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讨伐哲学 讨伐哲学 2171成员

哲学村的变迁

Hans 2010-07-24
--兼答紫弦《为哲学辩护》
赵南元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philosophy/kexuezhuyibianxi5.txt


走进哲学村,人们无不为那古朴的建筑风格所陶醉。最老的房子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两三千年以前。村子的地势北高南低,家家户户都临着由北向南的一条丈把宽青石板主干道。

村子布局的对称性极好,主干道两边住户院门都是两两相对,每一家都把自己的立家之本做成大匾挂在临街的院门上,不是“天福号”、“月胜斋”那种铜臭味的商号,也不是“诸葛庐”、“子云亭”这种不着边际的附庸风雅,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大学问,而且成对布置。“唯物主义”的对门就是“唯心主义”,“经验论”对门是“先验论”,“性善说”对门是“性恶说”等等。

最让村里人头疼的事就是每一家的墙上都有裂缝,被人视为“村丑”。事情由来已久,村丑不可外扬,早年间的村民曾经有个村规民约,禁止对外泄露这一机密,违反村规者被罚吃豆子。

但是关于裂缝的起因和对策的研究却从来没有停止。最早的解释说老伯拉图在建村时留下了一个诅咒,说这个世界肯定越来越堕落,为了警示后人,他诅咒村里的房屋都要有裂缝。

对付裂缝的方法也是层出不穷,最简便的是天冷进风时用纸糊上,或是请个瓦匠用灰抹一下,但都不是...
--兼答紫弦《为哲学辩护》
赵南元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philosophy/kexuezhuyibianxi5.txt


走进哲学村,人们无不为那古朴的建筑风格所陶醉。最老的房子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两三千年以前。村子的地势北高南低,家家户户都临着由北向南的一条丈把宽青石板主干道。

村子布局的对称性极好,主干道两边住户院门都是两两相对,每一家都把自己的立家之本做成大匾挂在临街的院门上,不是“天福号”、“月胜斋”那种铜臭味的商号,也不是“诸葛庐”、“子云亭”这种不着边际的附庸风雅,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大学问,而且成对布置。“唯物主义”的对门就是“唯心主义”,“经验论”对门是“先验论”,“性善说”对门是“性恶说”等等。

最让村里人头疼的事就是每一家的墙上都有裂缝,被人视为“村丑”。事情由来已久,村丑不可外扬,早年间的村民曾经有个村规民约,禁止对外泄露这一机密,违反村规者被罚吃豆子。

但是关于裂缝的起因和对策的研究却从来没有停止。最早的解释说老伯拉图在建村时留下了一个诅咒,说这个世界肯定越来越堕落,为了警示后人,他诅咒村里的房屋都要有裂缝。

对付裂缝的方法也是层出不穷,最简便的是天冷进风时用纸糊上,或是请个瓦匠用灰抹一下,但都不是治本之道,过不了多久,纸和灰还会裂开。村里稍微富裕一些的人家想要治本,干脆把房子拆了重盖,可是这一招也不灵,新房子过不了多久还是裂缝,而且大多就在原来裂缝的位置,似乎与设计、建材无关,有的富户居然在几年之中拆毁重建多次,但至今也没摸索出避免裂缝的方法。

村里有个老头黑格尔,研究裂缝多年,最后得出结论:世界就是由裂缝组成的,裂缝就是世界的本质和发展的动力,完全为裂缝平了反。开始时人微言轻,没引起村委会的重视,直到黑氏的孙子拿了那理论治国平天下,在京城作了大官,村里人也就都服了气。从此以后,裂缝也不再是“村丑”,一句“裂缝无处不在,裂缝无时不有”就把所有挑毛病的嘴都堵住了。

那年有个学地质的硕士生,要完成一个社会实践,就想起了在县高中时哲学村来的老同学,立了一个项目,来哲学村研究房屋裂缝成因。此行一来是混两个学分,二来顺便寻根,据老人讲,几百年前自己的先祖伽利略也是本村人,因为嫌老祖宗亚里士多德建的房子不好,和老爸吵翻了,离开哲学村自己选址建了新居,如今那疙瘩已经发展成了科学城,硕士生就是在科学城长大的。

一个暑假过后,写出一篇《关于哲学村房屋裂缝成因的调查报告》,复印了两份,一份交村委会,作为村里提供食宿的报答,一份交给指导教师批分数。按照他的分析,哲学村北边有座神泉山,山上有个形而上学泉,此泉冒出后又回灌地下,形成名为真理、本质、尊严、人格等的诸多暗河,流经哲学村地下,冲刷带走地下泥土,导致地面不均匀沉降,造成墙体开裂。根治的方案是,另开防渗沟渠,将泉水引开,或者把村子迁到别处去。

