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腾世纪 龙腾世纪 620灰袍守望者

队友间的对话(不知道发过没,没看过得来乐一乐吧)

[已注销] 2010-07-24
1.
A :让我们来谈谈你的母亲吧!
M:干嘛不谈你母亲?
A:我妈乏善可陈,不像弗勒梅兹一样住在森林深处,是个可怕的女巫,那不是有趣得多吗?
M:你觉得有趣?你干嘛不觉得一块长了苔藓的石头有趣?
A:而且还是叛教者!逃出法师塔的法师!这些都是非法的,多刺激啊,不是吗?
M:你不会是在书上读到的吧?几个小字母~就能让你血脉偾张?
A : .....好啦,好啦!别在讲母亲的事啦!都是我的错!

2.
M:我有个问题,你能不能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A:我能说不吗?
M:现在就你们两个是灰袍了,对吧?为什么你让她来领导,自己跟着?
A:你觉得很奇怪?
M:事实上她比你资历浅很多吧?这到底是灰袍的传统呢,还是你私人的问题?
A:你喜欢什么答案? 我就是想跟着她,我自己决定的。
M:听起来真是戒备啊,难道我说中什么痛处了?
A:你能不能爬到哪个树丛里去死一死?那我就太感谢了。

3.
A:我们都将扮演特别...而且伟大的角色,甚至是你,特别是你,在某些时候。
狗:汪汪
A:你是战犬。你保护着其中最重要的人物--什么?
狗:(兴奋地大叫)
A:你...你想跟我玩?可是我话还没说完!为什么大家都不肯听我好好说话?...

4.
L :你昨天晚上煮的那个....汤,是啥?
A:哦~那个啊,那是很传统...
1.
A :让我们来谈谈你的母亲吧!
M:干嘛不谈你母亲?
A:我妈乏善可陈,不像弗勒梅兹一样住在森林深处,是个可怕的女巫,那不是有趣得多吗?
M:你觉得有趣?你干嘛不觉得一块长了苔藓的石头有趣?
A:而且还是叛教者!逃出法师塔的法师!这些都是非法的,多刺激啊,不是吗?
M:你不会是在书上读到的吧?几个小字母~就能让你血脉偾张?
A : .....好啦,好啦!别在讲母亲的事啦!都是我的错!

2.
M:我有个问题,你能不能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A:我能说不吗?
M:现在就你们两个是灰袍了,对吧?为什么你让她来领导,自己跟着?
A:你觉得很奇怪?
M:事实上她比你资历浅很多吧?这到底是灰袍的传统呢,还是你私人的问题?
A:你喜欢什么答案? 我就是想跟着她,我自己决定的。
M:听起来真是戒备啊,难道我说中什么痛处了?
A:你能不能爬到哪个树丛里去死一死?那我就太感谢了。

3.
A:我们都将扮演特别...而且伟大的角色,甚至是你,特别是你,在某些时候。
狗:汪汪
A:你是战犬。你保护着其中最重要的人物--什么?
狗:(兴奋地大叫)
A:你...你想跟我玩?可是我话还没说完!为什么大家都不肯听我好好说话?...

4.
L :你昨天晚上煮的那个....汤,是啥?
A:哦~那个啊,那是很传统的费尔顿煮法,加了羊羔肉和豌豆。你喜欢吗?
L:呃,那个是.....羔羊肉?我怎么看都看不出来羔羊肉是长那样的...
A:罗瑟林的人从没煮过这道汤让你喝?
L:我们吃得很简朴,全麦的饼干或者面包,从院子里自己摘蔬菜。味道也很清淡,没有下什么重的调料。
A:啊,所以你之前喝的最后一道汤是奥利森的。食物不应该被弄成那个样子,加一堆装饰,做作得要命。费尔顿的煮法才体现了食材的本质。我们把所有的材料都丢进一个你想不到有多大的大锅里,能炖多久就炖多久,让所有东西都变成一种灰色。等看起来烂糊糊让人难以下咽的时候,你就知道汤煮好了。
L:我真是...败给你了。
A:(大笑),看来你得在沿途的旅馆里加强对费尔顿食物的训练才行。

----
这游戏是法国人做的,还是英国人的自嘲?
另外小A同学不仅是缝衣服的好手,看来队里的伙食也是他包办的。好男人吖....虽然手艺很可怕...

