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临沂豆瓣 临沂豆瓣 11388豆芽芽

游入宝瓶的双鱼——林清玄的曲折爱情

秋雨飘飘 2010-07-24

  1953年,林清玄出生在台湾高雄的一个普通人家,是标准的贫家子弟。

  成年后,林清玄很快有了一场初恋。那时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让女朋友快乐更重要的事了,为了送女友一串风铃,他甚至放下自尊心去借钱,他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段爱情。但是,5年后,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里,在一家咖啡馆,初恋女友竟向林清玄提出了分手。看着女友熟悉而倏忽变得陌生的脸庞,林清玄好像遭了晴天霹雳,心里一阵阵绞痛,端着咖啡的手一直在颤抖。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向她下跪,只求她回头,但为了男子汉的尊严,他咬牙忍住了,眼睁睁地看着决绝的女友飘然而去。

  因为投入太多、用情太深,所以一旦失去就痛得特别深,整个人都像被抽空了似的了无生趣。分手以后,林清玄体会了伍子胥过昭关一夜白头的心境——因为他自己的头发和眉毛竟伤心得掉光了!

  头发和眉毛慢慢长出来后,林清玄把生命的重心投放到了事业上面,开始了他的作家生涯。在这期间,林清玄又谈了几次恋爱,但他已经不再把爱情放在第一位了,甚至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当林清玄其中的一位女友也在一间咖啡馆向他提出分手的时候,他只是端起咖啡杯,淡淡地说:“只想请你等一下,等我喝完这杯咖啡。”这个时候的林清玄,已经不再相信爱情。

...

  1953年,林清玄出生在台湾高雄的一个普通人家,是标准的贫家子弟。

  成年后,林清玄很快有了一场初恋。那时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让女朋友快乐更重要的事了,为了送女友一串风铃,他甚至放下自尊心去借钱,他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段爱情。但是,5年后,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里,在一家咖啡馆,初恋女友竟向林清玄提出了分手。看着女友熟悉而倏忽变得陌生的脸庞,林清玄好像遭了晴天霹雳,心里一阵阵绞痛,端着咖啡的手一直在颤抖。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向她下跪,只求她回头,但为了男子汉的尊严,他咬牙忍住了,眼睁睁地看着决绝的女友飘然而去。

  因为投入太多、用情太深,所以一旦失去就痛得特别深,整个人都像被抽空了似的了无生趣。分手以后,林清玄体会了伍子胥过昭关一夜白头的心境——因为他自己的头发和眉毛竟伤心得掉光了!

  头发和眉毛慢慢长出来后,林清玄把生命的重心投放到了事业上面,开始了他的作家生涯。在这期间,林清玄又谈了几次恋爱,但他已经不再把爱情放在第一位了,甚至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当林清玄其中的一位女友也在一间咖啡馆向他提出分手的时候,他只是端起咖啡杯,淡淡地说:“只想请你等一下,等我喝完这杯咖啡。”这个时候的林清玄,已经不再相信爱情。

  到了男大当婚的年纪,不再相信爱情的林清玄遇到了女大当嫁的陈彩鸾,一下子就结婚了。陈彩鸾是一个善良的传统妇女,她虽然不懂爱情,但她一切以丈夫为重,支持他的一切。生活上再无后顾之忧的林清玄写成了《身心安顿》一书。书一出版就开始畅销,竟在台湾连续一年保持销量第一。声名大噪的林清玄成了人气最旺的畅销书作家,身份开始水涨船高。30岁的时候,他就当上了《中国时报》的总编,台湾的一些文学大奖也都得过了。

  然而,在别人看来春风得意的林清玄,却活得很苦很累。他每天要开五六个会,晚上还要看大样……台湾报纸竞争很激烈,林清玄疲于应付各种竞争,常常觉得生活虽然忙碌,内心却非常空虚,他是多么希望回到家,妻子能在精神上安慰他,和他做心灵的沟通啊。

  然而陈彩鸾却无法做到,丈夫的疲惫和痛苦她看在眼里却爱莫能助,她能服侍他吃穿,却无法与他进行精神上的沟通,他们之间甚至没有爱情可做谈资。两个人彼此尊重,却开始同床异梦。时间长了,陈彩鸾不再过问林清玄的事;而林清玄则在很多时候连妻子去了哪里都不知道。

