唱歌 我拿起话筒 坐在最前面的地台上 完完整整的唱完了这首歌
我是要谁把爱还给我呢?我给过么 呵呵。唱的我有点心酸,回头看了看 大红已经喝得说起了她的初恋 每次都是这样 我跟听书
似的 快要倒背如流了。 其他人也都结起了伴 倒起了苦水 竟有的抱头痛哭。。酒这个东西 是能让人神魂颠倒 真情流露。找了
找豹纹妞 发现她也倒在了人群中 我去了洗手间点了根烟 出来的时候 看见了cc,这个我记住了名字的女人。
cc看见我笑了笑 我上前去调侃她 “怎么见了我就yin笑啊”。cc上来就掐我“谁叫你就长了副yin dang的脸, 过来陪我玩会”
我就被cc拉到了她待的卡间里 有是一群T和P cc认识这个圈子里很多人 我就是她最早认识的其中之一。 cc说要跟我玩 猜拳 她
说一直没赢过我 哈哈 好啊 我卷起袖子 来了精神。跟着DJ的节奏 扭着身子 玩起了花拳 这个我真的很棒 拳王也不是白叫的
开始的几局 跟cc还是打平 后来她就喝的骂起了大人。 身后一个黄毛的T 自告奋勇 要跟我玩 她站在沙发上 一副巾帼英雄的模
样 后来也是被我菜了回去。后来大家要去舞池high cc就拉着我跳了上去 我上学那会 学过小段时间的街舞 身体协调还是不错的
就跟着她们high了起来 cc环着我的腰 含情脉脉的看着我“老虎 今晚跟你回吧”。“cc 你知道的大爷从来不二回睡。”哈哈
我发现我笑声很撩人。cc推开我“滚吧 jian人。” 玩了会 已是满身汗。才想起还在那边的大红。
1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67条) 只看楼主

  • [已注销]
    还是看上去很多的样子....我整理下,1段1段的发
  • [已注销]
    等我high完 去大红那包间时 见人散的都差不多了 只剩下几个拿着麦在情歌对唱 还有豹纹妞倒在一边 我叫起大红 说散了回吧。大红哼唧着 我看我得送她回家了 架着大红走出包间 她蹲在路上一劲的吐 看这样 暂时也坐不了车了 打电话给红姐 十分钟后红姐开着车就过来了 这是个花枝招展又很成熟的女人 想当初 我在心里还默默的仰慕过。我扶大红上了车 坐在副驾驶“红姐 又变靓了啊 ” 红姐摆摆手 “你小子 就会说实话” 哈哈 听的出来 红姐笑的很开心。 红姐说稍我回家 我摇了摇头说 今晚继续夜战 红姐捏了捏我的脸 “哎呦 你这小身板 悠着点。”我开门下车 中指和食指对着太阳穴 敬了个礼 。红姐走后 我没有进去 坐在门口抽起了烟 这会已是半夜了吧 5月的天风吹着 还有点凉 里面吵闹的音乐和外面安静的夜空 形成了对比 也许这就是生活吧 人们总是在傍晚来填补空虚的内心 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一样。
    拿出手机 有几个未接 不认识的号码 手机里几乎都没有存号码 熟悉的人号码都背过了 因为我的电话总是在换 不熟悉的人我是不会存的 每晚睡过的女人 总是问我要电话 我很奇怪 因为我从来都不会打给她们 也不会接 收到陌生号码的短信 也只
    是看看从来不回 。 用大红的话说就是 你很专业。对啊 付出的既然不是感情 何必在联系呢像我这样的人 没有联系方式 就像没有保质期一样 不是不会过期 而是 永远都新鲜着在我抽完第3根烟时 cc走了出来 在这里说一下 cc是个短发性感的女人 她很好看也很耐看 属于可T可P型 “喂 我以为你走了呢 别杵这了 进来” 于是cc就拉着我的手 走了进去 这次不知道是谁开了个包间 还是那些人 我坐下来 刚输给我的黄毛喊我过去玩骰子 看来她很想赢我一次 我就跟她玩吹牛 几回下来 又喝了点酒 觉得没意思了 我也有些困了 就起身想要走 cc不知跟谁玩的喝的有点多 过来按住我 不让我走 我力气比她大很多 可是我没有推来她 任她后来肆意的亲吻我 可能是借着酒劲我差点反身把她压在身下 好歹这也是公共场合。 行了 我回去睡觉。推开cc 我刚要往外走 一个没什么印象的T叫住了我。