5.
S:亮武器。
A:对不起,你..你在跟我说话?
S:你的武器,拿出来。
A:(惊吓)为啥?我们受到攻击了?
S:我要试试看你的斤两。
A:你要跟我打?干嘛这样?
S:你是个灰袍守护者!要是连我都对付不了,你怎么面对大恶魔?
A:........我承认,这真是太神奇了。
S:然后我得眼睁睁看着你这个软弱无力的家伙拖累我们大家?拿起你的剑。我尽量不把你弄成终身残疾。
A:我才不打算在你面前证明自己呢。忘了这件事吧。
S:真可悲,你只是个没种的软蛋。

6.
A:所以...你是位女士,对吧,莉莉安娜?
L:对吧?这可真是新闻。如果是这样,又怎么了?
A:我只是想要一些建议....如果我觉得....有位少女很特别,那我该怎么办呢?
L:你想向她求爱?那你最好记清楚一点:千万别质疑她的女性身份。
A: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
L:你干嘛问这个?你怕事情不会像你期望的那样顺利发展?
A:怎么会顺利,尤其是在我可能做出问一位女士是不是真的女人这种蠢事之后....
L:呃...这样也不错啊,Alistair。你有点笨拙,这点其实挺可爱的。
A:所以我应该显得很笨吗?可是你刚刚不是还说不要那样问....
L:你应该明白什么时候要做什么,对吧?照你自己的想法来不就好了?
A:.........好吧,就当我没问。

7.
A:要是有人说...他爱你,您会怎么办呢?
W:看他的眼睛,视线是不会说谎的。这说的是哪个我认识的人吗?
A:不不,我的意思是,假设您是位女士...
W:我的确是位女士呀,Alistair。哎~这个--是不太容易啦,不过我会努力看看的。
A:啊?!....我,我的意思不是那个啦!我是说,假设您是另外一位女士,某个人说他爱你,那您的反应会是什么?
W:这样的话就要考虑很多了,某个人是不是一时冲动?我是不是同样爱他?这些问题都是要好好思量的。
A:要是....不知道您是不是爱他的时候呢?也许爱,因为您...跟这个人一起度过了很多时光....
W:这样的话~你说不定该好好等到晚上?然后想办法把她单独骗进帐篷里。嗯~可能送她一份什么礼物?
A:噢!我不是在讲自己啦!只是......我什么都没说,您就当我什么 都没说吧!
W:(轻笑)如你所愿。

8.
A:您干嘛那样笑?笑得简直跟一只刚吞下鸽子的猫一样。
W:金丝雀。
A:什么?
W:我看起来好像一只吞下了金丝雀的猫才对。
A:我以前养过一只很大的猫...不对。我要说的是,您干嘛得意地笑成那样?
W:你在凝视她。我得说,是一种兴致勃勃的眼神。事实上,我看你肯定是着迷了吧。
A:她是队长!我只是在注意她的指示!
W:噢!我懂了,那你在那优美的臀部上找到了什么指示呢,嗯?
A:没没没,我只是在看........呃..........你知道.......她的.......背影而已。
W:是啊是啊,那肯定了。
A:我只是盯...瞟了一眼那个方向而已。大概吧。可是我没有一直盯着!也不是为了....看....什么东西。
W:没错没错,你说的很对!
A:我恨您....您是个坏人。

