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拒绝转基因食品 拒绝转基因食品 1986成员

转载:转基因食物在美国的兴哀

[已注销] 2010-07-24
 转基因食物在美国的兴衰
作者:曹明华 零转基因 www.0zjy.com
来源:曹明华和曹明逸姐妹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5bad770100iquh.html

我作为一个上世纪九十年代在美国学习分子生物学、基因表达研究的研究生,一个至今在美国已生活了二十年的中国人——
  
  在中国人传统的主粮:稻米,即将“转基因”的当口, 想谈一点我亲眼目睹或了解的、转基因食物产业在美国的兴起、发展、争议和衰退……
  
  
  (一) 为什么著名的生物学家Barry Commoner会说:转基因食物产业所基于的“科学”, 是早已过时了的生物学理论?
  
  
  曾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科学家Barry Commoner如是说,指的是——转基因食物的研究和制造产业,最初发展起来时所基于的——对于“基因”的认识和研究的理论——其中的绝大部分、以及相关的“分子生物学”模型,在日新月异的分子生物学发展进程中,已一再被证明是“错了的”!
  
  
  因为已经失去了可靠的生物学理论的指导和依据,目前的转基因食物行业,便成为一门充满风险的、带有赌博性质的“实验科学”。
  
  
  Commoner博士还说: “公众所惧怕的, 并不是(转基因食物)这门实验科学本身,而是根本性的荒谬...—在我们还没能真正弄懂它的原理之前,就让它溜出实验室、进入现实世界。” (尤其溜上我们的餐桌)
  
  
  利益与风险的不等式 (利益><风险?)
  
  转基因生物公司向政府游说时所用的游说词是:
  
  “任何事物都有风险,而发展转基因食物的利益要大于风险。”
  
  ——可问题的关键是:谁获利益? 谁得风险?
  
  美国目前将转基因食物都尽可能向落后国家、相对来说科学知识愚昧无知的国家出口——
  
  而美国国内的“转基因”正愈来愈减少、除了动物饲料和生物燃料,已趋于将“转基因”只用作极微量的食品添加剂,就是这样还被人避之不及 [我在后面会专门有一章要详细罗列:美国目前到底有些什么食品被转了基因?为什么西方高加索人(白种人)的传统食物,都没有被转基因、或“转”了的也已被彻底地撤下市场了?]
  
  
  但眼下美国政府大概还一时不想让转基因公司倒闭吧 ----
  
  因为它巨额的股票还在上市啊,
  
  因为政府还在靠转基因食品的出口获得税收啊!
  
  —— 所以对美国政府来说,这个“利益”与“风险”的“不等式”目前还是微妙的……
  
  
  但是中国,假如在自己本土、立志将几千年传统的主粮都“转基因”,其“利益”与“风险”的“不等式”又是怎样的呢?
  
  
  转基因专家鼓动中国政府学习美国,他们有没有作过这个简单的“利益”与“风险”的“不等式”的逻辑推导呢?
  
  ----------------------------
  在后面,我会就分子生物学的几个问题来分析一下Barry Commoner博士的论断(以科普的语言)。
  
  (1) Alternative Splicing(可变剪接)
  
  (2) Intron (内含子)
  
  (3) Promoter (启动子)
  
  (4) Horizontal Gene Transfer(横向转基因)
  
  (5) Protein Misfolding (蛋白质错误折叠)
  
  (6) Gene Order (基因次序)
  
  假如时间允许,我还将进一步探讨与“转基因食物”实验相关的一些问题以及它们会引起的健康风险:
  
  (1) Micro-array gene chip study (基因微阵列片测试)
  
  (2) Insertional mutagenesis (插入突变)
  
  (3) Antibiotic-resistance (抗生素失效)
  
  (4) Recombination hotspot (重组热点)
  
  (5) Transposons (转座子)
  
  (6) Regulatory RNA (调节RNA)
  (7) Second code in DNA (第二套遗传密码)
  
  (8) Terminator (终止子)
  
   在进入技术性讨论之前,让我们先看一看背景……
  
  
  转基因技术在美国刚刚兴起时,它虽然引来了争议,但还是赢得了为数众多的热烈的支持者。
  
  因为这门年轻的科学,与充满魅力的震撼整个人类生命史的“双螺旋结构”(DNA)的发现(获1962年诺贝尔奖)联系在一起,并带给了人们无数的梦想和承诺。
  
  ——它不但满足了人类想对自然进行小修小补的欲望,还进一步激发了人们想要“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雄心。
  
