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泳超 陈泳超 13成员

研究民俗,就是看看别人怎么过日子

傻子才悲伤 2010-07-24
  2月12日,我采访陈泳超。

  什么叫民俗?我问。

  陈泳超像在课堂上讲课一样,下了一个简单的定义:民众的生活方式。

  听他讲,在读书时,他就对民俗学感兴趣了。问他原因,居然是“因为好玩啊,可以到处跑啊”!再问下去,似乎像是理由了:对自己以及周围的生活太熟悉了,想看看别人怎么过日子;生活方式的许多可能性,虽然我们不可能一一经历,但可以去更多地知道;而关注经济文化相对滞后地区的人们的生活方式,甚至可以知道我们祖先的生活样子。

  而他省常中的同学告诉我:他在中学时的一大理想生活方式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用这句话来解释,倒最简单明了。

  

  1月18日,离过年还有挺长时间,陈泳超就回常州了,但他第二天就去了常熟白茆乡。他去看望了75岁的陆瑞英老太太;这里还有他的民俗研究课题。

  他是真的对民俗感兴趣。整个过年假期,他也没在常州呆几天。

  陈泳超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评审专家委员会成员,更是我国民俗学方面的著名专家。除了在北大上课,许多时间,他都会在全国各地跑。在他的课题研究与评审中,有一些有趣的故事。这里,我们听听陈泳超给我们讲其中的两个故事——

  老人对我很客气的。我去的前两天,她刚拿到由...
  2月12日,我采访陈泳超。

  什么叫民俗?我问。

  陈泳超像在课堂上讲课一样,下了一个简单的定义:民众的生活方式。

  听他讲,在读书时,他就对民俗学感兴趣了。问他原因,居然是“因为好玩啊,可以到处跑啊”!再问下去,似乎像是理由了:对自己以及周围的生活太熟悉了,想看看别人怎么过日子;生活方式的许多可能性,虽然我们不可能一一经历,但可以去更多地知道;而关注经济文化相对滞后地区的人们的生活方式,甚至可以知道我们祖先的生活样子。

  而他省常中的同学告诉我:他在中学时的一大理想生活方式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用这句话来解释,倒最简单明了。

  

  1月18日,离过年还有挺长时间,陈泳超就回常州了,但他第二天就去了常熟白茆乡。他去看望了75岁的陆瑞英老太太;这里还有他的民俗研究课题。

  他是真的对民俗感兴趣。整个过年假期,他也没在常州呆几天。

  陈泳超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评审专家委员会成员,更是我国民俗学方面的著名专家。除了在北大上课,许多时间,他都会在全国各地跑。在他的课题研究与评审中,有一些有趣的故事。这里,我们听听陈泳超给我们讲其中的两个故事——

  老人对我很客气的。我去的前两天,她刚拿到由文化部颁发的证书——首批国家非特质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去年,《陆瑞英故事歌谣集》新书发布会上,老太太被我请去了,在发布会上,她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回来后当地人都传“陆瑞英上北大讲过课了!”,都成当地明星了。

  我是2002年接触陆老太太,我老师跟她在“大跃进”年代就认识了。那会儿,白茆乡就是有名的山歌之乡,当地人都会唱两句,以陆瑞英为最,她唱“吴歌”(用吴方言唱的歌——记者注)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是有名的金嗓子,在田间村头,到处都是她的歌声。因为唱得太多,把嗓子唱坏了。于是,开始讲故事。吴侬软语,讲起故事来,抑扬顿挫,别有一番风味。老太太也有本事的,讲一个故事给她听,她能用吴语重新讲出来。

  这些年来,老师一直有一个心愿:帮她出一本书。我敬重老师的为人,就帮他一起来做这件事。

  2002年,我跟着老师去了常熟白茆乡,采访、给她讲的故事录音,前后录了一个多礼拜才录完。之后,因为筹不到钱的原因,一直搁到了2006年3月,当地政府找到我,说愿意承担这笔出书费用。我就开始出书事宜了。因为老太太用的全是方言,我请来了她的女婿和外孙女,一个字一个字地把录音变成了文字,用了方言和普通话两个版本。2007年5月,《陆瑞英故事歌谣集》正式出版,被请来的陆老太太,用吴方言为大家讲了一个故事。虽然绝大多数人是听不懂的,但老太太讲故事的神态、手式,以及唱歌一样的发音,还是令大家动容。