9.
W:Alistair,我能跟你说句话吗?
A:当然了,您是我最喜欢的法师婆婆,我永远欢迎您。
W :看起来你跟我们勇敢的队长这段时间是形影不离啊...我看都快变成连体婴儿了吧。
A:这会不会说的太夸张了点..............
W :不管怎么说,既然你们的关系都这么亲密了,你是不是该学学小宝宝是从哪里生出来的?
A:啥?
W:我知道教会教你们的那种说法。幻境中的好精灵把孩子们从梦里带出来,然后等你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手臂里抱着一个小宝宝。不过那是骗人的。事实上呢,当一个男孩子和一个女孩子彼此相爱的时候呢,他们会---
A:圣安德莱丝的火焰!我知道宝宝是从哪里来的!
W:你知道?真的吗?
A:我...肯定......我想......应该吧。
W:噢,那真是太好了。啊~啊,你脸上怎么又红又紫的,真可爱。
A:这,不,就,是,您,的,目,的,吗?
W:喂喂,Alistair,那~我干嘛要对你讲这种话?
A:因为您太邪恶了,还假装自己是个虚弱的年老女士。我才没那么笨呢!我可逮着您了。哼。

10.
A :我就是想知道....女士是怎么看待像泽万这种人的呢?
L:噢!他可是够帅的。你干嘛这么问?
A:没啥。只是....他是不是打扮的有点太过火了,那头发,还有那衣服....
L:我不明白,哪里过火了?你对他这个人有意见吧。
A:重点是他是个杀手!还不止一次地想杀了我们!....呃,对不起,我说得过火了。女人们难道都不在意这种事?
L:我之前待的地方大家都在意。好啦好啦好啦~
A:哈,真的吗?太好了。

----------------
小A同学真是很单纯很可爱也很悲情啊...

11.
A:你觉得我们离开罗瑟林以后,什么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这些人头上?
L:有些也许能找到办法逃去丹诺林,可是很多人会死--这也是上帝的旨意。
A:你不觉得应该留下来帮助他们吗?--我是说如果是我的话。
L:如果枯潮不被阻止,所有的人都会死,这是要面对的更大危机,我们现在全都得正视事实。
A:所以为了伟大的事业,一些人就理所当然地应该被牺牲?我....我不能接受。眼看着这些人恐慌无助,我却把他们丢下不管擅自离开,这.......让我很难受。
L:你要做的事是你必须完成的义务,Alistair。这里马上就要无力回天了.......你得让自己的心刚强起来,你明白。
A:我做不到像你说的那样,让自己变得冷酷。我宁可自己一直带着这点儿软弱,这样就好。真的。

12.
A:你都这么沉默吗?要知道,礼貌的交谈可以让人们保持融洽的关系。
S:你是说我把哪个人的头砍下来之前应该先跟他谈谈今天天气如何?
A:........当我没说。

13.
A:你真的在那笼子里待了有二十天?
S:应该差不多有三十天吧。后来我懒得数了。
A:那你当时都在干嘛?我是说......二十几天坐在一个地方什么都不做,日子一定变得漫长无比。
S:天气好的时候我就给路过的人出谜语,答对了的就送他们珍宝。
A:真的?
S:假的。
A:啊啊啊啊啊,太糟了,简直是一场灾难-----

14.
A:你从来没告诉过我们,你在那个笼子里过了那么多天,到底是怎么打发时间的。
S:我没打发时间。
A:所以....你在那里到底都做些啥?
S:做一种练习。我每发现一件东西就开始回忆你们语言中用它的名字开头的所有词汇。
A:呃.....等等,等等,你又在说笑了吧。
S:真的。
A:你是说那二十多天你都在跟自己玩侦探游戏?
S:罗瑟林很多东西都是以‘G“开头的。

15.
Zervan:你知道吗,阿拉斯特,安提瓦皇室私生子有个历史悠久的传统
Alistair:是吗?
Zervan:哦,是的.他们导致了王位争夺战.有些人还成为了国王.其实,我敢说现在的安提瓦皇室早就不知道换过多少私生子血统了
Alistair:呃,你不觉得自己今天废话特别多吗?
Zervan:不幸的是,当一个皇室私生子公开声明自己的身份时,通常都会以悲剧收场
Alistair:让我猜猜:他们被暗杀了?
Zervan:仅限於非常受欢迎的那些
Alistair:那不受欢迎的呢?
Zervan:好吧,不知为什麼,我觉得他们还算过得去.曾经有个长的酷似国王的家伙跑去做男妓.结果赚了一大笔钱
Alistair:你也花了不少钱光顾,我说的对吧?
Zervan:这种愤世嫉俗态度对你有好处,我的朋友.保持下去吧