  重新温习一下转基因食物研究刚刚起步时科学家们美丽的憧憬和承诺,可以发现与我们中国“大跃进年代”的口号颇为相似……
  
  
  对于转基因技术寄予的浪漫厚望,曾导致了美国民众群体性的、于最初取得的转基因成果节日性的狂欢;转基因公司股票的暴涨——曾引起华尔街股市革命性的壮观景象
  
  …………
  
  当今天,好些在生活中对转基因食品避之不及、深恶痛绝的美国人回忆起来,当初却曾是“转基因食物” 研发的积极支持者和拥护者。
  
  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家发起组织的“忧虑的科学家联盟” ——在 2009年、在对于过去20年 “转基因农作物” 的研发、13年的种植所作的跟踪调查和系统评估表明:“转基因”根本不能增加农作物的产量 (见<<Failure to Yield 失败了的增产>>
 转基因食物在美国的兴衰
作者:曹明华 零转基因 www.0zjy.com
来源:曹明华和曹明逸姐妹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5bad770100iquh.html

我作为一个上世纪九十年代在美国学习分子生物学、基因表达研究的研究生,一个至今在美国已生活了二十年的中国人——
  
  在中国人传统的主粮:稻米,即将“转基因”的当口, 想谈一点我亲眼目睹或了解的、转基因食物产业在美国的兴起、发展、争议和衰退……
  
  
  (一) 为什么著名的生物学家Barry Commoner会说:转基因食物产业所基于的“科学”, 是早已过时了的生物学理论?
  
  
  曾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科学家Barry Commoner如是说,指的是——转基因食物的研究和制造产业,最初发展起来时所基于的——对于“基因”的认识和研究的理论——其中的绝大部分、以及相关的“分子生物学”模型,在日新月异的分子生物学发展进程中,已一再被证明是“错了的”!
  
  
  因为已经失去了可靠的生物学理论的指导和依据,目前的转基因食物行业,便成为一门充满风险的、带有赌博性质的“实验科学”。
  
  
  Commoner博士还说: “公众所惧怕的, 并不是(转基因食物)这门实验科学本身,而是根本性的荒谬——在我们还没能真正弄懂它的原理之前,就让它溜出实验室、进入现实世界。” (尤其溜上我们的餐桌)
  
  
  利益与风险的不等式 (利益>风险? 利益<风险?)
  
  转基因生物公司向政府游说时所用的游说词是:
  
  “任何事物都有风险,而发展转基因食物的利益要大于风险。”
  
  ——可问题的关键是:谁获利益? 谁得风险?
  
  美国目前将转基因食物都尽可能向落后国家、相对来说科学知识愚昧无知的国家出口——
  
  而美国国内的“转基因”正愈来愈减少、除了动物饲料和生物燃料,已趋于将“转基因”只用作极微量的食品添加剂,就是这样还被人避之不及 [我在后面会专门有一章要详细罗列:美国目前到底有些什么食品被转了基因?为什么西方高加索人(白种人)的传统食物,都没有被转基因、或“转”了的也已被彻底地撤下市场了?]
  
  
  但眼下美国政府大概还一时不想让转基因公司倒闭吧 ----
  
  因为它巨额的股票还在上市啊,
  
  因为政府还在靠转基因食品的出口获得税收啊!
  
  —— 所以对美国政府来说,这个“利益”与“风险”的“不等式”目前还是微妙的……
  
  
  但是中国,假如在自己本土、立志将几千年传统的主粮都“转基因”,其“利益”与“风险”的“不等式”又是怎样的呢?
  
  
  转基因专家鼓动中国政府学习美国,他们有没有作过这个简单的“利益”与“风险”的“不等式”的逻辑推导呢?
  