  有一年的农历新年,林清玄没有回到乡下和父母一起过年,他骗母亲说因为工作忙要值班,事实上却是因为妻子离家外出不知去向,他回家不知如何向传统守旧的父母解释。在烟花爆竹的除夕夜里,儿子饿了,林清玄翻遍家里,只找到几包方便面。父子俩只好商量着在家吃泡面。眼见别人家里欢声笑语,而自己的家却如此凄凉,林清玄只感心灰意冷,人生的落寞莫过于此了。

  方便面吃到一半时,门铃响了,进来的竟是年迈的母亲和大姐。原来母亲早有所察觉,放心不下便赶来看他了。母亲和姐姐从乡下带来了很多菜,不一会儿就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年夜饭。母亲对林清玄说:“对于一个有理想的作家来说,任何人生的变化都是好的。”母亲的话让在痛苦深渊挣扎的林清玄受益匪浅。

  春假结束后的一天,林清玄坐在报社里等着看大样,拿起一本叫《自尊傲义书》的书翻了一下。那是一本印度的哲学书,里面有两句话给林清玄留下很深的印象,书中说:“一个人到30岁要把全部时间用来觉悟,如果不用来觉悟,就是一天一天走向死亡。”接下来的日子,林清玄每天都生活在矛盾的思考里,三个月后,他终于作出了抉择——辞职。所有的人都无法理解他的举动,林清玄却认为这是自我的一种觉悟。跟着,林清玄上了山,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隐居起来,两年后林清玄才下山重入红尘,打算把自己在这段时间的所得所悟告诉世人。就在林清玄以为自己已成为一个看破七情六欲的人,准备平淡安稳度过一生的时候,老天却安排他遇见了一生中的最爱——方淳珍。

为了真爱不顾一切

  林清玄虽然在山上隐居,却从未放弃自己心爱的写作事业,一直有著作问世。林清玄下山,好多机关团体频频邀请他演讲,他也想把心中所得与大家分享,便开始带着儿子到各处巡回演讲。

  一天,林清玄演讲完趴在桌上闭目小憩,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林老师,您好。”抬起头,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文文静静地站在他面前。女孩一身纯白的打扮,白衣、白裤、白球鞋,见林清玄睁开了眼,她便继续说道:“林老师,我听了很多场您的演讲,我的同学们都很喜欢看您的书,现在我代表学生会,想请您到我们学校去演讲。”林清玄回答说要看看自己的行程表才能答复,话音还未落下,儿子冲到前台打断了正在对话的两人:“爸爸,你说好要带我放风筝的!”看着儿子渴望的小脸,林清玄对方淳珍说:“你和我们一起去放风筝吧,我们到那时再继续商量。”一次风筝放下来,白衣女孩看到了名人林清玄平易、亲切的一面,林清玄也记住了这个一身白衣的文静女孩:方淳珍。

  林清玄实在是太忙了,接下来几个月排得非常满,一直无法给方淳珍明确的答复。方淳珍被同学们追问得没办法了,再次到演讲现场去邀请林清玄。已经要上车的林清玄被热情的读者围了个水泄不通,好不容易挤到最前面的方淳珍却被挤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幸好被林清玄从人群中认了出来,眼看方淳珍就要被人浪冲倒了,被林清玄一把拽上了车,关上车门才有惊无险。两次见面截然不同,但都给两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方淳珍向林清玄道谢后,马上直奔主题,再次邀请林清玄到学校去演讲,林清玄不由得对这个勇敢、执著的女生另眼相看。林清玄在方淳珍学校的演讲非常成功,同学们意犹未尽,有一大堆问题想问他,方淳珍便成了义务的传话员。林清玄和她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笔友,他们讨论人生观,分享彼此的快乐,分担彼此的痛苦。从此后,林清玄出了新书,会在第一时间寄给方淳珍。方淳珍收到林清玄的信,也会快乐好久。日积月累,两个人在彼此心中的分量越来越重了,他们惊讶地发现,虽然年龄相差十几岁,但他们在思想上竟然如此的投契,渐渐地,他们在彼此心中的地位竟是无人可以取代了,情感的火焰一触即发。

  这时,林清玄策划成立了“林清玄教育文化基金会”。成立初期,工作非常多,工作人员却很有限,方淳珍自愿前来帮忙,她不要林清玄任何的感激,说:“朋友之间,应该在有困难的时候拔刀相助。”