  • [已注销]
    这个在我看来有点娘的T 个字不高有点瘦 递给我一个话筒 陪我唱首歌吧。我看了看屏幕 是首大众情歌 广岛之恋 我接过话筒 坐到她旁边 然后 这个T笑了笑 我发现她的笑容很干净 恩是特别干净 唱完后 我转过头去 “声音很女人哦 ”她递过一杯酒 我就和她聊了会天 她说一直都在注意我 只是没有机会找我说话 后来我们又唱了会歌 她说想走了 我就跟她一起出去了。 坐在出租车上 她把头靠在我肩膀上 空气里满是暧昧。我想也没想 就叫司机掉头 不送她回去了 我们开了房。进了房间 洗完澡 她出来的时候 裹着在她身上看起来很大的浴衣 我灭掉手上抽了一半的烟 过去抱住她 放到了床上 她真的很瘦 我都怕一不小心压坏了 那晚我们zuo到了天亮 她一直都是在重重的喘气 我想毕竟一直在做T吧 看她睡着后 我坐起来抽了会烟 天又亮了 身边的你 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呢 呵呵
    去洗了澡 出来的时候 那个小T醒了 她看见我竟有点不好意思 我想该离开了吧 就告诉她 我先走了 她很小声的恩了下 离开宾馆后 我回了家 身体好累 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是被电话吵醒的 是K哥 他问我什么时候去他那上班 我只记得我对着电话吼了句 等老子睡醒的。 K哥是一家夜店的老板 他是我兄弟的哥哥 那段时间我在找工作 我兄弟三儿就给他哥打了声招呼 叫我过去 我没有立马过去是因为我怕耽误了我玩的时间 没那么自由 等我醒来已经是下午了 三儿说在她哥哥的店里等我 我收拾了下 就过去了 K哥给我介绍了下工作递给我一身衣服 让我随时来都可以 我去试衣间换了衣服 是一身藏蓝色深的发黑的立领修身衬衣 穿起来很有范 我拍着三儿说 这服务员的衣服都这么范啊 三儿瞟了我一眼 好让你勾搭MM啊~~ 说着把工作牌别到了我身上 那天开始 我就正式在夜店里上班了
    也许是因为工作环境 让我认识了越来越多人 现在我提到了时间 那一年 我19岁 已在外面混过了2个年头 算是有了固定的工作 也是从那一年开始 我慢慢走上了一条无法自拔的路 前面的几段只是插曲 毕竟回忆不了每个人每件事
    我很是习惯在那样的场子里上班 就像我天天来这种地方玩一样 看着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 点好酒水 我去报单 随叫随到 就这么简单 K哥的老婆萱姐也就是这里的老板娘 身材很高皮肤很白 她会笑盈盈的去拉拢每一位熟客 也会去大单子的桌上陪几杯酒 我在想 K哥不会吃醋么 可是他们的感情很好很好 萱姐会很自如的处理好她和每个人的关系 也会很牢固的拴住K哥的心 我想 这也许就是真正的感情吧 懂得相处。 萱姐很照顾我 也教会我很多事 她会告诉我哪些人和事不能惹 什么时候要忍 于是我在那里做的很好 有了很多回头客 可是我脾气也很不好 也会给酒吧招来很多事 每天晚上都有来捧我场的女人们 她们会妖娆的在我面前扭动 叫我陪她们喝酒 在厕所里接吻 这些我都做的很麻木 算是工作吧 想想之前不也是这样么 直到碰到了那个女人 我从意义上变成了做台T
  • [已注销]
    先看着,我下午再来继续,先去吃饭.