在村委的日常工作会议上,副村长在正事谈完之后顺便提及《调查报告》的事,众村委都觉得纯属无稽之谈,首先,一个硕士生解决几千年没解决的问题,不可思议;其次,根治方案毫无可行性,引走泉水,各家的井就干了,无法生活(关于自来水,村里人没概念,而硕士生又觉得是个常识,没必要写上);搬迁则更不可能,村里的老家伙们都是即使家园要成为分洪区,宁可淹死也不愿意离开半步的那种人,能离开的其实早就走了。

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但裂缝依然是个问题。眼看其他村子办工业富起来了,红眼病人皆有之,虽然由于平房尚且裂缝不敢奢望二层别墅,但有钱总不是坏事。也有些敢干的后生学着邻村办工业,可是机器一搬到哲学村不几天就烧了轴瓦,无论是造假烟的卷烟机还是造盗版光盘的压塑机,只要地面不均匀沉降,调好的平衡就破坏了,原来垂直或水平的变成了斜的,轴承受了设计上没考虑的外力,转起来不坏才怪。只靠原来那几亩薄田过日子,哲学村已经被人称为“哲学的贫困村”了。

为此村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找各路智囊想脱贫的路子。最终还是离休回乡的京城大官有主意,一语道破天机:“凡事都有好坏两面,都是双刃剑。本村的特色是什么?不是工业,是文化,是有几千年历史的裂缝文化。家家的墙都有裂缝,这样的人文景观独一无二!发展观光旅游业,向裂缝要效益!”

一言出口,语惊四座。大家立刻行动起来,从家史村史里找资料,办了一个裂缝博物馆,每一个裂缝都有来历和漫长的历史,用显赫的人物命名,例如休谟裂缝。鉴于目前博物馆不大景气,毕竟旅游者中意在取乐的比想求知的多,村里还搞了个表演,是从古书中发掘出来的苏格拉底剑舞。

游客来到村口,迎面就是一个大牌楼,上书一副对联“宁作殚精竭虑的苏格拉底,不当心满意足之八戒悟能”。穿过牌楼就是三米多宽的主干道,游客一到,就从两边的院门里各跳出一位红装素裹的剑客,各持一柄双刃剑,舞作一团,但并不真打,剑沾对方身体就算败,项庄舞剑,意在裂缝,双方尽力将对方墙上修补裂缝的纸或泥灰挑掉,露出裂缝本来面目,同时还要用身体翼蔽自家的裂缝,防止被对方挑开。

一组对家表演完,下一对家开门斗剑,为了避免单调,不只剑术,十八般武艺全来,但目标仍是裂缝,技艺各有千秋。有的在挑裂缝的同时还像作根雕一样顺着裂缝的走向修成有意义的画面,最高超的竟然用板斧把弗罗伊德家墙上的裂缝劈成女性器官模样。“存在主义”院子里出来的是名将萨特,手持一把单刀,对面的“虚无主义”门里却跳出一员不知名的小将,拿着三米多长的双头长矛,矛头插进萨特院墙的裂缝里,枪攥却插在自家裂缝里,在枪杆上练起单杠来,弄得萨特无处下刀。

一条街走下来,天花乱坠,美不胜收。就连街上穿开裆裤的小孩儿,见了游客都会指着墙上的小裂缝问:“你补得上吗?”,见游客被难倒,马上撒泡尿和一团泥把裂缝堵住。最后是证伪主义的门里冲出波普尔,开着一辆铲车,要把从伯拉图以来的破房子全铲平,对门的维特根斯坦举着拨火棍插进伪问题裂缝,先把证伪主义的院墙给撬倒了,毕竟铲车灵活性不如单兵,波普尔来不及跳下车用身体挡住自家裂缝,先失一分落败。

自从有了这条生财之道,哲学村成了旅游名胜,村里人也渐渐步入小康了。

硕士生毕业那年暑假,又来哲学村的老同学家小住,饭桌上谈起自己上次来哲学村,看中了这里的建筑风格,自己在科学城的摩天楼顶的平台上建了一间哲学小屋,城里人看不惯,说是像北京西客站上的小亭子,破坏景观。