  ----------------------------
  在后面,我会就分子生物学的几个问题来分析一下Barry Commoner博士的论断(以科普的语言)。
  
  (1) Alternative Splicing(可变剪接)
  
  (2) Intron (内含子)
  
  (3) Promoter (启动子)
  
  (4) Horizontal Gene Transfer(横向转基因)
  
  (5) Protein Misfolding (蛋白质错误折叠)
  
  (6) Gene Order (基因次序)
  
  假如时间允许,我还将进一步探讨与“转基因食物”实验相关的一些问题以及它们会引起的健康风险:
  
  (1) Micro-array gene chip study (基因微阵列片测试)
  
  (2) Insertional mutagenesis (插入突变)
  
  (3) Antibiotic-resistance (抗生素失效)
  
  (4) Recombination hotspot (重组热点)
  
  (5) Transposons (转座子)
  
  (6) Regulatory RNA (调节RNA)
  (7) Second code in DNA (第二套遗传密码)
  
  (8) Terminator (终止子)
  
   在进入技术性讨论之前,让我们先看一看背景……
  
  
  转基因技术在美国刚刚兴起时,它虽然引来了争议,但还是赢得了为数众多的热烈的支持者。
  
  因为这门年轻的科学,与充满魅力的震撼整个人类生命史的“双螺旋结构”(DNA)的发现(获1962年诺贝尔奖)联系在一起,并带给了人们无数的梦想和承诺。
  
  ——它不但满足了人类想对自然进行小修小补的欲望,还进一步激发了人们想要“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雄心。
  
  重新温习一下转基因食物研究刚刚起步时科学家们美丽的憧憬和承诺,可以发现与我们中国“大跃进年代”的口号颇为相似……
  
  
  对于转基因技术寄予的浪漫厚望,曾导致了美国民众群体性的、于最初取得的转基因成果节日性的狂欢;转基因公司股票的暴涨——曾引起华尔街股市革命性的壮观景象
  
  …………
  
  当今天,好些在生活中对转基因食品避之不及、深恶痛绝的美国人回忆起来,当初却曾是“转基因食物” 研发的积极支持者和拥护者。
  
  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家发起组织的“忧虑的科学家联盟” ——在 2009年、在对于过去20年 “转基因农作物” 的研发、13年的种植所作的跟踪调查和系统评估表明:“转基因”根本不能增加农作物的产量 (见<<Failure to Yield 失败了的增产>>) ——
  
  然而, 最初支持转基因农作物研发的最响亮口号却是:
  
  它能最大限度地增产!
能解决全世界穷人的饥饿问题……
------------------------------------------------------
(二)科技工匠的短视

转基因技术,是一门富于探索性的实验科学,它可以贡献给人类关于生命奥秘的知识。

而商业化了的转基因食物产业,则是科技工匠的作为——它基本上无视已更新了的、重要的生物学原理,而在拿他人的风险赌自己的利益。


孟山都之类的生物公司和鼓吹转基因食物的“专家”,一再信誓旦旦地保证:转基因食物对人体在短时间内没有危害,长时间后也没有危害,对吃了转基因所生的后代也没有危害……

——可他们自己连几年一过,转基因食物研发所基于的重要的生物学原理的变化都未曾料到;对于农作物转基因后,将农田里的小害虫转成大害虫都未曾料到;对于农田里次要的小杂草被“转”成农民无法对付的“超级草”都未曾料到——人们何以能相信他们(?)对于消费者未来的健康、以及消费者后代健康的预料和担保呢?


预料不到——说明他们对于生命体系的宏观认识缺乏整体的、长远的、智慧的洞见。

说明专家“专”到了这个地步,已成为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见分子、不见生命的科技工匠了……

这离真正的科学探索的精髓相去有多远啊!


转基因食物的所谓“安全”,几乎已沦落为——吃下去短时间内不见死人就可以了。

至于长期么,反正混在别的致病因里,查不清楚冤大头就可以了……

据美国CDC(疾病控制中心)的统计——2005年,在至少七千六百万得病的人中, 只有一千四百万人是查得出病因的;三十多万住院的人中, 只有六万人查得出病因的;五千死于因食物引起的疾病的人中,只有一千八百人查得到病因的……

“转基因”食物的得天独厚之处是,它所导致的健康危害,比一般的致病因更隐蔽、更深远——因此被“当场捉拿”的机会便大大减少……这是孟山都之类的生物公司值得庆幸之处; 这也是它目前在世界各国一片的抗拒声中,还有可能在某些地区大行其道的一个奥妙。