  • [已注销]
    又是一个喧闹的夜晚 我来往于各个包间里 萱姐把我叫了过去 “老虎 A8包里老板叫你过去”我点了点头 这个很正常了 老板玩的时候 看到哪个顺眼的了 就会叫过去陪酒陪玩点歌什么的 顺便还能推点洋酒 赚些提成 我正要过去 萱姐又把我拉了回去 这老板是个女的 问我很多关于你的 你明白? 我愣了愣 我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我进去后 看见很多张饱经沧桑的脸 其中一个女人向我招招手 喊我过去 我坐到她身边 像是30多岁 匀称的身材 保养得还不错的脸 脖子上戴着一条亮晶晶的珍珠 很衬她的肤色 她手搭在我肩上 递给我一杯红酒 问到“你叫什么名字” 声音很稳重 我喝了口酒答道 “老虎” MD 这用钱烧的红酒就是好喝 跟那个女人聊了一会 她靠着我很近 一只手在我肩上 一只手从我的脸上摸到腿上 表情很到位的样子 其他老男人老女人们很会自娱自乐 唱着网络上很流行的歌 2002年的第一场雪。。 我觉得快要受不了这种气氛的时候 选择了离开 那个女人拉了下我的手说 等你下班 我不由的打了个寒颤走了出去
    出去后 跑去厕所抽烟 用脚后跟都能想到 那女的对我有意思 只是我不懂像她们那个年纪的女人 想的是什么 要的又是什么 打烊后 那女的果然在等我 她笑了笑拉起我的手 说了声 走吧。 走吧什么意思 我被这个女的弄得一头问号 每次都是我带女人回去 还没有过这种情况的 在我还没搞清状况的时候 那女人已经给我开了车门 我就坐了上去。 很快车停了下来 是个花园小区 里面都是小洋楼 我该想得到的 进屋后 房间很气派 也很冷清 我没有多问什么 就被带上了楼 洗完澡 那女人放了音乐 是外国的 很抒情浪漫的调子 呵呵 有钱人都这么有情调么 那女人依偎在我怀里说 她不喜欢和男人zuo 感觉很脏自己也很疼 所以喜欢我们这些T 很温柔很如意 呵呵 关了灯 我压在了她身上 这样的女人我第一次碰 可是也没有半点生疏 弄的她整晚都很high 要了很多次 早晨起来 我发现她不在旁边 床头放了一叠鲜红的人民币 我想我该懂了 这钱我拿走了 规则不能破坏 这是流程 我想性质变了吧 以前也不过是玩玩女人 像个不懂事的孩子 睡起来拍屁股走人 完了照样high 这是这次 我想这是做台T 该做的事吧
    我一直都是个懂得社会潜规则的人 当然我选的路不一样而已 如果说用双手挣钱的话 我也没什么不对 至少我没有背叛 当我懂得这个社会有很多事可以让我去做的时候 我同样会做出选择 适者生存 我想这该是我从小就懂得的理 作为一个T这样身份的人 经历过了 我想就可以战无不胜了吧 就能在这个社会站住脚了吧 出发点不同而已 做台能赚到钱 这也算是一种能力 写完了我赚到的第一笔钱 接下来 就是第二笔第三笔第N笔。。。 我从一个混夜场的T到一名酒吧工作者 再到一个名副其实的做台T 时间很短暂 就像被安排好的一样 一瞬即过
    当我不再做这些事时 我才会把它当故事一样记录出来
    看到一句话 谁没在年轻的时候爱上过个sb啊
    对啊 给爱上过我这个sb的 女孩们 也许那也不算是爱吧
    第二个女人 是个27岁的T 叫她L吧 她算是个现在说起富二代 开着很贵的跑车 留着干净的短发 化着淡淡的眼线 穿着我不怎么认识的外国牌子 有着很爱的女人 见到她的时候 她跟一群同年龄的人在唱歌 大部分都是T 那晚三儿和朋友过来玩 我就跟她们在一起喝酒 不知道三儿认识她们那边的谁谁 反正最后都玩在了一起 组成了一个庞大的队伍 由于人很多 K哥特地给我们开了豪华VIP大包 能任由我们横七竖八的躺在里面 看样子我也抢不上麦 就坐在一旁抽烟 有个小P就过来很我聊天 她说L是她认得哥哥 家里逼着结婚 妈妈闹自杀 不得不和心爱的女人分开 心里很压抑 就叫了一群人来玩 向那边望了眼L 看见她喝的有点迷糊 