老同学问他小屋的裂缝在什么位置,硕士生说科学城里的房子没有一个有裂缝的,只有预留的伸缩缝,如果有裂缝,就宣布为危房,不许住人了,老同学觉得索然无趣,而且将信将疑。硕士生很想让老同学来自己家看看,体验一下没有裂缝的屋子。老同学的老爸语重心长地说:“盖摩天大楼不是什么好事情,看来老祖宗伯拉图的诅咒还是对的,人类真是越来越堕落了。人类失去了谦卑之心,摩天楼越盖越高,早晚要遭报应,巴比伦塔就是前车之鉴。”

故事讲完了。下面要回答一下紫弦兄提出的问题:

在回答问题之前,还是先请紫弦兄到我的小屋看一看,到里面自己找一找裂缝,然后再提问题就比较有的放矢,只凭道听途说就认定“妄人”,有违“无罪推定” 原则。如今是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的网络时代。我的哲学可以在以下站点看到,并附上实际经验者的检索说明。

书名是《认知科学与广义进化论》赵南元著,清华大学出版社,1994,该书获第九届中国图书奖。书中第二章是哲学部分,第五章有伦理学和美学基础。此书可在超星数字图书馆找到。

以下是经验者甘亚东发给我的说明:

超星数字图书馆的网址是www.ssreader.com.cn ,这里面的书比较丰富,而且规模正在迅速扩大,种类很齐全,尽管书页的画面质量不是很好,我还是挺喜欢它的。

在超星数字图书馆上看书首先要从它的主页上下载“超星图书阅览器”,安装并运行起来后,到菜单“文件”中点击“书目更新。。。”命令,再选择感兴趣的书库予以更新即可。这样,在自己的本机上就有了一些书库的目录。您的“认知科学与广义进化论”这本著作被收藏在“生物科学”下的“生物演化与发展”目录下。实际上,在菜单“查找”中有一个“查找书。。。”命令,可以对书名进行搜索。超星的图书都是用图片做的,而且对于未注册的用户只能一页一页地从远程下载进行浏览,也不能打印所看的页面。如果向她每年交大约100元,即可获得注册帐户,并享受全部服务,包括下载整本书,对书页内容进行打印等功能。

在我们的校园网上在线阅读超星图书一般情况下还是比较快的,我感兴趣的书一般是两三秒中就可以翻一页,下载一本三百多页的书也就十几分钟。根据我的感觉,好象超星的书库是分布式的,有的分类目录下的书读取特别慢且经常下载不了。

以下【】里是我的回答部分,其他是紫弦的原文。

赵教授提出的建立一个统一价值的哲学系统,除了Moutian提出的两难(含糊以普及,精确而教条)以外,还有下面四个问题。

【关于Moutian提出的两难在我的哲学中不存在,实际上在科学中有很多的理论都是既普遍又精确的。】

1.在理性主义的前提下,每个人有不同时间单位的理性分析。方舟子近两年揭发的问题中的主角(特别是科学腐败一类)都可以说按照他们自己的理性分析行事。他们的理性时间单位恐怕是短暂的(比如抄论文等,他们低估了被发现的可能性,按照他们当时的系统,没有估算Internet的存在)。哲学家的出发点多是建立在永恒的时间单位上的。自然科学界的批判可以在一个(幸运的)科学工作者的一生中完成,哲学的批判时间单位相对较长。建立一个统一的价值哲学系统会妨碍批判的进程。如果赵教授的系统是开放的,我们应该用什么方法来批判它?

【一个人的比较合理的理性分析时间尺度应该是自己的一生,或者加上1/2的儿子和1/4的孙子,具体计算可以参照经济学中“贴现率”的概念,例如十年后的一元钱相当于现在的四角钱。当然计算错误和信息不足都可能发生,但这责任在理论的使用者而不在理论的发明者。正如一个微分方程,初始条件和边界条件如果设定错了,计算结果当然错了,但方程还是对的。自然科学的批判之高效率,不是由于不追求永恒的原因(到现在我们还很难想象物理定律何时失效),而是由于有一个公认的价值观。所以建立一个统一的价值系统不仅不会妨碍批判的进程,反而会加速批判进程。没有统一的价值系统,今天没有结论的问题,过一万年也还是一样的。我的系统是开放的,所以不会限定批判的方法,正如两国交兵不能指定对方的进攻方法一样。如果我知道如何能批判倒我的理论,我一定会马上另外作一个更好的理论。】