  但是,他们真的只是把彼此当成普通的朋友吗?看着为他而辛苦忙碌的方淳珍,林清玄感受得到内心深处在一波一波地涌动着;看着为工作忙得焦头烂额的林清玄,方淳珍开始躲避林清玄,她不愿成为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林清玄也躲着方淳珍,因为他是个已经不相信爱情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重新获得爱情,他情愿选择自欺欺人,逃避自己的真心。

  可是,折磨人的思念和一次次因为工作的重逢,让两人无法逃避自己内心渴望的呐喊。在一个雨天,看见因为护着书籍而浑身被雨水淋透的方淳珍,林清玄终于对自己的内心投降了。一个人一辈子难得碰上一次真爱,碰不上就只能在黑暗中孤独地生存;碰上了,就不该把真爱放走。林清玄不再犹豫了,他马上找到陈彩鸾,早已分居的两人认真地坐下来谈了一次。林清玄提出了离婚的要求,虽然明知作为名人这么做要为自己的事业付出巨大的代价,但他必须对以前的婚姻做一个了结,这既是对陈彩鸾的尊重,也是对方淳珍的爱和责任。

  陈彩鸾对离婚也持赞成态度。和陈彩鸾离婚以后,林清玄很快和方淳珍办理了结婚手续。

真正的爱情是患难相依

  没想到林清玄刚离婚,关于他的各种谣言便满天飞。林清玄一直保持沉默,他希望用沉默来打动大众,得到大家的理解和祝福。

  事与愿违,大众对他的抗议终于在他宣布新婚的时候达到了白热化,甚至有激进的妇女组织,在“林清玄教育文化基金会”门口焚烧他的书。“焚书”者指责他是“骗子”,有人在因特网上破口大骂他是“伪君子”,有人说他“说一套,做一套”,甚至有人准备好鸡蛋,要“蛋洗”他。台湾妇女团体呼吁林清玄要妥善安顿前妻,给予合理的分手条件。更有律师表示,愿意义务为林清玄的前妻处理法律问题。

  面对外界的压力,泪流满面的方淳珍为了丈夫的事业。决定忍痛和他分手。倔强的林清玄坚决不同意,他对方淳珍说:“不是我们选择了爱情,而是爱情选择了我们,所以我们要坚持到底。”

  在各种侮辱谩骂之下,方淳珍的第一个孩子出世了,然而大众并不接受这个孩子。在方淳珍临盆的当天,医院前后围满各家媒体的记者和电视台的采访车,更有媒体得知方淳珍已生下儿子的时候要冲进产房拍照。为了保护孩子,方淳珍不得不忍着刚做完剖腹产的痛苦,跟着院长,在丈夫的搀扶下通过医院的地下通道回家。医院的地下通道十分狭窄,宽度仅容纳一人,刚生产完的方淳珍坚持自己抱着孩子。这次她没有哭,她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把孩子平安抱回家,儿子是自己和林清玄的爱情结晶啊,自己不能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孩子的降生带给夫妇两人无尽的快乐,林清玄和方淳珍不再理会外界的风风雨雨,他们彼此呵护。他们既是彼此的爱人,也是彼此的亲人,因为下一代的诞生,使他们除了爱情,还多了亲情和恩情。

  事实上,外人不接受方淳珍,陈彩鸾却和方淳珍私交很好。平时她们会相约喝茶、聊天,方淳珍还会为林清玄和陈彩鸾已经长大的儿子买电影票,约女朋友。当事的三人,早已相逢一笑不谈过去,外人却还在执著地为陈彩鸾讨公道,林清玄对方淳珍说:“在脆弱中坚强才是真正的强健和坚忍,时间才是评价一个作家作品好坏的最公正的法官。”对于台湾的人言是非,林清玄已经毫不在意,他决定带着爱妻,去游览两人向往已久的祖国大陆的大好河山。

  47岁的林清玄偕方淳珍第一次回祖国大陆的时候,证件上写着“无业人员”。林清玄第一次到大陆演讲,学服装设计的方淳珍亲自为他选配了服装,可在他心里,再漂亮的衣服也没有爱妻美丽。因为工作,林清玄有的时候会单独行动,但他不论去什么地方,都不会忘记给太太买礼物,很多工作人员都羡慕方淳珍嫁了个疼她的好老公,可只有方淳珍知道,大家所看到的仅仅是林清玄爱她的百分之一。

  在台湾,从不下厨房的林清玄,心疼妻子面对各种压力太过劳累,特别参加了厨艺训练班,他努力锻炼厨艺,最后竟以第一名的优秀成绩毕业。台湾大众瞠目结舌,谁也不知道,林清玄烧得一手好菜只是为了太太多吃点东西。