嚷着要去厕所 就东倒西歪的往外走 我跟小P说了声 这里我熟 我带她去吧 出门我就跟着L 果然她找不到路 我就拉着她 往厕所走 出来后 她蹲在地上 我以为她喝的不舒服 就过去问她没事吧 抬头看见一张泪流满面的脸 其实我很心疼很会哭的人 L就算是 煞白的脸 她喝酒不上脸 眼泪就直刷刷的往下流 我过去用手给她擦了擦 那么大的人了 哭起来 真悲伤 她握住我还停留在她脸上的手 拉着就往外走 我像个小孩一样被她牵着走出了酒吧 她开车走了段路 停在了高速旁边 我们坐在路沿边 抽着烟 L说 你是吧里的做台T吧 我听三儿说过你 长的还真不错 我刚哭的事别告诉其他人。 哈哈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 L看着我说 我要是再年轻点 一定会喜欢你这样的人 我又笑了 你说话我还是真爱听啊 来来再说俩句听听 于是你很帅气的吻住了我。我并没有慌张 L说 我想让自己年轻最后一次 那晚L很自然的带我去开了房 五星级酒店刷卡 好的环境下 ml质量也会很高 L的技术很高 我说还真是前辈啊 临走时 L放下钱 挥了挥手说 我去结婚了 再见 les 。 拿着厚厚的一沓钱 坐电梯去6层吃了早餐 去7层泡了澡 出去的时候 阳光特别好 又是新的一天 去超市买了罐啤酒 一个人晃荡在偌大的城市里 车站排了很多上班赶公交的人们 早餐铺也坐满了学生 路上来往的车辆 红绿灯的交错 大家都很中规的运行着 站在这里 不知所措的样子 一定很可笑 如果那年我去念了大学 如果没有和家里闹翻 如果我找份朝九晚五的工作 如果。。 老天不会给我们这么多的如果可是 我也不会给自己找那么多的理由 靠自己 才会成功
    睡过的女人 不会再联系 已经没有再见到过L了
    在这里 真心希望她过的会好点
  • [已注销]
    后来会有不同的人来点名找我 一点一点的在圈子里混出了名堂 K哥说他的场子 快让我罩住了 我笑着说 K哥 再怎么着 我也为你打工着 。闲的时候 我跟DJ小飞 学会了打碟 偶尔我也上台 做大家的特约DJ 接着又捡起了很久没练的街舞 会给场子里做点活动 听着底下一片片的叫喊声 认识了很多人 赚了很多钱 我想 在我还没有涉及感情的时候 这就是满足
    第三个女人 是个绝对的典型的老女人 富婆 胖子 满脸皱纹满身横肉 浑身金光闪闪 她来酒吧的时候 还带着保镖 我坐在吧台上 对三儿说 我仍个摔炮过去 那黑衣人会不会掏枪蹦了我 三儿哈哈大笑着 说你去试试 完了我帮你收尸 不一会这老女人就从包间出来上了舞池 哎妈呀 我就看着有一堆肉在那蠕动 看的我直膈应 老女人笑嘻嘻的从舞池下来 坐在吧台上 要了杯蓝色妖姬 由于我一直在看她 她好像也注意到我了 我现在都后悔 我是jian的慌了 眼睛瞎了好了 于是她就挪动着她那身体直到挪到了我跟前 还眨巴着她那眼睛 我都怕幅度大了 假睫毛掉下来
    “hi 帅哥 陪我喝杯酒” 那嗲的不能行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我只能微笑的 举杯 她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靠我越来越近 又在吧台要了很多酒 还叫来K哥 娇滴滴的说 “阿K 你们这什么时候来的小哥 都不告诉人家 我要包下场子