近二、三年来,关于转基因食物危害生命体健康的科学研究, 已愈来愈为人们所了解 (请参考文后所附的各国科学家在国际 “主流” 科学期刊上发表的 ------ 包括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网站 ------ 对转基因食物危害健康的研究的科学论文 [见“引证的科学文献” 1,3,4,5,6,7,8])。


“孟山都”在四面楚歌的挫败和挣扎中, 于二○○八年八月, 被迫宣布撤除它整个的转基因牛生长激素部门 ------ 从部门管理人员、到科技团队、到销售团队……

“但是, 这个基因巨人绝不会轻易倒下!” ------ 支持它的人这样说。

也就是在二○○八年, 它开始种植转基因甜菜 (beet ),可以制作糖、这类调味添加剂用。


是的, 感谢我们人所拥有的一个了不起的免疫系统! 当它足够强壮时, 我们可以指望它有力量抵御所摄入的形形色色的“病原体、有毒有害物质” ------ 也包括“转基因成分”……

但这有两个前提:

(1) 所摄入的量不能太大,必须低于某个“阈值” ------ 这就是少量疫苗可以产生抗体,大量疫毒就会损害肌体。

也是孟山都这样的 “转基因巨人”始终没有玩成 “主粮转基因” (是因为 “量变可以引起质变” 在提醒人们)。 著名的 “三聚氰胺”,也是一个“量变到质变” 的例子。

------孟山都还只能指望“甜味添加剂”这样的小打小闹来履行公司的生存之道……


(2) 要能够有效地抵抗这些“病原体、有毒有害物质、和转基因成分”,人的免疫系统必须处于健全地行使功能的状态。 而对于病人、或人的免疫机能刚好下降时,风险便加大。

这是为什么美国环境医学研究院的医生强烈忠告病人不能吃转基因, 因为在病人的免疫系统已经薄弱的状况下, 转基因食物所可能导致的对肌体的侵害便难以抵抗……


孟山都公司2008 年开始种植转基因甜菜,那么去年和今年,它的衍生物应已加工上市了。

在过去几个月里, 我特别注意观察了美国各类超市里对糖的供应, 发现多了一个标识:“100% pure cane, contains no beet sugar” (100%纯甘蔗,不含甜菜制的糖)。

------ 就连最普通的、并不专卖有机食品的超市里, 6个品种的糖里,也有5 个如此标示。


看到这个孟山都的最新品种 ------ 转基因甜菜制的糖在美国国内如此没有市场, 我在担心它会不会又要被出口到 “发展中国家” 来了, 包括中国……


---------------------------------------

关于“转基因”农作物能高产的神话,一直到二○○九年才被美国“忧虑的科学家联盟”戳破。而最初“转基因食物”行业的研究刚刚兴起时,确实主要是以想要高产、想要尽可能增长效益为目标的。

科学家曾将人的生长激素基因转到猪的身上,目的是要制造出极快速生长的猪来… 可没料到的是,所产生的小母猪居然没有肛门……

科学家又制作了转基因酵母,目的是增加酿酒产量——但很惊讶地发现: 这种酵母中原有的一种自然毒素——可能致癌的因子被意外地提升了40到200倍。

这个实验的研究者不由得感叹:“看来公众对转基因食物的恐惧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指出在这一实验中,还并没有转入任何异类基因,而只是——将酵母自身的基因多转了几个拷贝进去……


那么,让我们从现阶段的分子生物学原理来看一看, 转基因食物会遇到的问题究竟有哪一些呢?


引证的科学文献:

1.A Comparison of the Effects of Three GM Corn Varieties on Mammalian Health.
Int J Biol Sci 2009; 5:706-726, Ivyspring International Publisher.
Published 2009-12-10 .
http://www.biolsci.org/v05p0706.htm / http://www.biolsci.org/v05p0706.pdf
PMID: 20011136 [PubMed - indexed for MEDLINE]/PMCID: PMC2793308,
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0011136 ..


2. Smith, JM. Genetic Roulette. Fairfield: Yes Books.2007.


3. Finamore A, Roselli M, Britti S, et al. Intestinal and peripheral immune response to MON 810 maize ingestion in weaning and old mice. J Agric. Food Chem. 2008; 56(23):11533-11539.