  有了这本书,白茆乡所在的镇政府为老人“申遗”就有了难得的材料。去年,她成功成为了首批“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我还成立了白茆乡民间文艺的课题小组,想来研究一下为什么这个乡镇能成为吴歌之乡。

  

  在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有这样两个村,一个叫羊獬,一个叫历山。前者坐落于汾河东岸的平原上,后者处于汾河以西的山区,两地相去70余华里。几百年来,在这两个村落之间,每年浩浩荡荡地举行着当地称为“接姑姑迎娘娘”的走亲活动。每年农历三月三,羊獬村民从本聚落的神庙里,通过很隆重的仪式抬出两位女神的驾楼(神轿),然后鸣锣开道、仪仗护持,更有“威风锣鼓”喧天动地,铳炮之声震耳欲聋,一支以男性为主的队伍很神圣地走出村庄,越过汾河,涌上历山,从历山神庙里接两位女神的神像,第二天又更加隆重地离开历山,迤逦回到羊獬。这是上半段。到了四月二十八,历山的队伍又来到羊獬,将两位女神的神像抬回历山,途中热闹一如三月三……

  这两位女神,传说是尧的女儿,嫁给了舜,几千年来,这一传说与仪式在该地区一直完整地存在着……

  2000年和2007年,我多次去了那里,对这一现象作了详尽了解与研究,发现这一地区的人们,甚至这沿途的村落,这两位女神已成为了他们的信仰,起着巨大的心理安慰作用,要不然会觉得空落落的。

  (2007年6月12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刊登了陈泳超的学术论文《“接姑姑迎娘娘”走亲习俗解读》,该文对此有详细记录与描述——记者注)

  记者眼中的陈泳超:不爱说话,但不失幽默

  记者眼前的陈泳超,并不是一个我所喜欢的被采访者,面容也比较严肃。你扔出去一个问题,他硬生生地回过来一个,简单,没有一句多余的话。我努力想引他多说话,但没用。

  要不到北大去听你上课?我只好问。

  好啊!我在课上可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这话难得的活跃,脸上也有了笑容。他认为做大学老师,尤其是北大的老师,还是挺有压力的。上本科生的课,得“里子”(实实在在的内容)“皮子”(卖嘴皮子)皆备,不然,看到学生在你眼皮底下打瞌睡总是挺受打击的事;对研究生,得在学术上镇得住他们。

  你是什么样的老师?

  还行吧。我觉得这话里有掩饰不住的得意,怪不得愿意我去听他课呢。

  你看,话虽少,但却也掩饰不住幽默。

  高中同学眼中的陈泳超:满屋子的书,是一位书生;但不是书呆子,很有情趣的。

  实在从陈泳超那里得不到更多有关于他的素材。好在陈泳超的同学在常州有不少。随便问一问,也能从中窥得一二。

  当然,这都是据说啦。读者朋友们,听听也不错呵。

  据说一:

  陈泳超在北大附近的房子,很小(只有50平方米,这是我打电话问已回到北大教书的陈泳超得到的确切数字),而且家中非常简朴,唯一令人叹为观止的也是他的最大财富就是满屋子的书,连地上都是。

  这样的说法令我浮想联翩:对于在这样的物质时代,精神至上的人,总会给予我一种不一样的感受,甚至是佩服。我打电话问他,他说:我是没条件,不知道北京的房价涨得这么快啊!我的房子小么,书就堆在地上了。对于他的这个回答,我认为是他的幽默。他的高中同学说,他的收入不高的,如果换一个大学做老师,肯定会高出许多,但是他实在喜爱北大这个环境。

  据说二:

  特别聪明,学什么都是认真去学,琴棋书画都是真正的不错,尤其是古典文学底子,很深的。是个理想主义者,过着很随心的生活,很“奢侈”——这个奢侈的意思是:别人会因为现实成本高而放弃理想生活状态,他不会。打电话求证,他说,事实上我一样也不会哦,都只是叶公好龙,动口不动手的。

  据说三:

  他是位真正的书生,但不是书呆子,很有情趣的。很喜欢体育,看书时,会把频道调在体育台上,关了声音;他除了喜欢古典文学,还很喜欢武侠书。我打电话问他,他说他一周还会踢两次足球,半场,一般会踢前锋与后卫。他还学过太极拳,认认真真地跟同学学推手。

  据说四:

  因为喜爱《红楼梦》里的黛玉,他娶了一位很像陈晓旭的女子,当然,他自己不一定意识到啊。
0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