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书》 《读书》 77218成员

易中天、朱学勤互抽耳光

sasa 2010-07-24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sasa
    易中天抽了“汉子”朱学勤一耳光及朱汉子的反抽
    云淡水暖


    南京大学的王彬彬教授,用牛二式“搅拌”向清华大学教授汪晖发难,指控汪晖的《反抗绝望》存在所谓“抄袭”之后,南方报系经过策划于密室(媒体任何选题都有策划这一步),于3月25日在《南方周末》先为王彬彬提供平台点火,并且,《南方都市报》当场发飙,以“编者按”的名义咬定“学术腐败”。

    事情没完,6月6日,《南方周末》的表弟《南方都市报》再由一位叫做林毓生的呐喊,说要“成立一个专门委员会──汪晖涉嫌抄袭调查委员会”。

    还没等大家缓过神儿来,6月7日比林毓生先生更具娱乐化名气的教授级说书人易中天教授出马了,断喝一声“请尽快成立‘汪晖涉嫌抄袭调查委员会’”(《南方都市报》)。

    看来,这个围剿汪晖的队形保持得很好,一步一相扣,在易中天出马后,变得更加戏剧化起来,以易中天在《百家讲坛》展现出来的的表演天赋,就像表演魏武、孙仲谋、刘皇叔那样对“天下”指指点点那样,就像在《百家》走红后后的一系列访谈节目中那样霸气十足起来。

    易中天教授口气更具威胁性“抄袭剽窃就不同了。如果情节恶劣性质严重,那就像警察严刑逼供,出纳挪用公款,医生闹出人命,还能不能再吃这碗饭,也都成了问题。”并且“因为非如此,不能还汪晖一个清白,如果他当真清白的话。”。然后是巴拉巴拉一大堆说道,整的跟“真事儿”似的,看样子不砸了汪晖先生的饭碗易中天先生是不会甘休的。

    此后,就三天两头整一个博客、文章出来,揪住汪晖不放,比如叫板“汪晖教授,请勿坐失良机”(新京报),通过媒体、网络向汪晖先生发难,易中天先生乐此不疲。

    就在易中天教授颐指气使地叫板,跟站在牛二身后喝彩起哄的帮闲一般闹腾的时候,易中天的好友朱学勤出“情况”了。网友Isaiah在网上发表6篇题为《朱学勤:学术界的又一个“汪晖”?》的文章,通过王彬彬用在汪晖身上认定“抄袭”的研究路径,也就是引文的标注,勘定朱学勤教授也是“抄袭”。说实话,看了王彬彬的“证据”,再看了Isaiah和其他网友的证据,朱学勤先生恐怕更像是真正的“抄袭”。

    先看汪晖一事,根据《反抗绝望》一书的出版者三联书店的策划编辑舒炜指出,“这些指责都是以王彬彬的方式搅拌出来的。王彬彬文章的缕列方式不给出汪晖原文的注释号位置和具体注释,是有意给读者造成错觉。”(北京青年报)。这个是可以验证的,就是说,汪晖被指责的那些文段,本来是有注释的,只不过王彬彬教授并不“认同”,但王彬彬的恶劣之处在于,他把有注释的地方的注释隐去,然后再追索所谓“抄袭”,有栽赃之嫌。还有王彬彬生造出来一个理由,叫做“偷意”,而这个“偷意”基本上等于“莫须有”,说你是“偷意”就是“偷意”。

    再看朱学勤一事,根据Isaiah和其他网友在网上发表的在朱学勤的《道德理想国的覆灭》的涉嫌“抄袭”的文段来看,网友们并没有隐去朱学勤文段中的“注释”,而且证明这些“注释”也是“抄来的”。根据网友考证,朱学勤的《道德理想国的覆灭》的诸多文段,几乎一字不漏全部来自Carol Blum的英文书籍《Rousseau and the Republic of Virtue》(卢梭与德性共和国),Blum怎么写的,朱学勤就怎么写(翻译成汉语),一点不多一点不少,而且完全没有注明是来自Blum的著作。最凑巧的是,如果Blum在某页有脚注,朱学勤也在此处有脚注,位置还分毫不差。(草民是简述,有耐心的可以在网上找到材料再与朱的著作对比)

    现在看来,别轻看了网络这个世界,高人如云,藏龙卧虎,你朱教授洋文了得,以为把洋文换成中文,“换了马甲”土鳖们就拿他无解了。但世事难料,居然有青年人能够一眼认出朱教授的大作跟Carol Blum的英文原版是“一个妈生的”,而Carol Blum的那本先出版,