    k哥高兴的一劲点头 在那老女人耳边说了几句话 就走了 那老女人顿时跟打了鸡血一样 过来抱住我 一边往我肩上靠一边说 我有点晕 送我回家吧 。说的我真想打晕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 K哥一定告诉她了 我跟着老女人上了车 一路上她都靠着我的肩膀 我觉得都快脱臼了 很快到了酒店 她让我先去洗澡 出来的时候 她已经卧在床上了 满屋的香味 这是个套间 有两个卫生间 她应该是洗好的了 那晚很煎熬 她xing 欲很强 跟她zuo绝对是个体力活 我弄的老女人很开心 很快就睡着了 而我 重重的喘着气 虚脱的躺在床上 我告诉自己 天快亮了。老女人醒来的时候 我坐在沙发上抽烟 她让我上她边上去 我就过去了 她狠狠的亲了我一口 拿出一张卡 说密码在背后贴着 我接过顺手放进裤兜里 转身准备出了门 听见她撩人的声音 小哥 我会念着你的 背后一阵阴风。。还有 那张卡里的数目很大手笔 恩 这是我应得的 特别累了 回家洗澡就睡下了 睡了很久 以至于手机上无数的未接和信息 醒来去洗了澡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条条 cc说 醒来回电话 大红 说 给老子回电话 还有些未知的号码 给cc和大红回了电话 还好约到了一个地方
    晚上SS的干活 又是一群人 总会有陌生的面孔 来不及打照面就淹没在了人群中 在大红这边坐了会 就拉着她去了cc那 不知是谁提议让cc去跳钢管舞 cc竟然很豪爽的 跑了上去 这动作还很标准嘛 一群人就在下面起哄 又不知哪个不知好歹的喊我 老虎不是也会跳舞么 你个大爷的 我堂堂一T 能行不了 最后还是被攒动了上去 始终驾驭不了那根管 索性借着这个管跳起了刚刚学了点的Poppin 还好不错 底下掌声一片 玩了会就下去跟她们喝酒了 有个打扮的很街头的T说 她最近也在学舞 有时间切磋下 cc举着杯大叫 择日不如撞日 来来来 腾地方。这气氛很快让cc挑了起来 接下来 大家就看我和那个街头T斗舞 在要结束的时候 我做了个简单的托马斯 就是用脖子和背部的力量旋转 这一圈下来 我都要汗流成河了 在大家的好赞声中去了厕所 洗把脸
    所有偷情巧遇以及邂逅大都发生在厕所 这一点我算是验证 洗脸的时候 旁边一个女的递过来一张面巾纸 说了声谢谢 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女人 中等身材鹅蛋脸 很温柔的样子 “刚在后面一直看你跳舞 很棒 把你电话给我好么”说着她就拿出电话准备记 想了想还是把电话留给了她 反正也记不了 她说把电话打过去了 我恩了声并没有掏出手机去看 我出去本打算四处转转 这个女生就一直跟着我 我回头看着她 怎么还有事? 她哼唧了半天说 我想跟你去吃个饭 我笑了笑 这丫头还真是可爱 刚好也有点饿了 就跟她出了酒吧 我们找了家大排档坐了下来 点了虾尾和田螺 吃的时候 她带着手套就一直给我剥 让我别动手了 油的很 看着这丫头认真的剥着 心里小小有些感动好像很久没人这样照顾过我了 小细节总是让人难过 我用筷子夹了一个喂她 你看你一个也没吃唉 她有点含羞的摇摇头 我举着筷子逗她 吃嘛吃嘛 不然我也不吃了 她轻轻的张开嘴 我就把虾塞进了自己嘴里 哈哈 看她有点尴尬又很羞得样子 真是可爱啊 我带上手套 剥了一个喂给她 那顿饭吃的很开心 走的时候他告诉我她叫小兰 说有空做饭给我吃 呵呵 可爱的丫头 很久没有遇见这样的女孩 待在一起真的很舒服
    回去后 大红一劲骂我又去勾搭哪个妞了 让她输了很多酒 让我给她报仇 后半夜一直在玩小蜜蜂 喝的差不多了 大红被撂倒了 其他人也陆续睡了过去 cc晃悠悠的过来挽着我 “老虎 我真想跟你在一起 可你为什么不同意”第一次见cc的时候 她说 我喜欢你这种看起来吊了吧唧的T 我们喝酒接吻 第二次见她的时候 她说 老虎 带我回家那晚我要了她 要了她的第一次 那是我没有想到的 后来我们一直各个娱乐场所里相见 彼此只是玩玩闹闹 喜欢的话她说过几次 我没有表态她也不再提
  • [已注销]