一些单独的…


W: 你的狗狗好臭……
主角:是啊,他就是靠这个打败敌人的
W:……能允许我给它洗洗澡吧。
主角:您不是挥一挥法杖就能把它变干净吗?
W:魔法不是用来干这个的~ 还是让它去和Alistair睡吧。

矮子说:矮人不怕魔法 你那点东西对我无效
M姐:哦?要不要我现在踹一下你的XX(男人的命根..)
矮子:我想还是算了吧..
M姐:欢迎以后来试~

L:我听过很多关于迷失的王者重返家园并夺回荣耀的传说……
A:我既没有迷失也不是什么王者。而且我跟荣耀什么的也沾不上边。
L:你是马瑞克国王的儿子,你是弗雷登的正统继承人!
A:我只不过是一个崇拜偶像的女仆和一个不检点的男人擦枪走火的私生子,碰巧他是个国王而已。
看看我,根本不是当国王的料。有段时间我甚至分不清鞋子的左右脚。
L: 历史上当了国王的白痴多的是,而且你又不完全是个白痴。
A:你这样说真是让我“欣慰”不少啊。
L:而且别担心鞋子的问题。国王从来不用自己穿鞋的。所以才会用得着那些仆人。
A: 以及崇拜偶像的女仆.

W:为什么你经常把Alistair叫作“玩枪枪的小家伙”。
O:怎么了?玩枪枪的小家伙恼了?
W:我只是觉得这个称呼很让人好奇。
O:好奇?哼,那可是大实话。难道你没见过他把他的小枪枪甩来甩去吗?在以为没人注意他的时候,他就会拿他的枪朝树上到处插,就好像明天就要世界末日了一样。有一次被我撞见,他的脸都红到了肚脐眼,连自己的衬衫都找不到了。我发誓他再这么搞下去迟早伤了自己。
W:我听不下去了~
O:我一直对他说,枪是用来长距离攻击的,比如说骑手什么的。不是他这样像丫头片子似的甩来甩去。
W:等等,你说的是真的枪,类似长矛那样的?
O:当然啦。你以为我说的是啥?
W:我可无法想象。

Z:也许我可以给你提供些建议,我的好朋友阿拉斯特?
A:谢了,我喜欢自己现在的发型
Z:真的吗?好吧…尽管我想说的是别的事.其实是跟你最近所做的事有关啦…我不小心听到你正跟你的灰袍守护者同伴处得火热
A:我的…?哦
Z:当一切安静下来的时候你好像就那么离开了.你…觉得还好吧?也许你是累了?
A:我们不用谈论这个吧?我有撞到头吗?
Z:如果你需要精力,我这里还有些从家乡带来的草药可以给你吃.至於音量嘛,也许你应该试著拱起你的--
A:喔!喔!这太尴尬了!
Z:你们佛瑞登人太保守咧.如果不谈论的话,你如何学会取悦彼此涅?
A:听不到听不到!啦-啦-啦-啦-啦-啦!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6条) 只看楼主

  • 头文字-囧
    哈~每次看到队友对话我都会暂停看清楚
  • neverMIND
    好多喔~很多我都没遇到过呢
  • [已注销]
    w:温妮
    L:蕾丽安娜
    A:亚里斯塔尔
    M:莫瑞甘
    O:欧格伦
    Z:泽万
    S:斯坦
  • 晨星
    还有很多,队友间经常拌嘴的,特别是亲密度上去了,话就特别多,话题也有点色。
  • 从此无心爱凉皮
    Alistair~~~啊~~~~他的每句话我都认真看~!!
  • 小A是个又萌又囧的娃…可惜不能原生支持推倒他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