4. Malatesta M, Boraldi F, Annovi G, et al. A long-term study on female mice fed on a genetically modified soybean:effects on liver ageing. Histochem Cell Biol. 2008; 130:967-977.


5. Velimirov A, Binter C, Zentek J. Biological effects of transgenic maize NK603xMON810 fed in long term reproduction studies in mice. Report-Federal Ministry of Health, Family and Youth. 2008.


6. Ewen S, Pustzai A. Effects of diets containing genetically modified potatoes expressing Galanthus nivalis lectin on rat small intestine.Lancet. 354:1353-1354.


7. Kilic A, Aday M. A three generational study with genetically modified Bt corn in rats: biochemical and histopathological investigation. Food Chem. Toxicol. 2008; 46(3):1164-1170.


8. Kroghsbo S, Madsen C, Poulsen M, et al. Immunotoxicological studies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rice expression PHA-E lectin or Bt toxin in Wistar rats. Toxicology. 2008; 245:24-34.
1
显示全文

回应 (5条) 只看楼主

  • [已注销]
    似乎是未完待续。大家可以去这位女士的博客关注一下。
  • 管竺
    这位女士说的不错,转基因的后果,有太多是我们难以预料的结果。
  • 管竺
    百度了一下,这个女士就是写《一个女大学生的手记》的作者。很了不起啊!
  • 农村放映员
    豆友们,该关心关心国事了!
  • Raistlin已被洗脑
    关于转基因玉米的资料,郎估计就是根据Allan转的那篇资料来说的
    就是这篇:http://www.biolsci.org/v05p0706.htm
    同时,也就是,你给的那篇文章里的第一个参考文献。
    首先,要向Allan道歉,他没有夸大,这篇文章的确是提到了副作用和毒性。这是由于我没仔细看文章造成的。
    其次,这篇里作者自己也说了
    Patho-physiological profiles are unique for each GM crop/food, underlining the necessity for a case-by-case evaluation of their safety, as is largely admitted and agreed by regulators. It is not possible to make comments concerning any general, similar subchronic toxic effect for all GM foods.
    Furthermore, any side effect linked to the GM event will be unique in each case as the site of transgene insertion and the spectrum of genome wide mutations will differ between the three modified maize types.
    再次,这篇文章的作者不是自己做实验,而是人家的数据再分析,但这个分析被FSANZ和EFSA一致认定为无效的。而且这些人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FSANZ上说In their latest paper, Séralini and colleagues again use a statistical analysis approach to interpret data from animal toxicity studies。
    注意是again,上次他们就已经用同样的数据和方法做过一次了,不过是关于体重的。上次就已经被认定无效了(the authors did not address the numerous deficiencies of their statistical re-analysis that had been reported by several international regulatory agencies ).他们又再干了一次,不过是转成了对肝和肾的分析。(Instead, they chose to focus on the issues raised in a later published report by Doull et al., 2007.)
    下面是链接,里面有报告可以下载,PDF版本的。
    http://www.foodstandards.gov.au/scienceandeducation/factsheets/factsheets2009/fsanzresponsetoseral4647.cfm

    这个是专家评审组的摘要: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7900781
    人家可没光批评法国人,照样也说批评了孟山都(statistical findings reported by both Monsanto and Séralini et al. were considered to be unrelated to treatment or of no biological or clinical importance because they failed to demonstrate a dose-response relationship, reproducibility over time, association with other relevant changes (e.g., histopathology), occurrence in both sexes, difference outside the normal range of variation, or biological plausibility with respect to cause-and-effect.


    这篇文章首先,充满大量的煽情和所述问题无关的垃圾信息。这种文风和当年神创论者攻击进化论是一模一样。
    其次,正文完全符合谣言的各项要素。具体有哪些要素,你看这篇文章
    http://songshuhui.net/forum/viewthread.php?tid=12519&extra=page%3D1
    如果你对这类文章不熟悉,那你去看一下“肯德基的鸡长很多翅膀、VC和虾一起吃会砒霜中毒、男人失恋越多心理状态越好、微波炉的危害、进化论被证明是错误的”等等之类的。