    我不愿意在这个情况下谈感情 我还算是理性的人 我想一个人不会有牵连不会有顾忌 从我离开家的那天起 就开始自谋生路 可我也是个特殊的例子 我的家庭算是个富裕人家 我有自己的房子 每个月账户上会有普通孩子3个月的开销 只是家里没有温暖没有呵护 我想也不必了吧 起码没有过过苦日子 你们还算是个称职的父母 只是我们总很久不见 踏入社会后 我就像狼一样 盯着所见的一草一木 我要让所以人都关注我 我要让她们因为我而开心 这个心理现在想起来都会笑 那时的纯真
    我也没有很出息的说什么不花家里的钱 要自己去赚 只是我把它们都存了起来 必要的时候还是会用 而自己赚的钱 会存到另一张卡里 我想知道 自己到底值多少钱 当初不去念大学 毅然的和家里闹翻出来生活 我告诉自己 即使没有目标 也要努力的活着 我也承认当初离开家 拿着自己账户里的钱挥霍 做夜店小王子 玩女人很离谱 之后 我冻结了家里的那个户头 人都是有欲望的 当我拿到第一个女人钱的时候 我就在想 不是很容易就赚到么 即使这样 在他人眼里很罪恶的工作 我也觉得我是干净的 起码我还是完整的一个人久了 会上瘾 这么多年 我像是个孤儿 身边很多女人 我想只有这样 才能觉得自己的存在 赚了很多钱 欲望大于天 什么时候都不满足
    我没有矫情的希望自己过的简单点 生活本来就是不简单 我们顺着它走不好么
    早早的踏入社会 早早的发现现实和残酷 早早的看清自己 能力有多大 路就有多远
  • [已注销]
    谈开心? 这个看上去恒古不变的话题 我想起了小兰 她说 我把所以让自己开心的事都告诉你 那么你就会变成我 你看我现在多开心 哈哈 我这个混于夜店和女人身上的人 足以让这么一个丫头 对我好 世界上没有理由的事很多 小兰做炒饭给我带到了酒吧里 结果混杂的场子里参杂着一股葱香味。。 我坐在吧台上大口的吃着炒饭喝着喜力 我想 这就是家常饭吧 在酒吧里第一次吃到家的味道 三儿闻着味过来抢我的碗 我恶狠狠的瞪着她 滚边去 要吃找你女人给你炒 三儿骂了句抠门 坐在我旁边 看我吃完了那碗饭 我把碗放在三儿跟前 不行你拿回去放点米回个锅 还有我的口水 多香。 三儿抓起碗追着我就满场子跑 还一边骂着 你丫的就得瑟 半辈子没吃过饭内样 磕碜不
    下来第四个第五个等等的女人 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只记得年龄最大的一个是48岁 本命年的她穿着红色的内裤记着红色的腰带 挎着红色的名牌包包 戴了顶红色的礼帽 从远处看象极了一个番茄 这个女人没有很快带我去酒店 而是带我去很多年轻女性可望而不可求的国际商场购物 本以为是陪她买买衣服摆了 可她带我直奔了5层的男装
    店 不由我去挑 就拿来了几套衣服给我比划 都是比较修身看起来有又贵族的衣服 在我身上比划过的衣服她都让服务员帮我包上 买完衣服又带我去买了块很高档的手表 我从来没有带过手表 会觉得很不方便 再说像我这种人从来不守时间的过日子 也是浪费 逛商场的时间很短暂 应该不算是逛 她会去相应的几个品牌店里 看好直接拿之后 她又带我去了家私人会所 泡了了温泉按摩 喝了老有年头的红酒 这样的放松有品质的生活 也是种享受
    外面的世界在挣得头破血流的时候 总有一处安宁的地方 让你修心 当然前提你得有足够的资本 和我这样的小白脸 差不多的时候 就去了楼上的豪华间 还清楚的记得 门号是520 真是个有心的女人 接下来没有什么前奏就直接进入了正题 也许是年龄问题 在我第一次进入弄到她gao chao的时候 她就在兴奋的yin叫中睡了过去 这个环境很舒服 圆床很软 去卫生间洗了手 抽了根烟就睡下了
  • [已注销]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 来女人坐在梳妆台前化妆 说让我换上昨天买的衣服 一会有个酒会带我去参加 我听话的换上了整套衣服 好在个头不低 还算撑得起 只是侧面看起来有些单薄 老女人打量完我很满意的点点头 我照了照镜子 觉得自己还真不赖 这口饭不是谁都可以吃的 冒出来的自信令人可怕 收拾完毕后 下楼吃了再我看来很简单的早餐 后来才知道那玩意是烧钱的鱼子酱 转身就忘了是什么味道的东西 门口停着辆看起来比昨天坐的车还要高级的轿车来接我们 我只知道一路我都晕呼呼的 到了那里也是一样 说什么我只用微笑点头 那些商人彼此间话里有话的寒暄着 听的我真是受不了
