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抄 夜讀抄 4007枕頭們

枕书:青木正儿编辑之《北京风俗图谱》

松如 2010-07-24
前番去附图借书,直接抄的书号,没有抄书名,原本想借青木正儿(あおき まさる)编辑的《北京风俗图谱》,因为看岔了书号,借回来的是邓云乡的《北京の风土(民国初期)》(井口晃、杉本达夫译,中文版叫做《鲁迅与北京风土》)。邓云乡在《水流云在书话》里也提到过《北京风俗图谱》:

“……在这一百幅图中,有一幅图中画的是卖大碗茶的人,而题字却说是‘此中国抖空竹之图也’。为什么出现这种明显的错误,不知道。我只看到是印出来的书,未见北京图书馆珍藏的原件,所以这一百幅图和题字,是出一人之手,还是出二人之手,无法研究。这题字如果是画图人所题,自不应出此错误。如果是另外人所题,这题字的人是中国人呢?还是外国人呢?也还是个问题。未见原图,在此不能乱说了。

我说‘外国人’,除去从题字的口气中看,明显是给外国人介绍中国北京风俗而外,也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对北京风俗感兴趣,找人画图出版的外国人还不只是推测,而且还有真实的例子。那就是青木正儿氏找人绘制的《北京风俗图谱》。

一九八四、一九八五年期间,日本东方书店要翻译我的《鲁迅与北京风土》一书,翻译者是中央大学文学部教授井口晃先生、早稻田大学文学部教授杉本达夫先生,负责编辑是中村正
前番去附图借书,直接抄的书号,没有抄书名,原本想借青木正儿(あおき まさる)编辑的《北京风俗图谱》,因为看岔了书号,借回来的是邓云乡的《北京の风土(民国初期)》(井口晃、杉本达夫译,中文版叫做《鲁迅与北京风土》)。邓云乡在《水流云在书话》里也提到过《北京风俗图谱》:

“……在这一百幅图中,有一幅图中画的是卖大碗茶的人,而题字却说是‘此中国抖空竹之图也’。为什么出现这种明显的错误,不知道。我只看到是印出来的书,未见北京图书馆珍藏的原件,所以这一百幅图和题字,是出一人之手,还是出二人之手,无法研究。这题字如果是画图人所题,自不应出此错误。如果是另外人所题,这题字的人是中国人呢?还是外国人呢?也还是个问题。未见原图,在此不能乱说了。

我说‘外国人’,除去从题字的口气中看,明显是给外国人介绍中国北京风俗而外,也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对北京风俗感兴趣,找人画图出版的外国人还不只是推测,而且还有真实的例子。那就是青木正儿氏找人绘制的《北京风俗图谱》。

一九八四、一九八五年期间,日本东方书店要翻译我的《鲁迅与北京风土》一书,翻译者是中央大学文学部教授井口晃先生、早稻田大学文学部教授杉本达夫先生,负责编辑是中村正先生。直到一九八六年夏日译本改名为《北京の风土(民国初期)》在日本出版后,前后二三年的对间中,我与中村正先生函件往来,十分频繁,并承他热情关注,寄赠我不少本非常珍贵的书。青木正儿氏的《北京风俗图谱》,是十分值得称道的一部书。

《北京风俗图谱》我所得到的是平凡社一九八二年第九一次印刷的,编号为《东洋文库》二十三。第一次出版印刷是一九六四年七月。这是两本草绿绸封面,横开小本的普通精装本,外有两个硬纸书函,分装两册,只看外表装订,就感到十分淡雅宜人,古韵四射。

《北京风俗图谱》如说得更细致些,应该是日本青木正儿编、中华刘延年绘、内田道夫解说。因为这两册精美的小书有图有文,有彩色图二幅,黑白图一一七幅,文字三百余页,约略计之,图占三分之一,文字占三分之二。 有原编者原书封面书影,题《岁时图谱》四隶书,书名下三行字:日本青木正儿编、中华刘延年图、丙寅三月。丙寅为大正十五年(公元一九一六)。书名上面有青木正儿氏亲笔题字云:

乙丑、丙寅间,余留学燕京,暇日往往游街观风,乐旧俗之未废,意欲倩人图之,请学而许可。乃自编目录,付之画师,事始就绪,而余南游返国,仍托友董理,三易画工,阅两年而 成焉。题曰《北京风俗图谱》,凡八门:曰岁时、曰礼俗、曰居处、曰服饰、曰器用、曰市井、 曰游乐、曰伎艺,共一百一十七图,装为八帙,藏诸吾学图书馆,教授青木正儿识于东北帝国大学支那学研究室。