  生性怕说甜言蜜语的林清玄,面对太太更是彻底转性。两人在长沙过中秋节的时候,面对大陆同胞,林清玄借歌向太太表明爱意:“我唱两首歌送给大家,第一首《甜蜜蜜》,送给随行的司机夫妇,他们刚刚结婚;第二首《月亮代表我的心》,送给我的太太。”

  夫妻俩甜蜜携手,走过祖国大陆很多地方,万事都满意,惟独思念幼子。大儿子已经独立,他们离家前便把两岁半的小儿子放在岳母家,小女儿放在保姆家。因为对自己孩子浓浓的思念和爱,林清玄夫妇决定在内地贫困的地方捐赠希望小学,争取让越来越多的父母可以送自己的爱儿去上学。他们捐赠的第一所希望小学,是以方淳珍父亲的名字命名的。林清玄希望自己捐赠的第二所希望小学名叫清淳,因为这是他和太太的爱情的另一个结晶。林清玄夫妇约定,以后每过一两年,他们都会回祖国大陆来捐赠一所希望小学。

  岁月流逝。林清玄捐赠的希望小学早已落成,孩子们开始上课了,他的书也在2002年重新回到台湾畅销书排行榜的第一名。面对重来的鲜花和掌声,有媒体请林清玄谈谈他怎么看待民众对他的谅解,林清玄笑着说:“其实人没有改变,改变的是对事的看法。”

  林清玄的家里,悬挂着他写给妻子的一幅字:“游入宝瓶的双鱼”。那千言万语也述不尽的浓情,都被林清玄融化在这七个字当中。相信宝瓶座的方淳珍一定会懂得,林清玄这个双鱼座男人的一片深情——今生今世,林清玄既不愿做大师,也不想当圣人,惟愿执爱妻手,共白头,做一对平凡、幸福的恩爱鸳鸯。
6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4条) 只看楼主

  • [已注销]
    点点滴滴才是生生世世
  • 对你好
    昂 真辛苦…
  • 对你好
    昂 真辛苦…
  • 秋雨飘飘
    呵呵,给自己看的,我最近打算弄一系列出来
  • [已注销]
    已阅
  • 嗨。空气猫
    写的好详细,谢谢!
  • [已注销]
    好长啊
  • 秋雨飘飘
    好长啊 [已注销]
    把这个还翻出来了
  • 竹联听雨
    世间百样情,唯有爱情可遇而不可求。正如张爱玲的那句话,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崖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正巧赶上了。可见爱情的因缘际会,全在一个“巧”字成全。
    爱和被爱,其实都不难遇见。难的是遇见合而为一的相爱。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若不是一个人,那么,爱情还离你有十万八千里之远!爱情是两个人擦出的火花,不是一个人寂寞的独角戏。别以为你爱上别人就是爱情了,若然她没“正巧”也爱上你。那么,你追她的脚步再怎么迫切,也只是一个猎人的一厢情愿。即使到最后你精诚所至,她金石为开了,这也绝不是一场完美的爱情。因为爱情是无法交换的,你的爱换来的只是一种感动感恩之情。此情非彼情。
    爱情亦不是找来的。若先存着一个找的心,便已不自觉附上了许多与爱情无关的目的和条件,从而失去了爱情最可贵的品质——纯粹。你找来的只能说是一个伴侣,但绝不是爱人。
    所以,爱情不是追来的,也不是找来的。真正的爱情,只能是人生之中一场自然而优雅的等待;是百转千回萍水相逢时,四目相遇怦然心动的声音;是疲惫旅途中,不期然飘落在你手心的一叶脉脉相通的柔情。
    真正的爱情,要等!这是一件无奈而又非常自然的事情。也正是爱情之瑰丽神奇动人的所在。爱情灿若花朵,只有以最优雅的姿态,才能不惧岁月苍桑,等到彼此遇见时从容绽放的美丽。
    不错,人生寂寞难捱,光荫如流似箭,外加世俗流言相迫,我们都不愿意一个人孤独地老去。但在你的爱情降临之前,请坚守阵地,不要随便搭了殷勤客的车。
    爱情终将穿透岁月风尘纷扰人群,朝你含笑而来,等待着相遇的一刻,为你幸福盛开!
  • 竹联听雨
    禅师的初恋


