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击女权主义 反击女权主义 534成员

招个女生有多难

Hans 2010-07-24
邢志忠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346667


暑假伊始,新一轮的研究生招生大战就在清华、北大、中科院悄悄拉开帷幕。为了抢夺较好的生源,这几年名校和中科院各个研究所的推免生面试时间不断提前,从十年前的十月份举行面试到目前的七月份进行第一轮面试,充分体现了广大师生“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心理负担。在这个炎热的夏天,我老人家再次面临着要不要招个女生,以及评估此举的难度系数的问题。

我刚回国的头几年,首次面临招女生的现实压力。原因是多方面的,可以归纳如下。首先,招了几个男学生之后,他们开始有意无意地表达拥有一个小师妹的美好理想,给我老人家施加莫须有的精神暗示。其次,四周的老师们有意无意地以自己带过或者正带着女研究生而洋洋自得,令像我这样没有女学生的博导硕导在高能所抬不起头来。第三,高能理论物理学界近年来一直没有培养出几个像样的女理论家的残酷现实告诉我,衡量一个导师是不是水平高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他能否在有生之年培养出一个有能力有水平的女弟子。最后,女儿经常问我老人家为什么不招个女生,说不定还能在一起玩。于是乎,我老人家郑重其事地向当时的研究生部主管顾老师提出要求,说为了能够在高能所挺起腰杆走路,为了培养...
邢志忠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346667


暑假伊始,新一轮的研究生招生大战就在清华、北大、中科院悄悄拉开帷幕。为了抢夺较好的生源,这几年名校和中科院各个研究所的推免生面试时间不断提前,从十年前的十月份举行面试到目前的七月份进行第一轮面试,充分体现了广大师生“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心理负担。在这个炎热的夏天,我老人家再次面临着要不要招个女生,以及评估此举的难度系数的问题。

我刚回国的头几年,首次面临招女生的现实压力。原因是多方面的,可以归纳如下。首先,招了几个男学生之后,他们开始有意无意地表达拥有一个小师妹的美好理想,给我老人家施加莫须有的精神暗示。其次,四周的老师们有意无意地以自己带过或者正带着女研究生而洋洋自得,令像我这样没有女学生的博导硕导在高能所抬不起头来。第三,高能理论物理学界近年来一直没有培养出几个像样的女理论家的残酷现实告诉我,衡量一个导师是不是水平高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他能否在有生之年培养出一个有能力有水平的女弟子。最后,女儿经常问我老人家为什么不招个女生,说不定还能在一起玩。于是乎,我老人家郑重其事地向当时的研究生部主管顾老师提出要求,说为了能够在高能所挺起腰杆走路,为了培养祖国的女后备理论家,请组织上帮我招个好女生。

什么是好女生?有人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像当师娘的女生不是好女生”。这这这都是哪跟哪啊,学生一旦成了师娘,那什么,导师不就变为师哥了吗?

顾老师很nice,在当年和次年,接连为我推荐了几个女生。由于种种原因,最终都没有招成。有人说我的眼光高,这是不公平的。我招女生的标准之一,是没有性别歧视,对学习成绩的要求和男生一样。有人说我对女生的长相是有底线的,这也不是事实的全部。我那几个男生坏小子,对师妹的长相寄以厚望,当我跟他们讨论这个女生可不可以进入咱们组时,他们经常投反对票,假借业务水平淘汰本来还不错的候选人。我老人家后来逐渐看出了他们的险恶用心,于是在2005年,没有再和男生们商量,高度保密、自作主张地招了一个不知道后来让他们有何感想的女生。今年夏天,这位女生作为我回国后十年之内的第七个弟子,毕业离开了我的门下,于是我老人家身边终于清零,暂时没有学生了。

不少人认为,不论一个女生怎么表达立志学习理论物理的强烈愿望,招收她对于导师来说都是有罪的。我原则上同意这种论调,因为理论物理不属于正常人的职业,对于很多男生也是个残酷的考验。大多数女生由于思维方式缺乏稳固的连续性(打死你我也不承认有性别歧视的意思),的确不太适合这个很拼智商、很耗心血、很自由但很寂寞的专业。这也是为什么界内多年来迟迟无法培养出若干不错的的女理论家的重要原因。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怎么又说回来了?^_^),拒绝一个对理论物理充满憧憬和热爱的女生的入学请求,就没有罪吗?望着她们绝望的眼神,一个有同情心的导师难道非得坚持“长痛不如短痛”的教条吗?

其实招个女生本身并不难,难的是怎么把她带出来成为一个优秀或者还算不错的理论新人。这就如同我的座右铭一样:一个人偶尔离谱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都不怎么靠谱。这个问题,其实也同样适用于男研究生的培养过程。导师如果对学生真正负责的话,责任从选择学生就开始了。能否选中一个有培养前途的好学生,运气很重要。

我老人家在早期(2005)的博文《理论家的得与失》中坦率地指出,选择理论物理的很多学生有兴趣没能力,最终做得很辛苦也没有什么特别像样的成果。李淼老师后来在他的博客中说,自己不好意思像邢志忠同学这样把话说得如此直白,怕伤了其他学生的自尊心。李老师旗下聪明弟子无算,应该已经很欣慰了。我老人家队伍小,每个兵对我都很重要,所以也不能掉以轻心。

正如原军统天津站少将站长吴敬中所说的,“时间像一头野驴,跑起来就停不下”。在下一个十年中,我老人家能否招到并培养出一个不错的女理论家,只有天知道。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2条) 只看楼主

  • Hans
    按照女性主义者的批判科学的一种版本,现代科学本性上是男性化的,特别是因为它对客观真理的坚持,以及它对一些科学理论的坚持。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2896751/
  • Hans
    看来女权主义的确是科学的敌人。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