2.与上一个问题有关。Thomas Kuhn提出的科学社会学里提出,学说会发生Paradigm shift,若赵教授的统一价值哲学成立,它会为下一个转移建立什么基础?如果这个价值是一成不变的,它是否会是一个新的黑格尔系统而自我否定?也就是说,赵教授可否预测这一套价值的发展方向。

【在伽利略之后,科学并没有发生重大的范式转移,亚里士多德也不可能预测到伽利略的工作。我的统一价值建立在人(和一切动物)都要吃饭这一生物学事实之上,所以在人的基因没有被彻底改造之前,似乎没有改变的必要,对于机器人的世界,还要仔细考虑,可以暂时采用人类的价值观,以便接受人类的知识。对于相同的世界,可以有无数的理论与之符合,所以别人再发明一个比我更好的理论当然是可能的,但我的理论不是黑格尔系统,就像所有科学理论一样,不会自我否定,只会被新发明的更好的理论所代替。要注意的是,发明是不可预测的,如果我能详细预测一个明年的发明,那么它就不再是明年的发明,而是现在的发明了。所以我(和任何人一样)不能预测任何理论的发展方向。】

3.赵教授不相信科学万能,为什么相信哲学万能?无论哪一种万能论都与有神论的起源接近。(我不是说赵教授是易阳生教授说的80%有信仰那一类的信仰。)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相信哲学万能?即使是有神论,万能还是会引起自相矛盾,例如:上帝能不能制造一块他自己也举不起来的大石头?】

4.如果赵教授提出的价值哲学有所不能,它不能什么?

【除了能做的,都是不能的。我的价值哲学可以为哲学、伦理学、美学争论提供一个统一的价值标准。它不能代替任何科学或其他专门学科的具体研究。科学能作已经研究清楚的事,还能通过研究扩展知识,今天不能的事,明天可能变成能做的事。证明一件事可能,只要一个实例就够了;而要证明永远作不到却需要对无限未来的预测。所以说能的要拿出东西来,否则没意义,说不能的还是慎重为妙,少说为佳。具体地说,我觉得我的价值哲学可以推导出三个代表,但还不知能否推导出马克思主义。】

这里要举一件逸闻。去年11月份David Edmonds和John Eidinow出了一本书,题为“Wittgenstein's Poker”(委根斯坦的拨火棍)。书中提到Popper 和Wittgenstein的唯一一次相遇。他们在剑桥辩论的是:是否有真正的哲学问题,还是所有的问题都是伪问题。…结果是,Wittgenstein(按照Popper后来的说法)举起拨火棍冲出大厅。现在在科学界,谁的哲学被应用的最多?

【谁的哲学用的也不多。对此爱因斯坦有个合乎实际的说法(我认为现在的实际情况跟当时没有太大变化):

“寻求一个明确体系的认识论者,一旦他要力求贯彻这样的体系,他就会倾向于按照他的体系的意义来解释科学的思想内容,同时排斥那些不适合于他的体系的东西。然而,科学家对认识论体系的追求却没有可能走得那么远。他感激地接受认识论的概念分析;但是,经验事实给他规定的外部条件,不容许他在构造他的概念世界时过分拘泥于一种认识论体系。因而,从一个有体系的认识论者看来,他必定像一个肆无忌惮的机会主义者;就他力求描述一个独立于知觉作用以外的世界而论,他像一个实在论者;就他把概念和理论看成是人的精神的自由发明(不能从经验所给的东西中逻辑地推导出来)而论,他像一个唯心论者;就他认为他的概念和理论只有在他们对感觉经验之间的关系提供出逻辑表示的限度内才能站得住脚而论,他像一个实证论者;就他认为逻辑简单性的观点是他的研究工作所不可缺少的一个有效工具而论,他甚至还可以像一个伯拉图主义者或者毕达哥拉斯主义者。”

对于一般的科学研究而言,“肆无忌惮的机会主义者”的态度已经足够了,但我研究的是认知科学,要让计算机像人一样有意识、有感情、会思考;现有的哲学是完全不支持这一目的的,为此不得不自创哲学,以及价值理论。在我看来,人工智能的失败不是技术的失败,而是现有哲学的失败。

波普尔认为,学哲学出身的人不可能成为哲学家,只能成为“哲学家学家”。我想这主要是由于他们过于热衷于哲学史,反而不注重发展哲学本身。他们不用哲学去解决任何问题,所以发现不了哲学的重要缺陷。】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Hans
    村里有个老头黑格尔,研究裂缝多年,最后得出结论:世界就是由裂缝组成的,裂缝就是世界的本质和发展的动力
    ____

    辩证法很牛啊。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