    而根据我自己的分类,主要有两种,

    一种就是没有来源的。说科学家如何如何,发现了什么如何如何,美国人如何如何,却没有任何来源。
    比如:(“目前的转基因食物行业,便成为一门充满风险的、带有赌博性质的“实验科学”“美国目前将转基因食物都尽可能向落后国家、相对来说科学知识愚昧无知的国家出口”“当今天,好些在生活中对转基因食品避之不及、深恶痛绝的美国人回忆起来,当初却曾是“转基因食物” 研发的积极支持者和拥护者。“”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家发起组织的“忧虑的科学家联盟” ——在 2009年、在对于过去20年 “转基因农作物” 的研发、13年的种植所作的跟踪调查和系统评估表明:“转基因”根本不能增加农作物的产量”关于“转基因”农作物能高产的神话,一直到二○○九年才被美国“忧虑的科学家联盟”戳破。而最初“转基因食物”行业的研究刚刚兴起时,确实主要是以想要高产、想要尽可能增长效益为目标的。 “”科学家曾将人的生长激素基因转到猪的身上,目的是要制造出极快速生长的猪来… 可没料到的是,所产生的小母猪居然没有肛门…… “科学家又制作了转基因酵母,目的是增加酿酒产量——但很惊讶地发现: 这种酵母中原有的一种自然毒素——可能致癌的因子被意外地提升了40到200倍。 ” )

    至于”成农民无法对付的超级草”这个谣言,出自于一个叫”直言了“的人。你可以参看这个链接里玻璃蔷薇的整理: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2526865/?start=100。简单的来说,这些杂草仅仅是能够耐受农达除草剂,换用其它类型的除草剂即可简单杀灭,并不存在“直言了”编造的那种“所有现有农药都无济于事的超级杂草。

    另一种谣言是科学家制作的,比如他给的参考文献里的第一篇和第六篇。
    第一篇,我之前已经分析过了。就是Allan引用过的那篇文章,这个我之前分析过了。
    第六篇,就是《孟山都眼中的世界》和《粮食危机》里都反复引用过的,普兹泰的转基因土豆喂老鼠的实验。可惜,这是个不能相信的实验。具体分析看如下链接:
    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37052.html

    还有,国外的专业权威机构,又不是像我们国内这样墙头草或者被利益集团利用(你自己可以查FDA和“反应停”事件)。有专业的、权威的机构FDA、FSANZ、EFSA等对食品进行检验和评估,那个”忧虑的科学家联盟”是个什么玩意儿?有什么资格?

    这篇文章里还有一个诡异的地方就是,栽赃嫁祸。具体反映在如下这段内容。我觉得很奇怪,既然查不出病因,那跟转基因有什么关系?查不出病因,就可以推到转基因食物头上?这是什么诡异的逻辑?

    (转基因食物的所谓“安全”,几乎已沦落为——吃下去短时间内不见死人就可以了。
    至于长期么,反正混在别的致病因里,查不清楚冤大头就可以了……
    据美国CDC(疾病控制中心)的统计——2005年,在至少七千六百万得病的人中, 只有一千四百万人是查得出病因的;三十多万住院的人中, 只有六万人查得出病因的;五千死于因食物引起的疾病的人中,只有一千八百人查得到病因的……
    “转基因”食物的得天独厚之处是,它所导致的健康危害,比一般的致病因更隐蔽、更深远——因此被“当场捉拿”的机会便大大减少……这是孟山都之类的生物公司值得庆幸之处; 这也是它目前在世界各国一片的抗拒声中,还有可能在某些地区大行其道的一个奥妙。)


    综上所述,这篇文章的作者,号称”在美国学习分子生物学、基因表达研究的研究生,一个至今在美国已生活了二十年的中国人“
    文章里却充满谣言(大部分符合谣言特征,其中三个还是已经确定了的),谣言部分居然还有一个是来自中国的作者”直言了“。就算有些谣言是专业科学家造出来的,毕竟他还在美国生活,《纽约时报》他自己直接可以看,居然还采用中国人翻译过去的谣言?你不觉得很不可思议吗。
    还要我上面指出的那种栽赃嫁祸的方式?你不觉得他的逻辑很奇怪吗?


    还是那句话:我也是屁民一个,本来对转基因还有挺怀疑的、持保留态度,现在一方以煽动、喊口号、造谣、歪曲、耍无赖为手段(现在还多了个栽赃嫁祸的手段),一方以解释科学原理、细节、理性为手段。你说我信谁?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