      你可以爱 by 一行禅师

      当我遇到她的时候,她二十岁。那时我们在坐落于越南高地上的彻悟寺院里。我二十四岁,是一个充满了创造活力的艺术家和诗人。当时正是越法战争期间,很多人处于垂死的边缘。当时我的一位师兄Thay Tam Thuong刚刚遇难。当我踏着台阶回寺院的时候,我看到一位比丘尼独自站在那儿,凝望着附近的山峰。看到她那样静静地站在那儿,我感到仿佛有一股清凉的风拂过我的面颊。以前我也见过很多比丘尼,但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请你也想想自己的初恋。慢慢地想,回忆一下它是怎样发生的?在哪里发生的?是什么因缘把你带到了那一刻。唤起那段经历,带着慈悲和智慧深入地审视它,你会发现有很多那时你并没有注意到的东西。禅宗里有个公案叫做“如何是你父母未生之前你的本来面目?”这个公案的目的是诱请你去探索真我,即本来面目。 
      深入地审视你的初恋,努力发现它的真实面目,当你这样做时,你将发现你的初恋并不是真正的第一次,你出生时的样子也并不是你的本来面目。如果你深入地观察,你会看到你真实的本来面目和你真正的初恋。你的初恋依然还在,一直在这里,继续塑造着你的生命。 
      这是一个禅修的课题。 
      当我遇见她的时候,那并不是我们相遇的第一次。否则,爱怎么会这样轻易地发生呢?如果我没有看过杂志上的佛像(注:一行禅师小时候因为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佛陀的像而种下了出家修行的种子),我们是不可能相遇的;如果她不是出家人,我也不会爱上她。她身上有一种巨大的安详,是其他人所没有的,那是由虔诚的修行而产生的。她曾在顺化的尼姑庵里修行,现在,她出现在这里,一如盘坐草上的佛陀一样安详。看到她,童年时代拜访隐修者、品尝泉水的感觉再现了,成为了我们初次相遇的一部分。 
      在我看到她的那一刻,我在她身上看到了我向往和珍爱的一切。 
      作为一位出家人,她的威仪、走路、看人、说话的方式是无懈可击的。她很安静,除非别人同她搭话,否则她不说话。她只是垂视前方。她看起来就像观音,宁静、慈悲、美丽。我不时地看看她,但是时间都不长。如果她看到我那样看着她,是很不礼貌的。十或十五分钟之后,我道了请原谅,回到房间。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我的安宁被扰乱了。我想写诗,但一行也写不出来。于是我开始读别人的诗,希望能使自己平静下来。 
      日子与以前没有什么不同,但我却明白了自己心中的那种情绪——我知道我爱上了她。我只想同她在一起,坐在她旁边,看她。 
      那天夜里我几乎没睡着。第二天清晨打坐诵经之后,我提议去厨房烤火。天很冷,她同意了。我们每人一杯茶,我想方设法使她明白我爱上了她。我讲了很多事情,但却不能直接说。我谈论着其它的事情,希望她明白。她慈悲地、专心地倾听着,末了,她轻轻地说:“你说的话我一句也不懂。”   
      但是第二天,她告诉我她懂了。爱对于我是不容易的,对她则更为困难。我的爱像一场风暴,她被击中了,被风暴席卷而去。她曾试图抵抗,但没有成功,最后她接受了它。我们两人都需要悲悯。我们很年轻,但却要被风暴卷走了。我们有作为出家人的最深沉的愿望继续我们珍爱已久的事业,然而我们却被爱俘虏了。 
      作为出家人,我们怎能继续维持这份珍贵的爱情呢?出家人通常是不讲这种故事的。但我想这样做也有必要。否则,当年轻一代被爱击中时,他们怎么知道该怎么做?作为出家人,人们都认为你不会堕入爱河,但有时候,爱情的力量比你的决心更强大。因此,这是一个关于戒律、正念、僧团、菩提心和自我完善的故事。   
      爱对她来说比对我更困难。她信任我,就像信任一位兄长,我对她也产生了真正的责任感。在原定住持回来的那天,她非常镇定宁静,言谈举止一如从前,只是她的微笑更光彩照人了。当有人爱你时,你就会显示出更大的自信。 
      晚饭后,我们坐禅诵经,然后各自回房间。三天来我们俩都没有怎么睡觉,我们知道我们需要好好睡一觉,以恢复精力,好见住持。他第二天肯定会回来。但是入睡是不可能的。午夜一点,我还醒着。我感到一种要与她呆在一起的强烈渴望。与她坐在一起、看她、听她讲话。 
      我清楚这是我们独处的最后一点儿时间了。 