    与易中天先生一样,朱学勤先生也是《南方周末》及其表兄弟《南方都市报》的常客,四川大地震时,朱学勤先生就在《南方都市报》发表了著名的“天谴”论,丧心病狂地说地震是对中国人的“天谴”,还振振有词地说是要“震醒国民”云云。

    朱学勤涉嫌“抄袭”,是网友揭发的,奇怪的是,《南方周末》及其几个表兄弟没有了声音,只是在《南方周末》的北方表兄弟《新京报》上有一篇报道“上海大学教授朱学勤据其博士论文出版的著作《道德理想国的覆灭》被指抄袭,朱学勤本人第一时间回应,吁请母校复旦大学与现任教学校上海大学立即启动学术调查程序。记者获悉,今日上午(7月13日),朱学勤已经向复旦大学递交了正式的调查申请。…”云云。

    朱学勤先生此举一出,易中天先生又及时地跳出来喝彩了“可以不当教授,岂能不是男儿”(易中天博客),对朱学勤先生赞不绝口“他的这一举动,表现得像条汉子。是男人,就要敢担当。最坏的结果,不过‘抄袭成立,学位取消’么!”

    好一条“汉子”,易中天先生的这声“汉子”,实际上等于抽了朱学勤先生一耳光,因为无论是《南方都市报》还是易中天先生,在之前关于汪晖先生的事情上,是很坚决地要求“成立一个专门委员会──汪晖涉嫌抄袭调查委员会”(南方都市报)、“请尽快成立‘汪晖涉嫌抄袭调查委员会’”,而且,易中天先生提出了专门要求“委员会的委员,诚如林毓生先生所说,应该是‘享有清誉、具有公信力’的‘第三者’。但我认为,还应该有一定数量的非同行委员,甚至可以考虑聘请理工科教授和海外学者参加。实际上,认定是否抄袭,并不一定需要本学科专业知识。相反,如果全是同行,都有利害关系,万一搞‘潜规则’咋办?当然,委员会名单应该公示。”

    朱学勤先生选择“母校复旦大学与现任教学校上海大学立即启动学术调查程序”,完全不符合“诚如林毓生先生所说,应该是‘享有清誉、具有公信力’的‘第三者’。但我认为,还应该有一定数量的非同行委员,甚至可以考虑聘请理工科教授和海外学者参加。实际上,认定是否抄袭,并不一定需要本学科专业知识。相反,如果全是同行,都有利害关系,万一搞‘潜规则’咋办?”的理念嘛。

    首先,复旦大学是朱学勤的母校,不符合《南方》和易中天教授提出的“第三方原则”,有人已经指出,朱学勤之所以如此“主动”,是因为“在上海学术界,朱学勤可谓‘海宝’级的人物,他要是‘引咎辞职’了对其所供职的上海大学是巨大的损失。对于他所取得博士学位的复旦大学来说,要是让一篇剽窃的论文通过答辩,不单名誉受损,恐怕还要担负起失察的责难,这也是复旦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无论学术仲裁机构设在上大还是复旦,理应不会出现不利于朱学勤的结论。朱学勤的自信不仅源于文责自负,更源于学术仲裁结果的可预见性。”(红网普嘉:朱学勤批评媒体的自信何来),按照同样的标准,易中天先生认定朱学勤先生是条“汉子”,无异于抽了这“汉子”一耳光,因为“汉子”不符合易中天及南方的“客观公正”设计。

    然而,朱学勤先生开始对媒体反唇相讥了,朱学勤先生7月15日接受了《人民日报》的专访(注意,是专访),放话说“学术规范问题应由权威学术机构甄别,而不能由网络、大众媒体做判断。我希望自己面对的是学术机构的调查。”。

    这一来,又将《南方》各位和易中天先生置于不义之地,因为,从一开始,《南方》诸君和易中天先生一干人等,就是充分利用了朱学勤先生口中所不认可的“网络、大众媒体”,煽风点火,架秧子起哄,易中天先生更是两头赶场,在媒体上痛陈,又在网络博客上冷嘲热骂,至今不停。但“汉子”朱学勤一巴掌“学术规范问题应由权威学术机构甄别,而不能由网络、大众媒体做判断。”,又扇在易中天和《南方》诸君的脸上。

    世界真奇妙,易中天先生说朱学勤是“汉子”,而同时抽了“汉子”一耳光,但“汉子”却反手一掌,打得撑腰者找不着北。罪魁祸首是什么?是易中天先生和《南方》诸君的双重标准,也即是屁股。值得注意的是,已经有媒体署名刊文在质疑易中天先生的行为了。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