青木正儿博士,是本世纪前期日本极有名的汉学家,在我国学术界也极为有名。民国三四年间,留学于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其对中国戏 剧史的研究和著述,名著一时,影响中、日学术界甚巨。图谱前面有原编者序,谈到大正末图谱全部完成,本想自己作说明,但工作少暇,先在东北大学,后来又到京帝大学工作,光阴荏苒,一拖就是好多年,八本图谱 原稿,一直珍藏在东北大学图书馆中。东北大学教授内田道夫博士,十分珍惜这图谱,利用业余时间作了解说,平凡社给刊行出版。序中又说:原 来是研究戏曲小说的,所以十分关心风俗,前年游历江南、北京,表面观察, 旧时风俗多已消失,不少都为新的洋风所代替,而图谱中保存了不少旧时北京风俗面貌,若在今天印刷出版,还是有意义的。序后记云:

昭和三十九年二月二十七日,记于洛北の守拙蓬庐に于で青木正儿识。

昭和三十九年是一九六五年。 后面又有解说者东北大学中国文学研究室教授内田道夫博士的前言,说明出版及解说始末。时间也是昭和三十九年。 这部图谱是黑白图,且是缩小了印的。原画有多大,不知道,但根据画幅内容观察,原画色彩是很鲜艳的。不然,制成黑白版,不会有这么许多层次。原画也是相当大的,不然不可能容纳这许多人物内容。如‘岁时’第一幅‘春联门神’:一座贴了门神、春联的大门,门前多人,送客告辞者二人, 拱手贺岁者二人,旁立一仆人,向长辈作揖拜年之小孩及受礼之老者二人。

用放大镜观察,人物神态均极生动。大门大梁及门神彩画,放大观察,层次分明,笔触工细。在放大镜下:旭日芝兰新甲第,春风棠棣旧家声,比芝麻还小的春联上的字清晰可辨。

人物服装,有旗装,有汉装,有补服官衣,更多的是便服,但是比起前面介绍的《北京民间风俗百图》中的服饰要时世多了。虽然所画还都是清代 服饰,但是按时代说,都是宣统时代打扮了。”

昨日终于去附图将《北京风俗图谱》借来,是平凡社一九八六年六月二十日初版彩印精装,横开十六开本(此版国图似乎有)。图谱画工差强人意,青木先生在序里也说由于经费时间等原因,未能找到理想的画工云云。然而毕竟画得很仔细,汉女之纤足、旗女之高底、童儿之额发、男子之烟杆,虽说不上是美术作品,但很有写实的趣味,倒是可信的。内田先生的注解写得好,引用诸多图文资料。如《燕京岁时记》《荆楚岁时记》《中华名物考》《江浙风物志》《吾国吾民》《清俗纪闻》《帝京景物略》《北京民间风俗百图》等。分岁时、礼俗、居处、服饰、器用、市井、游乐、伎艺八章。寺田隆信作的后记里写,“旧版为黑白缩印本,阅读起来于细部考察殊为不便。方今再版彩色大型版,意义深远”,“北京是充溢着色彩感的城市,古今同此。设若从景山之巅远眺全城,西面北海倒映白塔之玉光,南面紫禁城之琉璃瓦辉映日光……红,绿,蓝诸色相间,不惟宫殿楼宇如是,民家亦同此”,“《图谱》完成后至今,北京已然沧桑巨变。屡经dongdang,zhengzhi方面主人公屡屡更迭。因而于风俗、生活样式方面亦有极大影响”。

试译青木正儿原序:

此图谱系大正末年,余于北京留学中起草,制定目录,命当地画工绘制而得。其时有赖余所奉职之东北大学法文学部所支出之费用。归国后,余志在自作图说、与图谱并行出版公诸于世。惜乎忙于本职,无暇着手。光阴荏苒,不久余转任京都大学,图谱底本徒劳搁置于东北大学图书馆内。然而近日幸得东北大学教授内田道夫博士珍惜,业余执笔著作图说,又有平凡社将之与图谱一并刊行,诚为喜之不尽、感激不尽云。
最初余因以戏曲小说为文学研究之中心,于风俗方面尤为关心。前年借游历江南之机,顺便略作观察,未有懈怠。于北京预定居留一载,多少能允安顿。因而恰可藉此机会于人烟阜盛处行走,缓步于庙会,闲逛小摊,漫步背街深巷。余所注意之北京古时风俗尚存,然亦有新式洋风影响,古风渐失。而今将此记录,虑其不久即将湮没消亡,作此图谱,亦不失为一法也。
但余于北京居留期间甚短,费用亦不算多,欲寻合适之画工殊为困难,故而成果极不满足。然而古旧之风物正日日改变。于今日之renmingongheguo,此图谱之意义大约亦愈来愈大罢。

昭和三十九年二月二十七日
于洛北之守拙蓬庐 青木正儿识

这篇序是迷阳先生去世前不久所作。是年十二月二日,他在同志社课后离开教室,下楼时突然栽倒,猝然辞世,也没有看到出版面世的这册图谱。光阴急转,浮云往事风流俱收。幸而书纸犹存,聊以慰藉。
1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