      那天夜里有好多次,我渴望去敲她的门邀她去禅堂继续我们的讨论。但我没有去。因为我们有约在先,我必须履行诺言。我感觉到,她大概也醒着。如果我去她房间敲门,她肯定会很高兴跟我到禅堂继续谈话的。 
      但是我控制住了。我心中的某种强大的东西在保护着她,还有我自己。 
      在那天夜里和所有那些珍贵的日日夜夜中,我从来没有动过要握她的手或吻她的前额的念头。她象征着我所热爱的一切,我的关于慈悲、关于将佛教融入社会、关于实现和平与和解的理想。我心中的这种愿望是如此地强烈和神圣,以致于任何诸如握她的手或吻她的前额的举动都将成为一种亵渎。她象征着我生命中所有重要的东西,如果破坏了它,我会受不了的。 
      她呆在房间,像一位公主,而我心中的菩提心则是卫士,守护着她。我知道如果她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俩都将失去一切,我们的慈悲理想以及将佛教融化于世间的愿望。我不必刻意去守戒,将佛法转化为现实的强烈愿望保护着我们俩。 
      为了生命的延续,我不可能不做一个比丘,而她也不可能不做一个比丘尼。就仿佛一支大军的司令员在守护着她;对我来说,敲她的门,开门去她的房间,是不可能的那样会把一切都毁掉的。 
      后来,为了帮她的师姐提高中文水平,我让她把一本中文书翻译成越南语,那本书是一位研究佛教的中国科学家写的。她对中文原文理解得不好,我为她检查译文并修改了很多章节。而对她,为了帮她提高法文水平,我给了她一部关于佛教的法文书去翻译。这样做,可以提高她们的中文、法文水平,以及对佛法的理解。但是每次我给她上课时,我们呆在一起的时间要比必需的时间长。 
      两、三个星期后,我的师兄弟们看到了这一情况,明白了我在恋爱(看不出来是不可能的),令我大为惊奇的是,他们容忍了这种状态,没有作任何批评。对他们这样宽容态度,我至今日还心存感激。 
      但是她的师姐发现以后,却不能接受。有一天,我看到她眼里有泪,我明白了。我知道是决断的时候了。 
      面对最后的别离,她垂下头,只说了一个字:“好。” 
      她对我是如此地信任,我怎能不觉得自己对她负有责任呢?我被悲伤淹没了。我心中有着眷恋的情愫,但同时理智的声音又指出:为了我们继续保持自我,为了成功地实现我们探索和修行的愿望,这是唯一的路。我记得我们分别的那一刻。我们面对面坐着。她看起来也似乎被绝望淹没了。 
      她站起来,靠近我,把我的头拥入她的怀中,并且自然地把我拉近她,我听任自己被拥抱着。这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身体上的接触。然后我们互致问讯就分手了。 
      她去河内后两个月,我收到一封信。信中说:她完全遵循了我的建议,尽管不太容易,但事情总算有了头绪。我写了回信,进一步表达了我的爱与鼓励。分开后的那段日子对我们两个来说都是不好过的,所幸我们分处异地产生了很多良好的效果。借助时空,我们得以成长,看事物不同了,我们的爱也变得更加成熟了:执着的成份减少了,慈悲之花绽放了。分离没有破坏我们的爱,反而使它更坚定了。 
      我对她的爱情没有减少,但是它不再局限于某个特定的人身上。我领导着数百位出家僧众,从那时候起,我们渐渐发展成几千人的大型僧团。然而那份爱仍在那里,并且变得更强大。
      维持我们之间的爱的最好的方式是成为真正的自己、好好地成长、建立起深沉的自尊。如果你对自己很满意,你就是鼓励了我们大家,包括她和我。至今她依然以某种方式存在于我的生命里。请沉浸到你自己的生命之河中去,看看那些已注入其中、滋养和支持着你的支流。
      我希望你们明白这一点:对我来说,《坛经》、《金刚经》和这个爱情故事之间没有什么区别。听这个爱情故事可以帮助你们理解佛法,听佛法可以帮助你们理解这个爱情故事。 
      你们也许会问:“后来怎样了?” 
      后来怎样了取决于你们。如果你们问:“她叫什么名字?她现在在哪儿?”你们也许还会问:“谁是那位法师,后来他怎么了?”其实这个故事此刻就发生在你我的身上。 
      挚爱的种子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
查看更多回应(14)/  添加回应

临沂豆瓣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