    因为是露天的场所 不知是阳光刺眼还是他们身上的钻石刺眼 弄得我眼前一直五光十色 最后像是逃离一样 跑了出去 真没出息 这样的排场 都享受不了 跟着这个老女人见了两天的市面 夜晚又回来我的酒吧里 过了12点灰姑娘也该回去干活了
  • [已注销]
    酒吧里真的是夜夜笙歌 永远没有冷场的时候 cc过来问我 最近跑哪去了 几天没见你。我撇嘴回了句 老子上天堂去了。cc说 明天领我去见她老公 呵呵 速度够快的你 简单收拾了下 就出门了 我很懒 不喜欢花很长时间去倒置自己的头发 搭配自己的行头 总觉得那些表面光鲜亮丽的人 内心一定在掩饰着什么
    而我 舒舒展展的展示在人们面前 望不穿的是眼神 看不透的是内心 到了吃饭的地方 cc一向都很高调 那天她打扮的很小女人 她的身边站着一个很man的T 应该就是她老公了 我走过去打招呼 那个T一把搂过cc说 我叫瑞希 是cc
    的老公 这个语气我很不喜欢 像是充满着挑衅 没有回话径直走进包间坐了下来 最看不惯在我面前拽的跟 二五八万似的 看来第一印象不是好的 吃饭的时候 cc过来告诉我 瑞希也是混圈子里的 只是玩的比较远 怎么样不比你差吧 我当时真想把瑞希拽过来 摆在我旁边 这能比呢 怎么看怎么不爽的一张脸 我也不必这么大火
    cc的女人 跟我没有瓜葛 以后出去玩多张面孔而已 晚上一起去唱歌 我总觉得瑞希盯着我看 看的我心发毛 借cc点歌的时候 我坐过去 “哥们 我说你不看好cc 总盯着我干嘛 ”瑞希夹着根烟阴阳怪气的说 我这不是怕cc魂飞你那去了么。 呵呵 搞了半天 肯定不知在谁那听说cc喜欢过我 怪不得这一路都没放过我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 放你的心吧 倒贴给我都不要 刚好cc过来 老虎你去死拉 谁要你一样。我地天啊~~ 这娘气的小声音 渗的我一身鸡皮疙瘩 cc抱着瑞希撒娇 女人TM变色龙 谈了这样的爷T 自己就变成了小蜜蜂 音调都低了一档
    重点不是要写 cc的老公怎样 而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被人打 就是瑞希干的 后面会写到 下来我就过我的日子 赚我的钱 cc找了老公后 也很少再跟我联系了 之后的某一天 跟杰哥在吧台喝酒聊天 杰哥说 看我现在混的不错 想把场子转手让我打理 他跟萱姐出去旅游 我赶紧让打住 这可不是谦虚 这么大一场子是杰哥花了好多年才 扛了下来 我这一毛头小子根本拿不下 认识的不过是底层的小鱼小虾米 一冒头就能让鲨鱼吃了 我还是老实的做我的小虾米吧 杰哥直笑我没出息 这个圈子我是看透了 鱼龙混杂 我还不想把自己的前途葬送在这里 我暗暗的告诉自己 迟早要脱离这里的 会腻会厌烦的 终归还是要过日子的而不是这么没日没夜 过着看不见尽头的鬼日子 后来那个穿金戴银的胖女人来找过我 说想要带我去台湾定居 给我一个家养着我 我毅然的拒绝了 我想我还没有堕落到那个地步 胖女人也没有为难我 只是说以后有空来玩的时候 让我能陪陪她 走的时候 塞给我一张卡说我很喜欢你,然后上了豪华轿车
    再见 于是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人
查看更多回应(67)/  添加回应

Les Sky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